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灵童觉醒
    那杨白家的守陵人也算是一条汉子,知道自己快要被这血尸旱魃的尸毒吞噬了,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让自己变成那种不人不鬼的怪物,他扑在菌株上边,燃烧自己化作一团黑炭。那怪物还是晚了一步,看见菌株化作黑炭之后神情近乎发狂,它仰头一声长啸,声音从帝陵里边传出来,方圆十里都能听得见这恐怖的咆哮声,那怪物疯狂地用鬼爪抓住已经烧焦的白杨家守陵人的尸体用力一推,那尸体连同着那口金棺一同滚落到了地上,血尸旱魃死死地抓住他的尸体,那股粘稠的尸血粘在尸体之上不停地发出“呲呲”的声音,直接就被这强大的腐蚀性给消融掉了,还不停地向外冒着滚滚白烟。

    但是就是那旱魃的一声长啸,传到了张晨的耳中,那家伙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身子一倾就从沙发上边直挺挺地坐了起来,他双眼呆呆地看着前方,若有所思。

    张晨的这一举动吓了坐在旁边的魏杨一个激灵,他伸开手掌在张晨眼前晃了晃,张晨眼睛也不带眨一下的,直接拿手就把魏杨的这只手给拿开了。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张龙听到动静也从房间里边出来,看了看张晨的神情,张晨见着张龙从里边出来,竟然转头对他喊了一声“爹!”这一声喊得张龙觉得有些无所适从,毕竟这家伙这段时间都像是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巨型婴儿一般,整天咿咿呀呀的。

    那张晨的眉心突然多了一道刺眼的光亮,光点向着整个面颊开始扩散开来,他的整个瞳孔都变成了血红色,头发在面门刮出的狂风中肆意地摇摆,渐渐地,张晨头顶的所有黑发全部都变成了闪亮的银白色,而他的面部轮廓看上去还只是十五六岁的模样。

    经过一番变化之后张晨的瞳仁又恢复了黑色,但是头发却还是银白色的,他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眼神里边多了一份成熟和笃定,“该来的还是来了!”

    这家伙居然开口说了一句完整的话了,天哪!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难道说这柳童子现在是已经觉醒了?

    得到消息的李穆和吴俊也赶了过来,他们也瞧了瞧眼前的这柳童子,感觉除了头发变成银白色意外,似乎从眼神里边能够看出比之前是多了那么一份成熟的感觉。

    所有人之前跟张晨这家伙都没有过任何一次正常的交流,所以,这家伙突然变成一个有思想、有灵魂的个体的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场面变得有些尴尬。

    “那啥……吴俊,咱要怎么样和他开口说第一句话啊?”李穆本来想开口率先跟张晨说第一句话打破僵局的,但是话到嘴边之后直接就咽下去了,转头就对着吴俊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你干嘛说话把我给搭上?”吴俊小声的回应着李穆,似乎有一点不太高兴的样子。

    张龙看了看李穆和吴俊两人尴尬得不太会搭话了,也硬生生地过来打圆场,“那啥,儿呀,你现在终于能开口说话了哈?”

    张龙这一开口场面突然变得更加的滑稽、尴尬起来了,他自己都才十九岁,此时的张晨已经是十五六岁的模样了,他这一开口差点没有让李穆和吴俊两人笑喷,李穆和吴俊强忍着不要笑出来,他娘的,自己怎么突然就叫出个“儿子”出来?

    张晨转着头看了看眼前的这三个大老爷们抿着嘴噗嗤一笑,“我说几位叔叔,还有老爹,那啥,以后还是直接叫我名字吧!”

    最终还是张晨的开口化解了眼前的这份尴尬,既然尴尬解开,场面瞬间就缓和了很多了,张龙、张晨、魏杨、吴俊还有李穆五人围着沙发坐下,几人开始讨论解决旱魃的事情,那家伙现在应该是十分的狡猾了,自从跟血魔合体之后,这货的法力等各个方面都提升了很多,而且倘若是血魔没有出现,这家伙应该最终会主动过来找上他们,但是既然血魔已经跟它合体了,他的思想里边绝大多数都是被血魔操控着的,所以现在眼下的首要任务就是得去找到这只已经变成血尸的旱魃了。

    其次,那家伙跟血魔合体之后,法力瞬间提升了好几个档次,若是这个样子贸然前去攻击他的话,作为张龙这边来讲肯定是站在吃亏的一边,几乎是没有胜算的,所以要去攻打这血尸旱魃的话,必须上山找到后卿,结合后卿的力量,应该勉强可以与这家伙相抗衡。

    几人商量已定,决定次日就赶紧出发,时间拖得越久的话,那家伙给人间带来的危害也会越大,行动刻不容缓!

    第二天天一亮,所有人都轻装上阵开始出发,魏杨摆弄着罗盘,确定那家伙已经回到元宝山帝陵里边了,后卿应该也在那里,以目前的情况看来,那家伙的实力应该是已经在后卿之上了,若是回到帝陵的话,一旦触碰了尸王菌株(几人并不知道菌株被白杨家的给毁掉了),赤地千里,后果不堪设想,所有人都加快了脚步,朝着元宝山的帝陵方向走去。

    黎明的元宝山看上去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诡异,不知道是因为寒冬的原因还是因为什么,快要落下山头的一弯上弦月射下惨白的月光,透过层层树影落在地上更给山上增添了几分寒意。山上风还是有点大,虽然没有下雪,但是这风却异常的寒冷,如同千万把匕首直插几人的胸口,张龙他们拉紧了大衣的领口,这寒冷感觉快要将他们给冻死了,整个山林里边都弥散着一股十分浓烈的血腥味,那味道有些令人作呕,整个元宝山上死气沉沉的,完全没有半点生气,到处都是死亡的味道。

    “现在元宝山都成了死山了,走了半天,连一只老哇子都见不到!”魏杨向着旁边啐了一口唾沫骂骂咧咧地说着,几人继续朝着帝陵的方向走去,到了帝陵洞口,一股浓烈的血沫子已经是呈现一种半干的状态,洞口散发出了更加浓烈的血腥味,张龙一行人见此情况都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