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0、第6章 沙滩之花逐渐盛开
    当军舰终于抵达目的地后,迎接所有人的, 却是一片平静到极点的海域。

    “怎么回事?根据之前(情qing)报里显示的(情qing)况, 这附近应该是经常有不符合天气气候的巨大海浪出现, 而且每次海浪出现, 都有骑着冲浪板的金发女(性xing)一起出现。”

    “这个……或许是她今(日ri)没有来?又或者是听到我们来到这里的消息就逃跑了?”

    [谁会逃跑啊!我的字典里可没有那种东西!!!]

    透过契约传来的rider莫德雷德的声音几乎要刺穿耳膜,藤丸立香揉揉自己实际上并不难受的耳朵,片刻之后理所当然听见了archer阿尔托莉雅的镇压全过程。

    当然, 过程极为凄惨可怜。

    ——唉, 既然都没带盔甲和剑了,小莫你怎么还能这么嚣张呢?而且你的冲浪板还是从你父王宝物库里“借”来的[prydwen], 不管换成哪一个阿尔托莉雅肯定都会盯着你揍的啦。

    “怎么了吗,前辈?”注意到藤丸立香苦着脸揉耳朵的动作后, 站在她(身shen)后半步的玛修有些担忧的望着她, “该不会是晕船了吧?”

    “没那回事, 只是刚刚突然觉得耳朵有点痒……不过说起来,大海还真是无论何时都让人看得心旷神怡呢。玛修觉得呢?喜欢大海吗?”

    被问到的少女点点头,清浅的紫色瞳孔里满满倒映出了碧海蓝天的美丽风景。不知是由于阳光明朗, 亦或是玛修的心(情qing)愉快,此刻充盈在玛修双眸中的亮光, 都显得极为轻快爽朗。

    “是的,我也非常喜欢。特别是这种一望无际的广阔感, 果然和单纯获得的知识概念完全不同。是非常珍贵的体验呢,前辈。”

    望着对自己露出笑靥的玛修,藤丸立香眨了眨眼, 放轻了声音说:

    “嗯,确实是非常珍贵的体验。”

    ***

    有那么一天,caster达芬奇将立香悄悄拉进了魔术工房里。

    “我知道玛修的能力和宝具都非常实用,她与你的感(情qing)也极为深厚,但是……那孩子最好不要再战斗了。”

    “为什么?”

    藤丸立香睁着自己的金眸,将达芬奇告诉她的话语深深刻在了脑子里。

    玛修·基列莱特虽是人类,但本质却是在迦勒底内人工受精、育成的设计型试管婴儿。并且由于设计目的是以与master的适(性xing)以及魔术回路为优先,因此寿命很短。

    “会有多短?”

    棕色卷发的美丽caster沉默片刻,随后别过头,轻轻说出了那个数字。

    18。

    一般(情qing)况下,设计型试管婴儿大概是30岁左右停止生命活动。但玛修却因为与servant融合的实验,而使得其躯体寿命缩短不少。根据目前的(情qing)况来看,大约到她18岁左右,便是她的活动极限了。

    这是从玛修·基列莱特诞生的瞬间,就已经被注定了的命运。

    会抱怨吗?会愤怒吗?会痛苦吗?会怨恨吗?

    在隔离室的房间生活了14年,而且隔离室的其中一堵墙还是玻璃制的、外部更有监视用的小房间。直到她15岁,才被(允yun)许仅能在迦勒底内移动,一直作为被选上的master的a组成员接受训练。

    而后,终于在16岁的那天早晨,与为了弟弟一同来到迦勒底的藤丸立香相遇了。

    ——“请快逃吧,前辈。”

    被爆|炸吞没了的管制室,空气都显得格外炙(热re)。坍塌的建筑物残骸将玛修腰部以下的(身shen)体全部破坏,但即便如此,橘发金眸的少女依然咬着牙,犹如蚂蚁撼树般试图移动那块绝非人力能够移动的巨石。

    ——“就算逃又能逃到哪儿去?而且……虽然说这种话有些对不起其他人,但是我的弟弟立夏没有一起进来,真是太好了!”

    滚烫的空气令周围的景物出现扭曲,似乎是终于认识到自己的力量不足以搬动巨石。藤丸立香坐在原地,由于搬动石头而被滚烫的边缘灼伤的双手,却与玛修的手紧紧交握。

    ——“抱歉啊,虽然没办法救你,但是最后不是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离开这个世界……或许也不算那么糟糕吧?”

    藤丸立香笑着,尽管面临死亡,但橘发少女的眼神却格外坦然。作为背景的管制室火焰纷飞,与毫无温(情qing)的隔离室以及迦勒底外肆虐的暴风雪,都是全然不同但又极度相似的残酷光景。

    可是从紧握的双手那里,却有某种看不见的东西逐渐流入心中,化作温暖到令人忍不住落泪的宝物。

    ——“是的。完全不糟糕。”

    即便此(身shen)(性xing)命犹如风中残烛般随时消逝也不要紧。

    即便这微不足道的生命就此化作冰冷雪花也不要紧。

    ——“我能遇到前辈,真的是太好了。”

    ***

    “呜哇!!这是什么?!”

    沉浸在回忆中的立香与玛修,(身shen)体随着船只的剧烈晃动纷纷左右摇晃。不远处的藤丸立夏更是死死抓住栏杆,生怕自己下一秒就被甩进海里。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足有几十米高的大浪凭空而起,随着熟悉的魔力波动,不管是立香还是立夏都意识到了这是谁的手笔——

    ——莫德雷德!!!

    ——rider小莫!!!

    为了追求能够承受自己力量的冲浪板,莫德雷德决定厚脸皮地从父王的宝物库里偷……啊不,是永远的借过来既能当船也能当盾的神奇道具[prydwen]。

    当然,被archer阿尔托莉雅发现这件事后,立刻就被狠狠说了一顿。

    “谁让你拿它当冲浪板用了!”

    虽然被父王狠狠训了一顿,但rider莫德雷德将[prydwen]作为自己的冲浪板的事(情qing)已经无法更改。而且比起某位叛逆的骑士偷拿物品的行为,目前由这位rider掀起的巨浪才是问题。

    “掌控翻涌波涛王者心境(prydwen tube riding)!”

    大海在震动。

    为了过于巨大的海浪而震动。

    驾驭着冲浪板[prydwen]的金发少女显然极为兴奋,与其说她是在冲浪,不如说是海浪被她带领着出现。纷飞的白色泡沫在顶上大量聚集,蔚蓝的海面亦是被卷起无数波纹。

    “那是?!”

    “库赞——快用冰!”

    “了解。”

    瘦高的男人上前一步,睁着还没睡醒的双眼的样子极为惫懒,但当他发动自然系恶魔果实能力的时候,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可靠。

    “冰之墙壁。”

    莫德雷德带来的海浪去势不减,但在青雉的前方的那一小片海浪,却被这位海军三大将之一的男人硬生生冻结成为凝固的冰。尽管两边的海浪依然高高落下造成冲击,但相对来说,海军绝大部分的有生力量还是被保住了。

    “什么?居然被冻住了?!”

    由于没有令咒也没有使用技能,再加上顾虑到两位御主都在海军的军舰上,rider莫德雷德释放出的宝具威力已经被调整到了最小。但即便如此,被区区一介人类拦住了攻击,还是让莫德雷德有些不快。

    “如果是saber的我在这里,你这家伙早就被我砍成两半了!”

    犹如渔夫驾驶小船的模样一般,踩着冲浪板的莫德雷德也在海面上展现出了极为灵活的状态。金发的叛逆骑士((操cao)cao)控魔力在脚下汇聚,通过让魔力在海水中形成超迷你爆炸而造成推动力的移动方式,在速度奇快的同时却也极为粗暴。

    依照立夏原本定下的计划,这个时候就应当是archer的阿尔托莉雅出场了。

    但就慢了那么一步,从海平线的另一端却有两柄赤红色的长|枪急速飞来。

    一柄擦过莫德雷德的肩膀,钉在了海军军舰上。一柄击碎了青雉凝结海浪作成的冰壁,穿过两堵墙壁后斜着刺进了藤丸立香脚前30公分距离的甲板上。

    藤丸立香:“……?”

    ——等等,这跟说好的不一样!archer阿尔托莉雅呢?还有,为什么这枪看起来这么眼熟?!

    与一脸懵((逼))不知所措的姐姐立香不同,弟弟立夏盯着那柄□□的眼神都已经快死了。

    ——这不是库丘林的长|枪吗?但为什么同时有两柄?

    “前辈,请小心。有什么来了。”

    “诶!”

    被玛修挡住(身shen)体,藤丸立香眨了眨眼,随后歪着(身shen)子从玛修背后向左探出半个脑袋。就在方才那柄红色□□顺着力道刺入立香脚前方的那块甲板时,玛修便已经完成了从(日ri)常到亚从者的战斗姿势。

    只除了一点。

    “等、等一下!为什么我的铠甲会变成泳装?!藤丸君!请给我解释!”

    粉色短发的少女亚从者瞪大眼睛,盯住自己(身shen)上莫名其妙出现的白色连体泳装,视线里充满了可怕的杀意。

    被点名了的藤丸立夏,顷刻间便完成了立正站好的标准姿势。而若是他没有看错,玛修此时穿在(身shen)上的,正是他之前从迦勒底那边收到的、本该是作为礼物送给玛修的泳装。

    “不、不要问我啊,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似乎是觉得玛修此刻脸上的表(情qing)相当不妙,少年御主疯狂的左右摇头摆手,说:“这个是罗曼和我通讯的时候,说这是迦勒底的大家送给玛修的礼物。而且那个时候我看到背景里的大家都是穿泳装,所以也没多想就转交给你了……至于为什么玛修你切换成从者状态时会穿着这件泳装,我是真的不知道!”

    “真的吗?”

    “绝对是真的!而且我也不是那种会随随便便送女生泳衣的男生!!!这里都有我姐姐在了,我怎么还能找你作死!这一点,玛修你绝对要相信我啊!!!”

    几乎要杜鹃啼血的藤丸立夏,简直是要把“全世界我最无辜”这句话给刻在脑门上。尽管玛修觉得自己体内的灵基(?)还是有些怀疑立夏,但看在少年御主就差没抱着她的大腿哭诉的份上,玛修·基列莱特还是勉强选择相信这位有过不少搞事前科的藤丸立夏。

    “好吧,我明白了。等回去迦勒底后,我会再去找其他人核实(情qing)况的。”

    暂且收起了对立夏的怀疑,玛修·基列莱特握紧手中的盾牌。虽然(身shen)上现在穿着的不再是熟悉的盔甲,而是轻飘飘的连体泳装短裙,但对于玛修来说,只要手中还有她的盾牌在,就足够为她(身shen)后的前辈支撑起防御了。

    “嘛嘛~玛修也别那么在意啦~”藤丸立香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说:“反正泳装的玛修也很可(爱ai),我觉得完全ok哟!”

    “前、前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