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0.第三章 运气决定一切
    ..混乱中立迦勒底[综]

    盗文猖獗, 我没办法,请订阅量不足80%的朋友72小时后再来

    果不其然, 无论是立香酱还是藤丸君, 全都在瞬间竖起耳朵转过头看向他。

    “事实上,还有友情点可以进行召唤——不过这个召唤出来的从者和概念礼装,等级基本都只有1~3星而已。”

    但无论如何, 对于目前仍不死心还想继续抽、啊不, 是继续召唤从者的御主姐弟俩来说, 哪怕星等级低也无所谓。

    ——拜托!哪怕只有一个也好!让我抽到异性从者吧!

    脑电波神奇联通上了的姐弟俩, 迅速将各自手里的2友情点全部投入。

    但结局从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我是三流从者安徒生。把我随便扔在书架的角落里吧。(*)”

    “我就是被誉为东方大英雄的阿拉什。请多关照哦!(*)”

    “余之……所为……乃……命运……所致。(*)”

    “呜噢噢噢噢噢!(*)”

    除了2枚种火2张二星的概念礼装,面对4位男性从者的藤丸君, 脸上带着宛若升天成佛般的微笑倒下了。

    “振、振作点啊, 弟弟!”

    “……抱歉啊,姐姐,我现在已经看见一条开满小花的河岸了……”

    “呜~可恶!既然如此换我来——”

    “从者,assassin。玛塔·哈丽只是外号哦, 请多指教。(*)”

    “……您真是位好事之徒呢。若您想要找活祭品, 就请随意差遣我吧。(*)”

    “有吾等影之群相伴左右, 必能赢得胜利。请放心吧, 御主。(*)”

    面对5张种火2张一星礼装外加3位女性从者,立香酱也终于放弃崩溃了。

    “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啊啊!!!”

    “姐姐,稍微冷静点吧……这样子对新来的从者, 真的很失礼啊!”

    “但是、但是啊……人家也想要帅气的男性从者啊!虽然女孩子也很好, 但是男性的从者也好想要!”

    “我知道, 我知道的!但是……这个大概就是命运吧……”

    “弟弟啊qaq”

    “姐姐qaq”

    看着那边两个抱头痛哭的“人类最后御主”,罗曼医生只觉得自己脑袋都要炸了。

    “我说啊,只是没法召唤出异性的从者而已……而且你们两个要任性也给我差不多一点!迦勒底目前的电力转换魔力装置还需要进行调整,一时半会儿可没法瞬间给你们召唤出的这么多英灵提供魔力喔!”

    “呜~那、那怎么办?”

    “而且刚刚我和姐姐都没能和大家好好打招呼……”

    望着一蓝一金、两双可怜巴巴仿佛小狗般的眼神,罗曼医生使劲按住抽痛的额角。

    “………………我去和达芬奇找技师们对魔力转换设备作紧急调整,所以你们两个也差不多振作点啊。”

    就在这时,广播里传来了达芬奇的声音——

    “[才不是达芬奇,是达芬奇亲~!]”

    “呜哇哇哇!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偷听的……不对,为什么要利用公共设施进行偷听啊?!”

    “[那还不是因为看见立香酱和藤丸君的召唤尝试太有趣,一时忍不住就沉迷了嘛~]”

    广播传来的沙沙声毋庸置疑是纸笔书写的声音,很显然,达芬奇亲还对立香酱和藤丸君的召唤做了详细的分析记录。

    “[另外,关于迦勒底的电力转换魔力装置的调整,帕拉塞尔苏斯和美狄亚已经去处理了。]”

    尽管同样是caster,但库·丘林显然就是对战斗特别强化的类型。而帕拉塞尔苏斯和美狄亚明显更加接近达芬奇亲那种类型。特别是美狄亚,作为希腊神话中的神代魔女,这位caster的知识储备完全可以将整个时钟塔的魔术师们都甩在身后。

    “之后得好好跟他们道谢才行啊。”

    “说的没错……但是弟弟啊。”

    “嗯?”

    “你不觉得从刚刚开始,就有点头晕吗?”

    换了便服的玛修慌慌张张接住了倒下的立香酱,而藤丸君也被罗曼医生眼疾手快抱在怀里。在两位人类御主模模糊糊彻底昏过去之前,除了一句“……大概是一次性契约召唤了太多从者以至于魔力供应不足……”外,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

    “喔,醒了一个。”

    “……你是谁啊?”

    扶着墙壁才堪堪走到厨房,被饥饿喊醒的立香酱挑了挑眉。尽管身体状态还没有调整好,但她那股与生俱来舍我其谁的霸气眼神,却硬是令这位逗留在厨房的英灵不自觉后退半步。

    不,或许令他后退的原因还有一个。

    譬如这位女性的发色与瞳色都像极了卫宫士郎。

    “……我是archer,卫宫(emiya)。”

    “我是立香,你的御主的姐姐。”

    或许是为了缓解气氛,白发的英灵轻咳一声。

    “知道了……话说回来,我的御主藤丸君,他现在怎么样了?”

    “那家伙还没醒啦。”挥挥手,立香说:“和我这个姐姐不一样,他的体质比较弱。当初也是因为这个,前往特异点f的时候也是我去而不是他。”

    顿了一下,红a才继续开口道:“……你知道了?”

    “喔,因为你和caster库·丘林的眼神很容易就看穿了——你们两个,都有特异点f的记忆吧。”

    她甚至都没用反问,而是肯定。大约是因为弟弟不在的关系,孤身一人的立香酱相较平时,态度和气场都更为果敢坚定。

    “不过,无论有没有记忆都没关系……”

    橘发的少女大刀阔马坐到餐桌旁的椅子上,金色的眼眸有股说不出的凛冽。

    “如果让我知道你和你身后那些灵子化的英灵们对我弟弟有什么不好的举动——我会在第一时间亲手撕了你们。”

    人理烧却的危机如同重担压在少女的肩上,可骨子里那份不服输的信念却驱使着她昂首挺胸。而且比起更加宏伟的、拯救世界的目标外,拥有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弟弟在身边的这件事,则令立香的内心越发坚强。

    拯救世界的确很重要。

    但是作为姐姐,也得好好照顾血亲的弟弟才行。

    和厨房里莫名其妙剑拔弩张大力散发女王气场的立香不同,终于爬下床的“体质孱弱”藤丸立夏,则在走廊遇见了玛修。

    “啊……玛修,晚上好。”

    “晚上好,藤丸君。现在身体如何?”

    “还有点没力气,但总体上已经好很多了。我现在打算去厨房找点吃的,玛修呢?”

    “呃,我只是刚好路过而已。”

    不好意思说自己其实是因为感应到立香在厨房才会出来,玛修微微抿嘴,纯真的紫色眸子则不由自主打量起了藤丸立夏。

    “……那个,我怎么了吗?”

    “诶?啊不是!那个……只是觉得,藤丸君和立香酱,虽然是姐弟,但是两个人感觉不是特别像呢……”

    走廊在白色灯光的映衬下显得十分空洞,或许是因为过于寂静的关系,就连迦勒底外肆虐的风雪声都能隐约听见一丝。

    “玛修你啊,还真是特别纯真呢。”

    “咦?”

    “如果在外面说这样的话,一般会被认为是有点失礼的问题——啊啊!不过反正对于人理烧却的现在,世界是否存在也不确定……而且认真说起来也不是那种特别失礼的程度,所以玛修你别露出那样的表情啦!”

    大约是因为性格方面真的非常纯洁的缘故,对于人情世故一窍不通的玛修很快就显露出孩童般直率表达自己失落的模样。见状,手足无措的藤丸立夏慌慌张张试图安慰情绪有些低落的玛修。

    “而、而且玛修你之前问的那个问题,某种意义上也的确没错啦!因为你看,不管是发色还是瞳色,就连性格我也和姐姐不一样,所以你问这个问题也不算太离谱。”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黑发少年在一瞬间流露出了相当温柔的表情。

    “当初挑选御主适合者的时候,因为我一下子就被选上了,之后姐姐由于担心我,才会主动提出进行同样的检测。嘛,结果也显而易见——我也好,姐姐也好,全都一起来到了迦勒底。”

    “诶,原来如此~”

    “是的。而且姐姐比我可靠得多!”大约是说到了擅长的话题,藤丸立夏一下子就变得侃侃而谈起来。“运动成绩几乎可以和男生相媲美,每次我选择困难发作的时候也都是姐姐帮我做选择,虽然来到这边的时候说姐姐的魔术回路质量比我要差,但她总能通过努力达到和我一样的测试成绩……”

    听到这里,玛修稍稍侧过头,成为亚从者后的身体素质全都变得异常优秀,就连近视都得到了改善。只是出于习惯,玛修仍旧戴着那副红框的眼镜。而当她看向藤丸立夏时,她立刻从少年那双青空般的眼睛里捕捉到一抹细腻的温柔。

    “姐姐总是太拼太努力,所以我得好好拖后腿——让她休息、让她放松。不然的话,我这个弟弟可就失职了。”

    说到这里,他对玛修伸出了右手的小拇指作势拉钩。

    “对了,这些话可得对姐姐保密才行……当然,不光只有玛修,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鬼鬼祟祟灵子化跟在后面的、姐姐的从者们也得保密喔~”

    尽管方式各有不同,但这对姐弟毋庸置疑的,都在努力且小心翼翼守护着自己的亲人。

    只是——

    “啊!姐姐好狡猾!卫宫明明是我的英灵,为什么姐姐先吃到了他做的饭啊?!”

    “吃饭这种事本来就是先来后到……对了卫宫,刚刚的草莓蛋糕我还要一份。”

    “我、我要炸猪排饭!还有草莓蛋糕我也要!”

    “……我不是你们的厨师!”

    但archer卫宫最后还是乖乖做了饭。

    绝不是因为御主的长相和远坂凛十分相似,更不是因为御主一个大男人撒娇的样子却也很可爱的关系。

    绝对不是。

    某种意义上,立香担心她的宝贝弟弟会被带坏——是真的一点毛病都没有。

    短短一个小时内,在安徒生施加的遮掩魔术下贴着墙根不断靠近夜王凤仙所在的地方的过程中,藤丸立夏已经能够从最初听见某些**苦短的声音后瞬间耳根爆红到脖颈,变成了现在能够面不改色调整前进路线的优秀御主。

    当然,前提是忽略掉他依然有些发红的耳朵。

    依靠安徒生施加的魔术,立夏少年一路顺顺利利进入了夜王凤仙的居所。只是在经过一个转角后,黑发碧眸的人类御主便在安徒生的示意下停了脚步。

    “安徒生?怎么了吗?”

    “刚刚有一个追踪对象,给我的感觉消失了。”

    “诶?‘消失’是指魔术被发现解除了?”

    面对立夏天真的提问,安徒生则皱眉摇头道:“如果只是解除倒还好,但是master,那个对象现在大概是死亡了。”

    “……不会吧?!”

    “很遗憾,但这个是事实。”

    尽管外表只是个蓝发幼童的模样,但安徒生无疑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从者。

    “因为事出紧急,虽然给在场所有人都下了追踪魔术,但也只能草草施加最简单的颜色标注来加以区分。如果当时能够多两三秒的话,还有余力对每个人在ipad上显示的点进行名字标注。而若是时间足够充分的话,甚至连对方的身体状况外加他眼中所见到的景色都能监控。”

    操作着ipad的从者看起来和拿着电子产品玩游戏的小孩子没有区别,但只有藤丸立夏才知道,这位身材娇小的caster用他手中的那份ipad,一路上都在为自己规划出最安全且也是最快捷的路线。

    “然而现在,之前被我标注为红色的其中一人确认死亡,黄色的月咏小姐原地不动。三个蓝色的万事屋则分为一人和两人的分离状态,其中,独自一人的应该是坂田先生,余下的两人则是神乐和新八,他们正对上一位红点的敌人。绿色的晴太现在正在四处移动,而最亮的那个红点的家伙,依照目前的路线来看很可能是去找晴太了。”

    在立夏看来只是一些分散在建筑图上的光点而已,可安徒生却看起来能够分析出不少细节。他戳着手中ipad的屏幕,仰头对立夏露出一个认真的表情。

    “如果master要和万事屋的人汇合,从这边的楼梯向上最快,但如果master想去先一步救晴太的话,向前一段路再从那边的楼梯上去就可以最大程度避免遭遇路上的百华成员……那,现在master你的意见呢?”

    妥帖、细心又认真,而且不会因为御主较弱就反客为主。像这样询问他意见的安徒生实在是极为天使,惹得立夏忍不住就伸手揉了揉对方蓬松的蓝色头发。

    “ma、master?!”

    “啊,抱歉抱歉,因为觉得安徒生很厉害,下意识就想夸奖你……”

    “………………如果要夸奖我,还请master直接用语言说出来。”或许是因为无奈外加生气,安徒生的额角凸出了一个完美的青筋。“另外,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不要把我当做真的小孩子——我可是生于1805死于1875,活了足足有70岁的大人啊!”

    “但是看到安徒生的外表,总会忘记这一点呢。”

    黑发碧眸的少年大约是有些不好意思,笑起来的样子也多了几分傻乎乎的可爱。而望着这样的御主,安徒生沉默片刻后便叹口气。

    ——这样的人需要背负起阻止人理烧却、拯救世界的命运……还真是让人无法放心啊。

    小小的caster别过头去,将手中ipad的画面举的更高以便立夏能够更好的看见它。

    “外表的事情就先放到一边——master,接下来还请告诉我,您打算前往哪里?”

    按理来说,去找万事屋的坂田银时汇合,某种意义上应当是最保险的选择。但年轻的御主在沉思片刻后,却是立刻摆脱了他最容易发作的选择困难症,毫不犹豫选择了电子屏幕上那个小小的绿色光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