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7、第3章 不是每个用冰块的都是青雉大将
    无论是少女金色的发丝还是碧绿的眼眸,就连她手中那柄金与蓝交织的胜利誓约之剑都如此熟悉。但作为迦勒底的御主之一, 藤丸立香却清楚看见从那位阿尔托莉雅(身shen)上显示出的数据是archer的职介。

    最重要的是, 受湖中仙女的祝福而能够踏着水面行走的英灵, 她(身shen)上现在穿着的并非是以往作为saber的裙甲, 也不是作为lancer的披风,更不是rider的圣诞节服饰,而是十分充满阳光、开朗、宛若休憩时光放松般的泳装(重点)。

    “结果还真的变成泳装了啊!”

    看着完全在船舷甲板上呈现出orz姿势的姐姐, 藤丸立夏伸手捂住了电话虫的听筒, 忙里偷闲地吐槽道:“所以我才说让姐姐你早点做好心理准备的嘛~”

    “但是骤然看到果然还是有冲击力啊!!!”

    回头怒吼的藤丸立香,或许是由于选择了那位archer职介的希腊女神作为自己英灵回路的模拟对象的缘故, 哪怕现在完全是一副受到冲击而丢脸的状态,橘发金眸的少女依然看起来非常美丽。

    “好啦好啦, 我明白姐姐你受到的冲击力。毕竟当初我看到(爱ai)德蒙穿着沙滩裤和凉拖出来的时候我也超震惊, 而且这个人就算穿凉拖也要在里面穿白色袜子, 还在肩膀上披着长袖外(套tao),依然是原来那副越是灵基再临就越是多穿衣服的德(性xing)……”

    “master,我听得见。”

    “……抱歉。”

    自知心虚的藤丸立夏迅速转头继续指挥海军们, 而结束了内心打击的藤丸立香则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

    “那个禽类果实能力者……哇这名字好拗口,他叫什么来着?”

    “呃……因为本名更长更拗口, 所以我就……”

    “算了,玛修, 这都是那家伙名字太长的错!不过比起这个,果然还是先把他打败,然后再去找archer职介的阿尔托莉雅观察吧。嗯, 我记得尤瑞艾莉是有[魅惑的美声]和[吸血]的技能……稍微试试看吧。”

    说着,藤丸立香站直(身shen)体。金色的魔力化作浅浅的光带环绕周(身shen),若是有迦勒底的人在这里,一眼就能看出她现在与archer尤瑞艾莉的(身shen)姿极为相似。

    开始模拟。

    模拟成功。

    这个瞬间,藤丸立香睁眼的瞬间就出现了气质的变化。若说原本是个开朗健气的阳光少女,那么现在的立香便是一位气质悠然且富有魅力的女神。

    体内魔术回路在模拟成功的瞬间,她便无师自通理解了要怎样发动技能。属于archer尤瑞艾莉的[吸血]与[魅惑的美声]同时瞄准了那只还在空中飞舞的敌人。

    ——命中了。那接下来就是……

    橘发金眸的少女张弓搭箭,尽管(爱ai)心形状的箭头有点不太符合现场气氛,但随着另一个技能[女神的反复无常]的发动,藤丸立香切实体会到自己手中宝具的威力在提高。

    由俘获无数勇者的女神的魅力升华而来的宝具,以尤瑞艾莉作为女神的艳丽魅力为弓、甜蜜的细语为矢。神也好,人也罢,从她手中(射she)出的箭矢,足以击穿所有男士的心。

    “接招吧——女神的视线(eyethe euryale)!”

    席卷而去的魔力洪流,相较于它所展现出的威力,更让周围海军记住的却是它在(射she)|出瞬间便吸引了所有男(性xing)目光的奇妙魅惑力。

    ——就算只是模拟了回路,也依然是对男(性xing)特攻max啊!

    对于这一(情qing)况有些尴尬,藤丸立香眨了眨眼,在完成了一次粗略的宝具释放后便迅速解除了英灵回路。毕竟她不是尤瑞艾莉,要她如此坦然接受周围不断增多的(爱ai)慕视线,到底还是有些难为她。

    而幸好,随着藤丸立香解除了模拟,周围增多的视线也慢慢开始减少。似乎只要解除了英灵回路,之前造成的影响就会取消。

    “现在还不能大意哦,master。在没确认敌人已经被彻底打倒前,绝不能有任何松懈之心。”

    金发的少女骑士王似乎是放下了公务一般,相较于平(日ri)的正经严肃,此时此刻她的脸上却多了些愉快的笑容——不仅仅是见到了御主而展露的笑容,更是为了与这大海、与这泳装而相称的笑容。

    穿着夏(日ri)泳装的archer阿尔托莉雅高高跳起,手中除了标准配置的誓约胜利之剑外,还有一只明黄色的装满水的水枪。虽然不太符合从者(身shen)份的严肃,但那只水枪却瞄准了歪歪斜斜倒在海贼船甲板上的果实能力者。

    “master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阳光璀璨胜利之剑(excalibur vivian)!”

    虽说是有点正确到恐怖的判断,但多亏archer阿尔托莉雅的这一击,终于彻底将敌方海贼团的主要战力兼团长打败。

    来不及庆祝这次海军近乎无伤的胜利,藤丸立香就已经极为熟练地强化了自己双腿的魔术回路。

    “阿尔托莉雅~”

    橘色的马尾辫在空中划过一道靓丽的弧线,行动力超绝的藤丸立香已经双手撑住船舷的栏杆,脚底在甲板上留下两个深深的凹痕后,便纵(身shen)跳下。

    而冲着少女从海军军舰上毫不犹豫跳下的方向,金发绿眸的大不列颠王者伸出双手,准确且有力地接住了那位朝着自己扑来的少女御主。

    “太好了,终于找到了您呢,master。”

    “我也是!能够在这里找回阿尔托莉雅真的好开心啊!对了,你的灵基——”

    “请不必紧张,这是为了进入这个海洋的世界而进行的转变。‘我’依然是‘我’,是属于您的从者。即便灵基改变,服饰变化,技能不同,但是,阿尔托莉雅这个人对master的忠诚绝不会改变。”

    金发的亚瑟王拍了拍她的后背,青绿色的披风恰到好处地扬起。

    “来,回去船上吧。master。看来即便我等不在,您依然与另一位御主创造了相当不错的经历呢。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这之后是否能讲述给我听呢?”

    对此,藤丸立香则高兴地扬起笑脸,对archer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

    “当然啦!之后会全部告诉你的,所以现在我们一起回去船上吧~”

    ***

    作为计划外人物而出现的阿尔托莉雅,则在之后假称是“赏金猎人”。由于查不到她的案底,再加上archer阿尔托莉雅又确实帮了海军,因此,在停留数(日ri)并应对了海军的调查后,她便假意离去,实则在走出一定距离后灵体化消失,回到了藤丸立香的(身shen)边。

    [嘛,不管怎么说,archer职介的阿尔托莉雅,也请你多多指教啦~]

    [我这边也是,master,我们彼此彼此]

    顺便一提,由于事件解决得相当顺利,再加上新加入海军的三位少数民族(?)的少年少女也分别展现出了超越一般士兵的战斗力以及头脑,因此没过多久,上头就将迦勒底三人组进行了升职,并将这三位“可塑之才”“新鲜血液”给调入了海军本部马林梵多。

    当然,原本那位善于靠部下(性xing)命堆砌军功的长官,也已经被闻讯而来的海军调查了个一干二净,估计丢进牢房里没个几十年休想出来。

    只是这样一来,迦勒底三人组就要从分部转到海军本部了。

    “感觉会变得很麻烦,毕竟说到底,我们的(身shen)份来历都还是个问题呢。”乘坐着前往马林梵多的船只,藤丸立香在自己的客房内懒洋洋地躺在(床chuang)上。

    而另一边,几乎将整个人都埋进了资料堆里的藤丸立夏眨了眨眼,蔚蓝色的双眸不知为何看起来却极为兴奋。

    “我觉得不要紧,而且越是靠近海军中央,我们获得的(情qing)报也就更多。你看啊姐姐,作为三等兵时候的我无法调阅的资料,在我们现在升为军曹后就可以查询了!”

    “是吗?但是(情qing)报什么的……不是结论型的汇报,我基本不知道啦。”

    “那种虽然可以调阅,但为了保证我们‘少数民族’的人设不被破坏,所以我是故意找了不少特异种族和地图岛屿之类的资料,掺在我真正需要的资料里。”

    “……听起来就好累。话说,你也没必要把自己搞得这么辛苦吧?”

    说着,藤丸立香从(床chuang)上坐起来。橘发金眸的少女伸手揽住自家傻弟弟的肩膀,略微向后施力便将他摔进(床chuang)铺。软绵绵的垫子因反作用力,有那么一瞬还让藤丸立夏的(身shen)体弹了起来。

    随后,映入他眼帘的便是姐姐略带心疼的目光。

    “我们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可是有三年……不,现在大概只有两年多一点吧。总而言之,这么长的假期,你就当是给自己放假多好?”

    “但是圣杯和扭曲又不能放着不管。”

    “可这世界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努力拯救。”

    一句话将自家能言善辩的弟弟堵得哑口无言,藤丸立香睁着自己无比认真的金色双眸,对着眼底已经开始有黑眼圈的藤丸立夏劝诫道:

    “不是只有你在努力,我也好,玛修也好……罗曼医生,达芬奇亲,迦勒底的工作人员们,你和我的从者们……大家都在努力,大家都是一样的心(情qing)。但是立夏,人的神经是有极限的。一直一直紧绷的话,你迟早会崩溃。”

    说着,她的双手极为轻柔的抚上立夏的眉间。

    “更何况,你也不想年纪轻轻就秃头吧?”

    藤丸立夏:“!!!”

    少年御主楞了一下,随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头毛和发际线。再加上玛修适时递上的镜子,看到自己眼底黑眼圈的立夏眨了眨眼,随后双手拽住被子一角,整个(身shen)体一翻一卷,就将自己裹成了又白又软的蚕宝宝。

    “我现在就去睡觉,晚安!!!”

    “嗯,这样就很……不对!才不好!要睡觉就回你房间去!别来占我的(床chuang)啊!!!”

    “唔嗯,但是我都已经睡下了。”

    “给我起来!”

    “可是劝我休息的明明就是姐姐你嘛~”

    “那我也没说让你在我(床chuang)上睡!可恶!我之后可是和玛修约好要让她帮我掏耳朵的,被你占了(床chuang)的话我要怎么办?!”

    “那你们就去我房间嘛。”

    迦勒底的御主姐弟俩一个死死将被子往怀里拽,一个则不死心的持续将头埋进被窝里。最后还是看不下去的玛修,伸手拍拍立香的手臂,示意她放开那张好像已经被拉宽不少了的被子。

    “前辈,还是算了吧。要让好不容易睡下的藤丸君再起来走回自己房间里的话,对他来说未免有点太可怜了。”

    “但是——”

    “没关系,今天海上的天气相当好。我可以和前辈一起去光线更加明亮的外面掏耳朵。如果您嫌弃长椅太硬的话,我可以让前辈膝枕喔!”

    “唔……膝枕吗……”

    将藤丸立香瞬间动摇了的表(情qing)看在眼里,玛修·基列莱特立刻再接再厉。

    “还有,船上的厨师手艺很好。在外面掏好耳朵后,我和前辈还可以一起去食堂品尝今早其他船员吊到的美味海鱼。前辈意下如何?”

    “……没办法,既然玛修都这样邀请我了……”

    橘发金眸的少女御主戳了戳棉被末端那一点漏出来的、属于弟弟立夏的黑色头毛,随后终于放弃抢被子,而将自己的(床chuang)让给这个即将面临秃顶危机的傻弟弟。

    “睡醒之后记得给我把(床chuang)整理好啊。”

    “嗯,我知道了啦。”

    一只手臂从被子底下有气无力地挥了挥。事实上,自从藤丸立夏倒在软绵绵的(床chuang)铺里并闭上双眼,精神上的疲惫感与困倦便立刻将他淹没。

    此时此刻,某位善于制造梦境并潜入梦境的a|vanr岩窟王,深藏功与名的默默推了下鼻梁上的墨镜。

    ***

    睡了个天昏地暗的藤丸立夏,终于舍得从被子里冒出自己乱糟糟的小脑袋。他努力睁开眼睛,但只简单开了台灯的房间却并未能让他准确判断时间。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啊?几点?”

    “已经是凌晨2点了,master。”

    大约是由于深夜的关系,a|vanr(爱ai)德蒙·唐泰斯并未戴着墨镜。披着长袖外(套tao)的复仇者依然穿着沙滩裤。此时他正坐在房间内的书桌旁,双腿交叠拿着张报纸在看。

    “晚饭时分,另一位御主和玛修小姐有回来一趟,但因为怎么喊你都喊不醒,所以两位小姐就去master的房间休息了。另外,master的姐姐还带了份晚饭过来,嘱咐我在你醒后就提醒你去吃。不过现在这个时间饭菜都已经凉透了,我个人建议是——最好去厨房重新加(热re)一下。”

    虽然是在悠闲看报纸的状态,但a|vanr显然并非如他表面上呈现出的无所事事。尤其是在注意到御主已经睡醒后,这位复仇者更是连不需要他问的事(情qing)都一并交代。

    “虽然我也希望能让master吃到现场制作的(热re)气腾腾的食物,但这并非是迦勒底,军舰上的厨师也已经睡下休息,指望我或master去制作料理更不可能,因此,还是将这份已经凉透了的晚饭再加(热re)一下再食用吧。”

    “唔,我知道了。”

    他揉揉眼睛,就掀开被子下(床chuang)穿鞋。本来中午时候就是被姐姐立香强行按到(床chuang)上睡觉休息的,现在自然是省了把睡衣换成海军制服的时间。虽然头发还是乱糟糟像炸了锅一样,但既然是深夜,想必就算仪容有些不整也不会有人在意。

    “走了,(爱ai)德蒙。”

    “是。”

    上一秒还坐在书桌旁对着台灯看报纸的男人,下一秒就已经放下报纸钻进御主的影子里。台灯自然已经关闭,就连有人待过的书桌都被放回原处,仿佛方才那个对着台灯灯光看报纸的男人只是幻觉。

    虽说海军军舰在夜晚也有安排人员进行轮值,但厨房却是无人看守的漆黑。藤丸立夏按下电源开关,大大方方将已经凉了的饭菜丢进锅子里。

    [master,要先给灶台点火]

    [我、我知道的啦!]

    黑发少年低头看了看灶台,随后将黑色的旋钮向一侧扭动。

    [……要按下去旋转才会有火出来,master]

    [啰嗦!]

    按照a|vanr的指示顺利点燃了灶台,藤丸立夏回忆着以往在厨房看到的、卫宫在炒菜时的动作。随后四处看了看,抄起一把还算干净的圆形漏斗汤勺在锅里像模像样地翻炒起来。

    隐藏在影子里看到这一幕的a|vanr:“……”

    [master,我去查看一下附近有没有别人在。实在不行还是由我来帮忙加(热re)食物吧]

    [诶?有必要吗?我觉得我做的还可以喔]

    谜之自信满满的少年御主,并不认为自己目前做的有什么问题。在完成了对饭菜的加(热re)程序后,他又去冰箱翻了两个水果出来。

    “(爱ai)德蒙。”少年御主呼唤了下从者的名字,手里拿着的两个水果则上下晃了晃。“我记得,你的筋力有b来着,没错吧?”

    影子里的岩窟王无语了下,但对上少年御主纯良又无辜的眼神,他叹了口气。随后从藤丸立夏的影子里扭曲动了动,便有两团黑色火焰凝结而成的手臂将立夏拿的那两个水果捏碎作成了果汁。

    “哦哦!真厉害!”

    “……我回去了。”

    “谢谢,辛苦啦~”

    尽管本人极力否认,但自从岩窟王在学园都市的特异点里跟御主玩了一次互跳女步的舞蹈教学后,少年御主在a|vanr的面前就越发无法无天。现在甚至不用明白说出来,只用语言暗示就让大名鼎鼎的复仇者岩窟王沦落为人形水果榨汁机。

    不过从岩窟王完全没有发出任何反对意见,甚至还默契十足完成了替立夏完成了榨果汁这一任务的行为来看,估计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证明a|vanr(爱ai)德蒙·唐泰斯比想象中的还要照顾御主。

    端着加(热re)好了的饭菜以及超绝新鲜的鲜榨水果汁,坐在餐桌旁的少年御主想了想,便对着虚空滑动几下手指。

    凝结水分的术式,以及降低温度的术式……二者相互叠加的后果,就是藤丸立夏的果汁杯子里凭空掉了两块不规则的冰块进去。

    虽说大晚上的喝冰的冷饮不好,但架不住少年御主心血来潮。若是不出意外,在抵达马林梵多后,他和姐姐被正式授予“军曹”的士兵级别后,就要正式进入本部的海军基地进行更加正规的、类似于精英培养的训练了。

    顶着一头乱糟糟黑发的少年御主握住白瓷勺子挖了一口饭菜,就在食物即将送进嘴里的前一秒,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藤丸立夏:“???”

    他扭过头,还有点睡眼惺忪的模样顿时让对方握住他手腕的力道紧了几分。

    “黑发,眼神困倦,会造冰,还有……标志(性xing)的自行车。”

    说到这里,疑似是在找人的青年海军,他的目光移向靠在墙边的、怎么看怎么不自然的自行车,随后自顾自地点了点头。

    “错不了!青雉大将,现在赶紧去会议室吧!有个紧急会议,大家找您已经很久了!”

    藤丸立夏:“……等等啊,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青雉大将……喂,别拉我走啊!疼疼疼疼,快放手……啊啊我知道了,我会跟你走,那至少让我把炒饭带着……”

    “您在说什么呢,青雉大将!这之后的紧急会议怎么还能带食物进去呢?!”

    “不,我不是,我没有。呜啊啊啊到底要我说几遍才行,我真的不是青雉大将啦!”

    拉住少年御主的海军,似乎是个正直古板的死脑筋。任凭藤丸立夏怎么解释自己不是青雉大将都没有,就是一心一意认定了他,并坚持要把他送去会议室。

    “等进了会议室,见到您的老师卡普中将,关于‘我真的不是青雉大将’‘肯定是你认错人了’这种话再继续对他说吧。”

    说完,带路的海军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古板的青年虽然一手还在紧紧抓住藤丸立夏的手腕,防止这位“青雉大将”逃跑,一边迅速弯腰鞠躬,对上级的礼貌完成得十足十恭敬。

    “报告卡普中将,我已经将青雉大将带来……啊啊请不要在会议室吃仙贝!!!这可是紧急会议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有什么关系嘛。不管我吃不吃仙贝,会议都是要召开的。既然如此,在开会的时候让老夫吃个仙贝,也不会对会议进程有所影响啊。”

    说完,卡普中将偏头看了一眼青年海军的(身shen)后。

    “对了,你不是去找青雉那小子了吗,人呢?”

    “是!禀告卡普中将,人已经带到了!”

    说完,他一拉一拽,就将从头到尾都满脸无奈的藤丸立夏推到了所有人面前。

    “黑发,眼神困倦,附近有自行车,而且还会用冰……嗯,绝对是青雉大将没有错。”

    那位海军自信满满的昂首(挺ting)(胸xiong),仿佛自己顺利完成了任务。但会议室内所有看到藤丸立夏的海军干部们,全都或是扶额或是叹气。只有一位年迈的女(性xing)海军清咳两声,勉强出来打了个圆场。

    “……青雉的(身shen)高可没这么矮。”

    “我还未成年!我还能再长高的!!!”

    涉及到这种话题,哪怕立夏明知这里是紧急会议召开的会议室,但还是没忍住举手抗议道:

    “而且我从一开始就说了,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什么青雉大将啦。”

    被强迫带来的藤丸立夏眨眨眼,看着会议桌中央那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家“咔嚓咔嚓”啃着香脆的仙贝,(情qing)不自(禁jin)咽了口口水。

    “我明明只是个睡过头而去食堂餐厅(热re)点东西吃的普通海军而已,饭还没吃一口就硬说我是青雉大将还把我给拽过来……那个,卡普中将你那边盘子里既然有那么多仙贝,我想您应该不介意分我两块吧?嗯,作为我被打扰了晚餐还被突然绑架似的带过来的安慰?”

    “死心吧,小鬼。老夫的仙贝绝对不会分给你。”

    “诶?怎么这样?!明明是中将却超小气!”

    “哼,小鬼你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还有那个谁,你再去自行车出现的地方附近找一找,青雉那家伙肯定还没跑远,现在再去找肯定还来得及。”

    “是!”

    被莫名其妙抓来又被莫名其妙丢出去的藤丸立夏:“……”

    ——我马上就要波动、啊不,是要生气了喔!

    作者有话要说:  黑发,眼神困倦。会用冰,附近有自行车——很好,你就是青雉大将。

    后来见到了青雉本尊的藤丸立夏:“……那种比打篮球还夸张的(身shen)高是怎么回事?!违反人类基因基本规律了啊喂!”

    ***

    君尧小可(爱ai)给我一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1-28 06:43:19

    影从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1-28 08:23:54

    ***

    读者“芒果冰沙”,灌溉营养液+12018-11-27 23:40:3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