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5、第11章 岛上的相逢
    大约是被青雉带着偷懒过一次的关系, 从那之后, 藤丸立夏就和这位海军大将的关系突飞猛进。

    准确的来说,是在达成偷懒共识的方面上,关系绝佳。

    “立——夏——”

    再次从(身shen)形高大的海军三大将之一的青雉背后揪出一只假装自己是个树袋熊, 死死扒住人家后背甚至还利用披风遮挡自己(身shen)形的藤丸立夏,姐姐立香只觉得自己额头跳起的青筋就算是来个筋力a都按不下去。

    “我说你啊, 最近是不是有点松懈过头了?!”

    “是吗?但是青雉都不介意了……呐?”

    黑发的少年御主扭过头,歪歪斜斜搭在头顶的海军贝雷帽则差点掉下去。突然被问到的青雉眨眨眼,伸手扶正了立夏头顶的贝雷帽后, 点点头道:

    “啊,我不介意。”

    “但是我会介意的啊!!!”立香掀桌。

    不知道该说青雉脾气好, 还是该说这位大将实际上是个天然呆。明明他和藤丸立夏的军衔等级差别大到十年都追不上,但青雉却对这个小朋友异常宽容。哪怕知道上回放倒他的那盘炒饭就是出自立夏之手, 这位海军大将也只是愣了一下就接受了这个真相。第二天依然满不在乎的让立夏趴在他披风后面的后背, 学树袋熊的姿势以便逃开海军军曹的(日ri)常工作。

    揪住自家弟弟的后衣领迅速将人带出海军大将的办公室,藤丸立香虽然对自家弟弟学会偷懒后就迅速堕落的现状极为不满。但实际上,单从这位少女御主天天怒吼着连门都不敲就冲进海军大将的办公室, 以及立香自己对青雉也没什么军衔等级上战战兢兢的恭敬感来看, 藤丸家的姐弟俩都属于那种对长官毫无敬意的问题人物。

    “话说回来,立夏,你之前说感觉到有从者出现……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哦。而且我都已经和青雉说好了,等下会坐他的自行车,和他一起去那个岛屿偷懒……不过, 虽然表面上说是偷懒,实际上是我想趁机开溜去找从者们。所以还算是在做正事啦~”说着,黑发少年对着姐姐比了个超可(爱ai)的v字手势,继续道:“顺便一提,那座岛屿的风味小吃超棒,我会帮你和玛修带一份的喔~”

    “哦,那还真是多谢了……不对!我一开始想吐槽的是你最近偷懒的频率啦!!!”

    ***

    因为有青雉在旁边,所以就算明目张胆偷懒也不用担心事后被骂。黑发的少年御主按住自己的海军帽檐,顺便将芙芙塞进自己的衣领里。左手搭在眉间作凉棚,右手则揽住正在骑自行车的青雉的肩膀,站在自行车后座向远处张望着。

    “青雉青雉,你结冰的能力好便利,居然直接在海上给自行车做了条路出来诶。”

    “啊,是很便利哦,而且天(热re)也可以直接吃刨冰。”

    “刨冰啊,听起来真不错。”

    “芙~”

    因为是出来偷懒,不管是青雉还是立夏都没有傻到直接把海军制服给穿出来。尤其海面上毫无遮挡,被阳光直|(射she)的少年御主更是(热re)到忍不住像小狗一样伸舌头哈气。毛茸茸的芙芙也被感染了似的,只从藤丸立夏衣领里面探出小脑袋吐舌头。

    于是,被暗示了的某位海军大将沉默片刻后,停下了自己心(爱ai)的自行车。

    “呀嘞呀嘞,所以说小鬼就是小鬼。”

    露出一脸麻烦表(情qing)的青雉松开握住车把的手,下一秒,白雾般的寒气从他双手冒出。仅仅眨眼的功夫,以冰块制作而成的小碗便从(身shen)形高大的男人手中出现,而在冰碗之中,极细的雪花则晃晃悠悠堆成小山。

    “哇!是刨冰诶!青雉你超赞的!”

    “芙~!”

    看着开开心心接过刨冰,而且还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橘子好让刨冰吃起来更有滋味的藤丸立夏,海军三大将之一的青雉则默默将自行车扶好,一边任劳任怨踩着踏板继续让自行车前进,一边还用自己的果实能力在后座延伸出栏杆,以防那个现在满眼只有刨冰的少年军曹从车上掉进海里。

    青雉:“……”

    今天的我也完成了哄小孩的(日ri)常呢。

    至于一直灵体化跟在藤丸立夏(身shen)边的某位a|vanr?

    ——master,要草莓吗?

    ——要!还有樱桃也给我一点。就跟刚才的橘子一样,你先放到我口袋里,我再拿出来,假装是我自己带的。

    ——了解。

    #只有从者和御主能听见的契约沟通真是个好东西#

    虽然青雉骑的只是自行车,但速度却出乎意料的快。不过这也难怪,如果速度和普通人骑自行车的速度一样,那青雉早就在翘班的路上被不知道抓回去多少次了。

    “已经到了哦,藤丸。”

    “咦?这么快?”

    手里的刨冰还剩一小半没有来得及吃完,海军年轻的“双子星”之一眨了眨自己清澈到不输给大海的蔚蓝色眼睛,随后在青雉刚刚停下自行车的瞬间,便欢呼雀跃地从后座上跳下来。

    “太好啦~终于摆脱那种严肃死板的气氛了!呐呐青雉……话说,我直接喊你青雉,会被别人发现(身shen)份的吧?直接喊你库赞行么?”

    “嗯?啊,可以哦。”

    “ok,那库赞。我们出发吧——我已经打听好这座岛屿的特产、风味小吃以及观光景点了哦~”

    什么都没打听就只是单纯想翘班的青雉:“……下次我再翘班的时候,你还跟着我吧。”

    藤丸立夏:“?”

    “虽然你很弱,也很麻烦……但是带着你翘班的话,总觉得会比以前更能享受旅行的乐趣。”

    “是吗?那只要以后青、库赞你能保证,我被上头问责的时候你能帮我顶锅,我就专门跟着你翘班。”

    “嗯,没问题。”

    “做不到的话,我就去厨房给你(热re)饭。”

    “我会做到的!!!”

    灵体化围观了全程的a|vanr岩窟王:“……”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的master似乎非常喜欢欺负上司。

    此时此刻,远在迦勒底的罗曼医生,重重的打了个喷嚏。

    “阿嚏!”

    ***

    大约是因为换了便装的关系,出来偷懒的青雉和藤丸立夏看起来完全不像是长官和部下,在这座岛屿小镇的居民眼中,被立夏拉着逛了一个又一个特色店铺的青雉,则更像是一对出来游玩的父子。

    括弧,还是那种懒散老父亲被活泼儿子强行拉出门散心的那种。

    “呐库赞,接下来我们再去……”

    “不,我就算了。”(身shen)形高大的男人摆摆手,眼神死一般地瘫坐在路边餐厅的椅子上。“你自己去逛吧,我要找个旅馆睡觉。”

    想了想平时青雉那副常年睡不醒的状态,藤丸立夏咽下口中的冰镇柳橙汁,随后对青雉露出了个乖巧到极点的笑容,说:“没问题,我把要给姐姐带的礼物买好,就回去旅馆找你。”

    “嗯。”

    目送青雉打着哈欠逐渐远去的(身shen)影,坐在原地笑得乖巧的藤丸立夏轻轻歪头,下个瞬间,穿着人字凉拖与沙滩裤的复仇者终于找到机会显出(身shen)形。白发的a|vanr伸手拂过少年御主的头顶,暗金色的眸不知何时起多了点说不出的疲惫感。

    “master,未成年不许进酒馆。这种时候,果然还是我单独过去比较好。”

    “嗯?你在说什么啊,(爱ai)德蒙。”少年御主眨眨眼,对自家的a|vanr露出一个超级清爽的笑容:“我们不是去酒馆玩的,是去找从者们的哦~”

    “……这有什么区别吗?”

    “嗯,没有。”沉思片刻的藤丸立夏想了想,说:“所以要怪的话,就怪他们偏偏要把酒馆当成临时据点吧~”

    开开心心的甩了个锅丢到还未见面的从者(身shen)上,透过契约察觉到自家至少有3位以上的从者正在不远处的酒吧里呆着,作为御主的藤丸立夏只觉得天助我也。

    “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进酒吧呢。呐,一进去就和酒保说我要点82年的红酒如何?”

    蹲坐在白色圆形小餐桌上的芙芙伸出舌头,((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嘴巴周围一圈的(奶nai)油后,便轻盈跳回了立夏的怀里。

    “芙~”

    “诶,不好吗?那鸡尾酒?”

    “芙。”

    “也对,就让酒保推荐吧~”

    听见了立夏与芙芙的对话,(爱ai)德蒙·唐泰斯的内心油然生出对自家御主即将学坏的担忧感。但10分钟后,这份忧虑就被彻底打破。

    无他,坐在吧台边缘的藤丸立夏盯着那被装在圆锥形鸡尾酒玻璃杯里、正在冒气泡的可乐,垂下头并开始深深叹气。

    “呜,为什么一上来看见的酒保就是你啊,罗宾。”

    “是啊,我也觉得master一上来就看见的酒保是我,真是太好了~”

    笑容满面的archer将那杯可乐朝着立夏的座位推了推,印着椰子树图案的白底短袖开衫与同款沙滩短裤令他看起来在这间破旧的小酒吧里显得格外清爽。

    事实上,自打藤丸立夏踏进这间破旧小酒吧之后,来自archer罗宾汉脸上的笑容就一直非常清爽,恍若炎炎夏(日ri)透过椰子树叶片投下的阳光。

    “未成年可不能喝酒哦,master。”

    “一点点也没关系的吧。”嘟嘴。

    “不行~”

    气鼓鼓的将那杯可乐豪迈地一口干了,藤丸立夏打了个嗝,迅速换来旁边正在喝朗姆酒的(爱ai)德蒙的轻笑。不过很快的,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这个行为有点挑衅,披着长袖外(套tao)的复仇者对少年御主举了举杯,然后将一颗泡了朗姆酒的樱桃递了过去。

    “就当是吃酒精巧克力吧,master。”

    “哼,这还差不多。”

    将那颗带了点朗姆酒口味的樱桃丢进嘴里,藤丸立夏转头就开始对archer罗宾汉兴师问罪。

    “呐,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来找我啊?亏我还以为你们会自己主动回来我(身shen)边,结果在军舰上等了三天都不见你们有动静,非要我来请你们才行吗?我又不是黑心老板,还是说大家已经开始讨厌我了?”

    “不!那种事(情qing)是绝对不会的。事实上,我们到现在都没有动(身shen),是因为——我们一不小心,救了个有点麻烦的人物。”

    “?”

    顶着自家少年御主疑惑的目光,archer罗宾汉瞪了一眼那几个躲在门后偷听御主反应的圆桌骑士们,随后伸手挠了挠自己橘黄色的短发,硬着头皮说:

    “那个,master您知道‘火拳’艾斯吗?”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可以开始正式恢复更新啦!!!

    ps:虽然青雉的戏份突然诡异的变多起来,但是这真的不受我控制!绝对是青雉的问题【甩锅

    青雉:“???”

    ***

    琉璃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6 02:22:

    君尧小可(爱ai)给我一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6 08:31:09

    伊比利亚猞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6 11:53:56

    名字與(性xing)格不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6 12:24:09

    闪闪天下第一无敌可(爱a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14 01:38:33

    ***

    读者“丹”,灌溉营养液+102019-01-19 14:28:33

    读者“小观”,灌溉营养液+182019-01-18 17:22:24

    读者“迪卢木多.奥迪那[saber]”,灌溉营养液+102019-01-14 09:06:09

    读者“丹”,灌溉营养液+102019-01-07 23:18:27

    读者“耀君小心腰”,灌溉营养液+202019-01-07 02:13:4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