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
    ,更新快,,免费读!

    林小胖一路追打着张铭回到自己院落,喘着粗气坐下,端起桌上的冷茶一饮而尽。

    张铭在一旁做小媳妇状的给她打扇子,林小胖一副大爷样,“力气大点儿!没吃饭啊?!”

    张铭手腕一抖,加大了力气。

    “噗!”享受够了的林小胖看着挚友脸上完全不符合他本质的表情,忍不住喷了。

    “行了行了,快住手吧,别人看见肯定以为是我在欺负你呢!”

    张铭笑得开心,“怎么会呢?!”顺手拉过林小胖的手腕,搭上腕脉按了按,林小胖也不反抗,任他折腾。

    半响,林小胖问,“怎么样啊?看出什么没有?”

    张铭纠结的抖了抖眉毛,这还真不是他的强项,“没。”

    “可拉倒吧你!”林小胖抽回手,给了张铭一个大大的白眼,白看这么长时间了!

    林小胖活动活动手腕,勉强运起一丝灵力,打开了储物戒。把那些灵药什么的东西拿出来分给张铭一些,反正她的丹药是缺不了的,还不如先给张铭用着呢!张铭也没推辞,推了也没用啊,他打不过林小胖,也说不过她,再加上两人的交情,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收了呢!

    “咦?!”

    林小胖发出一声惊咦,这是什么情况?

    张铭赶紧凑过来,“怎么了,伤口疼?”

    林小胖白了他一眼,从储物戒里抽出一把剑来。这是大昌国皇帝的赏赐,几把长剑应该同出一炉才对,张铭这几天也见过其他师兄们的灵剑,那真是宝光闪烁,寒气凛冽,一看就不是凡品。

    不过这把剑,怎么看怎么……

    “这是赝品吧?!”林小胖碰了一下看似闪瞎人眼的剑鞘,结果那处花纹竟然就此断裂了?!

    林小胖眼角抽了抽,捏起那块儿残渣,有些不可置信的用真诚期盼的目光看着张铭,“这是真的吗?”

    张铭咽了口口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有些不敢看林小胖压抑扭曲的脸,他可是知道林小胖一直想要把属于自己的灵剑,没想到这把剑却……

    “等等等等,”张铭虽然不知道黑化这个词,还是直觉不对,急忙安慰林小胖,“说不定,这把剑比其它的都要好呢?”

    林小胖把它翻过来复过去也没看出来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刚才在墨长老那里,她只看见这把剑华丽的剑鞘。现在想想墨长老全程和蔼可亲的脸,难道是墨长老换了她的灵剑?

    不会吧……

    那可是墨长老唉!等她伤好以后就要磕头拜师的未来师父啊!

    怎么可能呢?!

    “啊哈,啊哈哈哈哈……怎么可能是墨长老啊……”

    林小胖越笑越尴尬,最终沉下脸来,还真有可能啊!

    算了……

    林小胖揉了把脸,就算真是墨长老她也认了!他总不会害她吧!说不定这把剑还真的有不平凡的地方。

    “啪”是禁制被触动的声音,林小胖收起桌子上杂七杂八的东西,走出院落去开禁制,张铭也跟在她身后。

    “师姐?!”林小胖有些惊讶的看着禁制外站着的少女。这个天性比较冷淡的少女虽然对林小胖的态度比较温和,但还是很少直接来找林小胖。

    厉筠眼里浮出一点儿笑意,“怎么?不欢迎我?”

    林小胖连忙请厉筠进来,“怎么可能不欢迎你呢?快请进请进。”

    厉筠看了一眼张铭,语气很是平缓,“张铭师弟也在啊?”

    张铭对厉筠拱手施了个礼,“张铭见过三师姐。”然后又向林小胖告辞,厉筠师姐来找小胖铁定是有什么事儿要说的,他就不在这里惹人嫌了。

    送走了张铭,林小胖与厉筠相继落座,林小胖把自己珍藏已久的灵酒摆上,两人一人一杯对饮起来。

    良久,厉筠放下杯子,神色莫名,“小胖,我要走了。”

    林小胖一滞,“走?!师姐你要去哪儿?”神色有些担忧。

    厉筠愣了愣,嘴角浮上一抹纯粹的笑意,抬手揉了揉林小胖的脑袋,“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只是要出去历练罢了,你忘了?!”

    林小胖一拍额头,对哦,混元宗弟子在筑基前是允许出去历练一年的。师姐要出去也无可厚非吧?只不过……

    “师姐,你一定要现在去吗?不能再等等吗?你看,宗门快要收新弟子了,咱们还没拜师呢……”

    “小胖,”厉筠止住林小胖看似滔滔不绝其实语无伦次的话头。

    “小胖,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最多只出去一两个月的时间,也不会走的太远。”厉筠的脸色平和的很,林小胖甚至在她脸上看出来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没由来的感到一阵慌乱。

    “师姐……”林小胖欲言又止。

    “师姐,你什么时候启程?”

    “待会儿就走。”

    “……师姐已经跟掌门说过了吗?”

    “嗯。”

    “……那师妹送你。”知道厉筠师姐性格坚定,下的决定绝不会更改,林小胖就不浪费那个精力去阻拦了,只是心里有点儿酸酸的。

    厉筠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储物戒,递给林小胖,“我这一走,至少有两个月见不到你了,这些东西就当是我这个做师姐的送给你的吧。”

    林小胖连忙推拒,“师姐要远行,我这做师妹的没给你办个送风宴,怎么能让你破费呢?”

    厉筠把储物戒塞进林小胖手里,毫不容她拒绝,“我给的,就接着。”

    林小胖无法,只得接了,见厉筠铁了心要走,只得把厉筠一路送到宗门外。见路边有棵形似柳树的树木,林小胖想起上辈子的一个典故,伸手折了一枝枝条,递到厉筠手里。想说些什么,却不争气的红了眼眶,转过头去拭了拭眼角。

    厉筠见她这样难过,心里也有些感慨,拉过她的手,想说些什么,却生生忍住了,脸色有些复杂,“小胖,不管将来如何,你一定,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厉筠难得多话,一字一顿,分外有力,可惜沉浸在悲伤里的林小胖完全没有看出来。反而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哭了个稀里哗啦。

    “咦?!”林小胖揉揉红肿的眼睛,师姐身边怎么多了个人影?再细细一看,连个背影都看不清了。林小胖正想看的清楚些,耳边就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胖子,你看什么呢?”

    林小胖抽了抽嘴角,这声音……霍衡……

    林小胖转身就走。

    霍衡也不恼,慢悠悠的跟在林小胖身后,在林小胖要关闭禁制时眼疾手快的钻了进去。

    “你!!”林小胖气极,这个家伙!平日里也就算了,现在他竟然还来戏弄她。

    “小胖,刚刚那是厉筠吗?”霍衡完全没把林小胖的怒火放在心里,自顾自的坐下,拿杯子喝茶,比林小胖这个主人都惬意。

    “是又怎么样?”林小胖口气很冲。

    “嗒”茶杯底座接触桌面发出一声轻响。

    “不怎么样?”霍衡语气很淡漠,“她怎么说的?出去历练?”

    “你都知道了还问什么?”

    “哼。”霍衡冷哼一声,“她倒是眼疾手快的很。”

    “你什么意思?”林小胖疑惑的看他一眼。

    “没什么!!”

    林小胖怎么可能会信,只是仔细盘问了许久,霍衡都跟嘴上上锁了一样,那叫一个严实。林小胖说的嘴都干了,干脆放弃这个话题,“唉,霍衡,我就要拜墨长老为师了,你呢?”

    霍衡看了眼喜滋滋的林小胖,眼神略复杂,“你,你很喜欢墨长老吗?”

    “当然!墨长老对我那么好,跟我亲爷爷也没什么两样了!”林小胖自豪的炫耀。

    霍衡掐掐手心,艰难的问,“小胖,我问你个事儿,你一定要想好了再回答。”

    “什么事儿啊?”看着霍衡纠结的样子,林小胖灵光一闪,难道……不会吧?霍衡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哦呵呵!!林小胖奸笑,果然我的魅力无穷无尽啊!

    霍衡盯着神游物外的林小胖,眼角略抽搐,这货想到什么了?笑得如此猥琐。

    “小胖,如果,如果我做了什么,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霍衡诚恳的看着林小胖。

    林小胖瞬间炸毛,“你做什么不好的事儿了?你是吃了我的零食?偷了我的灵草,还是拿了我的月供?!”

    霍衡:“……”

    “小胖,有时候,我真想掐死你!!”

    林小胖瞬间倒退三米,捂住自己脆弱的小脖子,“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算了!”霍衡颓废的按了按额角,“你这家伙,肯定会活的比谁都舒服。”

    林小胖小心翼翼的凑近,她总觉得霍衡有点儿不太对劲,“霍衡,你没事儿吧?!”你一大好青年,装什么文艺范儿呢?!

    霍衡抬头刚想说话,神色猛然一变,林小胖也感到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笼罩在混元宗上空,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霍衡眼疾手快的一手刀砍晕。在陷入黑暗前,林小胖只迷迷糊糊看到霍衡悲伤莫名的脸庞和模糊的口型,那是什么呢?

    霍衡小心翼翼的把林小胖放平在床上,盖好被子,又连施了几个法术,把林小胖的身影结结实实的包裹起来,才不舍的看了她一眼,慢慢的向外走。

    每走一步,身上的杀气混杂着凛冽的剑气就越发充沛,这绝不是混元剑决,而是霍家家传剑法――裂剑决!!

    直到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霍衡身上的杀气“唰”的一下达到了顶峰。嘴角扬起不屑的讥笑,“怎么,两位师兄有事儿?”轻轻挥了几下灵剑,灵剑破空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葛天霸沉默的看了他一眼,双手结印,林小胖的院落迅速浮起一层淡红色的光罩。凌天霜轻笑着把手中从不离身的折扇在光罩上一戳,加固了一层淡蓝色的光晕。

    “哼!”霍衡冷笑一声,还是加了一层。整个院落仿佛影像一般摇晃了几下,缓缓消失在三人眼前。

    “走吧!”凌天霜摇了摇折扇,嘴角带着一抹醉人的笑意,细看眼底却是厚厚的寒冰,“他们也该等急了!” 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