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5.第21章 待定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盗文猖獗, 我没办法, 请订阅量不足80的朋友72小时后再来

    作为御主,要学会判断战况, 要及时在状况不妙的时候使用令咒挽回局势,要能够负担从者所需的魔力, 同时还要能够忍受体内魔术回路被自己不断压榨的痛楚。

    然后,意识深处的藤丸立夏意识到了——

    那个时候, 在他因为需要核对确认资料而没有动身时,被迫前往特异点f的姐姐, 究竟是用怎样的心情接受了玛修成为亚从者, 接受自己手背上的令咒, 接受自己需要面对绝非人类贫瘠想象力可以描述的恐怖战斗, 以及……奥尔加玛丽所长的死亡。

    她的心情……立香的心情是如何的呢?

    会害怕吗?会悲伤吗?会和小时候不小心喂死了金鱼一样,抽抽噎噎着将那条金红色的尸体埋进楼下花园的泥土里, 憋着悲伤努力用手背擦去眼泪?还是说, 会如同任何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背地里躲进被窝大哭一场,第二天却强撑着自己作出一副没事人的模样面对现实?

    说到底,成为之后的姐姐, 真的就如同她表面上的那样吗?

    难以言明的焦躁正一点一滴开始沸腾, 就连之前因为魔力输出过多造成的体内魔术回路的疼痛都不再那么清晰。

    啊……说起来,坂田先生还有晴太他们现在如何了?

    需要考虑和担心的事情一件一件涌上心头, 仿佛夏日孩子们手中举起吹出的肥皂泡, 呼噜噜一下就飞出大片, 混合着对姐姐立香的担心,倒是很快让立夏从睡眠的状况中脱离。

    后脑勺有些钝钝的发麻,而穿着纯白裙装的少女英灵正握紧手中的圣剑在附近戒备。显然比起给立夏来一个绝对能够治愈人心的膝枕,saber·lily还是更习惯作为骑士行动。

    “……lily?berserker和rider呢?还有神威呢?”

    “一醒来就问这个?”

    似乎是对少年御主有些忧心,但在立夏用“拜托请告诉我啦”的眼神注视着她时,saber·lily还是如实相告。

    “berserker和rider为了减轻魔力消耗所以都灵体化了,现在就在您的身边。caster刚刚也在释放完令咒赋予的宝具后灵体化,不过以防万一还在坂田先生那边观察情况,如果需要的话可以立刻喊他回来。”

    “那神威呢?”

    “那个人的话,之前被berserker用尾巴抽飞了。”

    听见这回答的立夏低头耷脑,但很快他又打起精神。

    “还没来得及问他关于姐姐的事……对了,saber·lily或许有看到他被打飞的方向?”

    “咦?看是看到了,但是从对方一直没回来,我想说不定是走掉了……也说不定?”

    似乎是想到最初来到这个特异点的时候自己也是睡了好久,黑发的少年御主立刻拉住saber·lily的手。

    “比起那些,呐,saber·lily快告诉我,我到底睡了多久?”

    “诶?时间吗?”金发的少女英灵想了想,说:“因为这附近没有钟表的关系,确切时间不明,但有……应该还不到10分钟吧……”

    听见这回答后,少年御主撑起手臂从地上爬起来。或许是因为之前在居酒屋习惯了榻榻米的关系,即便是在地面上躺着,身体也在片刻的僵硬后就立刻好了起来。

    ——不过好奇怪?总觉得体内的魔力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损耗……?

    “啊啊,ster!您还是再多休息一下比较好,不必那么着急起来!”

    “那可不行……坂田先生还在战斗,而且敌人太强了,如果我也能帮上点忙的话……”

    来到吉原帮助晴太,是没有任何报酬也无关圣杯的事情。

    可是,帮助他人,就一定要有所回报吗?

    藤丸立夏拍拍裤子上的尘土,对金发绿眼的骑士小姐露出笑容。

    “我觉得我现在状况不是特别糟,怎么说呢,魔力比想象中的还有剩余,所以过去的话我想应该还是能帮得上忙的!”

    saber·lily:“……”

    不,您体内的魔力还有剩余,完全是托您有两个随时随地觊觎您的“好英灵”啊。

    天性善良又单纯的少女骑士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在心里透过契约与另一端在地面上的立香发了讯息。

    只可惜这一下,却是彻底让某位小姐姐炸了毛。

    “不不不不不不等一下先别挂!!!!!lily你快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弟弟立夏会在吉原花街睡了一会儿啊!!!!!!”

    然后,位于江户真选组的屯所内,爆发出了强烈的杀气。

    “总之,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立刻借个空房间给玛修,让她建立临时据点刻画魔法阵。之后自然会有我们迦勒底的代理人兼官方发言人给你详细解释。”

    橘发的少女伸手拽住近藤勋的衣领,明明是身高中等的普通少女,但她金色的眼眸中却蕴含了足以毁灭世界的气魄。

    “现在,我要去找我弟弟……圣杯什么的多耽误一会儿也不要紧,现在我弟弟的安♂全可是重中之重啊!!!”

    被揪住领子的近藤勋:“¥&a;*#”

    ——男孩子去吉原不都是占便宜的吗?为什么到你这里就仿佛你弟弟是被人占便宜的那个?说到底,你要找的究竟是弟弟还是妹妹啊?!这位小姐?!

    ***

    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空无一处的某块地方,身材矮小的蓝发男孩显露了身形。

    “ster,为什么来了?”

    他开口对着那位由金发少女扶着肩膀走来的少年如此称呼,尽管那是表明了两人间主从关系的称呼,但安徒生看着立夏的眼神却又有大人对未成年孩子的包容。

    哪怕单从外表来看,年幼的应当是安徒生才对。

    “啊,那个呀……”少年御主不好意思的笑笑,“因为担心大家,所以还是来了。”

    “魔力的恢复情况怎么样……算了,看你这幅样子就知道,一定还没完全恢复过来吧。”

    “哈哈哈哈哈哈,果然被发现了啊。”

    “那当然了。”

    兴许是因为生气的缘故,安徒生压低声音。本就成熟的声线在安徒生那一丝丝隐含的怒火中,越发增加了威势。

    “我们所有人都和您交代过,不要勉强自己,有什么做不到的请尽管依赖我们。但ster却完·全不记得这番交代,甚至还因为一个劲儿的输出魔力把自己搞的完全透支——简直就像是我们这些servant丝毫不懂体谅御主,和御主也没有任何默契,甚至还反客为主为难ster您一样呢!”

    ——完蛋,安徒生真的生气了。

    立夏心知自己眼下的处境完全是自己的错,而且安徒生教训的时候也完全拿捏住他心虚这一点,哪怕上一秒才说过“反客为主”这种词,但现在的安徒生教训起藤丸立夏,却和学校的教导处主任没有任何区别。

    “啊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所以拜托……至少别在这么多人面前对我说教嘛!”

    耳边明确传来了不少来自百华自卫队的女人们的善意笑声,但这只会让立夏越发窘迫。不成熟的未成年御主低眉顺眼表示自己完全接受教训,但安徒生却觉得就自家这位御主的性子,估计没个十年八年是改不了这个毛病。

    就在这个时候,出言拯救藤丸立夏的勇者出现了。

    “那、那个,之前就想说了……”

    满头满脸都是鲜血且还狼狈不堪的万事屋老板,伸手挠着自己那头银色天然卷,无论是脸上的表情还是身体细微的小动作,全都在表明他此刻正因为什么而感到非常的别扭。

    “立夏你认识的这位蓝色头发的小朋友,为什么声音和矮衫那混蛋一模一样啊?私生子吗?果然是私生子吧?啊呀~,没想到矮衫那家伙已经走到我们所有人前头成为人生赢家了。但这孩子和矮衫的外表完全不像,可只有声音一模一样的遗传的确是有点奇怪了啊哈哈哈哈哈。”

    “我不认识什么矮衫,也不是谁的私生子。”说到这里,安徒生趁着立夏分神的空隙,毫不客气对坂田银时丢了个眼刀。“所以这位坂田先生,请你对我放尊重些。”

    坂田银时:“……不,这种生气的感觉,反而更像了。”

    ***

    无论如何,吉原的事情算是结束了。自天花板顶上对所有人洒下的阳光公平又温暖,而当立夏看见包含神乐和新八在内,万事屋和月咏以及许多百华成员们都多少带着伤后,少年御主摸摸自己连点被蹭破的迹象都没有的手背,最后还是用一条令咒让安徒生对大家放了个宝具好施加一些治疗。

    [ster!]

    [嘛,别生气啊安徒生。]立夏努力安抚住这位几乎为自己操碎了心的caster,[况且只是用令咒,又不是我本人体内的魔术回路供魔。事后多歇两天不就可以恢复了嘛。]

    [但万一在这中途遇到危险怎么办?如果出现紧急情况,只有一条令咒可用的ster根本就不保险!]

    就在立夏正与安徒生透过契约对话的时候,代替为了节省魔力而全部灵体化的从者们,扶住立夏离开吉原的万事屋老板坂田银时,却突然被一只飞来的巨大十字圆盾击中脑门然后狠狠倒飞出去。

    《2016》网址:超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