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南奎府城行(一)
    “吱呀”,清晨,客房的门缓缓开了,一直等在门外的唐盛阳条件反射的抬起头,正对上林小胖探究的双眼,不由得有些恍惚,恩,恩人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林小胖笑眯眯的看着唐盛阳,哎呀,她前些天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那么冷淡的对待这新鲜出炉的小鲜肉,真是曝谴天物哟。

    “唐道友怎么在这儿?”

    唐盛阳毕竟是唐家大少爷,能迅速清理唐锦阳那一脉的残余,怎么也不可能是个废物,因此他只是略微停顿一下,就恭敬有礼的上前一步施了个礼,“林前辈,不知您可收拾妥当了?车队已经在外面集结好了。”

    林小胖笑眯眯的回礼,“有劳道友了,咱们这就走吧。”看着身边玉树临风的唐盛阳,林小胖暗自点头,这才像话嘛,果然前些天唐盛阳那些奇怪的言行绝对是受了她身上心魔劫的影响吧?林小姐唐少爷什么的,噗,绝对一生黑啊!

    “请。”老管家毕恭毕敬的掀开帘子,林小胖连忙把粘在面前这些浩浩荡荡的大排场上的眼睛撕回来,“我自己来就好。”开玩笑,她只是脑袋上顶了个救命恩人的名号而已,可不敢真的把老管家当成仆人对待啊!掀开绣着祥云图案的轿帘,林小胖利落的钻了进去,没想到唐家的势力还挺大的,明明只是镇上的一个小家族,却组织的了上千人的车队,这些龙马之类的代步妖兽,镌刻着高阶符文的马车轮子,无一不昭示着唐家的财力势力。

    “呜呜――”

    一阵低沉的号角声响起,在唐盛阳的示意下车队迈开了步伐,林小胖掀开帘子向外看时,刚好看见一面绣着不知名花瓣的旗子一闪而过,琢磨了半响,林小胖终于确定,那花瓣,不正是那白骨华的花瓣吗?

    大山探出头来看了一眼,警告林小胖,“记住少说话啊!你自从出了妄枂森林就一直呆在唐家,你对唐盛阳有恩,人家才对你恭恭敬敬的,等到了府城,别人可不会对你这么容忍了。”

    林小胖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示意自己绝不会多嘴多舌,大山才移开充满压迫感的眼神。至于林小胖偷偷翻的白眼,嘛,大山难得大方了一会,就当没看见吧。

    被四头龙马兽拉着的马车在刻有祥云图案的符篆加持下平稳的不得了,林小胖看了半响窗外的风景,刚开始还觉得饶有兴味,不多时就感觉无趣了,盘膝坐下,长长呼吸了几个来回,就开始搬运起混沌决了。

    大山看着林小胖身上微微泛起的一层薄光,满意的笑了,林小胖虽然只是三灵根,但修行速度也不算慢了。低头看看自己的五短身材,大山有些发愁,以林小胖的筑基期修为,在府城或许掀不起水花,但不能引人注意却是首要的,即使他不能帮林小胖,也不该给她惹麻烦才对,这小地方的人拦不住神识,可府城就不一定了,天下奇人异士那么多,修为比他高的也比比皆是,他不能完全保证神识传音的对话不被人拦截,再加上他这个状态,私底下没少偷偷查过,还真没有哪个妖族是这种形态的,看来,是时候改一下了……

    “呼――”林小胖长出一口气,缓缓收功,伸展了一下身子,整整一天的打坐不仅没让她感到疲劳,反而更加精神了,比早上刚醒来时状态更好!

    身体内部传来细小的响声,满意的点点头,随着修为的提高,以后这种响声会越来越小,浑身上下的骨骼都会逐渐适应长时间的打坐,以后就不用担心闭关会对身体造成什么损害了,筑基了就是好啊,身体就像被打开了开关一样,能逐渐跟天地间的灵气沟通融合,相互呼应,只是筑基期就有如此美妙的感觉,那金丹呢,元婴呢,化神呢……

    正在畅想未来的林小胖感到胸口处有东西动了动,朝天翻了个白眼,伸手从衣服内袋里把大山拿出来,“出来吧,我一猜就知道是……你?!”

    最后一个字尾音猛然上扬,高亢尖利,惊动了队伍前方的唐盛阳,迅速回转,礼貌的敲响林小胖的车窗,“林前辈没事儿吧?”

    过了半响,林小胖才打开车窗,笑得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我没事儿啊,刚刚只是意外,意外啊哈哈。”

    唐盛阳有些怀疑的看了眼她背后,却什么也没看见,明显是不太相信林小胖的托辞,只是林小胖明摆着不想多谈,唐盛阳也不好多加干涉,“那就好,如果有什么需要,还请林道友直言。”

    林小胖摆摆手,“放心吧,我可不会跟你客气的,你去前面吧,不用担心我。”

    不知为何,唐盛阳被林小胖笑眯眯的表情看的后背一凉,忙不迭的回转到队伍前方去了。

    “少爷……”老管家忠心耿耿的凑近,用眼神请示自家明显一脸疑惑的少爷。唐盛阳微微摇头,俊美的脸上泛起一丝苦笑,前些天的试探已经惹得林小胖很不高兴了,没道理再让一位筑基修士对唐家心怀不满,更何况她还救了自己一条性命。

    老管家心领神会,默默的后退数步,只是那双眼睛仍然片刻不离的暗自盯着林小胖的车厢。这个小修士很奇怪,虽然据说是救了大少爷,可怎么从玄天虎这等大妖手里逃脱的事她分毫不提。第一次见面时身上还有淡淡的心魔劫气息,能看出来是刚刚进阶境界还不稳,让大少爷险些中了心魔劫的招暂且不提,关键是第二天她竟然没事儿人一样的出门了,身上再也看不出分毫之前的躁动。这不得不让他心生警惕,好在一到府城大家就分道扬镳了,在这之前他可要牢牢看住了她,以免对大少爷不利。

    林小胖可不知道老管家已经从她身上脑补了这么多,她急匆匆的关上车窗,脸上带着诱拐小盆友似的‘温柔’笑意,“乖,大山,你快出来吧,我保证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嘲笑你的,你放心好了。”

    大山的声音从褥子底下传出来显得有些沉闷,但任谁都能听出来其中的讽刺,“呸,你骗谁呢?”

    刚刚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一看见他就尖叫出声,把唐盛阳都引过来了,他才不会上当嘞!同时暗自反省自己的造型是不是真的那么糟糕,但他见其他女修的灵宠都是这个样子的,难道林小胖没见过?是个没见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