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9.第15章 分裂的岛屿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0丨6. 以免丢失

    盗文猖獗,我没办法, 请订阅量不足80的朋友72小时后再来  “与其考虑广泛适用, 不如针对性的进行选择。我觉得……”

    “好!讨论到此为止——”

    随着英灵eya的叫停,两份热乎乎的奶油蘑菇浓汤也被他分别放在藤丸立香和藤丸立夏的面前。

    “虽然理解你们两个紧张学习的心情, 但吃饭时间就给我好好吃饭!反正比起那些理论, 战斗时更多还是我们从者出力,就算现在再怎么临时抱佛脚, 派不上用场的蹩脚御主就还是老老实实在后方待着避免死掉。”

    虽然有想要反驳的话, 但在对上红衣archer略显不善的眼神后, 两位御主都同时默契的收声, 并端起饭碗快速作出一副要乖乖吃饭的模样。

    ——虽然不明白什么原因,但总觉得不能在饭桌上出现任何忤逆eya的言行。

    “嘛~嘛~,两位也请别太紧张啦。”

    刚刚因为两位御主一直在争论而无法插嘴进去的贞德, 现在正微笑着竖起双手,替eya的毒舌进行二次解释。

    “我想archer君的意思一定是, 御主们不需要太过急躁的逼迫自己……搞不明白的地方, 就算多依靠我们从者也可以。哪怕会犯错也没关系, 毕竟用东方古国的一句俗语来表示, 大约就是‘一口吃不成胖子’。尽管阻止世界范围内的人理烧却十分重要,但若是因此将自己的身体搞坏就得不偿失了。”

    同样的, caster的库丘林也插嘴进来。

    “就是说啊,小鬼们。虽然我们从者是很强没错啦, 但若是没有御主召唤并维持魔力联系的话, 我们照样无法长时间在现界停留。也就是说, 从者是依靠御主才能存在的。如果两位御主把自己搞到累瘫崩溃,从者也会受到影响喔。”

    “没错没错~所以你们两个可以都不用那么急躁,慢慢来就好。”说着,罗曼医生一左一右揽住两位并排坐在餐桌前吃饭的御主们,目前暂时担任代理所长的这个男人,脸上同样挂着足以令人放下心防的微笑,说:“现在的话,立香酱和藤丸君还是先好好吃饭吧。毕竟你们这个年纪可正是长个子的关键时刻啊,而且eya君做的料理也非常美味,不好好品尝的话可是对做出如此美味料理的eya君十分不尊重哟~”

    彼此对视一眼后,方才还在争论御主装备的魔术礼装的姐弟两人,分别捧起eya方才端来放在他们面前的那碗已经放置一会儿后温度正好的奶油蘑菇浓汤,然后各自喝下一口。

    “唔!这个味道——”

    “超好喝的!!!”

    而望着双眼放光、甚至开始举起筷子继续品味这顿早餐的两位未成年人类御主。无论是在场的英灵们还是同样正在享用早餐的迦勒底技师们,全都心有灵犀的露出了类似家里亲戚看见晚辈的那种笑容。

    ——啊,毕竟还是孩子呢。

    ***

    “啊,saber·lily,稍微等我一下!有点问题想问你,可以吗?”

    “当然可以,请问您要问什么……?”

    穿着纯白裙装与银白色甲胄的女性骑士,其身姿如同令人怜爱的百合。而当她歪着头望向有话要问她的那位女性御主时,从翠绿色瞳孔里折射出的疑惑,则如图叶片凝聚的露珠般纯洁。

    “呀~那个嘛。因为昨天晚上拉着弟弟一直在研究御主需要学习的知识,很晚才睡。刚刚达芬奇亲就察觉到我和立夏两个人的脸色不太好,所以今天大约是不会允许我们去刷种火还有材料了……”

    说着,橘发的少女笑嘻嘻上前半步,凑近了同样是少女姿态而天然觉得亲近几分的saber·lily。

    “不过呢,达芬奇亲给我们推荐了迦勒底超巨大的浴池泡澡!而且这两天也都没来得及和大家好好打招呼……所以,那个呢……saber·lily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浴池?”

    “……诶?”

    似乎是因为少女英灵愣了一下的关系,藤丸立香立刻慌里慌张地开始解释道:

    “啊啊!抱歉!是我太冲动了!而且说到底,和不太熟的人一起去泡澡聊天果然会勉强吧!所以……”

    可就在橘发少女想要打消这个念头前,saber·lily一下子就拉住了她的手。

    “没那种事!我非常乐意!”

    如同在印证她的说法那样,saber·lily翠绿色的瞳孔里,正闪烁着极为欢快活泼的光芒。

    “而且看着迦勒底外部的暴风雪,就算是我也忍不住期待着浴池呢!”

    “真、真的吗?”

    “当然了!对了,除了我,ster最好也把别的英灵一起邀请上吧~”

    大约是刚刚踏上王者之路、自身还不是个成熟骑士的关系,saber·lily还未如同后世记载的那样是位完美的王。属于少女特有的希望与浪漫,令她那双翠绿色的眼睛在走廊的灯光下也依然温润且美丽。

    “不止是我,其她的英灵们也都非常喜欢……啊不,我是说,非常希望能够和ster变得亲近起来哟!”

    “诶诶?真的?我都不知道……”

    “嗯,绝对是真的!虽然有的英灵会因为性格关系,不会表现得那么坦率。但是,战斗的话,我们全部都会成为ster您最可靠也最值得信赖的剑!”

    只是,从saber·lily口中吐露的那份类似宣誓忠诚的话语,却得到了另一种绝对不会从“魔术师”和“御主”那里得到的回答。

    那是只会从藤丸立香这个少女这里,得到的话语——

    “但是啊,除了战斗之外,我也是非常想和大家好好相处的——因为我只是平凡的人类,可是现在站在我的面前的,全部都是从神话和史料中才会存在的伟大英灵……光是想到这个现实,我就已经有了身处‘奇迹’之中的感觉。”

    “所以,像这样能够和大家相遇,我就已经非常非常非常的开心了!”

    啊……该怎样形容那位人类少女的笑容呢?

    saber·lily略微瞪大眼睛,某种令胸腔暖呼呼的几乎要满溢而出的情感充斥着她的全身,而站在她面前对她露出微笑的藤丸立香,却丝毫不明白自己说出了怎样令人心动的话语。比起学习如何当一个合格的“御主”,学会正确驾驭英灵进行战斗……她更多的却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角度来仰望站在她面前的这些活生生的“传奇”。

    自始至终她都未曾考虑过御主的和从者的之间应该确立的上下级关系,更没有想过今后要怎样展现自己作为御主这一职能的威严。哪怕大量阅读了资料进行学习,藤丸立香依然将英灵视作能够互相交谈聊天、甚至是作为朋友的“人”。

    “……嗯,我也是。”

    saber·lily弯起眼角,金色的发丝犹如大不列颠初升的朝阳。

    “能够像这样与ster……不,与立香小姐相遇,我也从心底里感到无比开心!即便日后有朝一日我会回归英灵座,但是现在和您相遇的这份光景,一定会被我牢牢记住,视作珍宝的!”

    ***

    “啊啊,这是怎样的感觉呢……”

    “这大概……就是了吧……”

    透过监控无意间看见这一幕的达芬奇与dr.罗曼,此刻全都陷入了某种被圣光普照后的治愈状态。

    “而且立夏那孩子也是……我们迦勒底的人类御主怎么都是天使啊……”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的很good job啊~”

    达芬奇微微偏过头,这位热爱追求“美”这一概念的英灵,显然打从心底觉得藤丸立香与藤丸立夏这两个未成年的人类御主,都是非常美丽的存在。

    “今后……一定会变得更好吧~”

    与此同时,曾经与亚历山大一同给他的爱马布塞弗勒斯喂食过的少年御主,同样发现了这个不大也不小的问题。尽管平时总会忍不住在一些细节上选择困哪,但此刻与从者一同战斗的立夏却异常果断——身上穿着的[金色庆典]魔术礼装立刻发动了[对胜利的确信]这个技能,随后在少年御主的周身立刻闪烁出了十几颗璀璨的暴击星,并被全部加持到年幼的rider左右。

    “谢谢啦,ster!”

    暴击星在附着进入从者的身躯后,正在与rider战斗的神威,很快就发现年幼征服王的剑击威力相较之前有所提升。

    ——20,不,是30?每一击提升的力量,似乎刚好和那些星星的数量对得上……?

    只要牵扯到战斗,神威那颗只有搞事和米饭的脑袋就会立刻转动起来。年轻的夜兔伸出五指抓住了亚历山大的手腕,尽管一条腿已经在先前被库丘林alter捏断,但神威仅靠另一条完好的腿依然能在这条狭窄的走廊翻转腾挪。

    他五指张开成爪,对准亚历山大的喉咙抓去。

    换做别人肯定已经被这一下生生撕开喉咙,但外表年幼的rider却绝非省油的灯。

    未被神威抓住的那条手臂抬起,缠绕在小臂上的黄金护饰准确挡住了夜兔的攻击。亚历山大微微抬头对他一笑,天生自带的[红颜美少年]特性更拥有无论男女都可魅惑的强大。尽管神威并非是会被美色蛊惑的人,但在这隐含精神攻击的笑容下依旧略微晃了晃神。

    那是与本人的意志完全无关的、属于rider亚历山大的魔力特性。

    “呐,你在看什么呢?”

    红发红眸的美少年笑靥灿烂眼含星辰,被亚里士多德等贤者们首肯的马其顿年轻王子显然对这位夜兔的青年相当不喜欢。尽管未来的他会成为心胸宽广到对敌人也会发出加入麾下邀请的征服王,但现在以少年之姿被召唤的亚历山大,虽然也有对未来的自己的记忆,可精神上依然是与外表别无二致的少年。

    他喜欢现在这个召唤了他的御主,喜欢这个性格柔软又可爱的少年;喜欢他对自己微笑着摸头,喜欢他总会接纳自己的撒娇……

    而眼前这个笑容虚假的战斗狂,却在方才企图对他的御主下手。

    ——只有这点,不可原谅。

    “我说啊,战斗的时候要看着对手……这是基本的礼仪吧?”

    锋利的剑刃割伤了神威的额头,若不是神威闪的快,只怕亚历山大的那道剑花就能割下他的头颅。而看着亚历山大笑容灿烂却丝毫没有真心笑意的模样,神威却挑了挑眉,目光越过少年英灵看向更远处的立夏,眼中的挑衅越发浓烈。

    “诶?生气了?因为我对你的饲主出手?”

    “现在是为你无礼的话语而生气哦。”

    少年英灵歪歪脑袋,飞身一脚踹向夜兔的脑袋。只有c的筋力在一众英灵中或许不够看,但与夜兔相比绝不会弱。

    更何况,他心里到现在一直憋着火。

    [领袖气质]发动,[霸王的征兆]发动。

    握紧宝剑的亚历山大攻势越发凌厉,甚至能够依靠e等级的神性对伤害的提升,瞬间对神威进行了战斗压制。走廊两侧的拉门早已被他们二人拳脚相加的气浪掀飞,就连狭隘的场地也被逐渐拓宽。

    [ster,我现在要发动宝具了……您的魔力和身体能承受吗?]

    [嗯,没问题。]

    尽管立夏答应的快,但在亚历山大开始从他手背上的令咒汲取魔力时,少年御主还是一时产生了类似贫血的头晕眼花的轻微症状。而为了不让正在战斗中的rider发现,立夏悄悄将自己的身体贴住墙壁好借力继续站住身体。甚至为了降低灵体化在他身边的saber·lily的怀疑,立夏还用令咒联系上带着晴太离开的caster安徒生。

    [安徒生,你那边的情况如何?]

    [……不是太好。]安徒生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晴太虽然顺利和日轮小姐见面了,但是这边的主人——夜王凤仙出现了。现在坂田银时正在拖延时间,但是两边的战力差距太大……所以,我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和ster申请战斗许可。]

    ——……这也未免太不妙了吧!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嘛!

    [安徒生,你现在可以稍微把视觉借给我吗?]

    [当然可以。]

    在迦勒底时,立夏和立香都有努力学过简单的魔术。其中,和从者共感分享视觉的这个魔术,就是当时所有英灵全都要他们学会的——毕竟这是最简单同时也是最好用的、既能让御主掌握战场情况又能有效拉开距离让御主处在安全中心的小技巧。

    体内的魔术回路开始运转,一阵头晕眼花之后,藤丸立夏的双眼蒙上一层淡淡的光辉。与此同时,caster安徒生的眼睛也出现了微妙的色泽变化。

    那是御主与从者联通了视觉的最好证明。

    透过安徒生的眼睛,藤丸立夏看见了夜王凤仙怪物般的战斗力,也看见了坂田银时伤痕累累的模样。

    [……安徒生,你去战斗吧。]

    [诶?可以吗?ster的魔力可以跟上吗?那边的rider不也在战斗吗?同时应付两位从者的战斗的话……]

    [没问题。对了,我记得安徒生的宝具拥有给同伴治疗的效果吧……之后会用令咒让你解放宝具,到时候还麻烦你给坂田先生一点帮助了。]

    没有丝毫的选择困难,尽管立夏已经需要倚靠墙壁来维持站立,但黑发少年还是咬着牙,握紧拳头发动了一枚令咒。

    “令咒……下令……caster的宝具,解放……”

    大约是注意到立夏的状况有些不对,berserker的库丘林不顾saber·lily的阻拦便皱着眉强行现身。

    “喂,ster?”

    “……”

    发现立夏没有作出回应,berserker伸手碰了碰他的肩膀。但仅仅只是这么一点力道,却让那个脸颊有些泛红的少年沿着墙壁缓缓倒下。

    “……立夏!”

    意识到了身后的不妙,rider将已经发动了的宝具生生收起,就连稍稍显露了些身姿的爱马布塞弗勒斯也被亚历山大安抚着鼻子送了回去。打上兴头的神威却还有些不管不顾想要继续缠斗,却被个体能力更加强横的berserker一尾巴直接抽飞。

    “没空理你,小鬼。”

    库丘林alter的目光阴冷又凶狠,或许是因为作为“锁链”的御主立夏昏迷的缘故,berserker的狂气越发明显,如同掀翻撕碎一切敌人的战士之王。

    可他扶住立夏的肩膀,将那个强撑着身体却还在向外输送魔力的御主揽入怀中时,气息阴暗的berserker的动作与眼神却都显得那样温柔。如同捧住易碎的珍宝,又仿佛握住一摊随时会从掌中流失的细沙,有着脆弱的未经锻炼身体的少年御主还没完全昏迷,半睁着眼睛迷蒙不知,甚至还在晃着手背想继续给远方的caster安徒生输送魔力。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