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毒?
    这种骤然失力的感觉并不好受,顾洛礼死死的抱着肩膀,尽量把自己蜷起来以免受到更大的伤害。只有眼睛紧紧的盯着青纹鸟与自己越来越近的距离,再对比与鸟巢的距离,心里默默数着数。

    五……四……三……二……一!

    手中酝酿已久的阵法瞬间成形,还在半空中的顾洛礼唰的一下就失去了身影,瞬间出现在巨木顶端的鸟巢里。顾不上头晕眼花的后遗症,顾洛礼一掌加一脚迅速劈晕了正对面的两只雏鸟。跳到第三只旁边,手中瞬间出现一柄冷幽幽的长剑,压在老三相对而言比较脆弱的脖颈上。

    “嘎嘎嘎嘎――”雌鸟咋然不见了顾洛礼的身影,气的直叫,顺着气味找过去时却发现他竟然出现在自己的巢里!还绑架了自己的孩子!看着顾洛礼的眼神顿时冷峻的要杀人一眼,嘴里也蕴含着一团威力惊人的火焰,看样子见势不对就准备喷过去。

    顾洛礼佯装淡定的看着雌鸟,指了指远处时不时的战在一起又分开的一人一妖,又压了压手里的长剑,威胁的意思昭然若揭。

    “放我们离开,我就放了你的孩子!”

    雌鸟愤怒的啼叫一声,虽然听不懂他的话,可是这并不妨碍理解顾洛礼的意思。看着瑟瑟发抖的老三,雌鸟虽然心里恨不得把顾洛礼碎尸万段,但还是竭力压抑住了怒火,冲着激战正酣的雄鸟叫了几声。

    雄鸟与林小胖打得正欢呢!青纹鸟本就嗜战,更何况它还被林小胖激出了杀气。一人一妖打得难解难分,羽毛与血液齐飞。当然,还是青纹鸟略占了上风。

    若不是听到伴侣焦急的呼叫声,雄鸟是死活都不会放弃的。只是在临走之前还是忍不住一翅膀把穷追不舍的林小胖拍了个跟头,才向自己的巢穴飞去。

    “咳咳,噗――”林小胖狂咳了几声,吐出一口浓稠的血液,勉强站在一边突出的枝丫上,浑身的灵力都已经殆尽,不过看着青纹鸟远去的背影,林小胖还是不由得笑出了声,看样子顾洛礼得手了啊!随即就吞下一大把丹药,追在雄鸟身后,她可还得去支援顾洛礼呢,关键时刻可不能掉链子!

    即使知道小胖的计策,顾洛礼也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额头上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青纹鸟硕大的眼珠子正死死的盯着他,那无尽的威压差点儿让他站不住脚。若是搁在以前,顾洛礼可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做出胁迫高阶妖兽的事来,眼角的余光扫过正蹒跚飞过来的雄鸟和它身后那道看不清面容的身影,顾洛礼的神经绷得笔直。小心翼翼的挪了个角度,让自己看起来更轻松一点。

    “啪啪”两声,雌鸟照着终于回来的雄鸟血迹斑斑的大脑袋就是一阵狂拍,翅膀尖儿直直的指向被顾洛礼挟持着的老三。看着三儿子可怜巴巴的样子,雄鸟险些没炸了,想吐口烈焰把那螳臂挡车的东西弄死吧,又生怕伤到了孩子,一时间也犯了难。

    林小胖恰在此时抵达,说实话,因为时间紧促,她根本就想不出来完美无缺的计划,只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顾洛礼去死啊!此时可以说是双方都不得利,顾洛礼不可能一直威胁着雏鸟,两只青纹鸟也不可能一直都不做出行动。

    前有狼后有虎,林小胖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小心翼翼的凑近顾洛礼,也许是顾忌顾洛礼手里的长剑,也许是根本就不在意林小胖,青纹鸟夫妇竟没有阻止。

    先是诊了一下顾洛礼的身体情况,林小胖皱起了眉头,这怎么比她还严重?再看一眼气息奄奄的雏鸟,据大山说,这种幼鸟的食量极大,成年鸟类喂食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发生同类相食的惨剧。这三只幼鸟已经整整一天都没有进食了,那两只晕过去的还好一些,这一只已经渐渐顾不得顾洛礼手里阴森森的长剑了,看着他的眼神都逐渐充斥着浓郁的食欲。

    看样子实在是不能再拖了,林小胖一咬牙,从储物戒里掏出一座肉山来,当着两只成年青纹鸟的面在上面倒了一些白色的粉末,放在了那只饿得头晕眼花的雏鸟嘴边。那幼鸟发出一阵欢快的叫声,根本就顾不得父母焦急的叫声,大嘴一张就吞了下去,还十分人性化的打了个饱嗝,让一边的青纹鸟夫妇恨不得晕过去。

    “小胖?”顾洛礼疑惑的看一眼林小胖,她放的东西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真的是毒吗?

    “走!”林小胖一把揪住顾洛礼的衣领子,脚下一踩鸟窝,迅速出现在了数十米之外,踏着随处可见的树枝快速奔跑。顾洛礼艰难的扭过头去,却看见那两只青纹鸟并没有来追他们,反而掰着那幼鸟的嘴巴看来看去,看样子是想把那块儿不知道被林小胖放了什么东西的肉块儿掏出来。只不过……都已经吞进肚子里的东西,怎么还能拿出来?更何况那幼鸟还十分不配合。

    最后还是雄鸟直接一翅膀点在幼鸟不配合的脑袋上,灵力瞬间在它体内转了一圈儿,最终发现它居然没事儿的雄鸟顿时炸了,身上残缺的羽毛根根竖起,眼睛不断的逡巡脚下的情况,就准备把那两个敢戏弄它的食物碎尸万段!

    “嘭”的一声,正准备出发的雄鸟脑袋上空突然出现了一枚小小的蓝色光团,正在逃命的林小胖可不知道,就是这个突然出现又突然炸裂不见的光团救了她的小命儿。也让青纹鸟即使恨得仰天长鸣,却也不敢再追击林小胖他们,只能狠狠拍了一把自家不知人间疾苦的孩子们,聊做安慰罢了。

    林小胖本来还顾忌着青纹鸟来寻仇,只敢在树叶茂盛且不开阔的地方走,生怕它们来个突然袭击。只是躲躲藏藏的跑了大半个时辰,还不见有追击,林小胖有些诧异,按理说它们应该很快就能发现那幼鸟没有中毒才对吧,毕竟那粉末只是她随手撒的盐粒而已……

    大山严肃的用神识在远方眺望了一下,随即脸色变得有些奇怪,半响才对神经紧绷的林小胖解释,“它们大概是不打算追过来了。”看样子应该是有人干涉了?是谁敢这么做又能这么做……呵呵,这还需要想吗?

    林小胖这才松了口气,嘛,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能让她喘口气儿还是好的,身上的伤口也拖不得了。

    一屁股坐在一根横生的枝丫上,林小胖一点都不顾及自身形象的大喘气儿,随手吞了一大把补血的丹药。她可是流了不少血,刚刚只顾着逃命还看不出来,这会儿一停下来就是一阵阵的软弱无力。

    顾洛礼当然也急需疗伤,只不过他还顾忌着自己的妹妹,“小胖,不知道珞谦她……”

    “咻”的一声,一支小小的木箭不知从何处猛然袭来,顿时打断了顾洛礼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