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埋伏
    眼看着正主都走光了,这些围观的修士也只得作罢,就算心里再怎么不甘心又怎么样呢?形势比人强,只能怪自己的实力没别人厉害罢了!

    林小胖小心翼翼的顺着大家离开的方向走去,看上去没什么不一样的,可大山就是能看出来她的心情委实不太好。“怎么了?”

    林小胖“唉”了一声,“就是觉得吧,挺没意思的。”

    “什么没意思?”又乱七八糟的想什么呢?

    林小胖搓了把脸,沉默半响,不一会儿就又笑逐颜开了,“没什么。”这种被人明目张胆欺负了都没办法反抗的感觉实在是太无语了。就像大山,说给他听,他也只会认为是自己太弱的缘故。像这些筑基修士,他们虽然愤愤不平,可从心底里,大家都以为这是正常的,被人欺负只是自己太弱,想要不被别人欺压,就要努力修炼,然后就可以去欺压别人。她虽然明白,可还是有些难受。

    大山安静的看了林小胖一眼,没有开口说话,这种事情都值得林小胖难受,还是见的太少了啊!见的多了,林小胖就会明白,这只是修仙生涯所见识的第一课而已,不需要大惊小怪的。

    林小胖尽量保持跟别人之间的距离,毕竟她还不想引起别人的敌视然后再大战一场,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可有时候,不是她有些避让就行了。这不,她走的好好的,既没有惹事,自身态度又好,可偏偏就有人看她不顺眼。哦!还是几个熟人。

    事情是这样的,林小胖刚走到一个鸟语花香的小峡谷拐弯儿处,正是前后无人的时候。脚下踩到一块儿高低不平的石板,也不知道是不是触发了什么阵法,只听见大山的一声惊呼,林小胖就被一座剑阵包围了。

    三师兄神色复杂的看着剑光凛冽的阵法,他本来不想让这个无辜的小修士背锅的,可是师尊一看见自己最疼爱得意的三个弟子都死状凄惨,哪里还听得进自己的解释啊,叫嚣着非得让凶手给他们偿命啊!

    三师兄其实试图向师尊解释过,“师尊,小师妹和韩松是被一个叫阿绿的元婴修士杀害的,除了阿绿这个名字,对那群人弟子并不了解,弟子也从来没有听过他们的名号。害死二师兄的人,弟子,弟子们并不知道凶手是谁只是一到地方就看见一个筑基期的小道友在那儿师尊,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怎么可能杀掉一位元婴修士自己却毫发无伤呢?”

    师尊脸色铁青,他刚刚怒极攻心吐了好几口鲜血,此时还是余怒难消。一指三师兄的鼻子尖儿,“你少废话,别以为你的师兄弟们都死光了你就会是下一代掌门了,我可还没死呢!你们一块儿进去,偏偏只有你安全回来,其他人都死了,说不定就是你串通别人害死了你师兄弟姐妹们!”

    三师兄脸色惨白,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语气苍凉,“师尊”师尊如此看待自己,让自己岂能苟活于世?

    师尊咳嗽两声,勉强直起身子,语气略微和缓,“为师知道你性子纯然,平日里爱护同门,定是无辜的。可是那修士如此可疑,你若是还认我这个师尊,就把那贱人给我绑回来,剥皮拆骨,以解我心头之恨!”

    三师兄嘴里苦涩不已,他实在是不该把不经意间看到那小修士出来的事情告诉师尊,师尊痛失爱女爱徒,已经快要癫狂了!

    “可是师尊”她毕竟是无辜的啊

    师尊摆摆手,扭过去不再看他,三师兄只得满面愁容的下去了。

    师尊冷冷的看着脚边的一点儿土地,半响突然一脚踩碎从这儿路过的一只甲壳虫,碾了碾脚尖儿,发出一声舒爽的叹气。原本脸上的愤怒苍凉此时消失的干干净净。哼!那蓝头发的孽障,明明他的子侄杀了自己的女儿徒弟,却连一点小小的补偿都不愿意掏,惹得他差点按捺不住自己的脾气。徒弟死了可以再找,女儿死了可以再生,只是到嘴边儿的好东西不翼而飞了,真是让人火大!

    三徒弟这个人他还是了解的,这会儿必定已经去抓人了!他奈何不了那蓝头发家里的子侄,难道还奈何不了一个小小的,一点儿背景都没有的筑基修士吗?抓到了手,剥皮拆骨都是轻的!

    林小胖幸亏不知道这位道貌岸然的师尊心里在想什么,要是知道了非得骂一句神经病不可。不过这会儿她可顾不上别人想什么了,她自己都快自身难保了!这群家伙,居然埋伏她!

    “靠!”林小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还有完没完了,“怎么又是你们?我都已经说过了,你们家师兄的死跟我没任何关系!”能不能擦亮你们的狗眼看清楚?老娘只是个安全无害的筑基期小修士,你们那什么狗屁二师兄都已经是元婴了,我是要上天还是咋滴啊!我能杀了他?!你们脑子被驴踢了吧?

    三师兄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小胖,尽量压抑住自己的愧疚感,韩松师弟以前说得对,这世道,弱肉强食,倒霉当了替罪羊也只能怪自己实力不济了!命小弟子运转起三才小剑阵,只是个小小的筑基而已,让几个筑基弟子摆出三才小剑阵已经是抬举这小修士了。

    林小胖只想骂娘,剑修本就是同阶级修士里战斗力最强的,这他喵的还弄个剑阵,是有多看得起她啊!死命硬抗了一剑,林小胖身上又新增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鲜血浸湿了林小胖的衣服。

    “小胖,让我来吧?”大山有些着急,这里已经远离了人群,他不是不可以出手,以林小胖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啊!

    可是林小胖偏偏发了狠,豪气的一抹嘴角的鲜血,“不用!”她已经一退再退了,都已经退到没有退路了!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却要被这些人追杀,他们明明知道自己是无辜的,却还是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认定自己就是凶手,多可笑啊!难道她就要遂了他们的愿乖乖的被抓走顶罪吗?凭什么?!

    林小胖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过这蛮不讲理的世界,狠狠地劈断一柄偷袭的长剑,林小胖眼睛里满是血丝,难得奋不顾身的一把,拼着受了一剑也要把那偷袭的小子一把摁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