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2、第8章 披风才是男人的浪漫
    它是汇聚了众多精英海军的本部,是所有海军的大本营。而能够在这里教导新人海军的, 自然更是精锐中的精锐。

    譬如——素有“黑腕”之称的男人, 泽法中将。

    “那边的新兵!快点跟上队列, 不要再磨磨蹭蹭偷懒了!”

    “诶……是~, 我知道了……”

    藤丸立夏有气无力地向前跑动,但不管是双腿还是肺部都已经抵达极限。任何人都能看出他早已是强弩之末,差劲到极点的(身shen)体素质无论换成是谁来当教官都会颇有微词。

    但泽法却出乎意料的对立夏少年耐心十足。

    空有头脑却没有能够自保的实力, 只要遭遇暗|杀等手段就绝对讨不到好。可与这份孱弱相对应的, 却是这个少年连续三个月都在战术模拟的月赛里取得优胜的事实。

    ——“再给他十年……不,或许三五年就足够了。那个时候, 或许连我和战国都不如他。”

    鹤的评语只在几位中将海军里私下流传,但即便如此, 对于常年缺乏智将型成员的海军来说, 这也已经足够引起不少人的关注了。

    泽法盯着藤丸立夏气喘吁吁的模样, 若有所思的仿佛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但对于熟悉他的人来说,这只是泽法在发呆走神罢了。

    ——如果(身shen)体素质能像他姐姐……哪怕只有四分之一也好啊……

    与头脑类型偏科严重的立夏一样, 姐姐立香则是在(身shen)体素质方面迅速成长起来。虽说还不够资格学习海军六式,但假以时(日ri), 成为一位真正的强者也不是没有可能。

    各自选了一个方向而开始走极端,但这两人偏偏又是姐弟, 一直在一起的默契组合完全足以弥补这点小小的缺憾。

    更重要的是,有这对姐弟在,海军这边的新生代实力就不至于青黄不接。

    或许是由于这个世界的海贼方势力被压制到了低谷的缘故, 海军在完成了一度的强盛后,便如同那句“富不过三代”的警句般,不可抵挡的开始走向平庸。

    原因只有一个——

    没有新生代的人才。

    过去创造了辉煌的海军英雄们正在逐步老去,已经被压制许久的海贼们则开始逐渐崭露头角。一个又一个的年轻海贼正乘风破浪扬帆,唯有海军逐渐(日ri)薄西山,年轻的好苗子几乎看不到几个。

    但就在这个时候,(身shen)负魔术使一族血脉的年轻人出现了。

    拥有发展潜力,(性xing)格富有正义感,具有值得培养的潜能……或许在来历方面的确如鹤所说的那样,不明不白有些可疑。但只要实际接触过这三个少年少女就会发现,他们都是十分纯粹善良的好孩子。

    与那边正在走神,并开始畅想有了他们加入的海军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光景的泽法中将不同,正在努力跟上前方海军精英训练大部队的藤丸立夏,则使终于开始有点受不了了。

    “这样下去不行……”

    喘着粗气的少年御主双手撑住膝盖,脸颊两侧流淌的汗水已经把头发全都打湿成一缕一缕的。那双干净清澈的蓝眼睛,此时难得多了点不耐烦和抓狂。

    “姐姐经常强化体内的魔术回路,把自己当成半个英灵在用,所以她的体质才能和亚从者的玛修一样跟上这个世界里的人的所谓基础体力。但是我不行,再这么训练下去,我觉得我马上就要猝死了。”

    [所以……master你想做什么?]

    隐藏在御主影子里的岩窟王挑了挑眉,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太好,但一股强烈到不输给saber的直感正在疯狂告诉他,他的master绝对是要搞事。

    “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我要走走捷径。总不能把自己累死还没法穿上那件帅气度和中二度都爆表ex的正义披风!”

    […………master,请你清醒一点。]

    复仇者难得无语了一瞬,但到底还是对自家御主进行了极为冷静的吐槽。

    [如果你那么想穿披风,我的可以借给你。再不然回迦勒底之后,高文或亚瑟他们的披风也绝不会吝惜地借给您穿。]

    “我不是对埃德蒙你有意见,但是你的披风的帅气类型没有戳中我。还有,你以为我没朝那群圆桌骑士借过么?但是那群筋力少说都是c以上的家伙的披风,我穿上后根本走不动!”

    丝毫不介意暴露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事实,藤丸立夏理直气壮的表(情qing)噎得岩窟王都说不出话。

    “[结果你还真是为了披风啊?!]“

    罗曼医生的吐槽尽管声音压得极低,却还是传进了藤丸立夏的耳朵里。对此,黑发的少年则以一种恍若少年漫画里的语气说:

    “那当然了!披风可是男人的浪漫!虽然直接找达芬奇或是大公都可以帮我做新的,但是啊……比起直接开口要,不觉得靠自己本事得到的东西更有意义么?”

    迦勒底的罗曼:“……(= =)”

    ——虽说你的话的确很有道理,但这无法改变你为了条披风就把自己搞得这么累这么麻烦的事实。

    “虽说只有少尉以上的才能穿写有正义的披风……但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

    藤丸立夏一锤定音,顺便敲定了自己现阶段的新目标——

    “嘛~,总之我自有办法啦~”

    ***

    “鹤中将,精英训练营有位海军想要请求和您见面。”

    “哦?说谁?”

    “是我~”

    顶着头软乎乎黑色短发的少年,歪头从门外探进半个脑袋进来。和一般海军在面见鹤中将时小心谨慎的态度不同,藤丸立夏一直都是这幅乖巧又讨喜的,恍若邻家弟弟一般亲切的模样。

    “喂!太失礼了!怎么能未经(允yun)许就随便进入鹤中将的办公室!”

    进来汇报的海军还要再说些什么,但鹤中将却挥挥手示意他不必在意。

    “没关系,小孩子还不懂事。而且他也没恶意,算啦算啦。”

    “……是的,既然鹤中将您都这么说了的话……”

    虽然觉得不太合适,但既然鹤本人都发话不介意了,那么那名海军也没再说什么。他对着鹤中将行礼告退后,便拉开门走了出去,同时将门外的藤丸立夏伸手拎起。

    “呃诶?”

    骤然被人像是拎猫一样拎着,藤丸立夏眨了眨眼,显然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但那位告退出门的海军却只是伸手胡乱揉了揉他的头顶,丢下一句“下次可要记得对鹤中将行礼”后,便将猫儿似的少年御主轻轻丢进办公室里。

    “别紧张,大部分海军都是很好说话的好人,只是(性xing)格有点过于死板了。虽说服从命令说军人的第一要素,但全部都是只晓得遵守命令的话,没有能够带领他们走向胜利的将军也是不行的。”

    “啊,我知道。玛修对姐姐就是那种感觉。不过若是关系到姐姐的安全的话,玛修其实也会偶尔不那么听话的~”

    毫不介意二者之间的军衔等级差距,藤丸立夏在鹤面前的态度相当放得开。不管是类似撒(娇jiao)的语气还是从未停下的笑容,几乎令人要忍不住错以为这俩人是真正的祖孙了。

    坐在办公桌后的年迈女(性xing)海军,双手十指交叉撑住下巴,笑眯眯的样子格外亲切。

    “那你呢?与其他海军不同,你的态度虽然一直都是这样可(爱ai),但唯独今天给我感觉要更加锋芒毕露一些……所以,小朋友你今天特意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呢?”

    尽管鹤的脸上依然笑着,就连眼角的皱纹都充满了慈祥。但没来由的,藤丸立夏却生生嗅到了一股明确不已的“试探”的味道。

    如果藤丸立夏是真的有什么不妙的算计,想必早就被鹤那副能够洗涤世间一切罪恶与污秽的笑容给净化了。

    ——呜哇,不愧是传说中吃了洗涤果实的超人系能力者,据说连敌对海贼被她“洗”过都会改过自新。这种类似清新空气般的感觉好自然。

    在鹤的眼前,那个乖巧可(爱ai)的少年只是顿了一下,随后便对她扬起了一个闪亮度几乎可以与钻石比肩的笑容。

    “嘿嘿,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想来问问,有没有什么能让我和姐姐提前穿上正义披风的捷径。”

    他的态度落落大方,丝毫不觉得自己说出这种近乎凯觎升职的话有什么不好。

    “那个披风我超~想要的!但是规定是必须要升到少尉以上才行。如果继续这么按部就班,完成从泽法中将到精英训练营毕业,分配去分部磨练,有功绩后再晋升,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穿上啊?所以鹤中将……拜托啦~有没有什么可以跳过军衔就穿正义披风的特殊例子可以参考吗?”

    “没有喔。你就老老实实升上少尉再说吧。”

    听完藤丸立夏的话后,鹤忍不住哑然失笑。哪怕她和战国数次被这孩子在训练营里展现的头脑战惊艳到,但说到底,眼前这个鼓着脸颊还在不死心地想要打听提前穿正义披风的方法的人,还只是个没有怎么接触过外界的、来自偏远岛屿的少数民族少年罢了。

    “这样吧。”她看着眼前的立夏少年,眼神充斥着看见幼崽的慈(爱ai)。“如果你能在三个月内从泽法手里得到合格的评价,并逮捕一位悬赏金额有千万贝利级别的海贼,我就特别准许你升上少尉,并让你穿上正义披风。”

    “唔~,我觉得条件有些苛刻了诶。毕竟让泽法老师说出合格太过主观了,我觉得换成那种让所有人都无法指摘的条款会更好!”

    鹤挑了挑眉:“喔?听起来你似乎有点想法……不妨说来听听。”

    “好的”

    ***

    当藤丸立香知道自家弟弟又干了什么好事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

    “你这笨蛋都做了什么啊?!什么叫这个月的武斗比赛夺得所有人都公认的优胜,就(允yun)许你、我以及玛修三人跟着青雉带的队伍出海。并且只要能够抓到1千万贝利以上的海贼,就(允yun)许提前晋升到少尉且穿上正义披风啊!!!而且居然还是鹤中将特批发下来的命令——”

    “嘛~,话不是这么说的啦!而且姐姐你想,我们早点离开训练营,不就有更多的机会能去海上驰骋了吗?圣杯的线索姑且不论,我们至少得先把那些跟我们一起来到这个特意点的从者们全都找到吧?”

    被自家亲姐揪住衣领来回暴风摇晃,藤丸立夏的眸子却依然淡定得像是夜晚照耀着月光的海面。

    “关键不在于优胜,而是那个所有人都认可的前缀啊!这样一来,就算最后我对上你的时候自动认输,你得到的胜利也完全没意义了啊!”

    “安心安心~既然姐姐都这么想,那我只要能够做到货真价实的胜利,就算说鹤中将也没有更多的理由能够阻拦我们出海啦~”

    他拍拍姐姐揪住自己衣领的手背,露出一个令人看着就下意识感到安心的、充满自信的笑容。

    “难得来到这么广阔的世界,如果都不能出海四处领略风光的话,不就完全对不起迦勒底给我们的这么长的假期了嘛!”

    作者有话要说:  这年头像我这样老老实实写标题还把内容提要给写出来的作者已经这么少了吗?搞得我有部分章节还在犹豫要不要追都没法决定。

    这样一看,我还是对大家比较贴心的。

    ***

    琉璃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2-09 02:37:34

    君尧小可(爱ai)给我一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2-09 08:01:53

    寂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2-16 00:21:57

    ***

    读者“小风魔”,灌溉营养液+102018-12-08 23:45: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