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6、第2章 最大化的胜率/生存率
    维持着少数民族的人设,迦勒底三人组在这个海军基地混的非常开心。尤其是在某一(日ri), a|vanr(爱ai)德蒙·唐泰斯还从附近捡到了一只浑(身shen)脏兮兮而且毛都炸开了的芙芙后, 就连玛修都觉得不用那么着急让迦勒底修复bug都可以。

    “因为现在就好像在放暑假一样。阳光, 沙滩, 海边,包吃包住的宿舍,而且连衣服都不用买, 除了每天要(日ri)常训练外, 根本就没什么事嘛~”

    藤丸立香软绵绵地趴在桌子上,白色的海军见习生服装尺寸穿在(身shen)上刚刚好。与一般女(性xing)纤细的胳膊稍有不同, 她的手臂则要更加有韧(性xing),仿佛猎豹般随时能够以优雅的线条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另一边, 同样穿着白色海军见习生服装的藤丸立夏, 白色的制式短裤堪堪遮住膝盖。蓝色领带胡乱打了个结, 白底蓝边的海军帽子还歪歪地挂在头顶。仿佛只要他动动脑袋,海军帽子就会从他的头上掉下来。

    而用海军帽子挡住直|(射she)脸部的阳光,藤丸立夏眯起眼睛, 像是享受阳光的猫科动物般懒洋洋地开口道:

    “不过啊,能够像这样继续悠哉度(日ri)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哦。”

    玛修:“诶?为什么?”

    “很简单的事(情qing)——因为海军要开始递交材料, 将部分优异的士兵向上提拔军衔。当然,其中或许有真材实料, 但根据我翻阅以往的记录,却有不少是凭借堆砌部下和士兵的(性xing)命来勉强为自己捞到击杀海贼功绩的。顺便一提,我们这边的海军分部基地虽然没有, 但向上一级却有一位刚好就是凭借这种手段坐上高位的长官。”

    同样在晒太阳的藤丸立香皱了皱眉,说:“那家伙……该不会是想要故技重施吧?”

    “这可说不准……不,是可能(性xing)相当大。毕竟他现在的级别更高,能够指挥着去送死的士兵数量也在变多,更何况,这边还多了两个能够使用特殊能力来战斗的‘少数民族’。”

    藤丸立夏耸了耸肩,随着他的动作,手臂留在桌面上的那一小块(阴yin)影则诡异地动了一下。

    “需要我将那些家伙燃烧至恩仇的彼岸吗?master。”

    “不用~”少年御主弯曲食指轻轻扣了扣桌面。“倒不如说,趁着这个机会,我们才要趁机捞一笔功勋——既然左右都绕不过去出阵,那为什么不让海军本部的人发现‘崭露头角的新鲜血液带着一群胜率低到发指的普通士兵顺利打败海贼’呢?”

    “……你又策划了什么该死的剧本?!事先说好,我演技超烂的所以别指望我!”

    对着有些恼火的姐姐立香,少年御主连忙左右摆手道:“不、不会啦!而且上次那不是为了尽量取得信任嘛。而且说实话,无论是海军分部还是海军本部,比起用脑来调度士兵进行战斗,这里似乎更加崇尚个人武力。所以为了尽快引起海军本部的注意,作为能被吸收的新鲜血液——我自然是要成为这次剧本里的闪耀主角啦~”

    虽然是在说闪耀主角的词汇,但与之相反,藤丸立夏的眼眸却充满了令立香后背发麻的算计的精光。

    “你这家伙就算是当主人公也绝对是邪道漫画里的!”

    “嘛~别管那么多,总之只要有用就ok。所以姐姐和玛修接下来,一定要好好听从我的安排喔”

    “知道啦,但是不许你擅自作死哦!”

    ***

    一周之后。

    ——该说是幸还是不幸呢?完全被立夏那家伙料中了啊。

    穿着海军三等兵(新兵)制服的藤丸立香站在甲板上,跟随着其余经验丰富的海军们一起出航。而目的地不必多说,自然是有着足以让顶头那位草包大人捞到可以再次晋升职位的危险海贼在。

    “防御术式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当然,也有和其他人提前打好招呼。毕竟大部分人都相当清楚那位长官的能力——既然我这边能够提供可以让大家不用花费太多死伤就能打败敌人的方法,那么指挥权自然是能者居之。就算那位傻乎乎的长官再怎么叫嚣,实际到了战场之上,我从孔明老师那里学来的下棋方法绝对会让我成为真正的指挥官。”

    提前一天晚上让a|vanr岩窟王穿着沙滩裤和凉拖把附近海军的船只全都在船底刻上了魔术符文,藤丸立夏表示自己已经准备的完全ojbk。

    藤丸立香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但说起来,敌人究竟是……”

    “是悬赏3千2百万贝利的海贼,鸟类的恶魔果实能力者。”同样穿着海军制服的玛修对立香眨眨眼,随后从上衣的后衣领悄悄拎出一只睡得暖呼呼的毛团芙芙。“虽说是动物系,但是同样的动物,似乎会由于具体的品种不同而出现复数存在。我们这次要面对的是属于猛禽类恶魔果实能力者——根据以前的事故记录,有他出现的地方都会有类似利爪抓过和鸟嘴啄击的痕迹。”

    “原来如此。”藤丸立香点点头,说:“所以才让我选择那位女神作为英灵回路的模拟对象啊。”

    “是的哟。”藤丸立夏弯起眼睛,笑起来的模样是十足十的乖巧。“毕竟对付鸟类的话,(射she)击是最好的方法呀~”

    就在此时,航行的海军船只突然顿住。而且由于事发突然,之前航行速度带来的惯(性xing)顷刻间就让站在甲板上的迦勒底三人组东倒西歪。

    “怎、怎么了?!”

    “不妙,看来对方也知道我们要对他进行围堵,似乎打算强行突破包围圈。”

    按住自己头顶即将掉落的海军帽子,藤丸立夏眯起眼睛打量起不知何时起突然出现在附近的黑色海贼旗帜。飘摇的骷髅头标志在这片蔚蓝的大海上分外刺眼,就连周围作装饰的灰褐色羽翼都显得分外狰狞。

    不过,姑且还不算太超出他的计划。

    “(爱ai)德蒙?”

    “呵,给你。”

    少年脚下的影子动了动,随后,一只佩戴着类似勋章的电话虫便被a|vanr恰到好处丢进他的手中。

    “多谢啦~”

    简单对从者道谢之后,藤丸立夏便马上开始使用自己的这只电话虫。

    至于那个在指挥室里死活找不到电话虫的长官?

    唔,或许之后会因为擅自动用长官物品而被问罪,不过只要他能在这里带着大家顺利击退敌人的话,之后申请戴罪立功也不是做不到。

    “各位,敌人已经出现了!海军的世界没有后退!因为我们后退的话,我们珍视的亲人、友人、(爱ai)人就会遭到海贼的侵扰!或许会有危险,但是我们正是为了保护我们所(爱ai)之人才会站在这里,为了我们各自心中的来到这片大海!”

    “现在时间紧急,多余的废话也不多说——希望在这场战斗还能活着回去自己的家,回去见到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如果你有着这样希望的话,就听从我的命令,然后战斗吧!”

    青少年的声音并不显得很有威信,但话语中蕴含的那股“我会带领大家走向胜利”的意味,却足以在这场本就不是自愿参与的战斗中激发出士兵的斗志。

    没人喜欢惨烈的胜利。

    所以当他们有了新的选择后,自然会跟随那个能够带领他们活下来走向胜利的人。

    更何况,藤丸立夏还私自许诺,哪怕事后暴露会被秋后算账,所有人都可以口径一致将罪责推到他的(身shen)上。

    [master,如果被她知道……]

    [别、别说这种让我送死的话啦!]

    悄悄瞥了一眼什么都不知道,正在调整体内魔术回路准备当前锋去的姐姐立香。某位少年御主不由自主便移开了视线。

    [总之,只要最后不需要我去当导致战斗失败的罪魁祸首就好……(情qing)况不妙的话,(爱ai)德蒙你就从旁看顾一下啦!]

    [呵,将战场的希望寄托在复仇鬼的(身shen)上吗?]

    [不。寄托给(爱ai)德蒙的只有不会被姐姐暴打的希望。]

    隐匿在影子之中的a|vanr轻笑一声。

    [真狡猾啊,不希望被您的那位姐姐按在地上揍的话,不就只有让您率领海军士兵们的‘战斗顺利’这一条路可走了吗?]

    [是啊,因为我相信(爱ai)德蒙你肯定不会见死不救嘛~]

    笑嘻嘻的少年御主大约是吃准了自己和(爱ai)德蒙的羁绊在之前学园都市时积累的足够高,对这位世界著名的复仇者根本没有半分害怕,甚至还开始挖点可(爱ai)到让人就算踩进去也不会生气的小陷阱。

    而事实上,a|vanr也的确没打算就这样放着御主面临可能的失败。

    [如果遇到不可逆转的战局,就请master展现你那‘能够召唤先祖灵魂’的技术吧]

    [嗯嗯,也就是说,(爱ai)德蒙愿意在危险时候充当一下我的‘先祖’,出来战斗并扭转战局咯~]

    [……我可没这么说]

    姑且算是将傲(娇jiao)(?)的岩窟王作为底牌留存,藤丸立夏拿起电话虫便开始布置战局。

    “编号wt-403号船只请向西南方移动,留出空隙。”

    “同为wt的407和409号船只则请将船只并排停在原处,并将左舷甲板上的人员全部撤到右边。”

    “ry-102和ry104号的船只请在407和409船只右舷距离2海里的位置停住,并随时准备好帮助进行人员撤离准备。”

    一连串命令有条不紊的开始发布,最基础的圆形包围圈则在藤丸立夏的指挥下变成了类似五边形和六边形的模样。首尾相连的两艘船只则都分别以夹角分布,形成了非常方便夹击的状态。而为了弥补人员大多集中在船只某一侧的缺陷,另一半则由船只上的大|炮|炮|膛与圆乎乎的炮|弹平衡重量。

    “虽然这样一来大概会有至少四分之一的船只变成废铁,但只要人命都还在,事后我会再去向财政部的人员请罪啦。”

    悄悄双手合十的少年御主看起来略微有些心虚,但很快的,这点小心思就会被他丢到脑后。

    因为敌人开始出现了。

    标志(性xing)的海贼旗帜已经到了谁都可以看见的地步。伴随着藤丸立夏果断的“开火”命令,海军军舰上的炮弹全部开始喷吐出红色的火花与沉重的炮弹。而与此同时,从海贼的船只里猛然窜出一只巨大的黑色影子。

    它螺旋着飞出,在抵达某个高度后便猛地张开翅膀。灰褐色的巨大羽翼宛若强硬的盾牌,一缩一放甚至产生出了强烈的风,不仅将海军发(射she)出的炮弹给弹开不少,余下的也都因为遭到狂风而失去准头,最终只有堪堪两枚炮弹击中了对方的船舷,还没有造成真正足以令船只损毁的影响。

    “那就是恶魔果实能力者吗。”

    注意到有一发炮弹被原路弹飞,玛修略微皱了皱眉,随后上前一步。白色与蓝色交织的海军制服在眨眼的工夫就切换成了深紫色的紧(身shen)铠甲。

    盖过大腿的盔甲犹如裙子,而包裹住膝盖与腿部的长靴亦是坚硬的甲胄,但与玛修以往的形象有所不同的,则是她的手肘肘部多了环状的护甲。至于腰间向下,更是多了条类似披风的半裙,以及一柄细长的十字剑。

    “前辈!请先到我的(身shen)后暂且躲避——”说着,她举起巨大的十字圆盾,开始解放宝具。“那是能治愈所有伤痕,所有怨恨的吾等的故乡。显现吧!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lord camelot)! ”

    纯白的城墙开始浮现。

    牢不可破的堡垒将她(身shen)后的一切全部护住。

    此时此刻,无论是漫天的炮|火还是那名悬赏海贼的恶魔果实能力,全都在少女瞬间展现出的巨大城池前黯然失色。

    而与此同时,这卡美洛的城墙也引动了附近某位从者的注意。

    “那是……卡美洛?!”

    ***

    多亏玛修在知晓加拉哈德真名后,对宝具的真名以及灵基的掌控也大幅度提升。藤丸立夏的调度依然在有条不紊继续进行,而且目前的损失依然是只有少数几艘海军军舰沉没,人员的伤亡率依然低得不可思议。

    自称是魔术使一族的少年少女虽然缺乏足以给敌人一击致命的强大攻击力,但依靠布局与谋略,却生生将原本绝对会超过70%死亡率给压制到如今不到8%。

    但比起这些,更令海军们感到讶异的,则是战况逐渐明朗起来的优势。

    犹如屋檐下细细落下的水珠,虽然不起眼,却会随着时间逐渐在门口坚硬的石阶上留下凹痕。

    而这正是藤丸立夏所展现出的“战术天赋”——

    “虽然也有更加效率的对敌方法,但那样一来,死去的人绝对会更多。”

    大晚上瞒着长官悄悄溜进来的少年,腼腆地挠了挠自己脑后的黑色短发,如此说道。

    “比起最大化的胜率,我还是比较喜欢在保证胜率的前提下,将所有人的生存率给最大化。”

    黑发蓝眸的少年语气真诚,言辞间更是充满恳切。与奉行着的海军稍有不同,这个穿着三等兵(新兵)制服的少年,他所追求的则是。

    ***

    由于没有强力的战斗人员,因此像现在这样一点一点缓慢推进优势实在是折磨人神经的事(情qing)。偏偏藤丸立夏又不敢放松自己,毕竟这么多海军士兵的(性xing)命都在他手里。

    “唔,感觉稍微有点累了呢……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有个可以放出强力攻击的从者在就好了……”

    [master,需要的话,我现在出来也可以喔]

    [还是算了,毕竟海军内部也有不少问题,能藏点王牌就藏一点,实在撑不住的时候我会立刻请求你帮忙的]

    [那就别总在我面前抱怨缺乏战斗力]

    [是~是~,我会注意的]

    全(身shen)心盯着战场继续进行调度安排的藤丸立夏,对着手心里的电话虫连续不断下达流水般的命令。但与此同时,橘发金眸的少女御主则注意到远方海面逐渐有人影走近。

    “那是……阿尔托莉雅?!”

    作者有话要说:  群里关于生放送的秦朝异闻带各种(情qing)报已经完全爆炸了

    卫星带长城,冷冻库装着各种时间线英灵,盖提亚不朝中国历史下手就是因为害怕秦始皇(x)

    反正我怕了,你们呢?

    ***

    寂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1-26 00:03:01

    寂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1-26 00:09:07

    琉璃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1-26 21:49:15

    喂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1-26 22:49:37

    君尧小可(爱ai)给我一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1-27 07:41:1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