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月高风黑夜
    “呼――”

    林小胖放下手中的木棍,用下巴点了点眼前这块儿空地,“今晚就在这里扎营吧。”

    大山从林小胖胸口爬出来,虚弱的打量一下四周的地形,“也好,那虎妖的粪便还有没,在四周撒上些。”

    林小胖眉眼抽了抽,想反驳一二又觉得自己理亏,只得悻悻的去了。

    从一个储物戒里往外掏那东西的时候,简直脚丫子都在抽搐,太尼玛臭了!竟然还占用自己一个储物戒!林小胖严重怀疑大山是公报私仇,明明当初交给他储物袋,却偏偏弄掉了,硬是要把这坨东西塞进她的储物戒里,饶是林小胖不拘小节,此时闻着这‘沁人心脾’的味道也想杀人了。

    焉不拉耷的回到火堆旁,林小胖的脸色还是没有半分好转,唉!这苦逼的运气,自从进了这个破森林就没好过!

    大山爬到林小胖膝盖上,抽抽小鼻子,“臭死了!”

    林小胖瞬间炸毛,“要不下回你去?!”

    大山回忆了一下那东西的威力,“还是算了吧?!就我这小身板儿能干什么啊?”

    仰起精致的小脸看林小胖,大山深表疑虑,“小胖,你要不要找个庙啊寺啊什么的拜拜?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倒霉的人啊?”

    自从拜托那只玄天虎幼崽后,这半个月见的妖兽都是奋不顾身的冲着林小胖来啊!那种前仆后继的精神,啧啧啧!要不是大山的生命安全还得林小胖护着,他还真想看看林小胖身上有什么东西这么引人,哦不!是引妖入胜啊!

    林小胖面无表情的捏住大山的后领子,在红艳艳的火苗上烤了两下,大山就特别没骨气的求饶了。

    把他放回自己的手心儿,一指头戳倒想要爬起来的大山,林小胖“啧”了一声,“我其实还挺好奇的,妖兽里面像你这么没骨气的还真是少见啊!”看看大山气的红彤彤的脸,语气疑惑,“你不会是狐妖吧?”据说狐妖胆子都比较小啊!

    大山顿时气了个仰倒,“你下午不还说我是天山雪莲吗?”怎么这么快就跨物种了?你这也忒不坚定了吧?!

    林小胖温柔的抚摸两下大山的脑袋瓜子,“别在意这种小事儿了。”见大山还是气鼓鼓的,林小胖又说,“谁让你不说清楚自己是什么妖精呢?我那会儿还受着伤,当然希望你是个天山雪莲万年人参什么的,好给我治治伤嘛!谁知道你竟然不是……”

    喂!你这副遗憾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大山忍不住裹了裹衣服,他要真是个奇珍异宝化身的,还真得担心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这家伙嚼巴嚼巴吃了。

    林小胖见他不吭声,自己一个人玩的很happy,“那你是树精?猫妖?石头精?灵芝精?喜鹊精?乌鸦精?……”

    前面的也就算了,乌鸦精是什么鬼?乌鸦精有他这么英俊潇洒的吗?

    “你才是乌鸦……唔唔……”

    林小胖一把捂住大山的嘴,“嘘――”

    顺手熄灭了火堆,林小胖神色莫名的扫除了自己存在的痕迹,隐在树灌后面,紧紧的盯着前面的溪流。

    大山早就在林小胖制止他的时候屏住了呼吸,这半个月他们不知遇到了多少危机,自然不陌生。只是这虎妖的粪便气味儿足以让其他妖兽望而却步,这会儿来的想必不是妖兽了。

    啧,那这虎妖的粪便倒有些掩耳盗铃的意味了……

    林小胖倒是不担心这个,这会儿她们正处于下风向,能闻见顺风而来的淡淡血腥气。林小胖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发现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的修士,模样自然不丑,此时正艰难的蹲在溪边汲水,他是不敢清洗伤口的,若是血迹顺着溪流而下,不说有没有追兵,光是这森林里的妖兽,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大山探出脑袋眼神示意,‘救不救?’

    林小胖皱眉,‘敌我不明,先等等再说。’

    大山撇撇嘴,‘再不救这小家伙就活不成了!’

    林小胖不理这等蠢货,只是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围的景象,‘你懂个屁!这少年已经是练气大圆满修为了,都受此重伤,可见他的敌人修为不比他差,你又没有半点儿修为,还不是靠我!我才练气十一期,冒冒然冲出去,跟送菜也没两样了!’

    大山不屑的瞥林小胖一眼,就这等胆子,还修个屁的仙啊!老祖宗说了,我辈修士,当大道直行,不畏强者才行。像林小胖这般小心翼翼的,什么时候才能修出个结果啊!当然,这番话他也就是在心里念叨念叨罢了!绝不会让林小胖发现,他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唰唰”,远方传来微弱的穿行声,林小胖按住大山的身子,又往里小心翼翼的缩了缩。

    那少年想必也是听到了,只是他实在伤的太重了,脚下一软,没等他有什么反应,整个人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撰到了半空中,与此同时,一个得意扬扬的声音传来,“唐盛阳,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

    林小胖:“……”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哦――

    知道了。

    要不是时机不对,林小胖还真想拍一拍大腿,这不是典型的反派语录吗?想当年林小胖可是没少研究这个。

    所以这家伙还没露脸就被林小胖划分到反派炮灰一栏里了。

    此时,几个黑色的人影站在那个叫唐盛阳的少年面前,为首之人挥挥手,他就像个破布娃娃一样摔在了地上,一顿猛咳。

    那为首的黑影声音粗劣的像块儿砂布一样,“把东西交出来,饶你不死。”

    林小胖听见这话赶紧死死的屏住呼吸,唉!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哟,这月黑风高的,不会是杀人夺宝的吧?!

    唐盛阳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听到这话立马站的笔直,话却不是朝着黑影说的,“唐锦阳你个叛徒!竟然勾结魔道中人夺我唐家至宝!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唐锦阳完全不为所动,他还沉浸在打败宿敌的享受中呢!

    唐盛阳看一眼还得意扬扬的男人,“你以为,等他们把东西拿到手会放你活命?”

    叫唐锦阳的男人一张得意的嘴脸顿时愣住了。他还真没想过这一茬,有些迟疑的说,“王长老,这,这……”你不会真的翻脸不认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