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让他自己选择跟谁走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云霄扶着莲清,慢慢的朝着那个方向走着,她已经再加快了,但是还是移动的很困难。本来手臂就没有完全修复,却要用肩膀支撑莲清的体重。

    她强忍着疼痛,快速的往前走着,不过还没走到一半的路程,岳灵素已经再次的拦在了她的身前。

    这个女人,究竟想要怎么样?

    “你害他害的还不够吗?非要杀了他才甘心吗?”阮云霄冷冷的说道,声音里已经有了怒气。

    岳灵素淡淡的看着她,不屑一顾的说道:“我都说了他不会死,有我在就不会,你硬要带他走,难道就不是将他往绝路上逼吗?就凭你?治的好他的伤?”

    阮云霄直视则会她的双眼,语调依旧是冷冷的:“我不会治疗,但是,也比交给你手里要强,我根本,没有理由相信一个敌人。”

    岳灵素朝着阮云霄逼近了一步,阮云霄体内的灵力突然间汹涌起来,不是阮云霄有意为之,而是感知到了危险的气息自动运转起来。

    这个女人,是真的想要杀了她吗?居然有这么强的杀气?就那么恨她?没有道理啊。

    “你就那么想我死?那么恨我?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如此恨我呢?没有理由吗?”阮云霄问道。

    岳灵素听了她的这个问话倒是一愣,居然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不过只停留了一会儿,依旧往前走着,手中出现了淡粉色的光芒。

    一片花瓣迅速的划过了阮云霄的手腕,不过,本来以为一定会见血的。哪知道什么都没有,就连阮云霄自己也诧异,她以为自己躲不过的,但是,居然没有受伤吗?

    朵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空中落了下来。她静静的看着岳灵素,说道:“你不许伤害他们,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岳灵素看着纯净的朵朵,眼中的恨更深了,阮云霄从那刻起就明白了,她并没有恨着哪一个特定的人,她应该是恨着什么事情,活着是,恨着别的人或物,又或者,恨这个世界。

    “那我也警告你,你救不了他们,谁都救不了。”岳灵素高傲的说着这些话。

    朵朵手中出现了白色的光,将阮云霄的莲清笼罩在其中,而且,其中还有着点点细碎的灵力,流入了莲清的体内。

    阮云霄和莲清一起在那里疗伤。

    朵朵脚步轻移,来到了阮云霄的前方,正好将他们护在了身后。凌杰也从空中落了下来,解开了朵朵刚才用的束缚的咒法。此时正冷冷的看着朵朵,目光中带着戒备之色。

    他扭头对岳灵素说道:“要小心,此人来历很古怪。”她的法术同样很古怪,明明很多法术看起来都柔和无比,觉得根本就不能伤人,但是柔和之中又透漏出一股万物臣服的感觉,没有刻骨的伤害,却会被控制了行为。

    很奇怪的感觉。朵朵的手中再次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光圈,慢慢的荡漾了开去,脸上微微的带着笑容,说道:“得罪了。”

    岳灵素和凌杰都凝神以对。朵朵的手飞快的落到了地面,地面上突然就窜出了数道光柱,直达天际。

    在岳灵素和凌杰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被阵法困住了。岳灵素微微眯着双眼,冷冷的盯着朵朵说道:“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你。”

    朵朵何时布置的阵法?他们完全都没有感受到,却都在还没有感知到什么的时候已经被困在了其中。

    朵朵慢慢的坐在地上,缓缓的喘息着。岳灵素和凌杰躲避着地上的光柱,不过那些光柱在不断的变换着位置,令人觉得难以捉摸。

    凌杰一个不小心,整个人就被那道光柱笼罩了,那种圣洁的光芒在他的体内缓缓的划过了,他呆立不动了,只是静静的看着天空,什么话都不说。

    朵朵微微抬头看了看他们,又很快的低下头了头,手中结印,慢慢的修复自己受损的地方。

    “云霄,我们一会儿趁他们还没出来的时候,赶快离开这座山,我怕,我也撑不了多久了。”朵朵艰难的说道。然后继续闭上眼睛运功。不再说话了。

    一时之间,这片天地又是一阵死寂。那些小妖精们不是不能动就是昏睡过去了,两个厉害的妖精被阵法困在其中,而朵朵阮云霄和莲清,都闭着眼睛各自疗伤。

    不过,莲清那算不算疗伤,还未可知,他此刻也是闭着眼睛,脸色苍白,跟已经是活死人的千幻状况倒是有点像。

    不过毕竟是不同的,莲清身上的伤都是被人弄的,他要修复,需要靠自己活着借助外力引导,而千幻的伤,没人能帮的上忙,甚至他自己都无法预知,能不能好,只能说,全屏天意了。

    莲清的身体轻微的抖动着,身上竟然有血珠慢慢的流了出来。

    他的身上有好几处,血管都破裂了。他还是紧紧地握着拳头,意识还是有些清醒的,但就是无法动弹,体内的气流太过紊乱,让他根本招架不住。

    阮云霄的伤势经过了朵朵的治疗,好起来并不算困难,她开始慢慢的恢复着自己体内的灵气,低头担忧的看着身旁的莲清。

    千万不要有事啊。阮云霄的手轻轻的拂过了莲清的脸颊,然后,突然就感受到了一股要将人凌迟的目光。

    岳灵素虽然是还在阵法中躲避着,苦苦撑着,看起来也有几分狼狈,然而,她竟然还是在敏锐的观察着阮云霄的动作,过了一会儿,她的嘴角缓缓扬起一抹笑容,似乎是胸有成竹的样子。

    朵朵抬头看了岳灵素一眼,瞬间脸色就变得惨白了,阮云霄还没有明白要发生什么的时候。

    岳灵素的手已经挥了过来,一串淡粉色的花瓣扬起,朵朵的身体就那么飘飞了出去,差点就撞到了坚硬的石头。

    她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缓缓落地,却忍不住吐出血来,鲜血绽放在衣襟上,变成一朵妖艳的花朵。这种妖艳的颜色和朵朵这样纯洁的女孩,很不相匹配。

    阮云霄皱了皱眉头,觉得心里闷闷的,像是被锤了一下,一下又一下。

    不过她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她只能抬头看着岳灵素,岳灵素从阵法中冲了出来,还伤害了朵朵,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这些的,这么看来,岳灵素比凌杰还要厉害一些。这个人还真是格外的难缠。

    岳灵素迈着轻飘飘的步伐,走到了阮云霄的身边,眼神是格外的认真的。她一字一句,坚定的说道:“把莲清交给我,我,饶你们不死。”

    这个女人,是疯了吗?明明是她偷袭莲清害他受伤,之后却突然好似喜欢上了莲清,拼命也要得到莲清的样子。

    阮云霄回转身,拉住了莲清的手,丝毫不理会岳灵素快要喷火的目光,她淡淡的说道:“莲清不会愿意跟你走你的,不要逼迫他了。”

    “你怎知,他不愿意,他没有说啊。”岳灵素淡淡的说道。

    这还用说吗?阮云霄在内心中冷笑,然后轻轻的摸了摸莲清的手,带着几分挑衅的继续说道“那么,你敢不敢现在就将他治好,听他说,到底跟谁走?”

    “好啊。”岳灵素如此说道,她答的十分干脆,几乎没有半点犹豫。

    阮云霄愣住了,她本来以为,这样的要求,这个人是不会接的,因为她根本半点胜算都没有,她何必这样呢?她哪里来的这样的自信?

    岳灵素伸出手去,说道:“我现在就治给你看啊。”

    阮云霄看着她伸出来的手,眼中戒备之色更浓了,说道:“你这种人,不值得信赖的,如果莲清交给了你,你还会还给我吗?”

    “如果他清醒了之后不跟我走,我立刻就下了碎石山,而且,以后见了你们也绕道走。”岳灵素认真的说道。

    阮云霄犹豫了,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意思?她真的有把握治好莲清,那样的话,倒是可以让莲清少受些苦,阮云霄自然是愿意的,只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还隐藏着什么目的,她是不可以相信的呀。

    想着,阮云霄拉着莲清的手更加的用力了。

    岳灵素不屑的看着阮云霄,说道“你到底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呀,你是不敢赌吧,你怕莲清真的会选择我,对不对?”

    “不可能。”阮云霄坚定的说道,她相信莲清,不会跟这个女人走的。

    “既然不怕,为何不敢试一试,还是,你宁愿让莲清这么痛苦下去,也不想看着他遵从自己的心愿,跟别人离开,你就是这么自私的人!”岳灵素大声说道。

    她话语中的肯定让阮云霄有些生气,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做到无私。况且,这件事情,真的不是自私心在作祟,那是莲清的命啊,她怎么能随随便便交给一个外人手中,而且,这个人还是害莲清伤重的罪魁祸首!

    两个人开始僵持起来,谁都不让半步。正躺在地上,似乎没有了知觉的莲清,此时却开始挣扎了起来。阮云霄去握他的手,他却动手甩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