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魔母归来
    这一战,张晨真的是伤得很重,张晨只好小心翼翼地替他清理脖子上边的伤口。魏杨毕竟是这孩子的表舅,他也是挺心疼张晨的,魏杨从厨房端来一大盆糯米水放在张龙面前,“这孩子中了挺深的尸毒了,让我来吧,必须得用这陈年糯米水清洗伤口才能够将深入体内的尸毒给排出来。”

    魏杨拿起毛巾,沾了些糯米水,一点点地擦拭着张晨脖子上的伤口,这突然的刺激疼得张晨是“啊啊”大叫。

    “忍住!”魏杨说了一声之后张晨就在没有乱叫了,他只是顶着一头的大汗,的确看的出来他很疼,擦拭之后原本乳白色的一大盆糯米水就变作了乌红乌红的一盆,并且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恶臭味。

    魏杨又换了一盆糯米水,继续给这家伙擦拭伤口,反反复复,一共换掉了七八盆的样子才见到情况好转,由此可见,那血尸旱魃到底得有多么的强大!能够让柳童子之身的张晨身中如此深的尸毒的家伙,必定不简单!

    经过排毒之后,张晨感觉到身体瞬间好了很多了,他从沙发上爬起身,照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脖子,“哎哟,糟了糟了,毁容了!老子好不容易遗传了我老爹的这幅俊俏的脸蛋,可惜要被毁容了!”

    “你小子少拍老子马屁!”张龙虽然嘴里这么说,但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当面夸赞自己的长相,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张龙,眼下的这血尸旱魃确实太过于强大了。”魏杨跟他说到,“我倒是还想到,一定得去把魔母给找回来才能够勉强与之抗衡。”

    “魔母?”张龙根本就没有想到魔母究竟是什么人物。

    “就是张晨的母亲——魏玲玲!”魏杨解释到。

    “她不是在生完张晨之后……”张龙不太确定魏玲玲当时生完张晨之后那么虚弱到底有没有灰飞烟灭掉,反正此后都有一个多月的样子了,再也没能见到魏玲玲了。

    “我们只能够去试试看!”魏杨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了,他提议所有人今晚去到魏玲玲分娩的那间房间内去做一个通灵,若是魏玲玲的灵体还在的话,毕竟作为魔母之身法力自然会提升好几倍。

    晚上,张龙、吴俊、张晨、李穆还有魏杨来到了之前魏玲玲分娩的那个房间里边关好了门,魏杨在房间内点了一炷香,那香的味道闻起来有一些古怪。

    “什么味道?”张龙皱了皱眉头。

    “骨灰尸香!使用死人的骨灰伴着尸油做成的。”魏杨回答到,“到时候开始之后到结束几千,所有人都不要松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

    张龙、吴俊他们都点了点头,魏杨把那一炷香放在中间,所有人都围在外边手拉着手,魏杨一声令下闭眼,然后嘴里开始喃喃念起一段咒语,所有人就开始昏昏沉沉的,房间内的氧含量似乎正在减少,张龙他们都感觉到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魏杨下意识地捏紧了张龙和吴俊的手,示意他们这个时候不能够松手。

    几人瞬间拉着手降落到了一处荒芜的山坡上边,这里既没有树也没有房屋,只有地面上一人多高的杂草,杂草之间飘荡着一层薄薄的山雾,也很黑,连月亮和星星都没有,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

    通灵这种东西的实质其实就是将参与通灵的几个人的灵体从阳界瞬间转移到了同一地点与之相对应的冥界,所有人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时间一到必须回到阳界。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无论结果如何,咱们都必须回去,明白了吗?”魏杨虽说年纪不大,但是说起话来总是能够带着一种霸道之气。

    所有人都齐齐点了点头,以示同意魏杨的话,这山坡头风很大,毕竟冥界的鬼魂活在下边就是一阵阴气,而阳界所刮的风,也就是留在人间的一些游魂,多数人在没有开眼的时候,只能够通过感受空气流动还有温度变化等来感知周围的灵体,但是在张龙、魏杨这些已经开眼的人看来眼前都是一个个快速飘过去的灵体。但是,眼前这么多的灵体飘过,那魏玲玲的灵体到底会在什么地方呢?

    张龙他们在下边这么空旷,这么大的一片区域要想找到魏玲玲的鬼魂谈何容易?到处都是飘来飘去的灵体,这些灵体多数都是不愿意堕入轮回的个体,他们已经是在这下边困了几十上百年了,一个个的看着上边有人玩通灵游戏都凑到张龙他们面前来想要吓唬他们,若是普通人看来肯定都早已经吓得晕死过去了,但是张龙他们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了,根本就不搭理这些鬼魂。

    “赶紧给我滚开!”魏杨看着这些灵体有些心烦,直接把他们从面前骂走了,那些灵体发现张龙、魏杨他们并不害怕自己,都“呜呜”地叫唤着没去地走开了。

    “哎哟!”张晨突然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痛,仿佛是有了心灵感应一般,他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左胸。

    “怎么了?”张龙关切地从身后快速赶来一把扶住张晨。

    “我感应到了……”张晨感觉到身体有一些难受,他缓缓抬起头,看见前方似乎是有一个灵体在飘动,张龙也跟着抬头顺着张晨的目光所及之处看去,那鬼魂不是魏玲玲还能是谁?

    只见魏玲玲的鬼魂就这个样子六神无主地在上边飘荡着,魏杨咬破双指对着她画了几下,那灵体渐渐地转过头来,她似乎是失忆了,但是魏玲玲看张晨的时候,目光中却流露出一种母性特有的关怀。

    “我姐她丢魄了,人死有三魂七魄,看样子我姐丢了其中的两个魄,时间快到了,咱们得先带她上去再说!”魏杨说着就从腰间掏出一块黄色的裹魂布直接搭在魏玲玲的魂上,魏玲玲还在里边挣扎,但是已经打包好了,魏杨背起裹魂布就带着张龙一行人上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