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流浪之城 第一卷 生存之路 第三十一章 湖里有水怪
    第二天所有的人动了起来,大型农机纷纷出场。这些农机智能化程度很高,很容易上手。仅仅用了两天,荒草杂木都被清理一空,被农机切割成细小的碎粒,成为土壤中的养分。锈蚀严重的游乐设施、室外体育设施,都被垃圾处理机压缩成垃圾块,堆放到庄园外。就连广场西侧的荷花池,也被填平了。现在除了十几栋建筑,庄园里再也没了碍眼的东西。现在的水岸庄园,或许应该称之为水岸农场才更确切。

    “我爱农场。”望着被围墙圈起来的百亩良田,柳家妹妹兴奋地大喊大叫。但当她静下来的时候,才醒悟秋季并不是一个适合播种的季节。废了那么大劲,难道就是为了看到杂木林子变成荒地,然后再看着荒地变成杂草丛生的草原吗?

    “柳妹,有心事?”骆有成从远处走来,见这妹子坐在路边发呆,打了个招呼。

    “有成哥啊,”柳莹眼睛一亮,“你今天更帅了。”

    骆有成嫩脸微红,这姑娘,说话总是这么实诚。

    柳莹姑娘继续说:“我是有桩心事来着,我看书上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一层纱。我咋觉得,女追男,倒像是隔座山呢?”

    骆有成心道,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我们之间隔得不是山,而是一个不可逾越的大舅哥。他说:

    “柳妹,我和你一样,都没谈过恋爱。感情这事呢,我也不太懂,要不回去问问你哥?”

    柳莹没辙了,多少次明示暗示,有成哥就是不接招。咱一个女孩子,也要脸的,算了,这事先放放。

    她指着田地说道:“开这么多地做什么呢?现在啥也种不了,最多再搞几个蔬菜大棚。”

    骆有成嘿嘿笑着:“清理园子,我也没想着种地,我另有目的。”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梅花形的薄片,在中心按了一下。随手贴在身边的路灯柱上,灯柱上出现了一个发光的手印。骆有成将手按在手印里,从上方的灯罩里落下一个透明六面体,悬停在骆有成面前。他撇撇嘴,小声嘟囔了一句花里胡哨。

    他用手将六面体像魔方一样随意拨弄了几下,又让魔方体在指间转了一会儿。食指一弹,魔方散开,再静止,抖出光屏,接着是眼花缭乱的指间舞蹈。

    一旁的柳莹又犯了花痴,她默默坐下,双手托着下巴,目光痴痴地抓着眼前的小男人,怕一不小心就让他从眼前跑了。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小男人,为了能人前显圣,不知道将这套程序跟着系统模拟了多少遍,才练就了这个手速。

    地面出现轻微的震颤,不一会儿,一台台武装守护攀上围墙,拱破地面,掀开湖水。估摸着数量,不少于一千台。此外还有六座导弹发射架,八个对空发射井,四座电磁炮台以及二十四座电磁塔。这个在灾前一片祥和的庄园,在灾后露出了它狰狞的另一面。好在这些武器装备主要集中在外围和彩绫湖中,庄园中心区域很少。否则这地也别种了,装备一出场,上面的庄稼就全被拱翻了。

    骆有成拍拍手,复原了六面体,送回头顶的灯罩。

    “怎么样?绝对守护。是不是很有安全感?”

    柳迷妹急忙点头。

    “我担心你把庄稼种到这些宝贝的头上,不论碰坏了宝贝,还是糟蹋了庄稼,我都心疼。所以一会儿会有些小家伙来做标记。”说话间,从广场方向驶过来不少长着长长机械臂的机器。

    柳莹迷惑道:“这么多打印机?”

    骆有成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回去吧,别影响它们工作。现在我有空,要不我们回去向柳哥请教一下刚才那个情感问题。”

    柳家妹子脸一红,甩开骆有成的手,跑了。

    随后的几天,柳莹拉着柳洵、石岩山、胡永胜四人搭蔬菜大棚。这个季节没法种粮食,不过大棚蔬菜还是可以有的。柳姑娘还做了一个比较长远的规划。等他哥学会建模,就用打印机打出永久性蔬菜温棚。

    几个人热火朝天地建设新家,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除了胡永胜,另外三人身上的东西总会莫名其妙跑到别人的口袋里去,可并没有看到那个像泰迪一样爱搞事的安保主管啊。三人心思惶惶,手上的工作都搁下了,围在一起琢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胆最小的姑娘家,脑洞往往是最大的。柳姑娘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会不会是闹鬼?这里的主人家不欢迎我们,所以用这个法子赶我们走?”

    这话一出,柳洵和石岩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胡永胜是不信的,长期独居的他,死尸骸骨见过千千万,就是没有见过一只鬼。于是他找来了骆有成帮忙。

    “老广,你看是这怎么回事?”这种事骆有成也只能求助系统广旭。

    “还能有啥?有人搞怪呗。”

    “商士隐?可他没在这里。难道他也能隔空取物?”骆有成蹙眉。

    “想多了,他就在他们身边。他那股子得意骄狂的情绪太邪恶了,我都想扇他。他身上要么有隐身的装备,要么他有隐身的异能。你还记得他说过他老爹‘摄像头下走,翻高不留痕’吗?”

    “这小子学了他爹的本事,一直没有实践的对象。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见猎心喜也很正常。我还说用他来磨练一下这几位,闹腾一下也没事。不过现在连鬼怪说都出来了,好像有点过了。”骆有成又开始挠下巴。

    系统广旭说:“过犹不及,再这么下去,同僚都没得做了。这小子太猖狂了,欠抽。”

    在系统广旭情绪侦测的精确制导下,骆有成用意念包裹住商士隐。

    大棚边上的四个人听到半空中一声低促的惊呼,接着哗啦一声,一块有两根背带的平板设备落在地上。四人抬头一看,安保主管正在半空中扑腾着四肢。

    骆有成厉声说:“从今天起,安全意识教育结束,此后不准再对同僚出手,否则,你的见习期将无限制延期。”

    商士隐急忙讨饶。

    柳莹切了一声:“原来才是个见习期员工,拽什么拽,我还以为真是什么主管。”

    石岩山也呸了一声:“还敢让我们写检查。”

    骆有成把商士隐丢在地上,柳家兄妹和石岩山就围了过去,准备群殴。轮体质,商士隐就是个普通人,石岩山一拳一脚上去,这小子怕不得丢半条命。

    “男人不准动手。”骆有成急忙喊道。

    石岩山和柳洵一顿,心有不甘,还是没动手。柳家姑娘不轻不重地在商士隐屁股上踹了几脚,当是挠痒痒。

    商士隐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骆有成心中满是敬畏。老爹的装备,不仅能光学隐身,连红外线探测都能屏蔽,少主人是怎么发现他的?骆有成又对他进行一番批评教育,商士隐连忙保证不再搞事。这事就算过去了。

    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第二天早上,柳家兄妹就到健身房来找骆有成。

    “有成哥,你要给我做主。这次要是不严惩那个贼娃子,再和稀泥,我跟你没完。”

    骆有成翻遍所有的记忆,柳家妹妹这是第一次撒泼。商士隐又搞事了?看兄妹俩的表情,这只泰迪这次搞的事不小。难道是偷了柳妹妹的内裤?这不长记性的货,得好好教育一下,他一皱眉:

    “他又偷了啥?”

    “他偷菜,偷了好多菜。”柳家妹子都快哭了。

    骆有成也怒了,平时那些只当玩闹,无伤大雅。但破坏生产,就不可恕了。这个乱世,最重要的是什么?是食物!他冷哼一声:

    “不知进退的蠢货。柳哥,去把他找来。”

    ……

    柳莹最早的那批大棚前,骆有成阴沉不语。棚膜被掀开,稀稀拉拉长着三寸左右的白菜苗,菜地里留下许多大大小小的浅坑,那些白菜苗显然被人连根拔走了。

    商士隐大声喊冤:“少主人,真不关我的事啊。我再皮,也不能干这种缺德事啊。”

    “放屁,肯定是你,你报复我昨天踹了你。”柳姑娘已经气得顾不上矜持了。

    “胡哥,你说句话,我真没说谎,你知道的,对不?”商士隐转而胡永胜求助,但后者张大嘴巴,一脸茫然。

    骆有成在胡永胜耳边低语道:“你第二人格有一个能力是测谎。”

    胡永胜这才恍然大悟,但这不是他的能力,他该怎么回答?

    好在骆有成没有让他为难,他说:“这事还真和商士隐没关系。”

    “你!”柳妹子纵使是骆有成的忠实小迷妹,但是人都有三分火。自己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不帮自己也就算了,还要为那个贼娃子开脱。柳妹子愤怒地望着骆有成,眼睛里还包着一汪水。这眼神杀伤力太大了,日渐有上位者气质的骆有成都忍不住心里扑腾一下。

    骆有成努力展开温煦的笑容,态度极力诚恳:“柳妹,相信我的判断,我也能测谎的,商士隐没说谎。”

    商士隐低低咕哝了一句:“早说了不要在湖边开地的嘛,她还不信。”

    骆有成猛地转向商士隐:“你说什么?”

    商士隐怯怯地望了骆有成一眼,低声说:“这湖里有水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