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 他能帮我什么?
    他问:“妈咪,季奶奶,为什么爹地还没有醒?”

    萧白笙跟季萌坐到沙发上,熬了一个晚上,她们的身体都有不同程度的疲惫,尤其是季萌,还抽了这么多血出来。

    “爹地身上的麻醉还没退,他很快就会醒过来了。”萧白笙说。

    柏尼似懂非懂点点头,让小徐把他给抱回了原处,继续吃东西。

    萧白笙对季萌说,“季院长,要不我还是送你回去睡一下吧,晚点我让人煲汤送过来。”

    季萌笑道:“真是不服老都不行,以前试过两天两夜不合眼的,从手术室出来还能做去巡房,现在不过抽ml就有点吃力。”

    “这两件事哪能比较?好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在隔壁床上睡吧。”

    不等季萌开口,萧白笙又道:“不许拒绝,你要是不在这里睡,我就让小徐把你打晕。”

    季萌失笑摇头,“你变了,变得这么暴力也不是好事。”

    “这个年代不是看谁的拳头硬麽?”

    萧白笙没再跟她说话,起身扶着她走到旁边的床上躺下,然后拉上帘子。

    以季萌这样的年纪抽这么多血,她怎么可能不累?再加上一天一夜没有合过眼,季萌躺下没多久便睡着了。

    萧白笙靠在沙发上,身体很累,却怎么也睡不着。

    季萌告诉他,修承墨的胃里长了一个恶性肿瘤,幸亏发现的时间早,还是初期,现在做手术以后留下隐患的概率也要小很多。

    但在往后的日子他必须要非常注意饮食以及保证有足够的休息时间。

    度过了危险期,萧白笙便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修承墨以前一直很注意养生,怎么会长了肿瘤呢?

    这件事恐怕只有等他醒过来了才能知道。

    -

    “修承墨被送进医院了?”欧阳锦不确定地看向眼前人。

    修泽昊点点头,很肯定地说:“已经再三确认过,昨天上午被送进去的,刚从手术室出来。”

    欧阳锦很是满意修泽昊的态度,“很好,你让你的人继续盯着他,看看他到底得了什么绝症。”

    “我会的。”修泽昊没有急着离开,而是问了另外一件事。

    “袁基宏昨天找上我,说是愿意跟我们合作扳道修承墨,这件事情我不敢擅自做主。”

    “袁基宏?就是你女人的父亲?”欧阳锦挑眉问。

    “正是他。”

    莫丹就站在修泽昊的身后,听了他的这句话她下意识看向欧阳锦,又很快收回目光。

    “如果我没记错,他的公司已经宣告破产,他能帮我什么?”

    修泽昊沉吟片刻,道:“想必你也知道袁基宏的身边有个女人,这个女人便是修承墨的母亲。修承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让她回家。”

    话不需要多说,点到为止就好。

    果然,欧阳锦听了修泽昊的话就来了兴趣。

    “你的意思是,修承墨不让他的母亲回家?”

    “你也可以认为修承墨不认她这个母亲了。”修泽昊说。

    欧阳锦闻言沉默了。

    这几年修承墨从不按套路出牌。一个这么有名气的人说不要自己的母亲就不要,这个可能性不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