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第九十六张 蚩尤塚
    魏杨看了看着洞口,里边深不见底,并且不断的有白色的雾气从里边冒出来,洞内的视线特别的差。但是好在旁边矗立着这么一大块坚挺的岩石,附着点还是有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绳降下去,他们的背包里刚好带了绳降工具,魏杨甩开三爪鹰钩就牢牢地固定在了这岩壁之上,他用力拉了拉,感觉是没什么问题了,应该还是很牢靠的。

    魏杨把一个挂钩递给张龙,“向这个样子扣上去打个结,我先下去,你在我上边!”

    张龙给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告诉魏杨自己这边没有问题,说着两人就朝着洞内开始下降,因为视野不太好,所以两人下去的时候还是相当的谨慎的,下降的速度并不快。当两人下降了大约二十米的样子,里边就已经完全被山雾笼罩了,完全就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样子,甚至连他们的手电都照不透这雾气。

    “魏杨,你在下边吗?”张龙心里开始有些小紧张,他喊了喊魏杨以确保两人的距离没有被拉开太远。

    “张龙,我在,你放心的下来!”下边立即就传来了魏杨的声音。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两人都绳降了好几百米的距离了,但是还没有到达洞底,魏杨有一些担心绳子不够长了,他向上喊着,“张龙,你慢点,我怕咱们的绳子可能有点不够了,还没到底,四百米的绳子!”

    张龙应了他一声之后,紧接着就传来了魏杨“啊!”的一声!他心里一阵发凉,“魏杨,你还在下边吗?魏杨……”

    张龙接连喊了好几声下边都不见魏杨回应一声,过了好久,魏杨才从他下方大约十几米的地方传来音讯,“张龙,你慢点!绳子到头了!”

    张龙小心翼翼地降落,一点点的,到了绳子末端了,但是这里并没有见到魏杨,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又有雾气,他根本看不清周围,“魏杨,你在哪儿?”

    “我在这儿!”魏杨的声音有一丁点吃力,“快过来,给我搭一把力,我快要掉下去了!”

    张龙顺着魏杨声音传过来的方向将绳子荡了两次,才抓住了对面的崖壁,他再次喊着魏杨,魏杨给了他回应,原来那家伙刚才没有注意到绳子到头,直接从上边掉了下去,还好身子抓在了崖壁上边,魏杨的身体此时大概在张龙身下三米左右的地方悬挂着。

    张龙小心翼翼地挪着脚步过去,崖壁上有水和青苔,十分的湿滑,一不小心张龙的左脚就打滑了一下。

    “啊!”突然传来了魏杨杀猪一般的惨叫,“你奶奶的,踩到我的手了!”

    眼看着这小子就快要撑不住了,张龙一把就将魏杨从下边拉了上来。

    这里边实在是太黑了,而且着呢浓密的雾气,哪里还看的见四周啊?两人小心翼翼地顺着崖壁向下走着,突然那阵“咚咚,咚咚!”类似心跳一般的声音是越来越近了,白雾之间传来一阵阵一阵红一阵绿的亮光,虽然并不能穿透这雾气,但是这光在云雾之间的漫射看起来也是非常明显的,而那心跳声也是从那个方向传过来的。

    两人似乎是听到了流水的声音,这么说此处已经快到地下暗河了,应该是快到洞口的底部了。看样子还有两三米的距离,两人屏住一口气直接就从崖壁上边跳了下去。那水潭应该是一口温泉,下边很热的,张龙是没有半点水性,他在水潭下边不停地杂乱无章地打着水,魏杨将他扶起托到了岸边,张龙此时已经是呛了一肚子的水,坐在岸边上猛烈地咳嗽着,而且这水里还有一股十分浓烈的硫磺味,怪不得,这洞里会有这么浓厚的雾气。

    两人在岸边上歇息了片刻,竟然发现那一道红一道绿的闪光就是从这水面下发出来的,近听水面,果然有一阵一阵的咚咚声,如同一颗鲜活跳动的心脏。

    “魏杨,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张龙对魏杨说到。

    魏杨猛吸一口气,一头就扎进了这口温泉下边,水不深,大概只有个五六米的样子,魏杨潜到下边睁开眼,感觉这浸泡着硫磺的水还是有一点刺眼的,他努力在水下搜寻着,只见水下一颗巨大的如同心脏一般形状的玻璃种玉石被九根手臂粗细的大铁链子五花大绑地悬在下面,光线是从那里边发出来的。

    隐隐约约能够看到这颗玻璃种玉石里边躺着一个四五米高的人,确切的说不算是人,那是一种牛头人身的巨型怪物,那东西双手交叉在胸前,双目紧闭躺在那颗玉石心脏里边。

    过了大概一分多钟,魏杨从水里冒出了头,“张龙,我好像发现一些关于蚩尤的线索了!”

    等到魏杨游上了岸,他将自己在水下看到的情况都跟张龙说了一遍,这是九龙锁心阵法,此阵法和之前看到的九龙镇魂柱是同样级别的高级镇煞阵法,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九龙锁心阵法必须要有水,因为这蚩尤本就是出现于洪荒时期,所以也就被当时黄帝的巫师给镇在了这云梦泽之中,随着时间推移,年代变迁,云梦泽这个地方也就从现实的世界之中被抹去了,只存在于神话故事之中了。

    “看来,咱们这次的抉择是正确的啊!咱们这次真的赌对了!哈哈哈!”说着张龙又跑过去抱起魏杨,兴奋地转着圈,不停地亲吻魏杨的脸颊。

    “张龙你个死变态,你在这个样子的话,我以后就再也不会理你了哦!”说着魏杨嫌弃地不停擦着自己的脸颊。

    张龙此时才发现自己似乎是有那么一些失态了,有的是有过度的兴奋已经完全的掩盖住了他的理智。他连忙将魏杨放了下来,不停地对他说了几声对不起。

    魏杨看了看张龙,嘟着嘴道,“其实我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小气,以后不要这个样子就对了,我不喜欢这个样子!”

    “好好好,我知道了,刚才确实是因为实在是太兴奋了才会这个样子的,对不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