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生门
    完全忘了那阵盘原本就是属于别人的,当下那几个人就红着双眼,引着荒麟兽冲闻人笙这边冲了过来。

    “小心!”黄老三忍不住开口,后面可是有妖兽跟着的!

    闻人笙看了他一眼,微笑道,“这位道友不必担心,我这阵盘虽然简陋了些,却也是族中长老所赠,还是能护住咱们的。”

    黄老三难得的皱起了眉,没有吭声。温老四他们却知道黄老三是在提醒那些已经杀红了眼的人,不由得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五个人之中,虽然老三生的不怎么好看,心肠却是最软的一个。看见那些人无异于自杀的行为,黄老三心里能好过就怪了。

    安槐看着这几个人的样子,英挺的浓眉不由得一挑,这些人倒是有点儿意思。

    此时外面的情况正如闻人笙所言,没有他打开阵盘,那几个杀红了眼的人在距离泛着薄光的阵盘不远的地方,就浑身一抖,僵硬了一下。然而就是这一瞬间的功夫,后面的荒麟兽就追了上来,接下来理所当然发生的事情连方老大都闭上了眼睛,有些不忍。

    “嗤!”安槐一直在悄悄观察他们几个,此时突然嗤笑出声,不仅让方老大他们几个吃了一惊,连闻人笙都不由得侧目。安槐……这到底是怎么了?

    不等别人问出口,安槐就一指旁边好几个泛着薄光的阵法和里面躲着的人,眼神是一如既往的狂傲与不屑,“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们太狠心了?我告诉你,闻人笙做的已经够多了。你以为我们不想救人吗?”他指了指身后瘫坐着的况薰霓几人,又指了指那些明显有空余却不肯向外面人打开的几个防护阵盘。“我们倒是想救更多的人,奈何没人配合啊!”说起来他就气得慌,安槐虽然是修仙世家子弟,可身上却并没有那种自以为是的傲气。眼看着无辜的人死去,他心里怎么可能不难受?可是闻人笙的阵盘所能保护的人数实在有限,这回强撑着把这些人放进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剩余的几个家伙即使能保护更多的人,在荒麟兽这种庞然大物之下,根本就没有勇气去尝试。他虽然地位不低,可是此刻也是鞭长莫及了。

    抹了把脸,黄老三不说话了。他未尝没有想过这个可能,只不过真正知道的时候还是有些难受。抬头看着闻人笙艰难维持阵法的样子,不由得问出口,“那两位为什么要救我们呢?”他就算修为再低下,也能看出那位风度翩翩的少年此刻已经到极限了。要是没有他们五人的加入,这少年应该会更轻松一点才对。

    闻人笙毫不在意地抹掉嘴角溢出的血迹,微微一笑,“自然是想与几位商量一下,如何从这里离开?”

    “就这样?”黄老三嘬了嘬牙花子,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这少年胸有成竹的样子,他还以为他们想要将这些看起来乱七八糟的妖兽给一网打尽呢!

    “就是这样。”闻人笙有些无奈的点点头,最开始的妄自菲薄已经让他们尝到了代价。能平安离开这里已是不易,他们还能妄想些什么呢?

    方老大看一眼外面堪称人间炼狱的景象,再看一眼面色惨白却坚定的闻人笙与安槐二人,长长的舒了口气。末了狠狠地一握拳头,“说来听听!”

    “大哥……”

    方老大抬手制止其他兄妹几人的异议,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这两个英姿勃勃的少年,“你们有多少把握?”

    安槐不由得勾唇一笑,“五成!”

    方老大盯着他看了几眼,“干了!”

    闻人笙惨白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个微笑,“那咱们就来仔细商量一下吧。”

    ***

    “准备好了吗?”

    方老大他们最后确认了一下,“好了!”

    “那我就打开了?”闻人笙忍不住看了他们一眼,突然有些迟疑,若不是他和安槐两人身受重伤,剩下的人又实在扶不上墙,他也不至于将重任都交付给这五个人,他们明明还不到筑基期啊……还有安槐,他可还是身受重伤着呢……

    “别担心,”黄老三亮了亮他那一口大白牙,“咱们几个心里有数着呢,肯定不会有事。”

    安槐也给了他一个狂傲到极点的微笑,“打开吧!”要是计划不成功,反正都是个死。他宁愿选择一个体面点的死法,而不是呆在乌龟壳里等死。

    闻人笙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个有些苍白的笑容,“好。”

    “等等!你们要做什么?”况薰霓突然回过神来,一眼就看见准备将阵盘打开的闻人笙。上一回闻人笙打开的时候,她吓得腿软,根本就没有抬头看。这会儿一看见这些人无异于自杀的行为,吓得脸都白了,连忙出声阻止。

    “闪一边儿去。”安槐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这女人要不是姓况,他早就把它扔出去喂妖兽了!别的什么都不会做,就会找茬。要不是她逼着况渂殊上去,就没有这回事儿了。

    况薰霓恨得牙痒痒,只是她现在浑身上下都没有力气,更何况还得靠着闻人笙他们保命,因此只是习惯性的抱怨两句,就不吭声了。只是看着众人的眼神,仍然是怨毒的很。

    胡二娘搓了搓胳膊,小心翼翼地凑到温老四身边,“老四,你说这姑娘怎么看起来阴森森的?”眼睛从下往上撩着,着实有些可怕。

    温老四温文尔雅的表情一僵,嫌弃的把胡二娘推开,“我怎么知道?”他虽然是喜欢美人,可他不喜欢这一款的呀!再说了,他又不是这女孩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行了!”方老大看见还在外面踢踢踏踏的妖兽,找准时机给了闻人笙一个眼色,五个人连同另外几个还能一战的修士一瞬间就跨了出去。闻人笙在背后立马关闭了阵法,人数一少他也能略微轻松一些,立即抓紧时间恢复起自己体内的灵力。若是那几个人体力不支,他可还得去支援,这会儿可不能浪费时间。

    “蹬蹬蹬”,方老大几人身法轻盈的避开地上的残肢断臂,几个闪身就来到了闻人笙他们观察了好久才确定的生门,然后纷纷停住了脚步。无它,此刻那里有一个他们此行最大的障碍。

    一头体型最为庞大的荒麟兽,正正好的卧在生门之前,打着盹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