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魏家大院
    魏家上下七十多口人下到胡亥墓里边全军覆没,现如今只剩下了魏杨一个人还活着了。那魏杨下去之后也是受了一些伤,再加上墓里边尸气浓重,已经是中了尸毒,现在躺在床上已经尸毒攻心了。

    魏玲玲让李穆熬了一碗莲子汤给他去尸毒,又在他伤口处敷上了陈年糯米。

    “现在也不知道魏杨这小子能不能够挺得过去!”李穆有一些感慨,他好不容易才把这家伙从那墓里面救了出来,若是这家伙再完蛋的话,整个魏家也就是真的完蛋了。

    “魏杨一定会没事的!”魏玲玲安慰李穆到,“经过这次下帝陵,虽然说是灭掉了那三万具伏尸,但是整个魏家真的是损失太过于惨重了!”说着魏玲玲不停地摇着头,“更何况,那阴兵幻境破了一次之后,那魔王应该很快就能够找到出来的口了,所以应该会提前出山,就目前看来,柳童子至少还有半年的样子才能够出世,张龙他们现在也还没有回来,如果那魔王提前出世的话,仅凭咱们三人的力量是不足矣战胜旱魃的,更何况其中还有黑罗刹那边插手!”

    李穆一直在想,光这帝陵里边的旱魃,区区拥有两千多年的法力,只是经历了天雷地火之劫之后便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而那罗刹国之中的绝大多数罗刹都是拥有好几千年法力的,罗刹王在四万年前就已经成功渡劫成为了一代魔王,当年得道升仙的年轻冥王也只是勉强将其封印,可是那家伙迟早也会苏醒,然后危害人间,他可是跟在罗刹王身边待了两千多年的,现在罗刹国的复苏他还是清楚的。

    “李穆,这段时间你就在魏家大院里边休养一段时间,这里暂时还算是安全的!”魏玲玲跟他说到,李穆点了点头。

    他俩来到魏杨身边,看见那家伙虚弱无力地躺在床上,面部表情铁青,没有一丝血色,看样子这家伙也是快要完蛋咯,能不能够撑得住就看今晚了。

    李穆小心翼翼地打开魏杨手臂上缠着的纱布,下边的糯米都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从他的伤口中流出了乌黑乌黑如墨水一般散发着阵阵恶臭的血水来,看来这家伙的尸毒是中得实在是太深了,他回头又拿了一大把还没用完的陈年老糯米帮魏杨敷上,伤口处顿时冒出了阵阵白烟,疼得魏杨浑身直冒汗,但是这小子也还算是坚强,居然这种疼痛都是一声不吭。

    “魏杨,你小子可得挺住啊!你现在可是魏家唯一的希望了,听见了没?”李穆这家伙居然对魏杨这小子有了那么一丁点感情,毕竟,在下边经历了那么多,这小子又是自己亲自救上来的,他不希望自己的所有努力都付之东流。

    李穆突然注意到了魏杨那纤弱的指尖,他拉起魏杨的手看了看,我去,居然已经长出了一寸多长的指甲来了,看来这伏尸所带来的尸毒和普通僵尸的尸毒还是有相当大的区别的啊,这糯米可是十二年陈米,十二年为十二地支一轮,所以这种糯米算是有天地之力加持的,已经换了两次了,有用莲心去了内毒,居然一点作用都没有吗?这不太可能呀!

    “魏杨,你可得坚持住,听见了没?要用自己的毅力去战神体内尸毒的发作!”李穆扶着魏杨的肩头开始紧张起来,他摇了摇半昏迷中的魏杨,这小子终于也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回应了李穆,李穆这悬着的心才算是落定了。

    “魏玲玲。”李穆起身对着魏玲玲的鬼魂说到,“魏杨这小子伤得很深,我看他今晚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尸变。”

    “如果真的发生了尸变,就用桃木剑,刺他的心脏,杀了他!”魏玲玲道。

    “这可是你的亲弟弟呀!”李穆不同意魏玲玲的观点,他想的是,反正那些僵尸对他是视而不见的,就算要打斗,他也是占据上风的一方,魏玲玲又是鬼魂,僵尸也没有办法攻击她,只要关好魏家大院的门,防止这小子跑出去,应该都还是有希望的。

    李穆拿了剩下的糯米一层一层地铺在魏杨的床边,防止这家伙尸变之后下到地上来,然后关上了魏杨的房间门,门头上还贴了一道符纸,晚上他是不敢休息的,只能够在魏杨的房间里边守着他,就害怕这家伙真的变成僵尸了。

    李穆本就是罗刹之身,所以即便是连续守夜也不会出现犯困的情况,突然,魏杨的床边传来了一阵劈啪作响的声音,这可算是惊动了李穆!

    李穆赶紧走到床边,却发现魏杨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不见了,地面的糯米上留下来一串黑乎乎的脚印,糟了,这家伙真的是尸变跑掉了!

    李穆检查了房间所有地方,发现门窗都还是锁得好好的,这家伙到底能够去到哪里呢?这时听见动静的魏玲玲走了过来,“魏杨还是尸变了?”

    “嗯!”李穆看见眼前空空的床铺也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咱们一定得找到魏杨!”说完魏玲玲一念咒,手中一张符纸自动地折叠成了千纸鹤的样子,那纸鹤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带着魏玲玲和李穆来到了魏家的大院中,这真是奇了怪了,明明所有的门窗早都已经关闭严实,也没有任何的开启情况,为何这家伙就能够逃出去呢?

    那纸鹤带着李穆他们一路来到了院落的鸡笼这里,正发现魏杨那家伙趴在那里在干些什么,李穆喊了一声魏杨,只见那家伙茫然地抬起头默然地看着四周,嘴里叼了满嘴的鸡毛,那鸡血就顺着他的嘴往外留着,这姿势看得李穆是真的有点想笑。

    李穆抓住魏杨的衣服像是拎了只兔子一般把这家伙提溜回去,那家伙却是不停地挥舞着爪子,嘴里还不停地发出咕噜噜地咆哮声。

    毕竟所有的僵尸都只是对活物感兴趣,现在魏杨的状态也无法伤及李穆跟魏玲玲,但是那魏玲玲却是直接拿了一把桃木剑直接插进了魏杨的胸口,魏杨咕噜了几声就耷拉下了脑袋不再动弹。

    “你在干什么?魏杨可是你的弟弟!”看着奄奄一息的魏杨,李穆阻止了魏玲玲的行为,魏玲玲对于此时慌乱之中刺伤魏杨也深感忏悔,但是李穆始终是没有放弃,将魏杨这家伙领回了房间,处理了伤口,希望这家伙能够醒过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