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就算是死也绝不能让灾难发生
    杨白家的守陵人跟着血脚印一路追踪到了一处背阴的山麓,此处的血腥味更加的浓厚了,山风之间夹杂着这股令人作呕的味道,配合着周围的环境看来这山麓应该是一种倒阴对冲之煞,他瞬间提高了警惕,从后背抽出了那把龙纹大刀,小心翼翼地在山麓下边行走着。

    他双目仔细地扫射着周围的环境,四下里噤若寒蝉,没有半点声音,甚至连虫鸣的声音都听不见,这现象似乎是有些反常。

    杨白走过一片灌木丛,当他扒开地上的草丛的时候,被这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是一只死掉的梅花鹿,肚子里边已经被掏空了,一副死不瞑目的惨状!这绝对不是山里野兽吃掉的,凭他的经验来看!那鹿子全身上下像是被锋利尖锐的东西刺穿,应该类似于人类指甲抓过的那种痕迹,因为野兽的指甲是带有相当的厚度的,鹿体内的血已经完全被吸干,在伤口处像是被什么高度腐蚀性的东西腐蚀过一般,整个尸体有一些发黑,看样子还是一种毒物所干的!

    杨白家的这家伙用手指在鹿的脖子处抹了一下放在自己的鼻尖闻了闻,一股十分刺鼻的酸臭味直接涌了上来,这酸味如此呛人以至于那家伙蹲在地上狂咳了一阵子,应该是中了很强的尸毒不错!这十有**就是那旱魃所干的事情!

    “什么人?”杨白家的守陵人突然感觉到了身后的一些风吹草动,他瞬间就警觉了起来,话音未落他直接朝着那个方向连续打出三四枚飞镖,那飞镖“嗖嗖嗖”飞过去完全都打在了一棵大树上边,看来是自己太过于紧张了,什么都没有,让自己白虚惊了一场。

    杨白家的那家伙走过去收了飞镖,突然感觉到脚下一凉,一条巨大的蛇尾巴横在了草丛里边,这大冷的天,怎么会有蛇出来呢?

    他抓住大蛇尾巴往外边用力一拽,他感觉到这蛇的力量超级无敌的强大,那蛇一个劲拼命地往草丛里边钻,突然那条蛇从草丛的深处探出了一截身子,立在草丛里边足足有两米多高,白杨家的仰望着这蛇头,心想完了,这不正是帝陵下边那条鸡冠蛇吗?这货都跑出来了,肯定那家伙已经回去帝陵里边了!

    杨白家的守陵人拿起龙纹大刀一刀就斩断了这条大蛇,断下来的蛇头还在不停地吐着信子,容不得他多想,他必须赶往帝陵下边,若是让那家伙吞掉了尸王菌株的话,整个世界就将会被毁灭掉!

    杨白家的这家伙加快了脚步,他轻功十分了得,只见他自己一个身影不停地在这林子里边飞快地跳跃着,速度之快,常人的眼睛几乎很难得发现他。

    帝陵下边的墓室这家伙还是很熟悉的,毕竟在张龙、魏杨他们下墓之前,这家伙一直就住在这墓穴的甬道里边,守陵人这种职业是相当的特殊的。帝王在选好陵寝龙脉之后为了防盗什么的都会挑选一位武功高强的即将得道飞升的道人,为了守陵,他们必须放弃飞仙,然后继续在陵寝里边修炼,千百年之后,他们自身已经是炼出了永生之身,但是由于沾染墓穴尸气太多,已经半人半尸,被六界所抛弃了,无法继续飞升成仙,也不能够转世轮回了。如果非要按照六界等级来算的话,应该是归划到大成这个境界,具体来说就是比魔王稍微低了一个等级而已。

    杨白家的这家伙熟悉的穿过层层墓室,毕竟这里边他还是相当熟悉的,他确实发现那家伙肯定是来过这里了,甬道地面到处都是带血的脚印。这些脚印应该是带有相当的毒性的,鸡冠蛇虽然是剧毒无比,但是那家伙也是害怕比它更毒的毒物啊,古人常说的以毒攻毒就是讲的这个道理啊,而且传闻有一种红头的蜈蚣,深藏剧毒,那种蜈蚣爬过之处都不会存在任何的毒蛇的,所以根据这个理论看来,应该是有了那种带血的脚印才将那些鸡冠蛇给赶出了墓穴的!

    杨白家的守陵人走到那口金棺旁边,他用力的推开这口大棺材,应该来说得有大概一两千斤重的样子,虽说这家伙推起来很是吃力,但是若是换做普通人的话,这棺材肯定是纹丝不动的,所以这也足以见得这家伙到底有多大的力气了。那口金棺背面有一个大约三十公分深的长方形凹槽,凹槽下边反向生长这一朵如同灵芝一般的菌朵,但是这颜色明显的不同于普通的灵芝,是血红色的!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尸王菌株,整个菌株直径很大,差不多得有三四十厘米的样子,这要换做是普通灵芝的话,肯定也是千年的大小了,还好这东西还在这里,这东西剧毒无比,若是碰到它一下子,整个人就会瞬间全身发黑,七窍流血而死,四百年前的黑死病就跟这玩意儿有关,后来为了反对封建迷信了,才把历史上那一次巨大的灾难安上了黑死病这么一个名字!但是自己想想也不难得发现,这种病也就那一次有听过,别的时间呢?而且就那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内,全球两亿多人口因此丧命,所以绝对不能够让之前的历史重演。

    正当杨白家的这家伙在要怎么样处理这朵尸王菌株的时候,突然甬道内传来一阵“嗷呜”一声的恐怖咆哮声。这声音似乎比之前的咆哮声更加充满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味道,杨白家的守陵人一个回头,那旱魃就直挺挺地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它双眼中迸射出一股如同鬼火一般的幽蓝色冷光,獠牙比之前更尖更长了,整个身体如同被剥掉了一层皮一样,红星星的,就像是浸满了鲜血一般。

    “血尸旱魃!”杨白家的这家伙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更加恐怖的这玩意儿,他举起龙纹大刀朝着那家伙头上砍去,那家伙躲也不躲一下,“铿!”刀刃砍在它身上如同金属碰撞一般,那家伙是纹丝不动,沾染了这血尸旱魃身上的血迹之后刀刃竟然开始发出“呲呲”的声音,居然直接开始融化掉了。

    那血尸旱魃一出手,碰到他身上之后都如同被泼了硫酸一般,浑身开始溃烂,疼痛无比,杨白家的这家伙浑身上下都被那血迹腐蚀,强大的尸毒涌进他的体内,他感觉到尸毒攻心,似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老子就算是死在这里也绝对不能够让你丫的得逞!”说完之后杨白家的守陵人双手掐诀,在他身上燃起了熊熊的火焰,此时的这家伙如同一个人体火焰弹,他用自己的身体铺在了那朵尸王菌株上边,瞬间连同着自身和那朵菌株化作了一团黑炭。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