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下墓
    此次进山的所见所闻已经远远超出了魏杨他们上次下墓时候的恐怖,旱魃出山已经是迟早的事情了,阴兵幻界已经早就困不住那怪物了。

    五人走了很久的山路终于是来到了之前挖出的墓门洞口上面,此时已经接近午夜时分,这个地方树木生长得时分的茂密,完全是看不透天空的,斑驳的树影遮挡着天空,上边是浓密的烟雾,连月光都照不进来,此时已经是到了六月下旬,但是这附近却是阴寒无比的,地面都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霜,墓室洞口处不断地有阵阵阴风刮出,那声音呜咽着仿佛是绵长地凄厉哭声一般,让每个人的心里发毛,没有一丁点光亮,那种黑仿佛吞噬了整个世界一般,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幽闭感。

    “大家都准备好了吧?”魏杨问了一声,将手电的光想着洞穴里边打去,洞内也起了很浓的雾,根本就看不清里边的情况,洞内情形不明朗,魏杨也有一些胆怯,他不敢带着大家贸然下去。

    “把这个含在口中,到时候墓里的东西就找不到咱们!”魏杨把那五颗龟息丹分发到所有人的手上,示意所有人含在口中,进洞之后尽量不要说话,以免漏了生人的气息,所有人下去只有三个时辰的活动时间,时间一到,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必须第一时间走出来,不能够在墓室里边继续逗留!

    所有人都含了那颗龟息丹,固定好绳索一次绳降到了洞底,那洞里面,地上还有墙壁上都悬挂着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神秘粘液,粘性很强,他们走在下面的甬道中感觉到脚下十分的粘粘,挪动步伐都是比较的困难的,这种粘液到底是什么地方流出来的?

    魏杨他们打着手电,光束不停地在甬道里边晃动着,这些粘液呈现出一种令人作呕的绿色,地面上、顶上、四周的墙壁上到处都是,还不停的从顶上往下滴着。

    魏杨将所有人押在身后,李穆押尾,他们摸索着来到了第一间墓室。之前他们干掉那三百多具伏尸的地方,地上那些歪歪扭扭的尸体身上裹满了厚厚的一层粘液,身体几乎被完全腐蚀掉了,只剩下里边的森森白骨,这墓穴里边应该有一种未知的东西,是恶魔还是一种未曾见过的未知墓穴生物,所有人都不得而知,此时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而凝重起来。

    “嘘!”魏杨停止了继续前进,“你们听,前方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所有人都竖直了耳朵屏住呼吸听去,那声音有点像流水声,但是又有一些不像,比流水更加粘滞的一种类似“哗啦啦”的响声,声音越来越大,魏杨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将手电的光打过去,只见如拖鞋般大小的血红色鼻涕虫密密麻麻地从四面八方向着五人围拢过来。

    “是尸蛞蝓,快跑!”魏杨一声令下,可是他们几个哪里跑的掉啊?地面的粘液严重地限制了五人的移动速度,周围的这些巨大的鼻涕虫却离他们越来越近了,就在五人几乎陷入绝境的时候,突然一道紫兰色的火焰从他们身后窜到了前边,直接形成一道火墙挡在了五人和那些尸蛞蝓之间,那些洞穴生物还在源源不断地拥挤过来,但是碰到这火墙都发出“吱吱”的声音瞬间身体被烤焦。

    魏杨他们此时回头一看,正是杨白家的那个守陵人。

    “警告过你们不要下墓,你们非不听!”那家伙救下五人对他们说到。

    话说那尸蛞蝓其实就是普通的鼻涕虫,这些东西喜阴暗,墓穴被打开之后就进到里边来躲避阳光的暴晒,他们吃掉了这些墓室里边的尸体,便将这千年的毒气聚集在身体里边,也就变成了这般怪物。上次魏家和那三万伏尸一战,里边全是他们的食物,这些东西进来之后就开始大块朵颐,墓穴里边的古怪事情岂能是地面之上的世界能够理解的?

    “那啥!谢谢你哈!”李穆对着这家伙说到,而魏杨还是始终对这个人心存芥蒂,只是狠狠地看着他,这人来头并不简单。

    “这条路已经不能走了。”那家伙指了指前边不断涌上来的尸蛞蝓对着五人说到,“跟我来吧!”

    所有人都跟着这家伙来到墓室后边的一处墙边,看见他用手指在墙面上摸索着什么,突然,那人之间轻轻一推,一块墙砖瞬间凹塌了进去,“轰隆隆!”墓室中间一块大概三四平米的地砖突然就往下沉了下去,露出一条通往墓室更下层的石梯还有甬道,“走吧!这边暂时还是安全的!”

    魏杨虽说有一些迟疑,但是还是跟着这家伙往墓室下层走去,那石阶下边是齐腰深的暗河,有水的地方,那些鼻涕虫是不敢下来的,四周看着十分的空旷。

    所有人走了不知道多久水开始变得越来越浅了,前方有个洞口,暗河流到这里变成一道瀑布倾泻而下。

    所有人跟着杨白家的这人走出了洞口,这里边宛如峡谷一般,杨白家那人台头指了指上边,“胡亥的棺椁就在上边!”

    几人看着这整体的地势,洞口就仿佛是一条龙张开的大嘴,龙的整个身体就这样缠绕在这陡峭的崖壁之上,上边的岩体横过来压在这崖壁上面,像极了一只与龙颤抖的大老虎,形成了一种龙争虎斗之势。

    “谢谢你,你为什么要帮助我们?”魏杨问到。

    “我这并不是说要帮你们,你搞错了!”那家伙冷冷地回答到,“千百年来,我们杨白家都只是守帝陵的,只是害怕你们进来偷走帝陵里边的金银珠宝,现在魔王苏醒了,我只是尽我自己应尽的责任而已。”

    魏杨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那家伙的话打断了,“上去吧,后边的就只能够靠你们自己了,我得走了!”

    说完那白杨家的家伙瞬间消失在五人面前,什么玩意儿?说是帮助他们,但是为何不帮人帮到底?说走就走算是什么鬼?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