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好气呀
    ,!

    正是因为黄单的不放弃,再加上他筑基期的修为比云沐剑高上不少,又由于云沐剑背上背着秦晴,因此过去了不到半个时辰,两人的距离又重新回到了百米之内。

    前方即将抵达一片空旷的草地,微微带点斜度的上坡,这说明前面指不定又是悬崖或者索桥什么的,黄单决定就在这里动手了,于是猛然加速,手上的长剑也开始不断的引动体内的灵气。

    再度拉进双方距离后,黄单没有犹豫,手中长剑化风飞驰而去,直奔云沐剑的身后的秦晴而去。

    眼看便要击中,云沐剑似乎察觉是到危机,于是连忙转回身的同时,手上又是一把青色的长剑,挡开了袭来的剑。

    “还想跑?你没有机会的!”还未等他再度起身逃,黄单大吼一声,单手握拳向云沐剑砸去,速度之快,完全不像是连续奔跑近一个时辰的样子。

    加上他全身上下的让人触目惊心的伤口,云沐剑脸色大变,另一只手抬起便要抵挡。

    “嘭~咔咔!”的接连几道声响还未彻底落下,云沐剑以及背上的秦晴瞬间倒飞出去,甩出数十米远。

    一击打中,黄单没有停留,收回长剑又冲了上去。

    “咳~晴儿...”在地上连续滚了好几圈,云沐剑连忙上前查看秦晴的情况,却发现她反而是醒了过来。

    “夫君,小心!”秦晴刚一睁开眼,便见到云沐剑身后袭来的黄单,于是瞪大双眼惊呼道。

    云沐剑脸色一凝,回身看也不看的便是一件刺出。

    两把长剑尖部对准尖部,只有毫米不到的厚度,竟相互抵住了!

    短暂的静止过后,两人几乎是同时发力,灵气融入长剑然后与对方抗衡。

    汇聚到长剑尖部的灵气相互一碰撞,便开始压制,但双方灵力竟然差距不大,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

    可是作为筑基期的黄单,明显要跟轻松些,看到一脸铆足了劲的云沐剑,冷笑道:“跟我比灵力?你也不看看你的修为,真以为越级战斗是那么简单便能做到的?给我死吧!”

    话音还未落,云沐剑便感觉到磅礴的灵力传来,自知低挡不住,于是便直接引爆灵力,连带着对方的灵力也同时暴烈开来。

    一场没有硝烟的爆炸,一场看不见的爆炸,威力无比巨大,一阵阵能量往四周扩散,震得最近百米的一颗大腿粗细的小树直接轰然倒塌。

    作为肇事双方,无一幸免的皆是被震退数十米,云沐剑若不是有秦晴奋力起身接住,说不定飞出百米都不止。

    “噗~”云沐剑一口鲜血喷出,单手捂着胸口,艰难的对扶着自己的秦晴说着什么。随后见后者点头,两人同时转身便逃。

    单手握剑撑在地上的黄单,见二人又要逃跑,眼中的愤怒从未有过,大怒的吼道:“想跑?你跑得掉吗?给我去~”

    黄单话音还未说完,长剑先是往后一缩,随后全力掷出。

    长剑在空中嗡嗡作响,剑刃的四周仿佛升起一团与空气摩擦产生的火焰,以接近声音的速度向云沐剑刺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前面的云沐剑与秦晴二人还未反应过来,长剑已经来到他的身后

    庆幸的是秦晴正好转头去查看他的情况,一瞥见袭来的剑影,连喊话的时间都没有,一把拉过云沐剑,试图让他避开攻击。

    剑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几乎是在她伸手后的半息不到的时间,长剑已经距离云沐剑不到一掌的距离。

    就这前后不到两秒的时间,两人已经来到尽头,面前便是一片灰色的大海,此时所在的位置,距离海面的垂直距离至少得有近千米。

    “嗤~”的一声清脆的响声,长剑从云沐剑的左后胸刺入,直到剑柄处抵左背才停下。

    秦晴心里一痛,大呼道:“沐剑~!”抓着云沐剑的手猛的一紧。

    云沐剑低头一看长出来的剑,眉头拧成麻花,身体微微一软,若不是秦晴扶住,估计直接倒地不起了。

    “晴儿,别管这下了,快!跟我一起跳下去。”云沐剑抓着秦晴的手,坚定不移的说道。

    身后急速赶来的黄单听到两人对话,虽然不知道前方下面是什么,听到两人要跳,没打算让他二人就此离开,于是隔空一掌拍了过去,

    “碎灵掌!”

    两人同床共枕多年,秦晴对云沐剑的话从来没有怀疑过,两人没有丝毫犹豫的往下跳。

    “噗~”又是一掌被击中,正好跳在空中的云沐剑身体顿时向前飞了出去。

    庆幸的是秦晴始终握着云沐剑的手,所以便也被带着飞了出去。

    ......

    黄单呆呆的站在悬崖边,看着下方千米落差的大海,脸色变得无比的阴沉,嘴里喃喃道:“可恶,居然连这么高的地方赶跳下去,还带走老子一把剑,不过中了我一剑外加一掌,体内灵力溃散应该难以存活下来了吧?”

    可惜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只有呼呼的风声。

    没有跟着跳下去的他,最后只能选择回声原路返回。

    .....

    一路毫不停歇的直奔凤溯郡城,与正在酒楼内大吃大喝的其余十一名队员汇合后,经过一一说完后,有些郁闷的说道:“可恶,那云沐剑到底是生是死也不知,这任务也不知道算不算完成呀。”

    肖权这时候站起身笑着说道:“队长,那云沐剑不仅身中一剑,还中了队长你的碎灵掌,体内灵力尽散,那么高的落差,摔都摔死了,所以任务铁定已经完成,走啊队长,去交任务不就知道了?”

    黄单摇头说道:“等等,我身上的伤势还未痊愈,也不知那该死的铁索桥下到底是什么怪物,真是恐怖如斯。”

    于是交任务的时间被拖到了次日,十二人兴致勃勃的去交任务,结果却被告知目标未死亡,因此任务没有完成。

    空欢喜一场的众人郁闷至极,垂头丧气的离开据点,相约就酒楼饮酒。

    ......

    在确定了黄单没有再去完成这个任务的决心后,丁星便把后面的记忆画面加快速度播放。

    后面又是一次又一次的任务,仗着黄单筑基期的修为,小队的任务完成率极高,但同样也会有意外发生。

    这十一人中的那三个没见过的修士也在不久后出任务的时候死亡,丁星的报仇之路也暂时结束,接下来便是寻找云大哥了。

    退出器域后,丁星突然又醒悟道:“哎呀f单的储物戒忘带走了,那三仪剑还在里面......”

    好气呀!

    “那老头当时并没有说让我留下储物戒,说不定还真能带走呀,要是能带走,等寻得云大哥便能物归原主了嘛。我怎么这么傻!”丁星暗自嘲讽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