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只能救活一人的水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些风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止。真的觉得好难受啊。

    阮云霄隐隐约约的似乎是听到了音乐的声音。叮咚的一下,十分的清脆动听。这是……泉水的声音吗?

    不破的身体动了动,慢慢的睁开了双眼,他先是觉得有些迷茫,继而就感到口渴难耐。他捂住了自己的喉咙。

    此时风沙已经停止了,阮云霄仰面躺在地上,已经感觉到精疲力尽了。她轻轻的闭着眼睛,感受着阵阵微风。

    不破慢慢的走了过去,声音已经沙哑了,他问道:“你怎么了?要不要紧?”

    “我……”阮云霄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干裂的厉害,声音也沙哑的很。“咳咳……”阮云霄咳嗽了几下,觉得自己的肺部都快炸裂开来了。

    阮云霄捂着自己的胸口,脸色惨白。嘴唇干裂。不破也好不到哪里去。也是严重缺水的状态。

    “怎么会这样呢?”阮云霄轻声说道。说话的时候就觉得嗓子很难受。

    “云霄,我们先找到水源再说吧。”不破说道。

    然后拉着阮云霄起身。阮云霄靠在了不破的身上。其实按理说就算一两天不喝水,她和不破也不会这样的。他们身上毕竟还有着灵力。

    但是,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们就已经有了快要坚持不住的迹象。

    这个洞穴真的是太古怪了。阮云霄现在都在怀疑自己到底是在哪里,是不是被传送到了另一个地方。她还是在那座山上吗?

    她是进了一个洞穴里吗?头顶的……真的是太阳吗?

    阮云霄微微的一抬头,顿时就感觉到了一阵眩晕,身体有些控制不住了,幸好有不破的支撑她才没有直接倒下去。

    “我……我听到,水声了。”阮云霄虚弱无力的说道。

    “要不要我背你?”不破看着阮云霄皱眉说道。

    阮云霄摆了摆手,握住了不破的手臂,轻声说道:“这样扶着就好。一起走吧。”

    不破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两人开始慢慢的往前走着。

    叮咚,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了。阮云霄觉得自己的眼前已经产生幻觉了,她时不时的就能看到一片浩瀚的海洋。

    不过每次看到的时候她都清楚的知道,那些只是假的而已。

    阮云霄和不破沉默着往前走着。越走越是艰难起来。前方又出现了一场极大的风沙,几乎快要将两人掩埋了。

    阮云霄挥动起了流云剑,身体内灵力吞吐而出,往前一挥,一道强大的气浪就铺天盖地而去。

    那阵风沙直接就被逼了回去。

    空中突然就传来很轻的一声“咦?”

    阮云霄微微一怔,这是谁?难道这一切都是有人在搞鬼吗?阮云霄再次的抬头想要看看那个大太阳。

    阳光实在是太刺眼了。她最后只能无奈的放弃了。

    那种滴答叮咚的水声继续远远的传过来,阮云霄开始怀疑,连这个声音都是骗人的。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还是一无所获。

    阮云霄停住了脚步,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实在是太被动了。

    她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这样下去,不渴死也要累死了。

    阮云霄猛地咳嗽了几下,身体往下滑落下去。不破使劲的抱住了她,看她实在太虚弱,就将她横抱了起来。

    莲清从阮云霄的怀里钻出来,怒视着不破。幸好莲清现在还没有事,这一点让阮云霄还有点欣慰。

    只是,现在的情况……她还能做些什么呢?阮云霄的体内涌起一股深深的无力的感觉。双手捏紧了拳头。

    “不破,你回忆一下,我们是不是进了什么洞穴?”阮云霄问道。

    不破仔细的想了想,然后对着她点了点头。

    阮云霄微微笑了笑,然后说道:“那好。”说着,她的身体从不破的身上跃了起来,踩在不破的肩头,用力一跃。

    到了半空中,她在空中快速的旋转着身体。

    越飞越高。不过也感觉越来越热了。阮云霄咬一咬牙,施展出全身的力量。朝上飞过去。靠近了那个所谓的太阳。

    她伸出了流云剑,使劲的在上面挥砍下去。一道剧烈的白色光芒从流云剑上闪烁出来。那个所谓的太阳震颤了几下。上面居然出现了一道裂痕。

    不过也只是裂痕而已,那太阳依然在上空,让人觉得全身的水分都要消失了。

    阮云霄觉得有些受不了了。身体开始迅速的往下坠落下去。坠落的时候还在看着头顶,她想的果然是对的。那个并不是真的太阳,是可以打的。可是……真的太热了。热的她无力反抗了。

    就算是在烈火中,阮云霄也没有觉得这么难以忍受过。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奇怪了,一切都不对劲啊。

    阮云霄的头微微的一偏,看到了还在下方的不破,她想要告诉他什么,但是喉咙痛的受不了。所以只能什么都不说。就那么坠落了下去。

    不破看到了阮云霄飞到空中的那一击,也看到她掉落到了地上。

    叮咚,阮云霄似乎又听到了一阵泉水流淌的声音。那是什么呢?她意识模糊的想着。

    好想要喝一口水啊。好想要……

    “砰”的一声,阮云霄就这么落到了沙土之中。不破看着阮云霄,眼中闪过疼惜之色。他本来应该接住她的。只是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拼命的赶过来还是晚了一步。只是用法力暂缓了她下落之势,

    阮云霄到底还是重重的砸落到了沙地之中。

    那些沙子一点一点的落下来,要将她全身都掩埋了。

    阮云霄觉得全世界都安静下来了,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叮咚,滴答,继续有滴水的声音传过来。

    阮云霄觉得自己的嘴唇上滴上了水滴。她猛然的睁开了双眼,“下雨了吗?”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确实有一滴水滴到了她的嘴唇上,不过很快就消失了。不破的手迅速的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她从沙土中拉了上来。

    阮云霄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比如说水滴?”

    “没有啊。”不破摇摇头说道。

    阮云霄用手指轻轻的放到了嘴唇上,真的有一点湿润了,不过也转瞬就蒸发了。

    刚刚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阮云霄慢慢的抬头看天,依然觉得口渴的厉害,体内的水分似乎都被蒸发掉了一样。

    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幻觉,阮云霄的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一个瓶子。而后,空中不断的往下滴落着水滴。那些水滴全部都滴入了瓶子之中。

    那个瓶子轻轻的摇晃了一下,那里面的水……阮云霄真的好想直接就扑过去抢过来啊。

    滴答,很清晰的水滴声在身边响起。

    阮云霄和不破顺着那个声音走了几步。风沙越来越大了,他们走起来也越来越艰难。

    这时候,前面又多了一个石堆,两人很快走了过去。在那个石堆的另一面。正好有一个水瓶。

    居然真的有水瓶。阮云霄微微的有些惊讶。还没有靠过去的时候。那个水瓶周围就出现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纹。

    接着一个声音悠悠的说道:“这个水瓶中的水只能救活你们其中的一个人。想好了再用吧。”

    这是什么意思?

    阮云霄双手环胸,看着那个古怪的水瓶。“只能救活一个人,它是故意的吗?”

    不破看了看,嘴角依旧挂着淡然的笑容,说道“你觉得选择谁好呢?”应该是很严肃的一个问题,他却用着开玩笑的口吻。

    阮云霄愣了一下,然后也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恩……让我好好的想一想吧。我觉得……不如……我喝好了。”

    说着,阮云霄伸手捏住了那个瓶子,看着瓶子里面清澈的水,她其实真的那个接喝下去。但是,她又总觉得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这个地方的怪异之处。她是真的很想要弄明白的。

    阮云霄再次抬头看了看空中的那个大太阳,此时似乎已经没有那么刺眼了。

    阮云霄冷笑了一下,对着空中,轻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玩什么把戏,但是,我们的生死,不需要别人来掌握。我们两个,都不能死!”

    阮云霄静静的注视着天空,不破也跟着她四处张望着,沉默的看着前方。

    “不破,我喝了。”阮云霄将那个玉瓶放到了嘴边,然后轻轻的喝了一口。那个玉瓶看着也不小,但是喝起来就发现里面的水真的很少。

    她几口就喝完了,然后抬起头,刷的一下就抽出了流云剑。

    “不破,你放心,我们两个都不会死的。”阮云霄坚定不移的说道。

    然后,快速的往前一跃,身体飞速的向前方冲了上去。

    这次,她恢复了一点力气,所以速度比上一次更快。流云剑上闪烁出了强烈的金色的光芒。

    狠狠的挥落了下去。

    嘭的一下巨大的撞击之声在这个空间里不但的回荡起来。阮云霄低喝一声,更加用力的砍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