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水晶棺中的男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云霄漠然的看着前方,双手环胸看着那个酒壶慢慢的升起来,然后酒壶倾斜起来,里面不断的有水流流下来。

    一滴一滴的滴落到杯子上面,很快杯子就满了。

    接着杯子漂浮到了阮云霄的面前,有女子的声音传过来。“朋友,敢不敢喝下去呢?”

    “你要那个冰山雪莲没有什么用的,为什么不交给他?可以多救活一个人命,何乐而不为?”阮云霄没有接过杯子,而是淡淡的说道。

    “敢不敢喝?你喝了我就告诉你,怎么样?”那个女子的声音继续传过来。

    阮云霄看着面前的杯子,伸出手接了过来,接着,又有一个杯子跑到了不破的面前,依旧是同样的话。

    不破也拿起了杯子,轻轻的握在手里。

    阮云霄看着杯中的酒水,放到鼻尖闻了一下,有一股浓郁的香味。她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好酒啊。”

    说着,就要喝下去,不破急忙阻止了阮云霄,阮云霄看了不破一眼,然后用银针试了一下毒。

    银针并没有变黑。阮云霄皱了一下眉头,突然想起那股香味十分的熟悉。那么浓郁的香气,其实她是第一次闻到。

    并不想是酒香味,倒像是花香。

    那么会是什么花香呢?阮云霄晃荡了一下水中的酒,有几滴酒就那么洒了出来。

    阮云霄闭上眼睛,将自己的灵力释放开来,然后快速的扔掉了酒杯,朝着一个方向冲了过去。同时将莲清留在了原地。

    她知道离境就在那里,不过等她赶到的时候,离境似乎已经离开了。离境的声音从前方冷冷的传了过来。她说道:“哼,真是没有胆量啊,到最后还是没有喝。”

    阮云霄眼中闪过冷光,说道:“不要耍什么花样了,你把东西交给我,我立刻就走。”

    “我费了那么大的劲拿到的,干嘛给你,我又不是傻子。你要是有本事,就过了我设的关卡吧。本姑娘也好久没有跟你这样厉害的人过招了。”离境的声音中透着几分嚣张张扬。

    阮云霄冷声说道:“既然你想跟我过招,那么为什么不干脆点面对面的打一场?”

    离境哈哈大笑起来,突然改变了方向,绿色的衣裙在阮云霄的面前一闪而逝,她轻声说道:“本姑娘偏偏不喜欢正大光明的打,你又能奈我何?”

    阮云霄也调转方向追了过去,然后就看到前方掀起了大片的水花,打在了她的身上,绿色的衣服在水面上飘荡着。

    阮云霄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停住脚步看着前面的那些东西,那是离境的衣服吗?

    她伸出手去想要碰触的时候,突然有一双手从后面狠狠的推了她一下,阮云霄急忙运转灵力,从水面上贴着飞了出去。然后落在了草地上。

    怔怔的看着周围,离境又不见了,为什么她要弄出这么大的水花?阮云霄想着,突然觉得周身寒冷。她打了几个激灵。

    然后就看着不破抱着莲清从远处走了过来,阮云霄急忙喊到:“不要靠近那片湖!”

    喊完之后,就开始觉得头脑昏昏沉沉的,身子似乎也摇摇欲坠起来了。阮云霄倒在了草地上。

    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身体里不断的往外冒着灵力。但是那些灵力却似乎失去了控制,只是围绕在阮云霄的身边,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阮云霄的眼皮变得十分的沉重,不受控制的闭了眼睛,眼前只有一片黑暗。已经这么小心了,居然还是中了招吗?

    真是可恶啊。

    一定是刚刚的水流……阮云霄的头越来越痛了,恍恍惚惚间,看到不破焦急的走了过来。

    阮云霄突然就坐了起来,双目灼灼的看定了不破,不破的身上并没有沾染到湖水,他看着阮云霄,问道:“你怎么了?”

    阮云霄睁大眼睛看着不破,然后晃了晃脑袋,轻声说道:“我想起来了,那个花香,有问题,最有问题的就是刚刚像是酒香又像是花香的那个东西了。”

    “你没事?”不破的眼中掠过了一丝惊喜。

    阮云霄低头看着自己,喃喃着说道:“是啊,我怎么会没事呢?”

    莲清在一边也瞪圆了眼睛看她,看到阮云霄伸出手要摸他的时候,他反而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莲清?”阮云霄疑惑的问道。

    莲清小心的退后了几步,然后重新走了过去,来到了阮云霄的身边,绕着她转圈圈。

    阮云霄看了几眼莲清,就转头向着四周看过去,然后轻轻的揉了揉脑袋,突然觉得更加的恍惚了。

    到底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什么?她会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但是根本说不出来是哪里怪。

    阮云霄晃了晃自己的头,觉得有些理不出头绪来了。

    正在想着的时候,发现前面似乎有噼里啪啦的火光出现,接着,那火突然就蔓延开来,在整个森林中燃烧起来。

    不破吓了一跳,急忙前去灭火,手中出现了水流,不断的释放出去。

    周围就是湖水,于是,不破开始去引动那些湖水,但是刚引到一半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就一僵,然后直直的从空中坠落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阮云霄慢慢的走过去,看着躺在地上的不破,又看了看前方的火光,她的手轻轻的伸了出来。晃动了几下,然后那些光芒就迅速的消失了。

    阮云霄使劲抱住了自己的头,然后,发现自己的双手中,似乎有水在往外冒着。阮云霄瘫坐在了地上。

    “哈哈,还敢玩吗?第一招你就接不住啦。”有欢快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戏谑着手中的老鼠的猫一样。

    阮云霄的身体开始微微的发抖,然后似乎一脚踏空了,掉入了水中。

    接着,她就分不清自己到底身在何处了。

    水中,似乎有着一个像是水晶宫一样的地方,很漂亮精致的房子,阮云霄慢慢的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有一行字在上空中浮现出来,写着:你最想得到什么?

    阮云霄眨了几下眼睛,摇摇头说道:“没有,我想得到的都得到了,就算还有其它的,我也想凭借自己的努力去得到。”

    此时,站在岸边上的离境,用手指姣着自己的头发,愤恨的看着阮云霄,有些不满意的说道:“真是奇怪,中了这么深的毒了,还能保持一丝理智一丝清醒,还真是不简单。”

    低头看了看脚底下的那个小狐狸,离境蹲下来,轻轻的摸着它的毛发,眼中露出了喜爱的神色,说道:“很漂亮的小狐狸啊。你以后,就跟着姐姐走好不好?”

    莲清猛地摇头,然后往后退了几步。似乎在害怕的样子。

    离境微笑了一下,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上前一把就抱住了莲清,然后抱着他走到了不破的身边。

    看着倒在地上的不破,离境的嘴角弯起,轻轻的笑了笑,然后悠哉的绕着不破转了一圈。然后轻轻的点着自己的额头。

    而此时,阮云霄正在水底下,看着面前的水晶宫,眼神有些飘忽。慢慢的往前走了几步。

    她的手碰触到了那一行字,然后就看着那行字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了。阮云霄晃了晃脑袋, 突然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阮云霄使劲的揉了揉额头,然后继续往里面走过去。

    她的面前有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水晶石,阮云霄围绕着水晶石转了一圈,然后才伸出手去,摸了一下水晶石。

    冰冰凉凉的,很舒服。阮云霄直接用手按了下去,然后,水晶石突然就动了。

    阮云霄急忙抽回了手,却觉得自己似乎按动了什么机关的样子,仔细看下去的时候,就发现……

    机关启动了,中间出现了一个洞口,然后,洞口中缓缓的向上浮动出了一个水晶棺。

    阮云霄好奇的看过去,就发现水晶棺中躺着一个很奇特的男子。

    说他奇特,主要是因为他的头发是蓝色的,他的皮肤白的几乎透明,是一种不正常的眼色。

    好像水晶做成的人一样,睫毛很长很密,嘴唇是紫色的,那种紫色应该是中毒的样子。

    阮云霄皱了皱眉头,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这么一个人,这人是谁?她敢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这一切都好莫名其妙啊,阮云霄继续转头看着周围,然后,禁不住那种诱惑,慢慢的推开了水晶棺。

    水晶棺中出现了很冰凉的气息,让人觉得很冷很冷。阮云霄轻轻的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然后伸出手,轻轻的碰了一下那个男子。

    一股强烈的冰冻的感觉瞬间就席卷了全身,阮云霄怔怔的看着前方。突然出现了咔嚓咔嚓的声音,阮云霄转头看过去。发现,水晶宫的外面似乎结上了一层寒冰一样。

    空气都快要凝固住了,这里突然就变得异常的寒冷。阮云霄觉得自己的血液几乎也在瞬间凝固了,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