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不舍的说再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片大片的桃花落下,几乎要将两人淹没了。阮云霄身体越来越透明,莲清将大股大股的妖力的涌入了她的体内。

    白色的光芒一阵强过一阵的笼罩在阮云霄的身上。莲清尽量避免阮云霄受到伤害。

    莲清抱着阮云霄飞快的往前走,周身的保护膜不断的受到花瓣的攻击。但这个阵法最厉害的地方并不在这里。

    莲清在地上飞掠的同时,那些本来没有反应的桃树也开始有了反应。莲清挥出一道火球来,喷涌到了一颗闪烁光芒的树上。

    那棵桃树并没有像之前的几棵飞快的落下来,而是继续挺立在那里。

    那棵树上的花瓣居然都没有丝毫要落下的迹象。莲清觉得奇怪,同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个地方就是阵眼。

    莲清看着怀中紧闭双眼的阮云霄,她现在连呼吸都非常的困难了。他俯下身,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快了,很快我们就会出去的。”

    阮云霄伸手捏了捏他的手掌,示意她相信他,相信他可以带她离开这里。

    周围的花瓣缤纷落下,两人在一片花雨中,如梦似幻的场景,却让人感觉不出一丝的开心。反而带着丝惨烈。

    莲清指尖流出丝丝鲜血,在空中画着符咒,阮云霄在这个时候将手中的绒毛放到了莲清的手中。

    白色的光芒越来越亮,莲清伸手按到了那棵桃树之上,手中劲力吞吐。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种奇怪的现象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力量突然出现在附近。漫天的花瓣落地的速度突然就变快了,而且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了。

    本来两人都要淹没砸一片花海中了,如今却突然间什么都没有了。那种在花瓣上传来的波动和压迫感也都没有了,阮云霄的身体觉得轻松了一下,却有一丝更不好的预感略上了心头。

    一定是那个人又出现了,阮云霄握紧了双拳,莲清手中的动作不停,将自己的妖力注入到桃树之中。

    桃树上面的桃花反而开的越发的鲜艳了。

    一个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你们到底跟她什么关系?还想继续骗我吗?”

    果然,阮云霄心里咯噔一下,他果然出现了。在这种情况下,莲清已经损耗了大部分的妖力,阮云霄不知道他还可以撑多久。

    她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腕。希望他可以放手去做。

    空气中凭空就出现了一团巨大的花球,正在飞速的旋转着,充满了威胁的意味“你们逃不出去了。”那个声音非常的自信。

    莲清丝毫没有理会这个声音,很自然的挥动着手臂,手中出现了一朵晶莹剔透的雪莲花,轻轻送出,那朵莲花绕着空中的花球转了一圈。然后直直的飞向一棵桃树。

    慢慢的,就融合了进去,也就是在这一瞬间,那棵树整个就被冰冻住了。连树上的每一朵花瓣和树叶都凝固了。

    整棵树都覆盖着薄薄的冰霜。

    就连空气,都仿佛在瞬间凝结住了。一种寒冷的感觉充斥在整个空间中。因为有莲清的保护,阮云霄察觉到的寒冷已经减弱了很多倍。

    接着,整个空间似乎都颤抖起来。那棵树,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碎裂成了冰渣,包括莲清刚才挥出的雪莲花,一同脆裂。

    脆裂的同时,莲清身形不稳,鲜血一直涌到了喉咙。

    紧接着,连这个空间也在慢慢的变成碎片,慢慢的消散开来。这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只不过是一个幻境。

    周围的景象不断的变化着,刚刚那个充满的威胁气息的花球也开始消散了。虽然看不到那个人的人影,阮云霄却觉得,他似乎也在其中受了些伤。所以可能已经悄悄的离开了。

    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莲清抱着阮云霄,飞快的冲出去。周围是一些零星的碎片,还散发着冰凉的寒气。伴随着一道道的白雾,迷离朦胧,让人看不真切。

    两人仿佛行走于梦中,飘飘渺渺的,阮云霄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就要跟着飘到天空中,越飘越远……

    莲清的衣衫在飞行的过程中已经被碎片割裂了,脸上都有了几道血痕,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将妖力运转到极致。

    几个呼吸间,就已经带着莲清飞到了瑞王府的附近。

    总算是脱离了那个地方,但是情况也没有好多少,阮云霄经历过这些,灵魂已经变得虚弱不堪了。

    这次不止是身体上的伤痛,而是伤到了魂魄里,很难治愈。尤其是阮云霄这样只有一年寿命的灵魂。现在恐怕三天寿命都没有了。

    苍白透明的样子,让莲清怀疑自己触碰到的只是一片空气而已。

    “阮云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过我?”莲清皱着眉头说道。

    阮云霄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很平和的点了点头:“其实,本来打算过了端午就跟你说清楚的,但是没想到中间又发生了这么多事。”

    “你早该告诉我的,也好早点想办法啊。现在你的魂魄就快要消散了你知不知道?”莲清的语气里似乎带着些怒火,可能真的有些生气。

    不过事情已经发展到这样了,生气又有什么用呢。阮云霄自己心里其实也很无奈。

    他们此时正在王府的附近,两人坐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开始调息着身体,因为不想让王府里的人发生异样,所以不打算这么快就进去。

    不过阮云霄的身体很难让人不发现异常。莲清只能让她多穿一点衣服,将身体都遮盖起来,头上还蒙了一道面纱。

    府里的人一定还在寻找着阮云霄,所以他们想要不被人注意也不太可能了。于是莲清干脆化身为丫鬟,带着阮云霄从正门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刚一迈入大门,就听到那些婢女小厮惊喜的声音,所有人都在传递着一个信息,侧王妃回来了,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蒙着面,莲清只好告诉他们是因为感染风寒的关系,然后随便编造了一些故事糊弄过去。

    大致说的就是她是如何找到阮云霄的,以及阮云霄是如何逃脱的,讲有人救了他们,在那人的家里过夜了。

    这一番说辞虽然不是很严谨,倒也没有什么人怀疑,他们既然能回来,肯定会是有人帮忙的,既然人回来了就好了。

    立刻有婢女过来,要带着阮云霄来到王爷的住所里。

    阮云霄此刻虚弱的连说话都觉得困难,所以一直都是莲清在应付哪些问话,提到了王爷之后,阮云霄就突然想到了那个时候,幕少衍受伤的样子。

    他肯为了她而受伤,又怎么会暗下毒手呢?其实阮云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她已经将之前的想法全部推翻了,不过现在的她,根本没心思去理会这些。

    她恐怕只有三天的寿命了,再想这些似乎也没有了意义,她没有精力更没有时间。

    但在最后的时间里,也还是应该见见幕少衍的吧。

    想到这里,阮云霄轻轻的开口了:“那好,就去见见王爷吧。”

    莲清转头瞪了她一眼,然后无奈的应声,带着她一起前往王爷的房间。

    快到门口的时候,阮云霄回头对莲清说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没等她说完,莲清已经迫不及待的打断了她的话:“不行,你现在的样子,我必须时刻在你旁边看着你,要不然我怎么会放心?”

    阮云霄想了想,也觉得找不到什么拒绝的理由,于是点了点头,和莲清一同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药草的味道,应该是幕少衍正在用的。有一个小厮走了过来,手指放到唇边,小声的说道:“等等,王爷刚吃完药,睡着了。”

    睡着了?也好,阮云霄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她怕以王爷的精明,会发现什么不对劲。这样反而方便她去看他。

    “王爷的伤势怎么样了?”阮云霄淡淡的问道。

    那个小厮恭敬的回答道:“并无大碍,太医说再调理两三天应该就可以康复了。”

    看来确实没什么事,阮云霄也放下心来了,继续往前走去,想要上前看一看幕少衍,却发现窗户上人影一闪。

    是有什么东西走过去了吗?阮云霄揉了揉眼睛,几乎以为那是自己的幻觉。到底发生了什么?

    阮云霄看了看身旁的莲清,他居然没有丝毫的反应,他的感觉不是应该比她敏锐很多吗?难道真的是自己眼花了。

    阮云霄不打算纠结在这个上面,她上前走了两步,看着安静沉睡的幕少衍。她的幕少衍……

    他的伤口应该都包扎好了,从外面已经看不太出来,脸色也恢复了红润,看样子应该是没有大碍了。

    走上前轻轻的划过他的轮廓,阮云霄突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执着的要复活,为了找寻自己的记忆吗?会不会也是为了,记忆中那个深刻的人影?

    她的脑海中突然就浮现出了当时跳崖时的场景,那一声悲怆绝望的少衍,其中蕴含着多少复杂的感情。

    如今,是真的要彻底消失了吗?阮云霄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心里也有些担心,生怕他突然就醒了过来,那会让她措手不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