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狠心的绝色女子
    阮云霄觉得全身越来越没有力气了,那个字眼看就快要形成了。不破急忙赶过去,但是被那名女子施展法术拦下了。

    阮云霄眼中的光芒越来越暗淡起来,她觉得,可能这是最后一次看到这些光亮了,很美的蝴蝶,却是来要她的命的。

    她的身体颤抖着慢慢的倒下去,眼睛还在注视着那些正在飞舞的蝴蝶,那么美妙的舞蹈,那样奇异的魔力。

    不破本来想救阮云霄的,可是看着看着就发现自己也不能动弹了。

    最后的希望好像也消失了,阮云霄沉默的看着那些蝴蝶,飞舞出一个巨大的“死”字。

    明明那么美妙神奇的场景,偏偏,写的是一个这么残忍的字眼。

    就在这种宁静的让人绝望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迅速的扑入了那些蝴蝶当中。将那些蝴蝶的舞蹈全部打乱了。

    而他自己也被那些蝴蝶团团包裹住了。

    那些带着金边的蝴蝶中央,包裹着一个白色的小狐狸。莲清,居然是莲清救了她。阮云霄觉得那些压迫感减轻了不少,本来以为必死无疑,但是,事情又总算是有了转机。

    阮云霄慢慢的喘着气,刚才几乎压抑的无法呼吸了,只是……莲清怎么样了呢?

    阮云霄想到这里就紧紧的攥起了拳头,骨节泛白,伸手紧紧的握住了流云剑。阮云霄慢慢的站起了身,看着那名女子。

    手中的流云剑上迅速的出现了一道飓风,朝着莲清席卷过去。将围在莲清周围的蝴蝶纷纷的打落了。

    伴随着那些蝴蝶落下来的,还有莲清。

    阮云霄急忙迎了上去,抱住了莲清,身体轻轻的打着旋落了下来。

    莲清此时紧闭着眼睛,阮云霄不知道他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心里不免有些着急。那名女子笑看着她,说道:“这么紧张啊,哈哈,不要急,你们都会死的,一个一个的全都去死吧,等把你们杀光了,我再杀死我自己,哈哈,真有趣啊。”

    “你……还真狠啊。”阮云霄也不知道该跟这名女子说什么好了,反正看样子不管说什么她都是不会听的了。

    她现在只想要杀了他们。阮云霄的双手点了莲清的几个穴道,然后将自己的法力注入进去,莲清此时已经十分的虚弱了,不过还好没有死。

    阮云霄将莲清放在地上,手中出现了一道淡淡的白光,将莲清笼罩了起来,阮云霄才转过头来正视着她。

    捏紧了流云剑,阮云霄冷冷的说道:“好,我就跟你好好的打一场。你不是想死吗?我送你一程。”

    “哈哈,好大的口气啊你。”那名女子颇有些不屑的看着她。嘴角高高的扬起来,头也微微的昂着,本来是一个看起来气质清冷的绝色美女,这样一弄顿时让人觉得怪异,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阮云霄也不去细想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她现在只能集中精神对付眼前的敌人,为了她自己也为了在场的所有人,她都必须要打败这名怪异的女子。

    流云剑在空中飞速的挽了一个剑花,朝着那名女子急速的刺了过去。那名女子急忙闪身躲避着,双手中出现了浓浓的绿色的雾气。

    阮云霄身形快速的闪动着,速度快过闪电,但是那名女子居然可以跟得上她的速度,一一躲避开来。

    还真是不简单的人物。

    阮云霄看着她冷笑了一下,然后另一只手往天空中一扬,她的手中出现了一道水柱,那道水柱迅速的朝着那名女子就扑了过去。

    女子费力的躲避着,不过还是被水柱击中了,她面色微微一变,脸色铁青,口中传出低喝之声。手指往前一点。

    立刻有无数的树叶翻飞起来,在阮云霄的面前形成了一道绿色的墙壁。

    阮云霄被阻拦在了外面,不过她也并不急着直接闯进去,她双手抱胸,看着面前的墙壁,冷冷的说道:“你会用毒,我也会,不想被毒死的话,你就给我停手。”

    “停手?停不了手了。”那名女子笑着说道。然后轻轻的叹息了一下。她的手腕上前推动着,眼前的那道绿色的墙壁立刻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墙壁上的每一根叶子都仿佛在一瞬间透明了一样,一点一点的融化了,形成了一道透明的屏障。

    阮云霄双手用力,使劲的往上面推动了一下,那道透明的墙壁似乎有弹性一样将阮云霄的身体往外弹开来。

    阮云霄站在墙壁外面,使劲的搓了搓双手,双手握住了流云剑,暗暗运气,流云剑上光芒涌动着。

    越来越强烈的光芒凝聚在剑尖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那个光球迅速的朝前推进着。

    然后撞击到了那层透明屏障之上,嘭的一声,起了一阵巨大的烟雾。在这阵烟雾之中,对面的女子迅速的收回了她的法术,然后轻巧的一个闪身,躲过了阮云霄的攻击。

    她的双手中似乎出现了无形的丝线一样,丝线的另一头朝着阮云霄无声无息的蔓延过去。然后轻轻地卷住了阮云霄的身体。

    那些丝线缠绕到了阮云霄的身上,不过因为那些丝线实在是太过柔软,而刚才的爆炸又发生的惊心动魄的声响巨大。

    所以阮云霄并没有注意到她身上的那些细小的不注意看根本看不清楚的丝线。

    她只是在烟雾之中努力的找寻着那名女子的身影,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在思索着那名女子会在什么地方出现。

    女子依靠在树上,朝着阮云霄眨了几下眼睛,然后捂着嘴低声的笑了起来,阮云霄看着她只是觉得莫名其妙,上前一步,说道:“你真的不信我给你下了毒吗?”

    女子脸色微微变了变,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然后嘴角扯出一丝不屑的笑容,阴阳怪气的说道:“信啊,我怎么会不信呢,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不过你下的毒也并不厉害,你以为我就不会解吗?”

    “你这么快就能够解开?”阮云霄对她的话半信半疑,就算会解毒,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配置好解药喝下去吧。

    阮云霄的双手挥动,手中又出现了好多条的水柱,那名女子急忙躲到了树后面,用手卷起了自己的头发。

    把弄着自己的青丝,说道:“你的毒虽然药性不强,但是确实难解,我还没有解开,不过,这没什么关系。”

    女子悠闲的说道:“反正,一会儿,你会求我的。”

    阮云霄皱了皱眉头,疑惑的说道:“你什么意思?我求你干什么?”刚刚她都要死了她也没有想过要求这名女子,她哪里来的这么某明奇妙的话呢?

    “不信我们打个赌啊,半个时辰之内,你一定会有事求我的,哈哈,如果你现在就给我解药,那么你求我的时候,我会考虑一下你的请求的。”女子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死都不会求你这种人的。”阮云霄冷冷的说道,默念咒语,流云剑再次挥动起来,那名女子依靠着的那棵树,在阮云霄的攻击之下迅速的化为了飞灰。女子的身影倒退了好几十米远。

    阮云霄也跟着追了过去,趁着毒性还起作用,一定要乘胜追击。

    那名女子在前方拼命的奔跑着,似乎和阮云霄在森林之中玩起了捉迷藏一边,女子的身影快速的移动着,到了某个地方的时候,女子捂着嘴偷笑,不过她也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眉头微微的皱起。

    “还真的下了毒了啊,可恶。”女子小声的说道。

    阮云霄来到了她的面前,流云剑轻轻的移动,驾到了女子的脖子上面,然后冷冷的说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你赌输了吧,现在,应该是你来求我了。”阮云霄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说道:“怎么样,想不想要解药啊。”

    女子闻言脸上一点怒气都没有,反而笑得更加的灿烂了,抬头一双水样的眸子盯着阮云霄,青丝如瀑,轻轻的垂落在身侧,其实她不说话的时候,还是有一种很惊心动魄的宁静的美丽的。

    但是,她一动作起来,就会将人之前的印象全部推翻了,让人觉得很无语。女子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看着就架在身边的剑,她一点也不着急。

    反而双手轻轻的碰了碰自己的指甲,然后有些得意的笑着对阮云霄说道:“是啊,我是很想要解药,不过,我不会求你的。”

    阮云霄仔细的盯着她的每一个动作,不明白为什么刀现在她还可以如此的气定神闲,好像胜券在握的样子。

    女子侧过头去,目光不知道注视着什么地方,待看到阮云霄的脖子后面,一根细细的丝线轻轻的迈进了身体里面的时候。

    女子突然就仰头大笑起来,笑得丝毫没有形象可言。笑得人觉得莫名其妙,还有些毛骨悚然的。

    女子抬手指着阮云霄,转过头来,看着她,说道:“我不求你,我要你将解药乖乖的拿给我。”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