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生死一战
    就算魏杨看了眼前的场景也是觉得心里极其的不舒服,嘴里一直骂骂咧咧地朝地上吐着唾沫。而张龙他们此时心里边最关心的问题就是那旱魃到底有没有找到传说中能够发动世界级瘟疫的那颗尸王菌株。

    突然,那洞口处开始不停地往外流淌着滚滚的浓血,张龙他们只好躲闪开了,这东西沾到任何物体都是具有极高的腐蚀性的,只见那一团浓血渐渐地聚拢立在他们面前,渐渐地幻化出了旱魃的形状来。

    “血尸旱魃?”魏杨看着眼前的这个合体产物,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魏杨身上还剩了上次的几张黑色符纸,他迅速拿出一张打在那家伙后背上,只见那家伙后背上泛起血花,瞬间就把这枚符纸给消融掉了,简直是太强悍了,黑色镇尸符居然对这家伙是一点用都没有!

    就在此时,一个巨大的蓝色身影从洞内窜了出来,直接钳住这家伙的脖子,嘴里喊着叫张龙他们快走!此人正是后卿,很现在,在张龙他们过来之前,这家伙已经是和这血尸旱魃经过了一场很激烈的搏斗了,它身上到处都是伤痕,鳞片也脱落了不少。

    虽然说这后卿本就是个力大无穷,但是它的力始终也是蛮力,这血尸旱魃不同于合体之前的普通旱魃了,那东西全身上下都流淌着散发着恶臭的尸血,那种东西,碰到任何物体都具有极高的腐蚀性,虽说这后卿身体巨大多数部位都有鳞片保护,这种损伤相对来说会要小一些,但是这后卿的整个手掌都是没有鳞片保护的,那种东西开始腐蚀它的手掌,它有些吃疼,直接用尾巴横着一扫,推开了眼前的这只血尸旱魃。

    那怪物从身体内喷出一股浓黑的血水,那血水直接将后卿整个的包裹了起来,后卿此时的样子变得特别的恐怖,只见他整个面部表情极度扭曲,很痛苦的样子。

    是时候该张晨出手了,张晨开口一声怒吼,一股强大的气旋从他的口中喷薄而出,一缕缕银白色的头发在风中狂乱地飞舞,那股气流以一种压制性的力量将这血尸旱魃死死地压在了地面上,此时飞沙走石,后卿被那怪物放掉,在地面一阵滚落之后身体动弹了几下化作了一条巨大的黑鱼。

    那黑鱼的嘴一张一合地似乎想要跟张龙他们说些什么,张龙将耳朵慢慢地贴在这黑鱼的嘴边,那黑鱼从嘴里吐出了一颗琥珀红的透明珠子,“张龙,带着这颗珠子去到云梦泽找到蚩尤!”

    看着化身成鱼形的后卿,张龙从地面上拾起了这颗珠子,而眼下看到的情况,张晨的实力确实是在这血尸旱魃之上,有一点压制着这怪物吊打的意思,那血尸旱魃都感觉眼前的这个少年的能力有些不可思议,那家伙现在只想着能够快速逃跑掉,根本就不想和这小子继续缠斗下去。

    那血尸旱魃化作一道血红色的影子“腾”地一下子朝着空中逃窜,张晨也是穷追不舍地紧跟着脚尖一点腾到了半空中,那家伙和张晨就这样面对面的相互僵持着。

    那家伙虽然浑身都带着超强的腐蚀性,可是张晨毕竟是灵童之身,他尽量不要让这家伙触碰到自己的身体,周围的各种元气都为张晨所用,每次他都能够轻松地聚集周围的这些元气,幻化做自己与之抗衡的兵器使用,那血尸旱魃见到完全近不了张晨的身,自知不是眼前这小家伙的对手,也是尽量与张晨之间保持好距离。

    那血尸旱魃心想,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虽说被这小家伙灭掉倒是不太可能的,但是若是真的要跟他硬碰硬的话,那最终损伤较大的一方一定是自己这边。冷静,千万不能够被这小家伙所牵制住,一定要以智取胜才行,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那血魔能够坐到中原四大魔王的位置上智商自然是不会低,此时它脑子里边在快速地转着,怎么才能够快速地从眼前的这个小家伙手里边脱身而出。

    经过一番僵持之后,张晨率先出手了,他运作着周围的一切元气,不断地向着那血尸旱魃打过去,那家伙只是身形迅速地移动着,巧妙地躲过张晨的所有攻击。张晨迅速地左右扫视着那家伙,屏气凝神之后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径直大向那怪物。“噗!”一缕黑烟,眼前那家伙突然消失不见。

    “障眼法!”张晨收手之后,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中了这家伙的圈套了,这血魔简直是太过于狡猾了,张晨毕竟是涉世未深,难免会看不清对方的使诈。

    那血尸旱魃突然间就出现在了张晨的身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家伙出手之快,直接扼住了张晨的咽喉。此时张晨不光光是感觉到胸口一闷无法呼吸,更让他感到恐怖的是,那家伙正在腐蚀自己身上的皮肤,一种十分强烈的灼烧感从他的颈部瞬间传遍全身。

    张龙一行人在地面上看到这一幕却着急得插不上手,那家伙太强大了,又会狡猾地使诈,从行为和能力上完完全全的碾压了之前的旱魃!他只能够在那里干着急。

    就在此时,后卿所变成的那条大黑鱼突然从地面腾起,它用最后一点力量撞向了那只血尸旱魃,张晨如同一只断线的风筝重重地从离地大约三四十米高的空中坠落了下来,在地面上砸出一块半米多深的坑洞来。

    那血尸旱魃被后卿这么一撞也是向后退了好几步,那条大鱼从嘴里吐出一种墨绿色的粘稠液体,那液体沾到这怪物身上也出现了很大程度的腐蚀性,甚至有的地方都露出了森森白骨来,那家伙只好一溜烟地逃走了。

    张龙他们观战太过于入神,以至于这时候才想起还躺在坑洞里边的张晨来,他们立即来到坑洞里将张晨从里边拉起来,张晨的身体软踏踏的,只剩下一丁点鼻息了,他的脖子如同被高温严重烫伤一般,上边起了一层很难看的水泡。

    毕竟是张龙自己的儿子,他用力一拉,将张晨背到了自己的后背上,大战旱魃的行动只能够就此结束,所有人只好灰溜溜地下山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