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6、第12章 不一样的海军
    仿佛是极为温柔的流水将(身shen)体包覆起来一样, 梦中的艾斯觉得自己犹如一片轻风吹落的树叶, 落在小溪之中顺流而下。狂沙文学网

    但他终究并非真正的落叶,因此在察觉到异样后,艾斯迅速睁开了眼睛。

    “……这是……?”

    “唷, 你醒啦。”

    躺在(床chuang)上的青年眨了眨眼,映入他眼中的却是黑发少年笑眯眯挥手的模样。而当他微微偏过头, 看见的就是救了他的几个大男人正以极为标准的土下座姿势在墙边老老实实呆着的状态。

    艾斯:“……”

    ——我觉得我今天起(床chuang)睁眼的姿势有点不对。

    将几个圆桌骑士统统赶去墙角的迦勒底御主,丝毫看不出数分钟前小恶魔般令人头皮炸开的笑容。面朝艾斯的黑发少年看起来异常乖巧,有如蔚蓝大海般的眸色令他看上去就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少爷。

    “那个……艾斯先生?”

    “是, 怎么了?”

    “波特卡斯·d·艾斯,记得还是悬赏金额(挺ting)高的那个?”

    “……是、是我。”

    “很遗憾, 你被捕了。”

    “哈啊?”

    就在艾斯的面前,那个显然才给他治好伤的黑发少年抬头对他露出了个极乖的笑容, 说:“因为我是海军嘛~”

    艾斯:“……哦, 这样啊………………诶?!”

    齐刷刷土下座姿势跪坐在墙壁一边的圆桌骑士团们:“诶?!!!!”

    藤丸立夏揉揉耳朵:“等等,为什么你们比他还震惊啊?”

    高文一摊手,披在肩上的大号浴巾跟着飘动。“因为以master您的(身shen)体素质, 无论怎么想, 加入这个世界的海军都是不可能的事嘛。”

    与此同时,不知为何晒黑了皮肤的兰斯洛特也点点头,一脸赞同的表(情qing)。“更何况master还是那种稍微锻炼一下就会各种找借口偷懒的人,嗯嗯,绝对不可能。”

    穿着花衬衫而且还在脖子上挂着泳镜的崔斯特轻轻偏过头:“虽然很悲伤,但我也这么觉得。”

    几个还跪坐在墙边的圆桌骑士们你一言我一语, 就差没把少年御主在迦勒底训练场时绞尽脑汁施展的各种偷懒方法全都描述一遍。虽说从者们也都知晓藤丸立夏的(身shen)体素质与藤丸立香是一个天一个地,基础训练也都会适当放水,但这里到底还有个“外人”的艾斯在。

    因此,被圆桌骑士们不断揭穿老底、还得忍受病(床chuang)上艾斯压抑着的轻笑的少年御主,脸上露出的表(情qing)则越发开始危险起来。

    “……看来你们都知道的很清楚嘛,既然如此,想必我也该让阿尔托莉雅们对你们多一点了解。譬如之前晚上在酒吧的时候,你们悄悄讨论拔|出石中剑的王与得到圣枪的王的‘成长(性xing)’?”

    此话一出,诸位圆桌骑士们迅速安静闭嘴。

    无他,自始至终一直依靠鼻梁上的墨镜来遮掩自己笑意的贝德维尔,已经不知何时起从跪坐的姿势站了起来。

    “这种(情qing)况,大概就是武则天陛下曾经说过的‘家门不幸’了吧。”

    纤细秀丽的银发骑士对着诸位同僚露出一个温柔明朗的笑容,与此同时,寄宿在他手臂之中的圣剑也开始隐隐发动光辉。

    “咕嘟”一声,以兰斯洛特为首的诸位骑士们咽了口口水。

    但那点程度的畏惧的表(情qing),对于已经在额头迸出青筋的贝德维尔来说毫无用处。

    作为圆桌骑士最初的成员之一,兼任宫廷的执事,负责照顾王也是最后为王送终的人,银发绿眸的纤细骑士高高举起右臂,然后挥下。

    “紧握其剑,银之臂(switchagateram)!”

    还坐在(床chuang)上的火拳艾斯,目瞪口呆看着这几天悉心照顾他的温柔青年放了个大招砸下去。尽管顾虑到对御主的魔力消耗、以及对同僚的几分(情qing)谊而手下留(情qing)。但贝德维尔的强大程度还是有些超出艾斯的想象。

    或者说,将眼前这个摧毁了小半个酒吧以及大半个山头的青年,将前几(日ri)还对着温(热re)白粥蹙眉的居家青年联系在一起,实在是有点打破想象力和逻辑。

    不过对于藤丸立夏来说,这才是他最熟悉的属于圆桌骑士们的相处方式。

    “果然这里只有小贝值得依靠呢……各种各样的意义上。”

    “不,您过誉了。罗宾汉先生这段期间也帮了不少忙。”

    “……总觉得大致能够猜得出来。”

    先是遭到同伴的攻击,随后又被御主吐槽。但圆桌骑士们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或者说,之前他们在艾斯面前虽然也会表现的关系融洽,但只有在藤丸立夏真正与他们汇合后,圆桌骑士们之间的表现才会更加亲近一些。

    或者说,更作死一点。

    “master。”穿着沙滩裤与凉拖,而且凉拖里居然还穿了白色短袜的岩窟王皱了皱眉:“闹出的动静稍微有点大了,或许会引来青雉的注意。”

    “啊,因为和大家汇合太开心,结果一不小心都忘了还有他在呢。说起来,还有艾斯先生呢……”

    现役的海军军曹兼迦勒底御主的藤丸立夏,扭头看了看方才被贝德维尔闹出的动静。被轰飞的山头和树木,足以证明这里绝对会引来他人的注意。他出现在这里,好歹还能说勉强靠现任海军军曹的(身shen)份糊弄过去,圆桌骑士们和罗宾汉也可以灵体化“消失”,但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才被藤丸立夏用魔术帮助恢复伤口的病患,火拳艾斯若是在这里直接撞上海军三大将之一的青雉,是板上钉钉的要入狱的事。

    “唔,看在我也好歹救了你一命的份上,干脆艾斯先生就辛苦一点,进入我的功劳簿如何?记得你的悬赏金额还(挺ting)高,绝对能满足我和鹤中将的打赌条件。当然,不会让你白吃亏——等我穿上正义披风,立刻给你减刑缓刑。”

    “……你觉得这种话对一个悬赏金额在亿级别的海贼有用吗?”

    尽管艾斯的眼神有点像是在看智障,但藤丸立夏却两手一摊,好像刚刚就只是随口开个玩笑。

    “总要说一说的嘛~而且艾斯先生看起来也不像是穷凶极恶的类型,说不定你今天正好觉得当海贼心累,就想来监狱养老了呢。”

    “你想多了。”

    干脆利落拒绝了藤丸立夏不像话的劝(诱you),绑着绷带且还赤|(裸luo)着上半(身shen)的火拳艾斯伸手摘下挂在(床chuang)头的橘色牛仔帽,重新戴回自己的头顶。上方一哭一笑的两只徽章左右对称,配着青年后背的白胡子海贼团的纹(身shen),以及自他掌中冒出的火焰,显得越发鲜明灼目。

    “在帮助白胡子老爹重振海贼世界前,我是绝对不会去监狱养老的。”

    说着,艾斯挥了挥手臂。赤忱的红色火焰将这里迅速铺满。不仅将他之前栖(身shen)的、被圆桌骑士团们歪歪扭扭搭起来的小破酒馆烧了个一干二净,就连贝德维尔教训同僚而砍翻了的小半个山头,都被艾斯放出的火焰席卷了一遍。

    “这几天多谢各位的帮助,但很遗憾,这个世界上和海贼有所牵扯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还请容许我失礼的抹除这些痕迹。”

    ——不,那已经不在抹除的范围里了。

    藤丸立夏随手滑动几下卢恩文字,为自己和芙芙布置好简单的隔绝温度的结界。目光则不由自主停在了艾斯又灼烧了一遍的、被贝德维尔破坏的地方。

    ——烧掉了酒馆,就没人能够证明罗宾汉和圆桌骑士们是主动帮助艾斯,还是被这个海贼胁迫着施与救治。而最后,这个人根本就是连带着把贝德维尔破坏的责任也给一并背到自己头上……

    眼看着青年海贼的双腿化作火焰,就要离开这里。迦勒底的少年御主踏前一步,问出了那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被通缉?!你的所作所为——明明不是坏人啊!”

    为了升官并拥有属于自己的正义披风,藤丸立夏自然是对处于自己狩猎范围内的高额海贼们进行了详细细致的(情qing)报搜集。但纵观被海军挂在通缉榜上的海贼们,除了草帽海贼团这种与其说是海贼其实更像是(爱ai)管闲事的冒险家,就只有火拳艾斯的通缉理由完全空白一片,

    或许是因为藤丸立夏穿着便服的关系,哪怕他自报家门是海军军曹,艾斯还是有点无法将这个看起来和他弟弟差不多大的少年视作需要被打倒的敌人。

    “这个嘛……”他笑了笑,伸出食指弹了弹自己橘色牛仔帽的帽檐。“大概是因为……我是海贼王罗杰的儿子吧。”

    那个瞬间,藤丸立夏却莫名觉得艾斯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寂寞。就像他戴的那顶牛仔帽,上面的徽章不是在哭,就是在笑。

    “就这样?就这样的理由?”

    睁着一双犹如大海般自由广阔蓝眼睛的少年,轻轻仰起头。

    “那是不对的。”

    “?”

    “海军是奉行律法的执行者,不是制裁者。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制裁人,只有‘法律’才有裁定罪人并给予制裁的能力。”

    像是背书,又像是在阐述单纯的事实。迦勒底的少年御主瞪大眼睛,蔚蓝色的瞳孔犹如海面一般,清晰倒映出了波特卡斯·d·艾斯惊愕的表(情qing)。

    “海贼王哥尔·d·罗杰已经被处刑,那么,艾斯先生……这个世界上有哪一条法律规定了,死去的罪人的亲人家属以及后代,都必须要一起处死……吗?”

    心脏有如擂鼓般喧嚣。

    但是,除此之外的世界却仿佛按下了静音键般的死寂。

    艾斯直愣愣的盯着藤丸立夏,却只换来少年御主一个歪头的乖巧微笑。

    “我和艾斯先生认知中的‘海军’稍微有点不一样,所以,能请你先别急着走吗?事实上,我还有点关于海贼的事(情qing),想要向你打听一下……特别是和‘黑胡子’‘(爱ai)德华’‘弗朗西斯’‘黄金鹿号’之类的,你有听过吗?”

    作者有话要说:  肝到9池,只掉了1个礼装

    满脸都是mmp的笑容

    ***

    君尧小可(爱ai)给我一个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1-21 21:01:00

    琉璃墨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1-21 22:11:13

    名字與(性xing)格不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1-22 11:43:56

    ***

    读者“(身shen)高差”,灌溉营养液 +10 2019-01-21 21:29:2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