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帝墓血菌
    张龙和魏杨还有李穆三人回来之后就和张毅跟吴俊协商着今晚下帝陵的事情,上次魏家上上下下近八十口人下去,战斗那三万伏尸已经到了他们的战斗极限了,等到那旱魃一出来,瞬间就将这七十多口人灭了个精光,所以,旱魃的恐怖绝不能够小觑,若不是李穆的出手相救,就连魏杨也会因此被那怪物给消灭掉。

    魏杨告诉他们,那帝陵一共有两处入口,一处就是从墓门那里下去,但是那边的话甬道太长了,而且墓室众多,如同迷宫一般,从洞口去到主墓室至少得走上三个时辰的样子。但若是从上次他跟李穆逃生的那个山洞口下去,大概只有半个时辰的路程,只不过那路口处还有一条巨大无比的鸡冠蛇盘在路中,小蛇更是不计其数,那玩意儿在墓室之中吸收阴煞之气两千多年,奇毒无比,若是被这家伙咬上一口,估计得瞬间中毒化成灰烬,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还是决定走那条更长一点的路,至少不会遇见那种罕世毒物。说定此时,五人一齐朝着之前挖出的墓门那边走去,夜色开始下来了,可是这么大的山,越走越是觉得奇怪,林子如此茂密,居然听不到任何飞禽走兽的叫唤声,越是安静,越是给那鬼地方蒙上了一层无形的恐怖气氛。

    距离墓室入口还有两三公里的样子地面的土壤霎时间就变成了红色,就像被鲜血浸过的一般,魏杨蹲下身子用戴着皮手套的手捏了一撮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非常的浓烈。旱魃降世,赤地千里!所谓的赤地千里也就是说若是这家伙真的降临的时候,方圆千里的土壤都会变成这种带有血腥味的红色土沫子。现在只是方圆两三公里,看来之前的阴兵幻界已经真的是困不住这家伙了,动物比人更加的敏感,所以这周围的动物能跑掉的早就已经跑光了,就连平时满地的蜈蚣、蚂蚁这些小毒虫子都搬了家。

    这些红色的土壤里边满藏着千年古墓里边的好几种只长在棺木里边的极强的细菌,人类若是长期在这样的环境里边生存的话,便会得上很多种古怪的不治之症,民间相传旱魃赤地之时便会传播瘟疫,那种瘟疫比天花什么的更加恐怖。相传当年成吉思汗攻打欧洲的时候为了扩充军饷,就不小心触动了一处西伯利亚冻土层的古墓,当时那旱魃出世的时候瘟疫在整个亚欧大陆爆发,夺去了差不多五分之一当时世界人口的生命,现在的史料上也是有相关记载的,说是鼠疫爆发,俗称黑死病。但是稍微有头脑的人都能够想得到,一场鼠疫如何能够在短时间内就夺去了将近两亿人的生命啊?这件事情,倘若是发生在现在就会变得更加的恐怖,因为地球人口已经从那时的不足十亿增长到了恐怖的七十六亿!若是当时的情况再次发生,将会有十多亿人瞬间被这旱魃给毁灭掉!

    “李穆、张龙,咱们得先停一停!”魏杨挡住了即将下墓的这几个人,“咱们不能再走了,再走下去,真的就会没命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张龙上前来到魏杨身后问到。

    “你看这里!”魏杨指了指地面那血红色的土壤,“旱魃降世,赤地千里!已经开始变红了!”

    “不就是土壤变红了吗?怎么?有蹊跷吗?”张龙也跟着蹲了下来,他也学着魏杨的样子想要从地上抓一把土来闻一闻,魏杨立刻将张龙的手挡住。

    “这土壤绝对不能够赤手触碰,小心丧命!”魏杨转头接着说,“还记得元朝的时候,成吉思汗打到欧洲的那段时间,亚欧大陆爆发黑死病的事情吗?”

    张龙点了点头,李穆是这里边所有人当中唯一的一位亲身经历者,“这件事情我大概略知一二,据说是为了扩充军饷,带着大量军队去盗掘古墓,结果搞出了一只旱魃!后来基本上所有的各路道人齐力才将那一只旱魃给消灭掉了。”

    “黑死病这历史我大概知道一些,当时全球一共死掉了两亿人哪!但是我并不清楚居然是这么一回事。”张龙回答到。

    “那我们该怎么办?”张毅问到。

    “别急,我这边正在想办法,帝陵是肯定得下去的,不然真的等到那家伙出来,所造成的影响不会亚于几百年前的亚欧大陆黑死病那次!”魏杨说到。

    “倘若是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只能够采取火攻的办法了!”魏杨说到。

    “火攻?”张龙问到。

    “嗯!”魏杨嗯了一声,“只能够火攻,别无他法!”

    说完魏杨拿起一张黑色镇尸符,用两指夹在面门之前,那张黑色符纸迎风自燃,从魏杨的指根处幻化出一蓝一黄两条火龙,那两条火龙相互交织盘旋升起,越变越大。

    魏杨一声大喝,那两条火龙就开始在这整个山林之间盘绕,那红色的土壤触碰到火龙的身躯开始不停地开始往洞口一点点地退缩,红色的范围越变越小,被火龙烧过的地面一点点地变成炭黑色。

    张龙、魏杨一行人继续沿着这过火的山林朝着墓室的入口处走去,一路上的场景更是让人触目惊心!有一些还没来得及逃走的动物触碰到这墓室里边的千年细菌都死掉了,有野猪、有鹿还有一些其他的动物,那些动物的死状都极其的恐怖,都是瞪着圆圆的眼睛,身体很快地表面变成了黑色,散发着阵阵恶臭,但是奇怪的是这么刺鼻的味道居然没有引来一只苍蝇!看来欧洲几百年前相传的黑死病还真的可能跟当年的旱魃有关系呢,所有人都是一边走着一边捂着鼻子,那种味道说不出的难闻,并不是一般尸体死后腐烂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尸臭,尸体的死状奇惨,并且在这些尸体上边还有一阵阵的黑色烟气从上边升起,一股股又浓又腥的黑色液体从那些尸体上边滚滚流出,冒着一颗颗液泡。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