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章 回去成亲
    龙炎站在不远处,恭敬道:“晚辈龙炎,见过前辈。”

    那澜叔根本连正眼都没有瞧过龙炎一眼,只是稍微将头看向了小狮。

    “哦?这里居然还有一头神兽存在?这到是很稀奇啊。”澜叔说完,哈哈哈哈,仰头大笑了几声,他面容看不出任何生气,甚至给人一种亲和的力量。

    站在他身边的那名少年,也跟着哈哈笑了两声,嘴角上扬。

    “小灵姐,看来你现在连澜叔叔都敢欺骗了,你的眼角分明还有些泪水没有擦干,难不成是为了这小子伤心?”

    那少年说话之间,眼中流露的冰冷,让龙炎几乎无处闪躲,散发着强大力量的他,让龙炎体内热血翻滚,差不多都要喷血了。

    “跟这样的脓包呆在一起,简直就是辱没我小灵姐的美貌。”

    看到龙炎脸上出现的一丝痛苦,龙灵一下子就生气了。

    “你是谁啊,凭什么这样对待我的炎哥哥,我不认识你,被以为跟在澜叔身后,就可以为所欲为。”

    那少年,却不怒反笑:“哦,对了小灵姐,忘记介绍我自己了,我叫王越,是来自三域九疆的,我们王家,多亏了澜叔的帮助,才有了今天,嘿嘿,澜叔,可是一直都在我们面前经常夸奖你呢,我哥哥看过你的肉身,便一眼就爱上你了,他叫王龙,想必你应该有此印象吧,上次你苏醒之后,还见过他呢。”

    “什么?原来是你们?”

    王越冷笑几声:“没错,上次你见过的就是我哥,我们其实早就怀疑你,灵魂执念出窍,离开肉身了,只是不想揭穿你,看来你离开之后,一直都跟这个小子在一起,我哥看中的女人,谁也不能接近。”

    王越说完,直接从身体中,幻化出一道强大波动,朝着龙炎镇压而去,不过此时,从龙炎身体中,波的一声,一股更加庞大的力量,直接将这该死的王越就震飞了。

    “什么情况?”王越十分震惊,突然间,他在龙炎脖子上,看到了一条项链,刷,龙炎脖子上的项链被他握在手中,只有一半修为的龙灵都不是他对手,那位澜叔,却也没有出手阻拦。

    龙灵几步冲到龙炎近前。

    “炎哥哥,你没事吧。”

    澜叔伸手接过他手中的灵阳幻器,一把漆黑的东西,眼中也出现了无比炙热的光芒。

    “小灵,这东西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真是想不到原来还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看来我应该回去交给你爹,让他研究一下。”

    龙炎也没想到灵阳幻器,居然会有这么大威力,能将如此强悍的人震退,不过这时候,龙炎哪还敢在去要回,心中已经对这王越的家伙,泛起一丝仇恨,还以为他是神龙帝域的人呢,原来不是。

    “好了王越,你也不要跟一个蝼蚁般的小人物一般见识,不要去为难他了,想必龙灵的身份,他一直也不知道吧。”那澜叔轻描淡写说道。

    他看着龙炎:“小娃娃,龙灵不是你能高攀的起,你们也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了,我知道这段时间,你们彼此产生了一些感情,要不然小灵也不会如此护着你,现在看来你活的好好的,小灵应该还是处子之身,我也不与你追究了,不过我倒是有一个问题很疑惑,那就是你的身体为何会给我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那个澜叔说话之际,语言变得无比冰冷,身体刷,几乎瞬移,出现在龙炎身边,一团强大炙热的光芒将龙炎包围起来。

    龙炎心中咯噔一声。

    “难道这个家伙,发现了自己有青龙魂?”心跳的无比剧烈。

    龙灵神情也无比紧张:“澜叔,你到底想干什么?不要伤害我炎哥哥,如果你伤害他,小灵也不活了。”

    随之,那家伙,将那团光晕,从龙炎身体撤回来,微笑点点头。

    “哈哈哈哈,小灵,放心吧,澜叔知道你跟他有了感情,当然不会伤害他的,我只是奇怪,他身上为何有种神龙的气息,看来是跟你待在一起的缘故吧,现在没事了,我们走吧。”

    澜叔的气势,作用在龙炎身上,刚才那一刹那,感觉就像从地狱走了一遭,浑身被他完全看透一般,每一寸肌肤,都像针扎的难受。

    龙炎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小狮更是站在一旁,他们在强忍着,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这么无力。

    “小灵,跟我回去吧,等过几年之后,我会亲自为你准备嫁妆,你父亲已经将你的婚姻大事,完全委托给了我,到时候,我会和你澜姨亲自为你主持,嫁给王龙的。”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龙灵完全愣在了原地。

    “我什么时候说要嫁人了?”身体都开始变得无比颤抖,可是说,这个澜叔从小是看着她长大的,完全就像是他亲生父亲一样对待,而且,他父王管理神龙帝域,也无比繁忙,根本没有时间对她照顾。

    “澜叔,如果您要将我带回去,是为和那什么王龙成亲,那我宁愿死在这里,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他是龙炎,我们至死不渝,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龙灵说话之际,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我不走,我想离开炎哥哥,澜叔,求您了,不要管我,回去之后,我会向父王亲自道歉,他变了,我的婚姻大事,为什么不和我母亲商量,对了我母亲,我的母亲在哪儿?澜叔叔,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父王继承了王位,什么都改变了,我有太多疑惑。”

    澜叔摇摇头:“小灵有些事情,其实连我都不是很清楚,你父亲的性情突然大变,可是我也不敢违背他任何命令,你母亲去了哪里,我也无法知晓,总之,我这次是一定要把你带走的,别再不懂事了,你这样下去,会害了这小子,不仅是他,如果你父王派别人来,你想过结果没有,恐怕这整个地域,都会因为这小子,而毁灭,这是你希望看到的吗?把他忘记吧!”澜叔说完,一把抓住了龙灵的手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