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五章 她真是个傻子“私事?”
    本来想问个究竟的林开阳看了一眼林小胖笑吟吟的模样,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不妨碍。不仅如此,他还十分主动的将其他几位散仙大能请进屋去休息,山顶上迅速清场,不过片刻,就只剩下了屠瀛司马三家与林小胖等人了。

    “我说开阳啊,”从影子中钻出来的鲲洛枢缠在林开阳的耳边呢喃,话中未免没有挑拨之意,“你就这么走了?不担心林小胖会出什么事儿?你看,那里剩下的,可都是些老弱残兵啊,万一她打死个把人怎么办呢?”林小胖那杀气腾腾的模样,在场的人谁看不出来啊,只是没有人觉得她做的不好就是了。毕竟只要一看那司马家人一脸心虚的表情就知道其中必有瓜葛,大家都不想掺和进去,即使是最爱八卦的天机子,表面上也是非常识相的跟大家进屋去了,至于私底下的,就顾不得许多了。

    面无表情的将鲲洛枢撕下来,林开阳将几位散仙安排下来,就径直进了自己的屋子,闭上眼睛打坐,没有丝毫要搭理鲲洛枢的意思。不管小胖想做什么,那都是她自己的意志,作为一个好长辈,他不仅不会干涉,若是那些人胆敢反抗或者伤了小胖,他自然会出手!

    讨了个没趣的鲲洛枢并不在意林开阳的态度,他只是悄无声息的从林开阳身边走开,透过窗缝钻了出去,占据了个绝佳的位置,饶有兴致地围观林小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林小胖并不清楚暗地里有多少人在暗戳戳的看自己,不过她并不在意,因为她坦坦荡荡,自认为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反观眼睁睁看着林小胖靠近的廖青音,脸色已经不能用不好看来形容了,简直就不成人样!

    紧紧的贴在司马律身后,廖青音惊恐的看着此处除了他们已经没有其他任何人在的山顶,也许是因为面临着生死之间巨大的威胁,所以她此刻心中竟然一改慌乱,飞快的闪过各种各样的念头。这里除了屠瀛两家与司马家之外没有其他人,所以博取同情这一点儿已经没用,所以撇开不谈。司马家虽然有几个族老在这里,但是单论实力,竟是打不过这里任何一个人,更别说还有林小胖这个实力最强的女人。司马律倒是够维护她,只是自身也没有什么力量,事到如今,也唯有司马潇泽,能为她搏上一搏了。廖青音并不在意司马潇泽会不会同意,因为司马律自然会让他同意。而林小胖与司马潇泽是故交,大概有一般的可能会放过自己……

    另一边,似乎也想到了这个方法,司马律一改之前唯唯诺诺的模样,怒斥了司马潇泽一句,“潇泽!你怎么这么没用!不知道护着自己的道侣,若是传出去,别人该会怎么想我们司马家!”

    司马潇泽眼神复杂的看一眼自家大伯,表情有些痛苦,他不明白大伯为什么非得让廖青音做自己的道侣,难道就因为那个无法证实的仙灵之体就要让自己为一个来路不明的凡女与小胖作对吗?难道大伯真的还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小胖,她可是罗山宗林开阳太上长老的后嗣,是整个罗山宗的小师叔!他们现在还寄居于罗山宗门下,而且这条命,也是小胖救回来的!

    但是司马潇泽一向被自己的大伯指挥惯了,此刻即使心中痛苦,但只是抿了抿唇,竟然真的站出去拦住了林小胖的路,略带恳求的看着她,之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林小胖就干脆利落的一把将人打飞了出去,顺手封住了他的行动力和说话能力,他现在只能躺在一边亲耳听着,亲眼看着林小胖要做的事,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能力。

    “呀!小胖你……”

    被林小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屠珑下意识的开口,却立即被一脸解恨的屠家大伯捂住了嘴,眉头忍不住一跳,但是又不能反抗现在身受重伤的大伯,屠珑只能莫名其妙的站在原地。当然,这并不是让屠珑突然放弃挣扎的唯一原因,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林小胖貌似漫不经心扫过来的一眼,屠珑心中竟然突兀的出现一丝不太好的预感,也正是这一丝不太好的预感,让她停下了挣扎,紧紧的盯着林小胖的一举一动。

    微微眯起眼睛,林小胖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看着步步后退的廖青音,轻轻一个弹指将挡在她面前的司马律弹飞了出去,然后在她惊恐的目光中微笑着开口,“廖青音,将你之前所做的所有事情一一说出来,我或许还能留你一个全尸。”

    说罢,还轻飘飘的将浮空兽放了出来,已经被林小胖用丹灵药粉治好的浮空兽十分配合的张开血盆大口吼了一声,带着血腥味儿的猩风扑面而来,直接将廖青音梨花带雨的模样喷成了落汤鸡。

    狠狠地打了个哆嗦,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依仗的廖青音反而强撑着站了起来,一改之前白莲花的娇弱模样,死死的盯着有如天神降临的林小胖,眼中闪过一丝强烈的嫉妒之意,随即抹去,面无表情的开口,“你要问什么?!”

    对廖青音这幅改变丝毫不感到惊讶,不如说林小胖反而松了口气,毕竟这样的廖青音,比之前可顺眼多了。

    “很好,这样很好。既然如此,那就把你是如何一步步算计屠珑,如何教唆司马律拿走屠苍的救命灵石的事情,一一说出来吧。”

    “咔嚓!”

    脚下的土地因为屠珑无意识的紧绷而裂开了一条缝,有些迷惘的转头看向不看自己的大伯,屠珑不可置信的开口,“大,大伯,这是怎么回事?小胖她,她是在开玩笑吧。五哥他不是因为伤的实在太重所以才,才……”

    屠家族长狠狠地抽了抽鼻子,别过了脑袋不去看失魂落魄的屠珑。此时无声胜有声,不用屠家族长说什么,屠珑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转眼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但是表情不可抑制的发虚的司马潇泽,终于想明白了什么,表情顿时一片昏暗。

    她就说,为什么当初大伯大哥他们不让自己看五哥的尸体,为什么本来还算平静的浮空兽每一次看见司马潇泽等人都会炸毛发脾气,甚至偶尔还会偷袭他们,她还可笑的以为它是因为无法接受五哥的死所以才行为异常。怪不得在她安慰它的时候,浮空兽会用一种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着自己,原来,她真是个傻子……小胖修仙记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