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张龙坠崖
    几人抬头望向胡亥墓室,那地方距离张龙他们所在的平台差不多高度落差有三十多米的距离,上去名没有路,只能够顺着岩壁往上边爬,虽然说整体上岩体的垂直度比较高,但是好在山形比较嶙峋怪异,落手点和落脚点都还是相当的足够,几人下来的时候也基本上只带了一些探墓工具和一些对付旱魃的一些法器,并没有带足够的攀岩工具,从平台这里上去所有人都只能够徒手。

    “别看了,咱们只能够从这里攀爬上去,别无他法!”李穆对着身后的人们说到。

    说着李穆第一个抓住上边垂下的藤蔓几个拉拽就到了平台之上大约三米多的一处落脚点,然后转身喊着身后的四位,“都上来吧!”

    张龙、张毅、吴俊、魏杨紧随其后,他们把手电叼在嘴里,别看这小小的三十多米的崖壁,但是真的爬起来还是挺费时费力的,前十米,几人都还算是比较顺利,但是越往后边难度也就越大了,五人的体力都消耗掉了一大半,但是他们身后却是万丈深渊,若是放弃的话,下去的路变得更难走了,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够继续向上攀爬。

    正在这个时候张龙的手机响起了,这个时候到底是谁打过来的电话呢?到底要不要接听?

    “张龙,上边还有十多米就到了,电话先不要接!”张毅对着在他下边大概两个身位的张龙喊到。

    但是此时张龙已经从口袋里把电话掏了出来,“是刘爽打来的,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好几个未接了!”

    “那你还是接吧!”想到可能是家里边打过来的电话张毅先让张龙接过这一通电话。

    “喂,张龙,你在那里,家里边出事了,赶紧回来吧……”对面刘爽很急促的样子,事情大概说的是张涛带着刘爽的父母出去自驾游的时候发生了车祸,刘霞在医院得知了消息之后病危了。

    放下电话之后张龙浑身开始颤抖,他开始啜泣起来。

    “张龙,你没事吧?张龙……”上边张毅看到张龙的神色有些不太对劲。

    “我没事!”张龙强忍住心中的痛继续往上边攀爬着,但是刘爽刚才打的那一通电话有些让他分心,他感觉听了那样的消息之后指尖失去了力气一般,攀爬起来更加的吃力了,突然他指尖一打滑整个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从这高高的山崖上边坠落下去。

    “张龙!”其他人看见张龙从这高高的悬崖上坠落下去,也是心中一惊,那崖壁深不见底,倘若从这么高的地方坠落下去的话那肯定是必死无疑了。

    “咱们得赶紧上去,快走。”魏杨对着下边的张毅一行人喊到,“上边就快到了,咱们不能因为张龙的事情就影响到咱们的行动。”

    所有人也只好作罢继续往悬崖上边爬去。

    在那深深的谷底,到处云雾缭绕,张龙摔在了一块突出的平台上边,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他渐渐地从昏迷之中醒来,看了看周围,身体轻飘飘的,对面是雯雯的灵体,下边是躺着的自己,难道说自己已经死掉了?不,这不可能,自己拥有极阴之身,本是借尸还魂的产物,自己是不会死的,这不可能!

    那云雾之中突然出现一个散发着白光的人形影子,张龙完全看不清对方的样子,那人影就这样走到了张龙的身体旁边蹲下了身子。

    “你是什么人?”张龙看着那家伙稍微带着一丝紧张。

    那家伙慢慢地扭转过头来,“你别害怕,是冥王叫我来的。”

    “我是死掉了吗?”张龙追问到。

    “可以这么说,但是冥王不想让你这样子死去!”说着那家伙抚摸着张龙的身躯,他身上的伤痕和血迹都慢慢地消失,恢复,“赶紧回去吧!”

    说完,张龙感觉身子一抽,瞬间他和雯雯的灵体再次进到**里边睁开了眼睛,张龙起身看了看上边,完全就没有能够攀爬的附着点,但是在那个平台下边大概二十米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水潭子,张龙屏住呼吸直接从平台上边跳跃了下去。

    而此时魏杨一行人已经爬到了崖壁顶端,他们从一个很小的空洞里边穿到了胡亥墓的正室里边,几人都还沉浸在失去张龙的悲痛之中。

    这里面光线出奇的幽暗,就连几人手里边的手电光线都照射不出几米的距离就被这里的黑暗所吞没掉了,这并不像上次魏杨和李穆两人来的那次的感觉,光亮居然照射不透四周,似乎是有一些古怪。

    几人进入墓室之后始终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跟踪着自己,并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很奇怪的影子,就是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是一种寂静的黑和一种逼人的阴寒袭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东西随时都在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凭借着点点记忆,魏杨摸索着带着几人找到了那一口竖着放置的龙纹金棺,他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齐力把那口棺盖打开。

    这黄金的棺盖很沉,差不多有个好几百斤的样子,几人缓缓把它挪到了一边,只见胡亥正在棺内闭目休息。那家伙全身一袭黑色的龙袍,头顶一顶垂珠金棺,双手在胸**叉放置,指甲有三寸多长。他的嘴已经保不住那十几厘米的大獠牙了,两颗又大又尖的獠牙从嘴里生长出来,一直垂到了下巴下边。

    好家伙,对于这僵尸来说,指甲和獠牙的大小在很大程度上就反应了他们法力和级别的高低,这么长的爪牙魏杨也是第一次见到,几人都含着龟息丹,所以并没有泄漏生人的气息,要不然的话,这家伙的鼻子可比狗鼻子还要灵得多的,一定能够轻而易举地将几人瞬间碎尸万段。

    魏杨拿出一张黑色的镇尸符直接贴在了眼前的这怪物的额头上边,只见这家伙睡着睡着居然开始打起呼噜来,那枚黑色的镇尸符纸就这样子在那怪物的额前飘来飘去。见此情景魏杨他们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对于这家伙有没有作用,但是倘若是正常的僵尸是肯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突然,就在几人几乎快放松的情况下,这家伙那双血红色的大眼睛突然睁开来,也许是发现自己的棺椁被人动开了,额头上又贴了这么个玩意儿,那家伙一把扯下了额头上的这枚黑色镇尸符化作一团黑烟直接从棺椁里边冲了出来瞬间消失不见,下了四人一机灵,但是见此情景,四人都含稳了龟息丹一口大气都不敢喘。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