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纸人村
    前些天,魔王降世,万千阴煞之气席卷人间,很多人都或多或少的冲了点煞气,脸色、精神都不太好看,都像生了一场重病一般,但好在张龙利用阴兵布阵,暂时困住了这旱魃,人们才渐渐地从阴郁之中恢复了过来,封困只是暂时的,虽说还能撑住一年多点的时间,但是毕竟只是暂时的,留给张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时间总是会一天天的过去,魔王再次出山是早晚的事。

    那段时间魔王邪煞直冲人间,有些人身体稍微顽强一些也就过去了,但是有些人天生的体弱多病,受了这么强的煞气至今也没有恢复元气。

    这不,张龙他们宿舍的蚊子就是这种多病的体质,这一冲煞还了得?已经病得神志不清了,这么多天过去了,完全没有一丁点的好转迹象,期初蚊子还只是面色苍白,虚弱无力的躺在躺在床上,这些天开始有些疯疯癫癫起来了,见到人就裂开嘴“呵呵”地笑着,嘴角还流淌着一条条恶心的哈喇子,看样子像是中邪了。

    “蚊子!”张龙伸手在他眼前晃荡,那蚊子只是傻愣愣的笑着,也不说话。

    “都好几天了,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李凡走过来对张龙说到。

    “看样子这家伙像是丢了魂儿,都说人有三魂七魄,不知道这说的是真还是假。”张龙也是拿这个一丁点办法都没有,还能够想什么法子?

    张龙正走出房间叹了口气,突然魏玲玲的灵出现在他面前,“你来干什么?”

    “老公……”魏玲玲紧跟张龙,张龙只是背对着她。

    “别这么叫我!”其实张龙不太愿意承认那段冥婚的孽缘。

    “你同学是丢了魂,你要愿意的话我可以帮助他!”魏玲玲面对张龙的冷落有些不太高兴,但是她还是这么说了,“你可以带着他去到吴家桥水头村去看看,那村头家家户户做湿婆扎纸人,可能对你有所帮助!”

    说完魏玲玲的灵就消失不见了。

    吴家桥?那不就是之前新吴家村的所在之地吗?由于旧吴家村那**的存在,那边的一些村落还是比较相信鬼神这些东西的,没准那边真的可以帮助到蚊子。但是想起那个地方,张龙不禁想起了吴俊来,万千的感慨也早已挽回不了吴俊来了,吴俊当时可是为了保护自己才被那阴兵给砍得魂飞魄散的,哎!

    次日,张龙就带了疯疯癫癫的蚊子乘车来到了吴家桥,这边还没有到达新吴家村的位置,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哪里去找这么一个叫水头村的地方啊?

    张龙在前面打探着路,蚊子就这么傻不愣登地跟在张龙身后,还像小孩子一样掰弄着手指。路上一群土狗看着蚊子就“汪汪汪”狂吠,张龙捡了块石头把这些狗打开,但是仔细一想,这些狗并不像是流浪狗,既然有狗,那这周围一定是有人家的,他带着蚊子跟着这群土狗一路追了过去。

    吴家桥那边山很大,大到你稍微跑出去一段距离就完全看不见自己来时的地方,张龙拉着蚊子继续追着这些土狗,绕过一处山坳,那边是连片的坟堆,一座连着一座,就是那种环绕着山坡一圈的坟地,这在张龙老家是叫做转转坟,形容得很是恰当,他一直在想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两人刚一走出转转坟一座诡异的破旧小村落突然出现在张龙面前,村口的一间房屋尤其的破旧,房门大开着,映入张龙眼帘的是一堆堆怪异的纸人和花圈,那些纸人穿着红的绿的纸衣裳,脸上两团绯红的腮红看着无比的诡怪,那些纸人有的还扎着两个马尾,有的还没画上眼仁,但是都是光怪陆离地咧着嘴笑着,那种栩栩如生的笑脸仿佛能够听到咯咯的笑声来。

    村口一块破旧的牌匾斜在地上,字迹早已模糊不清,但是依稀可以看出“水头村”三个怪异的大字,不是这里还是哪里?

    两人进了村,村口的院坝里正好一位伛偻的老太婆翻动着那双枯黄的老手坐在小矮凳上扎着纸人。

    那老太婆似乎也没注意进村的张龙和蚊子,只是在那里自顾自地扎着纸人,根本就不搭理两个人,那纸人真的是扎得栩栩如生,完全的抓住了张龙的眼球,看得他是目瞪口呆,就连那傻不愣登地蚊子也被这老太太手里手里翻飞着的纸人吸引住了眼睛,两人都直勾勾的看着老太婆手里边的动作。

    “一个阴人,一个丢了俩魂的娃儿,还是让你们找到了这里。”那老太婆没有抬头,继续扎着手里的纸人,她的嘴并没有开启,是腹语,那感觉不阴不阳的,从一进村的时候水头村这地儿传达给张龙的第一感觉就是诡异!

    还没等张龙开口,那老太婆直接喝了一口盖碗茶“噗”地一口喷在了蚊子身上,蚊子沾了这老太婆喷出的水突然一惊,往张龙身后连连退了好几步。

    “魂还没有走远,还好来得及时!”那老太婆再次发出一阵令人脊背发凉的腹语声。

    她突然抬起了头,张龙这一看心里咯噔一惊,这老太婆原来是个盲人,她怎么知道我们俩人进了村?那老太婆分明眼中只有眼白完全没有半点眼珠子!

    老太婆放下手中的纸人,驮着背示意张龙和蚊子跟着他进到里面的里面的堂屋,那屋里面泛着暗红色的烛光,堂屋正中间有一张古老的小方桌,上面用红布盖着,一顶黄铜做的小香炉上边还插着些没有燃尽的香,方桌上还整齐的摆放着一些贡品,两边齐刷刷的摆放着纸人,那些纸人都诡异地对着两人露出瘆人的笑脸。

    那老太婆从里屋搬了一口大米缸出来哐地一声放在两人面前,再次转身进去拿了个小碗,提了一只大公鸡,还有一支炸了毛的大毛笔出来。

    “再晚来一天,这娃儿的魂就真的下到地府去了,找不回来咯!”那老太婆还是迸出一段诡异地腹语声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