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9、第5章 立香总担心弟弟会英年早秃
    ——收回前言。

    藤丸立香如此想到。

    ——这他妈的麻烦可是大了去了!!!

    不怪迦勒底的少女御主如此抓狂,实在是因为她家的archer阿尔托莉雅出去“探查”一下就拎了一只穿着泳装的rider莫德雷德回来的战果太过惊人。尤其是被这位父王拎回来的莫德雷德还在原地张牙舞爪地挣扎, 让围观的立香顿时陷入“过去是不是不太合适”“但就这么干看着更不合适”的尴尬状态。

    “我说阿尔托莉雅啊, 我记得我只是让你去稍微探查一下, 为什么你就直接把莫德雷德拎回来了?”

    “因为master和另一位御主, 是要去解决莫德雷德惹出的麻烦吧?那么,直接由我带回来不是更加方便吗?”

    “方便是一回事,但是把莫德雷德解决的过程也属于立夏的计划一部分喔……而且本来我们还在猜究竟会是谁, 阿尔托莉雅你这直接把莫德雷德带回来的行为, 和别人在图书馆里的推理小说中直接把凶手标记出来的行为有什么区别!”

    “咦?是、是这么过分的事(情qing)吗?!抱歉,我对这方面不是特别了解。那这样吧!我现在就把莫德雷德放回原处, 保证不会对两位御主的计划造成任何阻碍的!”

    “……不,也不用做到那程度。”

    藤丸立香无语了一瞬, 金色的双眸在对上莫德雷德近乎求救的眼神后, 到底还是没忍住内心突然涌出的同(情qing)。尤其是由于换上泳装而以rider职介现世的莫德雷德, 此时像是只被拎住后颈皮的猫一样一动不动。那副乱糟糟的头发以及略显狼狈的状态都在说明,archer阿尔托莉雅并非如她此刻开朗的模样一般,是用温和的方法将莫德雷德带回来的。

    ——绝对是被揍了一顿才会这么乖巧的。

    少女御主略微偏过头, 尽管知道自己这样擅作主张绝对会让弟弟立夏在之后修改计划到忍不住拔头发,但对上rider莫德雷德那副可怜巴巴委屈无助的眼神后, 她还是内心动摇了。

    “嘛,既然都带回来了, 再丢回去也有点可怜……总之,这之后的后续,就交给立夏处理吧~”

    “好耶!”

    得知自己目前算是安全后, rider莫德雷德忍不住握拳欢呼。但随后不过一瞬,这位叛逆的骑士便立刻被自家的泳装父王敲头警告。

    “不要在master的房间大叫,会给master惹麻烦的!”

    “好痛!呜~我、我知道了啦……”

    可怜兮兮捂着脑袋的莫德雷德迅速灵体化消失,阿尔托莉雅也跟着灵体化隐藏起来。反倒是玛修看着两位泳装英灵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随后对藤丸立香开口道:

    “那个,前辈……虽然我也觉得阿尔托莉雅小姐擅自就把莫德雷德卿带回来,不是特别适合的行为。但是前辈擅自就把这件事的后续交给藤丸君来处理,不觉得更加不适合吗?”

    “说、说的也是。但是不这样的话,要怎么办呢?”

    玛修眨了眨眼,竖起食指说:“前辈,您知道‘将计就计’吗?”

    “……诶?”

    ***

    到了预定出发的隔天早上,早已穿好海军制服的藤丸立夏眯起眼睛看向姐姐立香。

    “总觉得,姐姐看起来有点可疑?”

    “咦?是、是吗?但我明明就和平时一样啊!”

    “不啊。因为现在的姐姐看起来有点心虚,就好像有什么在瞒着我一样。”

    “没、没有啦!绝对是你多心了,嗯~”

    橘发的少女御主瞪大眼睛,金色的眸子更是睁得极大,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她纯洁又无辜。但对于习惯了自家姐姐铁拳制裁的立夏来说,姐姐越是温柔亦或是无辜,她瞒着自己干了什么好事的概率绝对有99%。

    至于余下的那1%?

    估计就是那天心(情qing)特别好了。

    穿着海军制服,且难得整整齐齐系好领结并戴着贝雷帽的藤丸立夏眯起眼睛,狐疑的视线充分显示出了他对立香的不信任。

    “你的这个反应已经足够能够说明问题了哦,姐姐。”(=  =)

    少年御主对于自家姐姐的演技已经彻底绝望了,连他都骗不过去,居然还妄想能够从海军一堆上级眼皮子底下蒙混过去,是当周围人都是傻子吗。

    “虽然能够大致猜得出来,姐姐你是希望我不要英年早秃……但是啊,掉一缕头发和掉一把头发,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分量啊。既然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秃头命运,姐姐你也至少减缓一下我掉头发的速度……如何?”

    “我、我知道了……”

    简短迅速地将玛修提议的“将计就计”说明完毕,藤丸立香将玛修护在自己(身shen)后,小心翼翼盯着陷入沉思状态中的弟弟立夏。虽说平时都是她占主导地位,但遇到心虚(情qing)况的话,就算是她也会对立夏矮一头的。

    “姐姐,还有玛修。”

    玛修迅速立正。“是、是的!”

    立香瘪了瘪嘴,道:“怎么了?”

    “没什么,虽然玛修的提议很好,但是姐姐的烂演技完全破坏了这个计划呢。”

    “喂!你在挖苦我吧?!立夏你这混蛋绝对是在挖苦讽刺我吧!!!”

    “不是挖苦,是揭穿事实。”少年御主挑了挑眉,宛若大海般的蔚蓝色眼睛充满了居高临下的智者の鄙视。“这边的长官可和我们之前当踏脚石踩着的长官不同,要么有超强的野(性xing)直觉,要么就有恐怖的头脑智力……前天晚上紧急会议召开的时候,我还试图让(爱ai)德蒙灵体化进去偷听,但是马上就被卡普中将的‘感觉房间里有点什么多余的东西’给发现。如果不是没有直接的、物理(性xing)的证据能够证明(爱ai)德蒙的存在,估计顺着‘新加入海军’‘时间不久’‘少数民族(身shen)份’‘特殊能力’的线索追查下来,很快就能发现我和姐姐的问题。”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

    “而且我觉得,海军大参谋的鹤,大概已经察觉到我和姐姐有点古怪了。不然的话,在卡普中将指明我参加这次的作战计划的时候,她应该会出言制止,而不是任由我再把姐姐和玛修一起‘拉下水’。不过考虑到之前我和姐姐的晋升契机本来就有人力算计的成分在,再加上我们最初加入海军的目的本就不纯——不过根据现有(情qing)报以及我目前为止在海军内部留下的资料调阅(情qing)况,我想鹤一定是猜测,我和姐姐以及玛修是为了找到回家的航海图或指针而努力向上晋升的。”

    藤丸立香:“……”

    ——行行行,好好好,你们这些脑筋九曲十八弯的家伙就去炫耀你们的脑力交锋吧,我这就去当吃瓜群众。

    虽说有些自暴自弃,但藤丸立香也不得不对自家弟弟立夏的头脑彻底服气。

    只是这样一来,玛修提议的计划就有点……

    “嗯?为什么要改?”藤丸立夏歪着头,说:“玛修的提议很好哦,只是唯一的败笔是姐姐的烂演技。”

    “等等!后半句话也未免太过分了!!!”

    气呼呼的藤丸立香伸手就要扯弟弟的脸,不过立夏迅速缩(身shen)后退,还顺手拿起餐盘放在自己(身shen)前作为盾牌。

    “哪里过分了?原本按照最初的设想,我们应该是在出航并前往传说中出现危险人物的海域探查后,先确认好敌人的(身shen)份,才会再根据对方究竟是本土海贼亦或是降临的从者而进行下一步行动。结果现在archer阿尔托莉雅已经把rider莫德雷德给拎了回来,后续计划大幅度更改不说,就连玛修提议的‘将计就计’也被姐姐脸上的表(情qing)完全暴露出来——你知道刚刚鹤中将路过餐厅看见你的表(情qing)后,足足在原地顿住好几秒钟才离开嘛!”

    “只要莫德雷德灵体化跟着我们,抵达目的地后再让她另外找个地方实体化,随便弄个什么借口和海军起冲突,大闹一场后再解决问题不就好了嘛~”

    “那只是大致思路,又不是正常的计划。总之姐姐之前的反应已经暴露了,所以后期修正的内容请一定注意。”

    说着,藤丸立夏调整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qing)。

    “考虑到今后或许会有暴露的可能(性xing),所以姐姐绝对要记住——你之所以会提前知道那片海域里的人的(身shen)份,是上次的赏金猎人(阿尔托莉雅)无意中说到的(情qing)报。如果别人问你关于阿尔托莉雅的事,你就全部都回答说不知道或是不清楚……如果被人问你是怎么从那一点(情qing)报里就确定真相的话,就全部推到我(身shen)上来。”

    “……结果最后不还是把锅甩给你了吗?!”立香吐槽道。

    对此,黑发的少年御主耸了耸肩,回答道:“是啊,所以姐姐你快去找我家的assassin歌剧魅影学习演技吧!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我没法给你兜住。而且前脚才提醒我‘聪明绝顶’的人,下一秒就甩给我一堆麻烦事,姐姐你也稍微有点自觉啦!”

    “呜,我知道了……这个月的呼符我都送给你,当做赔礼。”

    “再加3枚圣晶石,保证给你把尾巴扫得干干净净。”

    “成交……啊!不过我们在餐厅里说这些是不是不太好?”

    藤丸立夏耷拉下肩膀,有气无力的说:“早在我们开始谈话的时候,这附近就被我布置好了驱散闲人的术式。如果有caster职介的从者来布置的话,估计刚才也不会被鹤中将注意到……算了,说这些也没用。”

    他轻轻撇过头,看着海军军舰外的大海与天空,喃喃自语道。

    “海军发展至鼎盛的时代,被打压到极致的海贼,和平到近乎一潭死水的世界,属于管制物品的恶魔果实……这里需要解决的问题可是和山一样多呢……”

    ***

    搜集资料与(情qing)报得来的绝非无用功。在庞大驳杂的众多低级或无用信息中,藤丸立夏却犹如从砂砾里捡起珍珠将它们穿在一起制成手势的耐心匠人,一点一滴将这个世界的状况纳入掌控之中。

    “你怎么看,罗曼?”

    少年御主站在甲板上远眺前方,海与天的交界线在这里显得异常模糊不清。过分晴朗的天空呈现出过于通透的色泽,但毫无(阴yin)霾的天空却也为下方投去了数之不尽的燥(热re)。

    “[这个特异点的异常,大概是和‘海军’相关的吧。]”

    绑着马尾辫的男人在屏幕里只有小小一块,蓝色的投影在这片大海与天空的映衬下显得极为不起眼。再加上藤丸立夏还特意在这周围布下了闲人驱散的术式,就算有精英或将校级别的海军接近,也有a|vanr(爱ai)德蒙·唐泰斯负责警戒,因此与迦勒底进行联系倒也不算是太危险的举动。

    “[如果是海贼那边的人持有圣杯,那这个世界一定会陷入不合理的混乱。但若是由海军一方持有圣杯,那么对方许下的愿望也大多会与海军的作风相差无几,而这也是这个世界的和平度会如此高,甚至还达不到作为单独一个特异点来对待的(情qing)况……]”

    “但是这里还是有,不然的话,我和姐姐也不会来到这里了。”

    “[正如立、藤……如你所说的那样。]”微妙的在称呼方面结巴了一下,罗马尼·阿基曼别过头轻咳一声,随后才重新看向屏幕。“[尽管乍看之下是平静的海面,但是不均衡的两股势力却导致这片海底的火山即将爆发——若是长此以往下去,这个世界肯定会由于某个点而突然爆发,进而导致整个社会的秩序遭到崩坏冲击,甚至使得整个世界进程倒退数十年乃至数百年。]”

    那并非是危言耸听,而是迦勒底亚斯与示巴的观测数据进行推演后得到的结果。也正因如此,迦勒底的caster们才敢在这个即将形成的特异点世界里采用时间流速控制的术式。

    只要抢在那个点爆发之前,将圣杯取回,消除导致这个世界变得不合理的愿望,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罗曼,你知道吗?这个世界的海军也好,海贼也好,战斗力全部都是堪比二星或三星从者的可怕家伙。而若是连这样的人都需要靠圣杯许愿,而且许愿的人还极有可能是海军……那,那个人许下的愿望又会是怎样令人悲伤到落泪的呢?”

    许愿这个世界的正义能够被贯彻。

    许愿这个世界的海贼能够不再嚣张。

    ……

    “如果圣杯是落在坏人手里还好,至少恢复之后肯定会得到happy end。但是落在海军手中的圣杯……总有种拿走它像是在打破别人梦想一样的感觉呢。”

    虽然隔着屏幕,但是罗曼医生还是敏锐察觉到藤丸立夏的心(情qing)有点低落。

    “[对、对了!]”他稍稍提高了点音量,苦思冥想终于找到可以岔开的话题,说:“[除了rider莫德雷德,迦勒底这边还在你们的目的地检测到了类似从者的反应!不过和目前迦勒底任何一位从者的灵基数据都对不上,应该是从未被召唤过的新的从者!]”

    “是吗?那迦勒底那边能观测到对方的(性xing)别吗?”

    “[不知道,这个暂时还没办法被观测到。不过现在迦勒底已经总结出了规律——由于进入这个特异点的从者都会穿上泳装,因此在尽力搜集了相关灵基数据后综合统计,发现只有女(性xing)从者的灵基会连职介都变化,而只有男(性xing)从者的灵基保持不变,只有外表着装的灵衣会强制更换成适合海边的服饰]”

    藤丸立夏:“……我不是对迦勒底有意见啦,但大家能不能总结点比较正经的东西出来?还有,我从刚才就想说了,为什么罗曼你(身shen)后的背景里,所有的工作人员、后勤与技师们也都穿着泳装啊?!迦勒底周围都是肆虐的暴风雪才对吧?为什么连你们都要穿泳装啊?!”

    “[嗯……为了应景?呜哇别那么瞪着我,还有还有,迦勒底这边也专门为玛修做了泳装哦,等下麻烦你找个地方用御主手环附带的魔术法阵接收一下,辛苦啦!]”

    “……迦勒底究竟在御主手环里加了多少没用的功能,给我说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  rider莫德雷德:泳装的父王好难搞……嗯,才不是我被御主((逼))出了父王脸恐惧症!更不是我被父王揍了一顿!

    archer阿尔托莉雅:泳装的小莫没穿盔甲也没拿剑,比saber职介的时候好揍多了。

    ***

    琉璃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1-29 00:30:41

    君尧小可(爱ai)给我一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1-29 06:34:07

    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2-02 18:58:01

    君尧小可(爱ai)给我一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2-02 18:58:11

    琉璃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2-02 19:49:29

    ***

    读者“白(日ri)生烟”,灌溉营养液+12018-12-03 23:11:27

    读者“明非台”,灌溉营养液+202018-12-03 17:31:58

    读者“天穹之水”,灌溉营养液+302018-12-03 08:42:03

    读者“路人奈奈”,灌溉营养液+102018-12-02 19:03:32

    读者“天然符号”,灌溉营养液+102018-11-30 22:04:43

    读者“空虚者”,灌溉营养液+52018-11-30 07:33: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