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玄翎
    被大山打击的不行的林小胖气的三天都没跟大山说过一句话。大山实在熬不住了,只得自己先低了头。

    “知道错了吧?!”林小胖趾高气扬的看着大山,语气十分得意。大山暗自里恨得牙痒痒,但看着林小胖手里香喷喷的烤肉,他还是很没骨气的投降了。

    “对对对,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别嘴了。”所以你就赶紧让我吃一口呗。也不知道林小胖和玄小宝是从哪里打得猎物,配上林小胖特制的调料,简直香死个人了。

    “这还差不多。”林小胖十分傲娇的递给大山一块儿,“吃吧!”

    大山连忙抢过,也顾不上烫,吃的不亦乐乎。吃完一捂肚子,饱了!

    一看大口大口吃的正香的玄小宝,大山就在心中哀叹,唉,为什么他现在的身体这么小呢?闻得见美味,却吃不下去了,这是多么悲伤的事实啊!要搁在以前,他绝对比玄小宝吃的多。

    林小胖拍拍玄小宝吃的抬都抬不起来的脑袋,语气温柔,“慢慢吃,还有很多嘞。”

    玄小宝哼哼唧唧了两声,继续大嚼大咽。

    大山见状有些嫉妒,“林小胖,我发现你对玄小宝都比对我好啊!好歹我都跟了你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不见你对我这么温柔?”

    林小胖抽了抽嘴角,听听听听,这是一个拥有成熟心智的妖修该说的话吗?没好气的瞪了大言不惭的大山一眼,“大山同志,能不能请你认清楚自己的立场,相对于你们妖修来说,小宝只是个婴儿,你好歹也算成年了,好意思跟小宝比吗?”

    大山撇撇嘴,无论听多少次这个名字,大山都不能释怀,虽然在林小胖的压迫下,大山已经接受了这个囧到极致的名字,可一逮到机会,总要跟林小胖抗议一下。撇开玄小宝不谈,大山用商量的语气小心翼翼的问林小胖,“那个,小胖啊,你看咱们两个都那么熟了,你真的不考虑考虑给我换个名字?”

    林小胖头都没回,“你想改可以自己改一个啊。”

    大山默默咽下一口老血,你以为他没想过吗?关键是得有用才行啊!跟他交流的只有一个林小胖,林小胖要是不改口,他改名字有个毛用啊!

    大山正腹诽着呢,就听见身后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不用说就知道是玄霆,大山非常没骨气的闭了嘴。一回头才发现那个美人儿也骑在玄霆背上来了。更是极力缩小自己的存在,生怕被那美人儿发现。

    林小胖回头看见一人一虎还挺高兴,“小宝娘,你来了。”惹来玄霆不爽的一眼,它这么大个头,难道没看见它也来了吗?真是令人不爽的人类!

    美人儿拍拍玄霆的脑袋,玄霆喷出一口热气,乖乖的伏在地上,好让美人儿方便下来。

    美人儿一点儿架子都没有的在林小胖身边盘腿坐下,笑得春风拂面,“叫我玄翎就好了。”

    “玄……翎?”

    玄翎笑着在空中轻轻比划出这个名字的写法。无知者无畏,林小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只是大山一个趔趄,差点儿被这名字惊个跟头。

    玄翎似笑非笑的看了大山一眼,大山立马正襟危坐,不敢有一丝动作。

    林小胖没注意到这一幕,她热情的切下一块儿烤肉,指尖微动,细小的藤蔓编织成一个精致的盘子,殷勤的送到玄翎面前,玄翎笑眯眯的挑起一块儿吃了,“不错,挺好吃的。”

    林小胖顿时笑成了一朵花。

    玄霆闻着香味儿,鼻尖一动,大大的眼睛挪到烤肉架上,却发现最后一块儿已经进了宝贝儿子的嘴,“噗”的喷出一口热气,有些恹恹的把大脑袋搁在草地上,哼!

    玄小宝还没看出来自家老爹生了气,舔舔爪子,回味一下烤肉的味道,还有些意犹未尽呢,就没了。凑过去用爪子戳戳林小胖,“呼噜噜”了一大通。

    林小胖倒是不疼,因为小宝把指甲收了回去,但她可听不懂玄小宝说什么啊!求助的看向玄翎。

    玄翎笑眯眯的拍拍儿子的大头,“行了,玄霆,跟小宝一块出去打猎吧,然后请小胖帮你们烤一下。别弄太多,尝尝鲜就行了。”

    林小胖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这年头,这么好说话的高阶妖修可不多见了。

    玄霆慢慢起身,对着自家蠢儿子吼了两嗓子,玄小宝就跟着玄霆屁颠屁颠的出去捕猎了。

    等两父子都走远了,玄翎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把捏起努力装死的大山,“话说起来,小胖,你跟这个小家伙很要好吗?”

    林小胖看了一眼拼命朝她眨眼求救的大山,含糊的说,“啊,差不多吧。”

    玄翎笑得格外意味深长,“差不多啊……”戳戳大山手感颇好的脸蛋,“小胖,你总是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吗?不管是人,还是妖?”

    林小胖翻着火堆的动作一顿,苦笑着说道,“您看见我的记忆了!”她就觉得玄翎那天点在她眉心的一指头有些不对劲,谁知道问大山他死都不说,看到玄翎意有所指的看着大山,林小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见玄翎不吭声,林小胖索性实话实说,“其实吧,我虽然不知道大山的过去,甚至连他的原型都不知道。但是这有什么关系,他并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儿,反而还救了我好几回,相信他,也无可厚非吧?”

    玄翎敛了笑意,认真的看向林小胖真挚的双眼,良久,才叹了口气说,“我看不清你的来历。”

    林小胖的瞳孔不惹人注意的一缩,她居然忘了这个问题,如果真的被别人发现了……

    玄翎并没有看见林小胖的异样,或者说她看见了,但没有吭声,自顾自的说,“我的天赋之一就是能读出别人的记忆。可我发现,你大概是……九岁吧,之前的记忆我完全看不出来。之后的记忆也很模糊,我能看到的不多。”

    见林小胖默不作声,玄翎包容一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作为长辈,忍不住想提醒你一句,”看一眼抬头看她的林小胖和大山,玄翎的笑容有些悲悯,“小胖,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这句话宛若一把重锤,狠狠地击在林小胖心上,她微微一颤,不动了。长长的刘海儿挡住了林小胖的眼睛,以至于大山完全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恰在此时,远方传来一阵喧闹。

    “他们回来了。”

    玄翎看向远处挤挤蹭蹭的父子二人,语气温柔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