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第10章人不偷懒枉少年
    当海军的军舰在无风带的海面上穿行时, 两位目前虽然军衔只有军曹, 但实际上周围大部分人都已经默认这两位即将会是少尉的迦勒底御主们,正开开心心趴在军舰的甲板侧边栏上,对着海面下方缓慢移动的巨大海王类们指指点点。

    “那个尖刺和骨骼的形状, 应该是深海鱼吧”

    “但是前辈,按理来说, 深海鱼到近海应该是预示有海啸才对。可这里据说是无风带的区域,不会有风力形成的海啸的。”

    “是吗但是海王类和普通深海鱼应该不一样的吧呐,立夏”

    “这边的不少鱼类与植物果实的模样都和我们那边的有差异, 不过海王类和深海鱼的对比感觉需要进行一次生态调查了啊。”

    摸着下巴凝视着海面说出这句话的藤丸立夏,看起来实在是像科学家而非是海军。不过实际上, 他还是迦勒底的拯救世界的御主之一。

    “另外,姐姐你有感觉到这附近有什么吗”

    “附近的话没有哦,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姐姐没有感觉的话, 那应该就是我这边的从者了。”

    藤丸立夏想了想,对略微歪着头享受海风的姐姐立香说

    “因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都非常熟悉但是又有点不一样的从者契约的魔力在传来呢。”

    沉默三秒后, 藤丸立香瞪大眼睛, 随后伸出手指大力戳着弟弟立夏的额头。

    “哈啊为什么这种感觉你不早说啊”

    “因为联系的感觉断断续续的,我也不确定嘛”

    虽然被大力戳了额头,但藤丸立夏显然已经习惯了自家姐姐这种略显粗暴而且完全不淑女的对待。黑发蓝眸的少年御主笑嘻嘻地揉揉自己稍微发红的额头,随后敲了敲自己手腕上的御主手环。

    “不过多亏有达芬奇亲和罗曼帮忙,现在已经能够大致判断出他们的具体位置。再加上我去青雉办公室晃((荡dang)dang)时偷瞄到的海图,来进行更加细致的定位换算, 按照目前的前进方向和速度,再过两天就能抵达目的地了。”

    说到这里,藤丸立夏的眼神不知为何显得有些闪闪发光。

    “虽然不清楚具体(情qing)况,但我要是能给海军劝(诱you)几个实力强大的人加入我是不是也能靠着这个继续升职加薪然后穿上帅气轻便的正义披风啊”

    抱着芙芙的玛修歪了歪头,这个无师自通了这一神技的亚从者少女眨眨眼,说“那个,我觉得有这种想法和行为应该不太适合穿正义披风吧。”

    听完玛修的吐槽后,藤丸立香一脸赞同的拍着玛修的肩膀,同时毫不留(情qing)对弟弟立夏发出了鄙夷的目光。

    “呜哇姐姐和玛修不要同时用那种仿佛在看人渣和诈骗犯一样的眼神看我啦而且我也只是想想而已,还没实际行动啦”

    “等你行动还了得 ”

    “喂为什么现在连罗曼都在吐槽我过分了哦你们这些人”

    不管藤丸立夏再怎么抗议,但鉴于他之前前科累累而且信誉度已经降低到某个水平线以下,以至于现在整个迦勒底已经几乎没人会愿意相信他说出口的保证。

    “这都是因为aster你之前在第四特异点做的太过火了,所以现在才会自讨苦吃啦”

    估计是听见了藤丸立夏的抱怨,路过的赫克托耳探了半个脑袋过来。在他(身shen)后几米远的地方,喀戎与阿喀琉斯,则以一模一样的姿势双手抱(胸xiong)摇头叹气。

    “没错。正如赫克托耳所说的一样,aster您的行事风格最近实在是有些走极端,因此诸位从者在集体讨论后,决定不能继续放任您的这种风格继续发展下去”

    “而且什么事都让aster你自己解决掉了的话,还要我们这些从者做什么”

    虽说阿喀琉斯的发言有点类似找不到架打的抱怨,而且这位从者也的确在下一秒就被喀戎伸手拍了下后脑勺。但不管怎么说,阿喀琉斯倒也的确说出了不少从者的心声。

    尽管感激于御主愿意将他们视作同伴而非单纯的道具或使魔,但若是这份重视的心(情qing)已经开始让御主宁愿自(身shen)犯险也不让他们去战斗的话,这就是本末倒置了。

    “我、我知道了啦今后会更加注意的。所以,就别再吐槽我了”

    海风拂过的那张少年人面孔,露出了有些讪讪的笑。或许有些不合时宜,但这个瞬间,少年御主却的确给人一种“啊,他还是个孩子呢”的感觉。

    有黑色的火焰在影子中跳跃。

    “找到了吗”

    “是的,就在前方救生船的(阴yin)影下。”

    伴随着岩窟王的提示,藤丸立夏一点一点接近那艘救生船。悬挂在军舰一侧的救生船由于被绳索系着而微微晃悠,若是忽略其大小与作用,看起来的确令人忍不住想起秋千或吊(床chuang)。

    尤其是在藤丸立夏扒住船沿向内望去时,属于青雉的高大(身shen)材与救生船船底的大小无比契合,就令这位海军大将看起来更像是躺在吊(床chuang)里小憩一样了。

    嘛,虽说这家伙也的确在戴着眼罩睡觉啦。

    “我说,青雉大将。副官已经找你好久了,你就这样在这里偷懒真的没问题吗”

    “嗯啊,没问题。如果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大将出马,也太麻烦了。”

    “也就是说,麻烦事全部丢给手下”

    “这样理解也可以哦,少年。”

    黑色卷发的高大男人伸出左手将眼罩掀起一角,在看见与他搭话的是藤丸立夏后,便眯着眼伸手凝结出一只冰手,像是拎猫一样的将立夏的后衣领拎起,随后把少年御主轻轻放到自己(身shen)边。

    藤丸立夏“”

    “别管那么多,你看,阳光照在(身shen)上的感觉很舒服吧而且这边还能吹到凉爽的海风,睡午觉最棒了。”

    懒洋洋又没精神的声音,像极了青雉给人的第一印象。比起赤犬过于鲜明的铁血(性xing)格以及黄猿令人无法捉摸的感觉,青雉那种浑(身shen)上下都洋溢着“懒”“好麻烦”“想要翘班”的感觉,从某种意义上反倒是和进入迦勒底前的藤丸立夏像极了。

    如果没有半是强迫(性xing)质的成为人类最后的御主,或许藤丸立夏应该还是最开始那个单纯还带了点天真的孩子。就连姐姐立香也是明明最初喜欢玩闹打趣的是她,但不知不觉的,作死或皮一下的人却变成了立夏。

    坐在救生船里的藤丸立夏四处张望了一下,但因为救生船的两侧船体高度,不管是从内向外还是从外向内,都没办法看到任何(情qing)况。

    “反正你也没什么事,就在这里偷个懒吧。”

    青雉懒洋洋的声音像是带了什么催眠效果一样,再加上照在(身shen)上的阳光与吹拂的海风都恰到好处,本来应该是来找青雉去开会的藤丸立夏,居然也在不知不觉打起了哈欠。

    “真是,我明明是来找你去开会的没办法,那就再休息一小会哦。”

    戴着眼罩的青雉随意挥了挥手算作回答,而后在一阵窸窸窣窣像是什么小动物活动的声音结束后,这位海军大将在一阵寂静中重新掀开了眼罩。

    穿着海军制服的少年依靠个人头脑一举夺得了海军精英训练营的战斗力排名赛第一,而且还赢下了与鹤中将的赌约。可当他闭上眼睛睡着之后,那张还带着几分稚气的脸庞立刻就凸显出来。

    “小鬼就是小鬼,成天想那么多东西不累吗。”

    尽管那个时候的藤丸立夏的确耀眼帅气,但在他放松下来并陷入睡眠之后,他在青雉眼里,也不过是个小鬼头罢了。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在着急什么,但是人类若是不能休息的话,不管要做什么最后都会失败的哦。”

    确认藤丸立夏已经彻底睡着后,青雉看了看阳光似乎开始越发强盛的天空,想了想便伸手一挥,造出了一道刚好能够隐藏在救生船内的冰之遮罩。

    而在做完这件事后,他便重新戴上眼罩躺回原位。

    “嗯,果然偷懒什么的最棒了。”

    当藤丸立夏终于睁开眼睛并伸懒腰的时候,他的头顶“噗通”撞到了什么。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就在他与青雉留下的冰之遮罩即将撞上的前一秒,目前唯一跟在藤丸立夏(身shen)边的从者avanr岩窟王就已经及时伸手,用自己的手掌为立夏的头顶做了缓冲。

    “这个是”

    “是青雉为aster留下的遮挡阳光的遮罩,以及怕您着凉而给您当被子的正义披风。”

    “是吗吓死了,我还以为我一觉醒来就忘了我是怎么当上少尉并有了自己的正义披风的原来不是我的啊。”

    黑发蓝眸的少年御主伸出双手,才勉强抓住那件明显是比照青雉(身shen)形而制作的大号正义披风。

    “不过啊,不管看几次,我都觉得果然披风才是男人的浪漫但是青雉那家伙怎么说呢总觉得温柔过头了。比起海军,这家伙如果是当游侠或是旅行家才更适合吧。”

    “谁知道呢。另外aster,你这一觉可是直接从早上就睡到了入夜啊。”

    “啊,真的呢。”藤丸立夏抬头看了看遍布繁星的夜空,眨了眨眼说“估计是最近有点累了,所以真的开始睡觉就忍不住深眠”

    作为英灵,绝佳的听觉迅速让岩窟王捕捉到了关键词。“也就是说aster你最近都是浅眠,没有好好睡觉休息吧。”

    “这个嘛”

    面对迅速开始装傻的藤丸立夏,avanr职介的(爱ai)德蒙唐泰斯表示自己根本不会像其它从者那样被简单蒙混过去。

    “虽然我只能潜入噩梦,但若只是简单监测aster是否有在真正睡眠的话,我想我应该是能暂时代替那半只梦魇的。”

    “半只梦魇是说梅林吧呜哇,那家伙不管是在女(性xing)从者还是男(性xing)从者那里都是人气垫底,似乎连芙芙都讨厌他到这程度上都不知道是不是该说他厉害了”

    “呵,十有**是那家伙活该。”

    细碎的黑色火焰仗着夜色翻涌而上,顷刻间便将那层阻碍藤丸立夏起(身shen)的冰之遮罩融了个一干二净。而岩窟王本人则提前一步从悬挂在军舰边缘的救生船上跳下,向着还留在原地的少年御主伸出手。

    “下来的时候请小心,aster。”

    “哦哦,谢谢。(爱ai)德蒙好贴心”

    “因为aster是脆弱的人类之躯,另外,如果要吃东西的话,等一下我去帮你弄”

    似乎是想起了上一次藤丸立夏的壮举,白发的复仇者的脸上难得多了些类似促狭的微笑。

    “若是人类最后的御主由于吃了自己做的食物而中毒倒下,可就太丢脸了。”

    “喂”

    挥拳抗议的少年御主虽然鼓起脸颊,但下一秒,夜空中的星光便落入他的眼中,令那双蔚蓝色的眼瞳越发闪亮。

    “今天我在睡觉的时候,(爱ai)德蒙一直都在旁边守着我吧谢谢啦对了,明天还要去和青雉道谢。不过比起这个,我似乎会先被说教吧譬如明明是去找人结果最后和被找的人一起呼呼大睡什么的”

    “不过,今天真的是好好休息了一下呢”

    作者有话要说  忙里偷闲喘口气,并丢个更新

    以及,我好想偷懒啊啊啊啊

    琉璃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223 20:23:17

    君尧小可(爱ai)给我一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223 20:26:46

    寂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1 07:31:20

    读者“寂明”,灌溉营养液1020190101 07:32:03

    读者“聆弋柒”,灌溉营养液520181231 22:27:55

    读者“阿卡姆招生办”,灌溉营养液5020181223 23:03:5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