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六章 究竟谁给你的自信啊
    听见林小胖的问话,廖青音并不觉得意外,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林小胖定然会追问自己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只是她没想到林小胖竟然会连自己怂恿司马律的事情都知道,不愧是小乘期修士,罗山宗的小师叔。看来她还是小看了林小胖啊……

    虽然很想将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刺激一下屠珑和林小胖等人,但是当廖青音的目光扫过倒在一边脸色惨白到让人不忍直视的司马潇泽时,心中却突然抽搐了一下。

    是,她是对司马潇泽利用居多,但是无法否认的,廖青音确实喜欢司马潇泽。反正她是不可能活的过今日了,临走之前为自己喜欢的人开脱一下,似乎也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

    于是难的硬气的,廖青音并没有开口,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小胖,硬气的开口,“想杀就杀吧,反正你又没有准备放过我!在死之前还想着压榨我的利用价值,林小胖,你倒是一点儿都不吃亏嘛。”

    “承蒙夸奖。”

    林小胖微微笑了笑,笑的很是羞涩,但是廖青音却并没有感受到一点儿无害的气息,反而被林小胖这一笑弄得毛骨悚然,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这时候终于缓过一口气的司马律踉踉跄跄的奔过来,挡在廖青音面前,恶狠狠的看着林小胖,大声道,“你想做什么!这里可是罗山宗!难道你想让全天下人都知道,罗山宗里尽是欺压凡人之辈吗?!就算你修为高深又怎么样?照样不能滥杀无辜!”

    “啪啪啪”,感慨的拍了几下巴掌,林小胖脸上的笑意却在一眨眼之间全部收了起来,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大义凛然的司马律。

    “说得好,说的真是好。”

    “只是……”

    歪了歪脑袋,林小胖“疑惑”的看着貌似松了口气的司马律,眼角处满是刀锋般凛冽的弧度!

    “你也说这里是罗山宗了,不知道我就是罗山宗的人嘛?怎么这么蠢呢,还有,更蠢得是……”

    竟然妄图以自己微薄的修为来阻止一个小乘期修士!究竟是谁给司马律的自信啊!

    微微勾了勾手指,以司马律那点儿实力,根本不是林小胖的对手,就算拼命反抗,也被她轻轻松松的扔到了一边,狠狠地砸在地上,当即就传来一阵密密麻麻让人胆寒的骨碎声,司马律连惨叫都没有一声就昏了过去,眼看着命都没了半条。

    “你,你疯了?!”

    不敢置信的看着林小胖,廖青音怎么都不相信林小胖会这么干脆的对司马律下手!她不是司马潇泽的好友吗?她不顾及两人之间的情分了?她不一直都在救人吗?就这么出手,难道就不怕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么长时间的形象毁于一旦吗?!

    “我当然没疯啊,你怎么会这么想?”

    疑惑的看一眼廖青音,林小胖似乎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了什么,于是面色温和的隔空将廖青音拎起来定在半空中,若有所思的开口,“你怎么会以为我是个好人呢?我可是一点儿都不好……对了,接下来可能还会对你做出更不好的事情来。”

    对着廖青音微微一笑,林小胖没有搭理她扭曲到足以吓哭小孩子的表情,而是微微伸出手,一股无形的力量顿时攥住了廖青音的神魂,从她口中蓦的发出一阵凄厉到不似人样的哀嚎,在场还能动的人却没有一个在意这一点儿的,反而都将目光对准了半空中突然多出来的一连串飘飘荡荡的画面。

    搜魂之术……

    搜魂之术向来残忍,修士若是被搜了魂,虽说可以将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尽数展现出来,但是必定元气大伤,修为弱一点儿的,还可能会因此而伤及魂魄脑部,变成白痴。这廖青音只是个凡人,怕是此次搜魂过后,大概是活不成了。

    虽说搜魂之术在场的人都见识过,甚至有些还对别人使用过,但是唯独看见林小胖使用这搜魂之术,竟硬生生让人感觉到一股冰冷的违和感。

    就连鲲洛枢都下意识的搓了搓自己的下巴,眼中流露出感兴趣的光芒,这个林小胖,真是越来越对他的胃口了,啧,比自家那几个不成器的孩子,不知道好了多少!

    嗯……

    若是她不总是缠着开阳,就更好了。

    一幅幅清晰的画面在众人眼前展现,林小胖对廖青音之前的生活没有什么兴趣,唯独调出来廖青音自从进了司马家以后的画面来细细查看。

    其中廖青音是怎么悄无声息的针对屠珑,怎么让她吃了暗亏却不得不莫名其妙的认下这一段,尤为清晰,看来廖青音对此还是很得意的,不然的话,也不会记得那么清楚。手指在空中慢慢拨动,突然在某一处停了下来,林小胖将之拽出来,赫然正是廖青音待在暗处眼睁睁看着司马律将摆放在屠苍周围的灵石拿走的画面。

    看着屠苍因为没了灵石所以由呼吸平稳到呼吸急促脸色惨白的过程,林小胖慢慢捏紧了拳头,身边浮空兽也在不停的低声哀嚎,屠家族长等人更是忍不住虎目含泪,眼圈通红。

    再接下来就是被司马潇泽发现端倪但是在司马律的命令下,对之紧紧闭嘴的场面。林小胖还没怎么着,屠珑已经是一副冷漠到极致的表情,转眼看了一下倒在地上的司马潇泽,眼中残留的情感正在一点一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流逝。

    她可以不在乎廖青音对自己的算计,可以不在乎司马律对自己明摆着的嫌弃,可以在乎司马潇泽一次一次的让自己忍耐,但是唯独不能不在乎,司马潇泽对五哥死亡真相的隐瞒。

    还好,屠珑对司马潇泽的感情其实没有自以为的那么深,不如说,她根本就没有开窍,只是朦朦胧胧中以为自己跟司马潇泽是一对罢了。此刻得知屠苍死亡的真相,根本不带犹豫的,立刻就将司马潇泽将自己心中抹去。或许是因为此刻心境猛然提升的缘故,连带着屠珑的修为在这一刻也蓦的拔高一大截,已然超过屠家族长,成为了屠家修为最高的人。

    也是在此刻,屠珑终于确认了自己将来要走的道,竟不是屠家祖传的道法,而是出乎预料的,太上忘情。小胖修仙记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