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绝望的胡逸
    叶凌也是无语了。

    这女人要发起飙还真的可怕,对这比来说,简直比死了还难受。

    他指的自然是胡逸。

    “啊!”

    胡逸刚摔在地上,紧接而来又是狐小夭的一掌。

    “别....别,住手!”

    胡逸赶紧捂着肿红的脸大叫。

    “咚!”

    结果....

    脸是捂住了,但下一秒,胡逸只感觉一股无法承受的痛苦,从他的胯下传来,随即传遍了全身各处。

    不远处的叶凌倒吸了口凉气。

    太狠了,这妞居然连那儿都踢......

    祈祷那逼的子子孙孙能安然无恙。

    ......

    “唔....”

    胡逸紧闭着嘴,硬是闷不出一点惨叫,但那一张脸早已是变成了青紫色,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你感觉如何?是不是好极了?”

    这时狐小夭的身影出现他的面前,若有笑意的问。

    好?

    我好你妈勒个比啊....

    “还....还好吧,不不不,不好,不....不好!”

    胡逸两腿的站立成了个x型,就差滚在地上叫妈妈了。

    还好那死老头儿曾经教过自己一段时间的擎天柱,不然刚才那一脚足以让他碎了....

    但是,我的后代子孙估摸着死一半了吧....

    胡逸有种欲哭无泪的感受,本来以为自己刚下山,随随便便就能泡到无数的小姐姐。

    运气倒是不错,刚下山就遇到一个。

    不过....这特么哪是小姐姐啊,这分明是只惹不起的母老虎啊。

    “真的狠,这招谁教你的?”

    看着狐小夭发泄完怒气回来,叶凌不禁问。

    “主人,这招是师傅教我的啊....”狐小夭说着,还觉得有些自豪。

    叶凌:“......”

    好吧,你师傅还真是个奇葩。

    而另一边,稍微缓过劲的胡逸看着关系似乎很不一般的两人,眼中很是惊愕。

    之前他的目光都在狐小夭身上,还有一个叶凌自然被他所无视了,但是现在发现有些不对!

    主人?!

    他喜欢的女人,竟然叫那小子主人?

    这是什么年代?还玩起男女主仆关系了吗?

    也不知怎么的,莫名的挫败感在他心中缓缓升起,同时还伴随着一股巨大的怒火。

    胡逸的眼睛渐渐红了起来。

    那小子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小爷我形象虽然邋遢了一点,但要打扮一下绝对比那小子帅出无数倍去。

    胡逸从小跟随师傅在山中练武十几年,虽然打不过狐小夭,但面对叶凌,他自信一根手指头就能秒杀对方。

    拥有如此美貌,如此实力的美女,凭什么跟着这小子,还叫对方主人。

    这小子凭什么能得到女神的青睐,而自己什么也没有。

    凭什么?

    愈发愤怒的胡逸似乎失去了理智,他整个人向前一步,气势也变得不一样了。

    “喂,那个...小子!”胡逸指着手,不可一世的叫嚣道。

    “嗯?”被对方指着鼻子,叶凌微微皱眉:“你是在叫我?”

    “不叫你叫谁?”见此,胡逸的底焰更盛了,嚣张道:“实话跟你说了吧,小子,你配不上身边的这个美女,你要是个男人,就出来和我较量....”

    “混蛋!”狐小夭倒是忍不住了,美眸瞪大:“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主人较量?”

    胡逸吓得一个激灵,眼光有些畏惧的看着狐小夭,显然之前的教训对他来说还历历在目。

    “我赢了,你就要把她让给我,给我当老婆....”胡逸定了定神,目光直盯着叶凌:“小子,你有种就出来和我单挑,躲在女人后面算什么?”

    对方的话,叶凌也是醉了,原来是嫉妒心在作祟。

    他不屑的撇起嘴,说实话,这样的蝼蚁还真入不了他的眼:“你连我的女仆都打不过,你还有资格跟我较量?再说了,我和你熟吗?我为什么要和你较量?”

    说完,他便是准备带着狐小夭离开。

    “呵呵,没本事就不要带着女人出来乱晃,万一一个不小心被抢走,吃亏的还是你,废物!”胡逸嘲讽的笑道。

    废物?

    这两个字不骂还好,骂了就摊上大事了。

    因为叶凌已经停下了脚步,但没有转过身,只有一句:“你刚刚叫我废物?”

    “叫你又怎么了?只会躲在女人背后,这辈子都是个废物!”

    胡逸依旧肆无忌惮的骂道,全然不知,他此刻已经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了。

    “本来我是不屑于跟蝼蚁一般见识....”叶凌眼眸冷了下来,突然间身形消失了。

    在那一瞬间,胡逸只感觉一股极致的寒冷袭遍全身

    “啪!”

    他正准备反抗,结果脖子一紧,整个人直接被提了起来。

    “但不得不说,像你嘴巴这样贱的人还真不少....”

    叶凌冰冷一笑,挥起手,巴掌雨直接落在他的脸上。

    比起之前的狐小夭,这种方式来得更加简单。

    “啪!”

    “啪!”

    胡逸的脸被抽得跟个猪头一样,鼻子,嘴边,鲜血不断的冒出。

    然而他根本反抗不了,因为此刻,正有一股无比恐怖的气势碾压在他的身上,自己十多年的武功,在叶凌面前完全就是废的。

    为什么会这样?

    胡逸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隐山十几年,本以为下山之后,这座都市将开启属于他的传说,结果现在....

    这个人太恐怖了,甚至比那个女人还恐怖,自己在这两个人的面前,完全如蝼蚁般的存在。

    “很好奇,你连我的手下都打不过,谁给你的胆子挑衅我?”

    叶凌不屑的说着,望了望四周,看向了某处突然间邪异一笑。

    “不知,你有没有感受过‘鞭尸’示众的滋味?”

    冰冷的声音刚刚响起,在那一秒,胡逸顿时感到一阵天昏地旋,日月无光,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随即叶凌又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也跟着飞了出去。

    ......

    “啪嚓~”

    在某个大楼上方的墙上,忽然撞上一个人,紧随而至,还有一根飞射的树枝,“刺啦”一声穿过了那人的衣服,树枝一头半插进墙,将那人挂在那儿。

    这壮观的一幕,直接就引起了刚下班的职员,以及路过行人的注意力,所有人都好奇惊讶的望着挂在墙上的那个人,甚至纷纷拿出手机,“咔擦咔擦”的照起相来。。

    “老头儿,你他妈的坑我,我不要待在这里,我要回山里去,哇....”

    胡逸无力的被挂在墙上,哭天喊地的声音从他口里传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