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黄单的毅力
    ,!

    黄单循着三仪剑的踪迹一路追去,大约两一分钟之后,在一处草丛之中寻得,然后又急忙转身村子跑去。

    回到村子后,发现先前云沐剑所在的地方只留下一滩血迹,还有四五个队员留在村子中。

    其中一个队员见队长回来,连忙说道:“队长,目标往山中逃了,副队长带人去追了。”

    黄单转头看向村子侧方的那座大山,说道:“哼,想逃?你们几个,放把火把村子烧了,然后跟上来!”

    说完黄单便转身离开桃村,往青湖山的方向追去。

    从黄单的视线中看到那熟悉的青湖,想起当初自己在湖中被鱼拉下水的场景,丁星便是苦笑连连,不过也正是因为这里,才开启了新的人生。

    ......

    黄单的速度很快,短短数息之间便已经看到的前方的队员,于是又一阵加速、

    “云沐剑,你还要顽固抵抗吗?乖乖受死吧!”黄单见前方的云沐剑背着秦晴已经踏入大山之中,于是大喊道。

    一心逃跑的云沐剑在进入山中的那一刻,出现短暂的一愣,然后并没有选择寻常进山的那条路,而是选择往更西方的一侧逃

    黄单在这一瞬间犹豫过,但是不明白他这样做的含义,但丁星却知道。

    定是云大哥知道当时自己与歇在山中,所以选择了另外一条逃跑路线,把这些人给支走,免得殃及池鱼。

    随后便是众人你追我赶的在山林间驰骋,惊起山中的兽禽四处飞散逃窜。

    ......

    青湖山位于凡界最西北边的一座大山,是一头延绵魂断山脉靠近浦龙主城一侧的最大的一座山。

    仗着熟悉地形的优势,虽然云沐剑背上有个人,但速度却丝毫不慢,反而是身后的那群人遭遇各种突发情况,有被捕猎夹夹住脚惨叫不已的,有掉进狩猎坑中摔断脚的....

    以至于从最初包括黄单、肖权二人在内的七人,变成了只剩下他二人还在继续追。

    黄单一边跑一边对肖权说道:“你也留下吧,我一个人去追就好了,这些没用的家伙,带他们去凤溯郡城等我。”

    肖权本就对着山林不感冒,听到队长发话,想也不想的便答应下来,应了一句便往回撤。

    “混小子,就没见过像你这么怕事的修士,还凝气期后期呢,真是丢人。”黄单笑骂道。

    话刚说完,便见到前方的云沐剑突然一个转向拐进一块巨大的岩石后方,于是也连忙跟了上去。

    “队长,我这是......”肖权的回答在脑后响起,可惜由于时间紧迫,黄单并没有听清楚后面的内容。

    加快速度追上后,来到岩石后面,刚跑出不到百米的距离,黄单便被眼前的情景给惊住了,眼前是一条铁索桥,又或者是叫铁索梯,长度大约在五百米左右,铁索桥两端连接着两处悬崖,宽度约一米,每隔三十公分左右便是一根手臂粗细的铁棒,两边没有护栏,微微向下一个弧形。

    此时走在铁索桥上的,正是云沐剑,只见他背上虽然背着秦晴,但一跃便是数米之高,落在铁索桥上只是轻轻一点,随后便再度起跳,说是跑过去,其实确实跳过去的。

    黄单惊讶的是在这深山之中居然还有铁索桥,而且长度还不短,这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不过惊讶归惊讶,黄单的脚步还是没有落下,一直处在云沐剑身后两百米左右的位置,而且这个距离还在不断的缩小。

    相比于云沐剑的跳跃式前进,黄单选择的是直接在铁索桥上踏行,双脚交替的踩在那一根根铁棒上,速度飞快。

    一声声清脆的响声不断的从他脚下发出,与他双脚奔跑的速度相当。

    两种方式前进的速度差别实在是太大,还未等云沐剑抵达对岸,黄单就已经来到他身后接近五十米的位置。

    “哼,想不到堂堂的紫山总院的少院长,居然还会蠢到这个地步,你这是故意放慢脚步等我追上吗?”黄单嘲讽道,手中的长剑已经慢慢抬起。

    云沐剑回头一看他正狂奔而来,先是眉头一皱,随即大骂道:“真是傻帽,你想死可别拉上我!”说完咬牙爆发全身的力量,对着仅剩下不到五十米的对岸冲刺过去。

    黄单正在纳闷云沐剑说这句话的意思,突然从脚下看不清的深渊之中出现一大片的黑云,伴随着‘吱吱~唧唧~’声音,正在不断爬升上来。

    “什么东西?”黄单眉头一皱,一股危机感顿时悠然而生,后背瞬间冰凉。连忙向前加快速度狂奔。

    而随着他的脚步加快,脚底下铁棒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急促,下方一片黑云也上升得越快,而且还一直跟随他的脚步。

    眼看前面的云沐剑已经抵达对岸,自己稍微失神慢了些节奏,导致距离对岸还有七八十米,黄单也不担心,这点距离也不过需要一两息的时间而已。

    可就在他欣喜若狂准备一跃跳上对岸时,下方的黑云猛的冲天而来,瞬间包裹灼单。

    只见他眼前顿时一黑,也不知道是闭上眼睛了还是黑云导致的,反正丁星看到的记忆是全黑的,只听见周围响起了交战的声音,而且还是金属碰撞的声音。

    过了一两秒的时间,当视线重新出现时,丁星通过黄单的第一视角,看到的是伤痕累累的身体。

    全身有无处到爪痕,就像是被某种爪类动物所抓伤的一样。

    “可恶,这到底是群什么怪物。居然能无视灵气罩,连身上的法宝都无法抵御攻击。”已经上岸的黄单咬着牙吞下一颗疗伤丹,随后继续往前追去。

    一路上鲜血横飞,像是沿途在喷洒红色涂料一样,伤口在疾风的吹拂下,痛楚在不断的增加。

    黄单不能停下来疗伤,只能咬牙继续前进,被云沐剑稍微拉开了些距离,若是再停下来片刻,可能只需要两息的时间,对方便能完全消失不见。

    丁星看这里,站在私人的立场上还是比较佩服黄单的毅力和观念的,能这样扛着疼痛继续前进,连挺下来的念头都没有,也难怪能年纪轻轻便达到筑基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