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去哪,我去哪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云霄,你听着,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人愿意给你温暖的,不是所有人都该死的。你感受一下,我,莲清,妖界之王,愿意,一直保护你,陪在你身边。”

    莲清将阮云霄的手轻轻的放到了他的胸口处,说道:“我的真心,你感受到了吗?”

    阮云霄此时神志不清,双眼迷茫的望着他,看着看着,脸上表情变得狰狞,五指成爪,就那么,狠狠的抓进了他的胸膛。

    莲清痛的刺溜刺溜的大口吸气,但是,却不愿意放开手,不愿意,让阮云霄失去这种温暖。

    莲清的鲜血涌了出来,血液顺着阮云霄的手掌掉落到地上,阮云霄怔怔的看着那些血迹,耳旁,还有着各种各样的蛊惑,各种鬼魂,都在刺激着她,让她杀人,让她迷失。

    但是,她全都听不到了。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是觉得,好累好累,好痛苦好痛苦。为什么,这个人,她不想伤害呢?

    阮云霄的手从莲清的胸膛处放了下来。莲清嘴唇已经苍白,但是,坚持着,将流云剑,一点一点恢复原状。耗费着大量的法力。

    他的手放到阮云霄的手腕处,一点一点,逼着阮云霄心中的戾气。

    阮云霄眼眸低垂,一开始并没有反抗,但是,却有一个声音自动的在心里回荡:“所有人,都该杀。都是假的。什么都不要信。”

    阮云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捂着自己的脑袋。大声的嘶吼了一声,她快速的退了好几步,将自己置身与黑暗之中。

    虽然和莲清相隔没有很远,但是因为中间的大片空洞和黑暗,他们仿佛隔了岁月那么悠长的距离。无论怎样,都看不清彼此。

    看不到眼前的人儿。阮云霄挥动着手,只感觉到好多的鬼魂,压着她,撕扯着她,将她的头发弄乱,在她的耳边,说着控诉这个世界的话。

    是啊,这个世界,多么多么的不公平,好人被害死了,却没有控诉的机会,穷人只能一辈子被富人践踏。原本的好兄弟,可能瞬间反目成仇,原因,可能只是一个女人。在你面前温声软语的人,在背后,说起你时,可能会狠狠的吐一下吐沫,将你贬低到尘埃。

    那么多的不公平,那么多的背叛欺诈心口不一,那么多的笑里藏刀暗度陈仓。这个世界,多么冰冷,多么绝望啊。

    难道不是吗?

    阮云霄的衣衫已经凌乱不堪,头发也散乱成一团,眼神空洞,捂着脑袋,她不知道,不清楚,她想不通。既然这个世界那么绝望,为什么还有很多人,选择活着,那么努力的活着。

    即使是苟延残喘,即使是卑躬屈膝,即使是穷困潦倒,他们不还是,好好的活着吗?

    阮云霄浑身颤抖。脑子混沌成一片,一方面,她觉得那些鬼魂说的都是对的,她也对世界绝望,可是,心底,却有个声音,弱弱的说,不是这样的。

    但是,为什么不是这样的?那个声音说不清楚,阮云霄也弄不明白。

    她真的想,跟着这个世界一同毁灭了吧。都毁灭了吧。

    于是,阮云霄站起身,重新唤来了流云剑,流云剑在她手中,虚弱的悲鸣,剑身上曾经的颜色,一点一点的消散了。

    流云剑觉得分外的恐慌。它已经无法感知到主人的心了,他想反抗,却也无能为力,最后也只能,被人强制的,握在手中。

    莲清轻轻的握拳,他知道,阮云霄此刻必定在受着煎熬。她一定是十分难受的,但是却一声不吭,难道想要自己扛过去吗?笨蛋,那怎么可能呢?就不能不要故作坚强吗?

    如果真的迷失了本心,她要怎么将阮云霄找回来,如果找不回来,将意味着什么?是不是意味着,她会亲手将自己给毁掉?

    他该,怎么办呢?可是,他看不到阮云霄,不知道她在何处,莲清试着在屋子中来回走动,试图寻找着。

    但是却发现,这个举动,真的是苦难重重。那些恶鬼,在狠狠的扯着他的衣襟,嘶吼着,咆哮着,极力阻止他的脚步。

    每一步,似乎都无比艰难。努力运气全身的法力,跟他们对抗着。一边大声问道:“不破,还需要多少时间?”

    而不破在另一端,金光笼罩,虽然在一点点的破除着阵法,但是实际上,他的身体也不好受,那些戾气,几乎是无孔不入,再怎么阻拦再怎么抵抗,也还是侵蚀了少许。他没有办法,只能加快脚步,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嘴唇紧抿着,他并没有说话,因为一开口,可能就会卸了力道,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阮云霄在黑暗中,身子颤抖,流云剑也跟着颤抖。她控制不住,真的控制不住,在这里的时间越久,就越难受。

    这里,太多太多的戾气,而她的心理防线,几乎崩溃,她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找不到理由,不恨那些人。

    有些人,真的很该死啊。那个诬陷她父母的畜生,她是真的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的。大卸八块都不够。

    她的父母,毕竟,再也回不来了啊。

    阮云霄的眼角有泪,不过那泪珠都是冰冷的,眼神,更冷。

    她握紧了手中的流云剑,往前挥动过去,大片大片的浪潮扑面而来。狠狠的击打着。她要将这个世界撕碎。也将自己,撕碎。

    这力量,越来越强大,也越来越诡异,里面布满着浓浓的戾气,竟然比她平常运用起来,还要威力强大。

    这么强大的能量波动,莲清很快就感受到了,目光看了过去,那浪涛,虽然寂静无声,却也在黑暗中掀起了小小的震动。

    那些鬼魂惊叫着逃离,但同时,笑声刺耳,他们的阴谋诡计,终于成功了。这三人,谁都别想,从这里走出去。不如,都留下来,跟她们一样,做个孤魂野鬼,让他们又多了一个伙伴,多好。

    这些人体内的怨气极重,都是冷眼看着这个世界,对这个世界冰冷绝望的。恨不得,所有人,都下了地狱才好。

    莲清寻着阮云霄施展剑法的地点,一点点挪了过去,但是,虽然离得很近了,也还是看不到阮云霄的面孔。

    心里有些着急,大声的喊道:“云霄,快了,我们快要能出去了,你在哪里?”

    他在努力朝前看,努力追寻阮云霄的时候,一个身影,无声无息的到了他的身后,阮云霄,静静的看着莲清。手掌中出现了一个星星点点的光。

    流光,他第一次交给她的东西。阮云霄的手放开,一道光柱狠狠的从莲清的肩膀穿透过去。

    不过在靠近莲清的时候,被他的护体真气阻碍了一下,所以,并没有那么轻松,也没有整个洞穿过去。

    不过还是,流了大片的血迹,莲清急忙转身,他知道一定是阮云霄做的,并不生气,只是伸出手:“云霄,我们回家。”

    家?阮云霄的身体再度颤抖起来,没有父母,没有丈夫,她哪里有家了?她的父母,都死在行刑台上了,她原本的丈夫,此刻,在另一个女人的温柔乡里。她哪里有家,居然敢跟她提回家。回哪一个家?

    阮云霄嘴唇要紧了,更是愤怒,什么都看不清了,她只是知道,自己,要把这个世界都撕碎,既然这个世界这么不公平,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身上的戾气更重了,流云剑在空中优雅的旋转着,每一剑都是极阴狠的招式,几乎是,招招致命。

    莲清轻轻的后退,担忧的看着眼前的阮云霄,却并不担忧自己。

    他的手,轻轻的向前伸出,快速的上下翻飞着,不断的用法力,一一化解,但是,那里面的戾气,却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经过戾气的腐蚀,莲清肩膀上的伤口,血流的更加的欢快,他的嘴唇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在黑暗中,带着微弱的光。

    “云霄,我们回家。”莲清继续说道。看着云霄愤怒的脸色,冰冷的目光,他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你不想,那么我们从这里出去,天大地大,你去哪,我去哪。”

    你去哪,我去哪。阮云霄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趁着阮云霄愣住的时间,莲清上前,轻轻的按住了阮云霄的手臂,他不想趁这个时候偷袭她,他只想接着整个机会,靠近她。

    他的指尖修长,手指还带着温度,就那么,握住了阮云霄的手腕。

    阮云霄的手腕是冰凉的,不过,不要紧,他可以帮她捂热了。

    阮云霄双手颤抖,大声的喊着:“滚,滚,都是骗子,骗子。”

    什么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都是骗人的。哪里有什么天长地久,她不过是一个快死的人。

    阮云霄此刻,头脑竟然有一瞬间的清晰。莲清接着,用手轻轻的理了理她乱糟糟的长发。

    他没有继续说什么,眼神却明亮的动人。阮云霄竟然可以看清楚了。他的眼睛,这样的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