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更新快,,免费读!

    林雅清嘤咛一声,悠悠转醒。映入眼帘的微光让她微微愣了神。

    “醒了?”

    近在咫尺的粗哑声音吓了林雅清一跳。

    “醒了就出去吧!”林小胖眼里布满血丝,抓起林雅清的手,毫不留情的把她的手心划破,合着自己手心里月牙状的血迹,一同摁在面前散发着白色光芒的牢笼壁上。

    “你干什么?”林雅清甩开林小胖的手,不愉的抚着手上的伤口。

    两人随着阵法牢的消散缓缓升到地面。

    “呕!!”林雅清猝不及防见到眼前的场景,软到地上吐得浑身都是。

    原本华丽的林府满是焦黑,到处都是巨大的伴着血迹的深坑。不断有食腐类的鸟类从空中俯冲下来,从不知道谁的尸体上捞上一口再飞起……

    林小胖有些羡慕的看着吐到浑身抽搐的林雅清,她这个堂姐倒是幸运,看到一半就被高阶修士打斗的余波震晕了过去,反观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前两天补得过头了,虽然吐了几口血,倒还是撑着看完了全场。

    “那些下人呢?都死哪儿去了?!”

    林雅清跌跌撞撞的跟在林小胖身后,她太害怕了!这不是她熟悉的林府,眼前只剩一个熟悉的人,她死也不会放手的!

    这满地的血迹衬得诺大的府邸更加瘆人,林雅清跟在林小胖身后,一步都不肯落下。

    “我娘她们呢?爷爷呢?”

    林小胖不吭声,自顾往前走。

    “林小胖!”

    林雅清忍不住抓住林小胖的衣服,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和迷茫。

    “你说句话啊!求求你了……”

    林小胖长出了口气,总是笑眯眯的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欠奉,偏头点了点林雅清脚下的一块儿土地,“你爹的话,你脚下就是了。”

    林雅清怔怔的盯着脚下的土地,好似没有听懂一样……

    林小胖又叹了口气,总觉得她要把这几天的气都叹光似的,“你在这儿别动,我先去看看别的地方。”看着林雅清石像似的样子,林小胖把随身携带的匕首塞到她手里,还有些不放心,“有事的话大声喊我,记住了啊?”

    林雅清没有理会离开的林小胖,整个人好似灵魂出窍一样,呆呆的看着脚下的血迹,啊,那个粗俗无能的,整日只知道声色犬马的男人死了吗?不可能吧,昨天他还说过要劝老爷子把化元草给她呢,她一向看不起他,不过是个连杂灵根都没有的凡人罢了!还总是猥猥琐琐的。只不过,只不过那么高大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只剩这么一点血糊糊的碎肉呢?怎么会呢?

    直到被人摁在地上撕破衣服,林雅清都没有半点儿反应。只是在那人的手摸向腰带的时候,本能的抬起手,把手中的匕首狠狠捅进他的心窝。

    “咚”,及时赶回的林小胖满头大汗的扔下手中的破木棒,把神思不属的林雅清扶起来,“你是不是傻?怎么不知道反抗啊?要不是我回来的早……”

    看到林雅清手里带血的匕首,林小胖沉默了。

    林雅清如梦初醒的扑过去,手中带着血迹的匕首不停的捅到旁边不断哀嚎呻吟的男人身上,状若疯狂,“杀了你,杀了你……”

    林小胖赶紧把她拉到一旁,“冷静点儿,”心里着实佩服林雅清的凶狠,“我找到你娘亲了,”看林雅清疯狂挣扎的动作缓了缓,接着说:“是真的,就在小湖那边,她还活着!!”

    林雅清手中的匕首应声落地,回过神来,向湖边跑去。

    林小胖捡起匕首,看了眼已经断气的男人,有些感慨,她这堂姐,倒真是个狠角色啊!只不过,小胖肉乎乎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漠的表情,只不过狠过了头,做错了事啊……

    林雅清扑倒浑身浴血的何颖身上,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娘……”

    何颖浑身上下几乎没一块儿好肉,靠着身上的法宝才躲过一劫,看上去一点儿精神气儿都没有,直到看见林雅清,眼里才露出一点微芒来。

    “先别动她!”林小胖制止了林雅清不知轻重的动作,两人合力把何颖抬到一边笼罩着薄纱的亭子里,薄纱虽然破了几块儿,倒还能遮掩一下,上面又附了阵法,只要伏低身子,就不怕被看见,当然,得是修为低于金丹的人。

    看着何颖虚弱的样子,小胖皱了皱眉,“你先在这儿看着你娘,我去找杯水过来。”

    林雅清含着泪花儿点点头。

    林小胖抓起脚边的湿泥,把原本就不干净的脸上涂得脏兮兮的,握紧了手里的匕首,鼓足勇气走了出去。自从那群从天而降的修士离开之后,府里就来了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刚才那个可不是唯一闯进来捡漏的。

    这次林府大劫,原本交好的几家并没有出手相助,小胖并没有感到奇怪。自古以来就是雪中送炭难,锦上添花易,太过强大的对手不是谁都能反抗的,他们没有趁火打劫就已经很不错了,不能要求的太多。只不过,那些本就不受管束的散修可不会这么好心。若是遇上了不长眼的…..小胖紧了紧手里的匕首,就别怪她手下不留情了,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小心翼翼的从小径旁走过,摸到厨房,这里果然一个人都不剩了。各种东西横七竖八的散落在地上,桌子上,灶台上,还有几处散发着扑鼻的血腥味,可见当时鸡飞狗跳的情景。小胖在乱七八糟的灶台边找了几个馒头并一壶水,她倒是想找药的,只可惜穿过来才三天,又被照顾的太好,实在是不清楚药放在哪里。

    狼吞虎咽的塞了一个馒头在嘴里,林小胖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没办法,她实在是太饿了,事发突然,何千代也只来得及给小胖一个高级的储物戒,以林小胖现在的能力,根本打不开。那个光罩又莫名的耗费体力,是以小胖饿的前胸贴后背的,能撑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

    林小胖小心翼翼的溜回小亭子时,何颖已经能在林雅清的帮助下挣扎着坐起来了。只是仍然虚弱的厉害,但能在混战中活下来已经不容易了,怎么都比铲都铲不起来的林若成强。把馒头和水递给那母女二人,林小胖勉强露出个笑脸安慰神色悲戚的二人,“先吃点东西吧,有力气了才能想别的。”

    林雅清沉默的接过食物,咬了一口,皱着眉头咽下去,她什么时候吃过这么粗劣的食物,下意识的就像发脾气,小胖状似无意的开口,“府里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到处都是不怀好意的人,厨房里也只剩下这些,若是要吃些好的,只怕要去前院了……”余下的话小胖咽回去了,林雅清默默地低头吃着不知滋味的冷馒头,有价值的东西都在前面,那里肯定人最多,她是没那个胆子去前院的,连一向掐尖要强的何颖都没有说话。

    林小胖看着罪魁祸首的母女,默默地叹了口气,本来,她是不想管这两个人的,只不过林若成到死都没有说出自己和林雅清的所在,虽然知道自己只是捎带的,也是承了大大的人情,不好放着二人不管。再说,说不定经此一劫,二人的性子也能改变一下。毕竟,林家,就剩下她们三人了。

    等她们吃完,林小胖费力扶起何颖,“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这里毕竟不是久留的地……”

    刚站起来的三人被突如其来的大风吹得站立不稳,浑身无力的何颖重重压倒在林小胖身上,三人连眼都睁不开。

    “你们两个,谁是何千代的女儿?”风势渐止后,一个踩在散发着金色光芒的葫芦上的中年男修威严的问。

    三人面面相觑,何颖微不可见的看了林小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暗茫。

    中年男修见状重复了一遍,“吾乃何千代道友的友人,半日前收到道友传音,不曾想未能及时赶到,吾心甚痛。听闻何道友膝下有一女儿,吾欲带回去细心教养,也全了我二人多年的相交之情。”

    从禁制松动时起,都没有一人向林家伸出援助之手的,更何况眼前的修士气息流动趋近圆满,竟是位元婴将近化神的修士!何颖与林雅清眼中更是光彩涟涟,只有林小胖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男修腰间粉色的流苏,心中大急,正待说话,突然被一股大力狠狠捂住口鼻制住动作,居然是刚才奄奄一息的何颖,不知道她是怎么爆发出来的力气,竟然让林小胖半分都动弹不得。

    “这,这位修士大人,”何颖勉强说的流利,她伤势过重,又要全力制住林小胖挣扎的动作,实在提不起力来。男修见状随手打了一道光芒给她,何颖顿时觉得有力气了许多,见男修满是善意,更坚定了心中的想法,死死压住小胖愈来愈激烈的反抗。

    “这个穿淡绿色衣服的丫头,就是我嫂子那可怜的女儿了……”

    林小胖猛然睁大了双眼,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的目光,林雅清正好看见,目光闪烁了几下,终是避开了眼。

    “哦?”男修挑了挑眉,原本威严庄重的表情因这个动作显得有些邪异,“那,你怀里的这个呢?”

    何颖早有说辞,“这是我那可伶的女儿,因目睹了我家相公的尸,尸体,又被那些趁火打劫的登徒子吓了一跳,这会儿都有些神志不清了……”

    中年男修看了看何颖怀里的女孩儿,虽然胖嘟嘟的,但也玉雪可爱,身上沾了些血迹,刚才园子里确实有具衣衫不整的尸体,倒是都对上了。转头看了看沉默不语的林雅清,“你确实是何道友的女儿吗?”要是弄错了可就乐子大了。

    林雅清沉默了一会儿,“对,我就是。”

    林小胖挣扎的动作猛地一顿,又剧烈挣扎起来,只是她才练气一期,基本算是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挣扎的过何颖呢?

    何颖暗咒了一声,连忙对转过头来的修士说,“大人,不知能否给我女儿治疗一下,您看她越来越疯魔了……”

    男修这才终于消了怀疑,神色淡淡的扔了瓶丹药给她,一抬手把林雅清撰到葫芦上,“徒儿,这就跟为师回去吧。对了,要不要把这两人也带走?”

    这回连何颖都沉默了,眼里不自觉得带出些期盼来,林雅清沉默半响,撇过头,“不用了,师父。她们有地方去的。”

    何颖闭了闭眼,掩盖眼里的失落,又迅速抬起头,略带谄媚的说,“是啊,多谢仙人垂怜,经此大变,这林家我们是待不下去了,我就带着我女儿离开这里,回老家去吧……”

    男修勾了勾唇角,显得面容格外诡异,“如此,就走吧。”一挥双手,两人带葫芦瞬间不见了踪影。

    呼,确定两人已经走的远远地何颖连忙放开手,捂住被林小胖咬出来的血淋淋的伤口,“你干什么?”

    林小胖剧烈的咳嗽了几下,缓过来后,死死地盯住何颖。

    何颖有些心虚的避开林小胖冷漠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何颖觉得刚有起色的身体再次恶化,软软的滑到地上,真人的法术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失效?抑制住心里强烈的不安,何颖抬头看着神色越发沉默的林小胖,“你,你想怎么样?”

    林小胖觉得有些可笑,本以为经此灭门一事,这两人会改一下那自私自利的性子,现在看来倒是她想多了,被那人带走,也不知道对林雅清来说是福是祸。可怜她刚才拼命想说出来的话,竟是被林雅清的亲生母亲堵住了。

    而且,给林家带来如此大祸,竟然丝毫不知悔改,引得爹爹娘亲都……

    林小胖眼里的血丝越来越重,目光也越来越晦涩。

    看着何颖愈加不安的神情,林小胖弯下腰去,平板的童音在何颖耳边响起,“我觉得有句话说的真是对的很啊……”

    林小胖伸出手向何颖抓去,何颖的瞳孔一瞬间放的极大。

    “不作死!就不会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