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太极风水象
    “张龙,话说你上次后卿是怎么找到的?”魏杨问到。

    “那不一样,后卿本来就是为黑鱼的化身,当时我掉下旱魃的帝陵之后就在那个水潭子里边找到的,蚩尤不一样,他又不是鱼,不可能在水潭里边去找他的。”张龙回答到。

    “但是,若是在这么找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的呀!你可知道这整个云梦泽到底有多么的大?这么盲目地寻找蚩尤是肯定没有任何结果的,现在我的罗盘也失灵了,而且这个鬼地方也看不了星象!你让我们俩人怎么能够找得到他?”魏杨摊开双手耸了耸肩。

    “魏杨,你能不能冷静下来看看山脉走势再说,反正我是完全看不懂这东西,这应该是你的长项!”张龙说到。

    “你让我怎么冷静?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什么法器都失灵了!”魏杨摊开双手,看似有点对张龙发火的意思,“这么说吧,没有了罗盘的数据和天象的观测,其他的观测定穴的准确率只有20%,这是在赌运气,你懂吗?你可知道我白白地给你做一次分金定穴对我自身是有多大的反噬,你肯定不会知道的?这是拿着自己的生命在做一场看不到结果的赌注,你知道吗?”

    “算哥哥求你了好吧!”张龙却是也觉得说服不了魏杨,他双手合十对着魏杨做出作揖状,他在央求魏杨这么做。

    “就算你放低姿态恳求我,我也是不会同意的!”魏杨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自己心里边已经开始软了下来了,这张龙什么时候放下身段亲自出来求过人啊?自尊对于张龙来说可是比什么都要重要的。“你能不能不要这个样子,看到您这个样子,有点让我感觉到害怕!”

    “那你保证会答应我,就试这一次,就一次好吗?”张龙还在苦苦央求着魏杨,他只是恨自己为什么不懂这分金定穴之术。

    “哎!算老子怕了你了,你先起来,咱们再慢慢地说好吧?”魏杨走过去用手扶起了张龙,“这件事情也不是说不能去做,但是咱们必须得保证这次定穴的准确性,因为真正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是不多了!”

    张龙嗯了一声,此时,他只能够听魏杨的,魏杨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这完全是出于对这个毛头小伙子的信任,但是,除了相信魏杨,张龙也别无他法。

    魏杨找来一根树枝,他在地面上画了画大概的地形,“你过来看看,现在这是整个云梦泽的风水格局。”

    魏杨用树枝指着沙盘给张龙解释到,“你看,所谓风水就是有山有水,山为龙脉,水为龙潭,整个云梦泽从风水上来看显然山和水都具备了,这条河大概是从中间将云梦泽划分成了阴阳两个部分,原则上来讲这是太极风水象!你看看,整体上看来的话这个地方就像是道教里边的太极图,左边是黑色森林,右边是彩色云池,正好就如同太极的阴面和阳面!”

    魏杨接着跟张龙解释到,“按照六界分类,三界属阴,三界属阳,而这蚩尤是属于六界之外的僵尸一族,所以的话他应该是既不属阴,也不属阳的,找他的话应该是在极面,也就是阴阳分界线以及整个太极图的外围来找。按理说整个太极线路的走势并没有终点,所以应该就是在这太极外圆和这阴阳分界线上的其中一点。”

    “既然说这太极的极面没有终点可言,那么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够找到他呢?”张龙插了一句嘴打断了魏杨的话。

    “这个你先别急,你看,在太极图的整个外围,有一条绵延几十里的山脉,这条山脉倚靠着这条河水拔地而起,这里应该是龙脉!”魏杨解释到,“古时的帝王、魔神对于龙脉的具体选择位置还是很有讲究的,蚩尤无心,这个大家都是清楚的,所以蚩尤之身应该就镇在龙心只出,而龙亦和蛇有一定的属性相思之处,不出意外的话,这龙心应该就在这龙脉的七寸之处!”

    “张龙你再看看这里,太极的阴面和阳面各有一座反色的山峰,就如同太极图里边阴面里边的阳点和阳面里边的阴点,我们连接这两点之后延长出去的第三点就刚好是在这龙脉的龙心之处!所以这个地方应该就是**不离十了!”

    虽然魏杨的一席话听得张龙有些云里雾里的,但是就算是他作为风水学外行来说听起来也是很有道理的,他必须得相信魏杨这一回。

    魏杨虚起一只眼睛,伸出拇指比了一下阴阳两座山,他估算了一下,那龙心之穴大概距离他们现在位置的直线距离在三公里的样子,算上路程的曲折,大概有十公里之多,就算他和张龙两人连夜赶路估计赶到那边也是天亮以后了,而且两人已经有一天没有休息了,他跟张龙建议今晚先在这黑森林里边烧上一堆篝火,好好休息一晚,第二天再出发前往那边。

    张龙和魏杨捡拾了一大堆柴火过来,靠在身后的一棵大树上边,魏杨伸出两只,指尖瞬间就迸射出了一道火光,他引燃了身前的这一对柴火,“咱们今天好好的歇息一晚上,明天朝着那个方向前行就好了,这里没有什么吃的东西,只有那凤凰树上结的果实,勉强可以垫垫饥。”

    张龙和魏杨靠在一起,他们此时心里边想得很多,这一路上走来,所有的人都像是亲兄弟一般,而魏杨也算是张龙的小舅子吧,但是这家伙的性子他却永远也摸不清楚,这小子的性情时冷时热的,总感觉凌驾于现实世界之上,有那么一丁点的道骨仙风,但是这个词语用来形容一个还不到十八岁的小孩子似乎又不那么的合适。

    张龙晚上想了很多事情,他就是怎么也睡不着,只是蹲坐在地上,默默地看着魏杨那刚毅俊朗的脸庞发呆。却不料魏杨这小子突然醒了过来,“瞎看什么?老子可是纯爷们,不搞基!”说完魏杨的脸刷地一下就变得通红,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对着张龙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听着魏杨这么说了,张龙当时好生的尴尬,他不知道到底应该怎样去回应魏杨的话,两人就这么尴尬地相互对视了许久,魏杨却率先说话了,“早点休息吧,不然明天早上又起不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