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蚩尤苏醒
    蚩尤在温泉下边被这九龙锁心阵法镇住了,应该也是有好几千年了,张龙和魏杨两人并不知道如何去破解这样的阵法。就像这云梦泽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是一样的,这九龙锁心的阵法也同样只存在于传说之中,而且与九龙镇魂柱的阵法不一样,这种阵法早就已经失传多年了。

    魏杨反反复复地潜入水中,不停地敲打着那些铁链和那口心形的玉石,没有半点反应。穿着这样的大衣潜水确实是相当的不方便,魏杨脱掉外套直接扔在了岸上,他再一次潜了下去,他用力地等着岩壁,用手不停地拉拽那些铁链,但是九根铁链都是拉得笔直的,环环相扣,那东西还是纹丝不动。

    过了一会儿,魏杨再次浮出水面,脱掉大衣的魏杨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小小的身体胸肌和腹肌在一件薄薄的黑色t恤下边若隐若现,张龙看到魏杨的这身材都有些羡慕,他忍不住地轻声吞了一下口水。这声音早就被魏杨那双如猫一般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这小子小声地骂了张龙一句死变态。

    张龙如何可能没有听见这声音,他心里暗自在那里乐着不说话,没想到魏杨这小子逗起来还真是挺好玩的。

    “我反正是累了!你又不下水,上来歇歇!”说着魏杨就从水中爬了起来,向着岩壁上一块突出来的石头上一靠。

    “轰隆隆!”还没等魏杨歇稳,整个洞窟里边开始剧烈地震颤起来,就如同是地震一般,九块凸起来的岩体都不段地向后退缩,那温水池里边也开始冒起了大水泡,不一会儿魏杨才看明白,每一块突出的岩体都连接着一根大铁链,随着铁链子的收紧,这颗玻璃种玉石的巨大心脏渐渐地浮出了水面。

    “我去!九龙出水了!”魏杨开口说到,“这九龙锁心阵法一旦离开水,阵法也自然会失效的!”

    只见那颗心脏下方有一个很小的空洞,不停地往下滴漏着水,不一会儿,这蚩尤的身体就再没有淹没在水中了。

    那家伙在玻璃种玉里边慢慢地睁开了血红色的双眼,打了一个哈欠,露出两颗巨大的獠牙,那怪物用手揉了揉眼睛,仿佛是睡了太久第一次醒过来一般。张龙和魏杨两人看在眼里是看得目瞪口呆。

    那怪物也扭头过来看了看张龙他们,那眼神看得张龙和魏杨有些头皮发麻!蚩尤在那里边疯狂地咆哮着,不停地打砸着那块玻璃种玉,“咚!咚!咚!”

    声音之大,震得张龙和魏杨两人直捂着耳朵。“咔咔!”那玻璃种玉居然开始裂开了,那怪物还在不停地砸着那东西,“咚!咚!咚!”然后紧接着又是一阵“咔咔咔咔”的开裂的声音,过了一会儿,突然就听见“啪!”的一声,那玻璃种玉直接就碎开了,那怪物直接就一下子跳到了张龙和魏杨的面前。

    张龙和魏杨害怕地用胳膊挡住脸,那怪物用鼻子嗅了嗅,“谢谢你们救我出来,不过,我在你们身上问到了一股熟悉的死鱼的味道!”

    这家伙和后卿一样会说话,听到这蚩尤开口说话了,两人也就不再那么害怕了,他们拿掉挡住脸的手臂,抬头看了看这家伙,身材居然比后卿还要高大,样子嘛有点像《大话西游》里边的那个牛魔王的造型,但是这家伙并不是,他是僵尸,他有尖尖的巨大獠牙和长长的黑色指甲。

    “说吧!那条死鱼现在在什么地方?”那怪物背过身,对张龙和魏杨问到。

    “你说的死鱼是?”张龙冒昧地问了一句。

    “燚灵珠都在你们身上,还说不知道那条死鱼的下落?”蚩尤问到。

    “燚灵珠?没听说过是什么东西!”张龙说到。

    蚩尤转过身,指着张龙的上衣口袋,“那里面的就是燚灵珠,肯定是那条死鱼遇到什么事情了托你们过来求老子了!那个没用的东西!”

    张龙翻开上衣口袋,里边不正是那后卿化身成大黑鱼的时候留给他的那颗珠子吗?它让魏杨他们带着这颗珠子过来找蚩尤,请他出山。

    “那条鱼已经废了,你直接把这颗珠子吞进去吧!”蚩尤指了指张龙,“五阴之子还是要比四阴之鱼的底子更好一些,也枉费老子对这家伙六千多年的栽培!”

    “什么四阴五阴的?我有些听不太明白?”张龙向蚩尤问到。

    “所谓四阴就是指的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而你是这几千年来出生的唯一一个五阴之体!”蚩尤对张龙说到,“你还有一阴就是你的母亲在生你的时候死掉了,你是从她尸体里边爬出来的——遗腹阴!”

    张龙半信半疑地将这颗珠子吞了下去,瞬间,他感觉周围源源不断的元气向着他的丹田之处聚拢,浑身开始散发着热气,他感觉自己的力量变得强大多了。

    “以后你就是后卿之身了,而且你和他不同的是,你有魂,而它没有,而且冥王给你的炼魂精魄一定要记得经常进去修炼!得道之人,灵魂不可炼,唯有冥王的那件法宝可以炼魂!好东西!”蚩尤停顿了一会儿,“对了,年纪大了真是忘事!你们此次过来找我有何事?”

    “是这样的,蚩尤大人,血魔出来了,而且,还有一只旱魃,现在它们和提成了血尸旱魃!”张龙说到,“后卿就是被那家伙给打成原型的。”

    蚩尤先是微微震惊地哦圆了嘴,然后表情又变得舒缓了起来,它站着笑了笑,“血魔啊?几千年前我倒是跟它干过几场,没想到那东西居然又出来了!能干过我亲手所造的后卿,看来其实力不浅,虽说在嬴勾、将臣和后卿之间,后卿是最弱的一个。”

    “你们先回去,张龙体内有那颗燚灵珠,若是需要我出战了,心中默念,我自然会在第一时间赶到!”说完,只见蚩尤伸出巨大的手爪在张龙和魏杨眼前划了一圈,两人眼前的景象就完全消失掉了,他们居然又会到了张家界景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