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正义还是反派
    张龙一行人通过通灵在下边找回了魏玲玲的灵体,并在一炷香的时间内返回了阳界,但是这魏玲玲却被发现少了两个魄,当时魏玲玲身受重伤之后没有被魂飞魄散就已经算是万幸了,现在必须尽快的找回魏玲玲所丢失的这两个魄。这是属于道家的领域,只有魏杨才有这个本事,其他人虽然法术高强,但是对于道家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都是一窍不通的。

    魏杨紧闭双目,手掐莲花之诀,他轻捻指尖慢慢地掐算着,渐渐地他皱起了眉头,感觉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不妙的样子,他此时神色变得突然凝重起来。

    魏杨猛地一拍桌子直接就占了起来,他从指间弹出一根红色的线牵在魏玲玲的手腕之上,红线的另一头,魏杨的指间快速地翻转着,打出一张灵符,那张灵符在魏杨的手中迎风自燃起来。他面前的那只水碗里边还是丝毫没有半点变化,“怎么会这个样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张龙问到。

    “这简直是不可能,完全都感应不到我姐的这两个魄,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不应该呀!”此时的魏杨是毫无头绪。

    “那咱们就只能够去求助冥警了,让那边帮着查一查!”张龙提议到。

    “也只能够这个样子了!”魏杨也没有办法,只好同意张龙的提议了。

    张龙一行人一起前行前往了望京市的冥警都,执勤的两个冥警看见张龙他们进来立刻恭恭敬敬地起身,“龙哥来了!”

    张龙好歹现在在整个冥界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官爷,那两个小小的冥警自然是对他毕恭毕敬的,“帮我查一个人,她丢了两个魄,你们看看这边有没有什么相关的线索?”

    说着张龙就将魏玲玲的生辰八字摆在这两个冥警的面前,“帮我查查看吧!”

    冥警将魏玲玲的生辰八字按代码输入了电脑里边,电脑界面就弹出了一个小小的二维码,他们拿出警署专用的手机扫了一下这个二维码,突然“滴”的一声,信息就弹了出来。

    这两个小警察看着手机上弹出的信息竟然变得神情慌张了起来,手一直抖个不停,这些细节都被张龙捕捉到了眼里。

    “怎么回事?查到了还是没有查大?”张龙见此中有些蹊跷,故意放大了音量问到。

    张龙见两个小冥警神情慌张,亲自把头凑了过去,这一看还得了?

    “说吧?是谁给你们的权力这么干的?”张龙此时雷霆大发。

    “龙哥,这不管小的的事啊!小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那冥警看见发怒的张龙瞬间怂包了下来。

    此时张龙面色铁青,“不怪罪你们也可以,你们必须得告诉我滕云阁在什么地方!那里到底有些什么?”

    “龙哥,小的真的不知道,你就别再为难小的了吧!”那冥警似乎想要隐瞒些什么,以张龙的智商,他们不可能不知道那个地方,毕竟整个望京市周边的阴阳两界都归他们管辖,什么地方连他们都不知道?绝对是迫于上级给他们施加的压力。

    “狡辩是吧?”说着张龙举起巴掌就作势要打下去。

    “好的,龙哥我说,我说,但是等赵处长来了您可别告诉他说是我告诉您的啊!”那冥警还是比较害怕张龙,连忙挥手挡在脸前。也罢了,毕竟是下边的小冥差,张龙也没有必要继续为难下去,只要这两个家伙肯告诉他滕云阁的具体位置所在就好了。

    “在龙眼峡碧水沟下边!”说出这个地点之后那冥警提着的一口气终于终于长长地吐了出来。

    又是龙眼峡?张龙记得很清楚,大概在一年多以前,那时候自己什么都还不是的时候,章大仙不就是在那鬼地方的地方神仙吗?当时就出现了冥界和天神相勾结,官官相护的一个情况,这望京市的冥警都到底和龙眼峡那边的地方神仙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关系呢?张龙此时也没有心思去彻查这件事情,他现在一心只想的就是救出魏玲玲的两个魄,希望应该没出现什么闪失,但是令他想不明白的,这冥警都怎么会冒着上面这么大的风险顶风作案,将活生生的人的魂魄献给龙眼峡那个鬼地方呢?

    离开冥警都已经是凌晨两三点的样子了,从望京市发往龙眼镇的第一班车是在早上的六点二十,出来之后他们直接就赶往了望京客运站,时间刚好是赶上了去往那边的首班车。

    龙眼峡虽然是望京市最出名的一处风景名胜,但是同时也是一处自然保护区,所以碧水沟那边是并不对外开放的,就算是买了风景区的门票之后也只能站在观景台上边往下看。吃了上次的亏,张龙自然是不会购买门票再进去玩这么一次的。

    他和魏杨、吴俊还有李穆一行人站在风景区外边不停的踱着步,他想不出任何办法,到底应该怎么样才能够去到那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张龙,我想到一个法子下到碧水沟里边!”魏杨指了指上山的缆车,“张龙你看,整个龙眼峡的缆车就基本上是沿着整个碧水沟上去的,我大致用了一些风水学里边的定位的方法量了一下,缆车距离碧水沟下边最近的地方大概只有四米多一点的高度,这种半封闭的缆车,咱们是可以跳下去的,现在正值旅游淡季,应该不会有多少人能够看见,稍微注意一点就可以了!”

    诶!张龙突然觉得魏杨这小子,大字不识一个的,到了关键时候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小聪明嘛!“你小子可以啊!之前怎么没发现你小子还有这等聪明的头脑啊?”

    魏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本人也就这点小小的伎俩!”

    由于这次来是淡季,所以景区一是没有多少的人流,其次来说,景区门票和缆车这一块足足比张龙上次过来便宜了一半左右的价钱,几人很快就上了缆车,也不需要排队,前前后后几乎所有的缆车都是空荡荡的。到了那一块,几人一同打开了缆车的保护架,直接就从上边跳到了峡谷之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