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怒了!
    呲了呲牙,黄老三看着这头远超正常荒麟兽体型的妖兽,眼神有些飘忽不定,“老,老大,咱们真的行吗?”就他们这几个虾兵蟹将的,还个个身上带着伤,真的能奏效吗?还有这荒麟兽,这他娘的不会是荒麟兽它祖宗吧?这么大个!

    胡二娘闻言呸了他一口,“老三你个软蛋,都到这时候了难不成你还想临阵脱逃?”真敢跑的话看老娘的鞭子!

    挠了挠脑袋,黄老三不吭声了,二娘的脾气大他又不是第一回知道。倒是安槐颇有兴致的看了一眼胡二娘,他还从未见过像二娘这般英武的女修,难免有些好奇。谁知道半道上就收到了温老四警告的眼神,不由得无奈一笑,怂了怂肩,表示自己的无辜,他可没什么特殊爱好啊!二娘这般的美人,他怕是无福消受哟!

    “唰”的一声响,温老四掩饰一样的一展手里的美人扇,好一派翩翩公子的风流意态,“大哥,难不成这妖兽是个瞎子不成?咱们在这待了这么长时间了,竟然没有一点反应?”不正常啊!

    “呼呼――”荒麟兽从鼻端喷出一口气来,大脑袋一歪,换了个方向,似乎对这几个跑到自己面前的人类不是太感兴趣,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对这些人明显的挑衅也没有理睬。

    方老大沉吟了一下,问安槐,“这位小道友怎么看?”话说这位小道友激动的浑身直抖的样子似乎有点儿不对劲儿啊!

    满不在乎的摸了摸鼻子,安槐看着荒麟兽的眼神充满了斗志,“能怎么看?这荒麟兽狡猾的很!我的这条臂膀就是被它给划伤的!”而且好死不死的在他们算出生门的位置之前就堵在这里……“只能把它揪起来了!”

    “嘿,这位小哥真是好志气!”黄老三不由自主的赞叹了一声,等对上自家大哥严厉的眼神时又十分乖觉的闭上了嘴巴。只是心里仍然不由自主的腹诽,大哥也真是的,怎么越来越没有以前的冲劲了!

    方老大岂会不知道几个兄弟心里在想什么,只是看着荒麟兽的目光仍然有些发苦,“那就……开始吧!”也罢也罢,反正他们的任务只是引开这头荒麟兽罢了……而且不论生死,他们兄弟几人总在一起就是了!

    “早就该这样了!”安槐活动了下手腕,眼里发出摄人的光芒,左臂的伤口仍然隐隐作痛,只不过……即使痛的再厉害,也得让敌人尝一尝这个滋味啊!

    “噗”的一声拔地而起,安槐的拳头上都蒙了一层淡淡的红光,带着强烈的破空声冲着荒麟兽的眼珠子挥了过去,能不能伤到它并不重要,关键是得让它挪个地方好让闻人笙有机可乘啊混蛋!

    其余几人也紧跟着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纷纷冲着荒麟兽脆弱的地方攻了过去。虽然手段卑鄙了点儿,但是生死关头,哪里还顾得上这个!其中尤数方老大五人的动作最阴险,隐隐的还有些下流。没办法,胡二娘等人在自己的世界里本就是亦正亦邪的人物,跟所谓的名门正派相差甚远。来到开源大世界之后又屡遭其余修士的打压,手段龌龊下流一点也是为了更好的生存嘛……

    “呼嗤,”荒麟兽眼看着安槐那堪称惊天动地的一击却丝毫没有反应,只是在那股劲风袭到眼前时缓缓合上了眼皮子。至于其他人的攻击,荒麟兽索性“哼”了一声,周身立马出现一股强大的气流,把他们都给震飞了!

    摇了摇脑袋,荒麟兽似乎对那些渺小却胆大到敢挑衅它的人类失去了兴致,歪了歪脑袋,就准备换个姿势打盹儿。下一刻,却猛然发出一声痛呼,浑身上下的鳞甲一瞬间支楞了起来,显然是痛极了!

    “成了!”胡二娘轻呼一声,看着站在荒麟兽耳后手上血淋淋的铁老五说道,“也多亏了老五这身蛮力!”

    “哦……”安槐挑着眉头看那个叫铁老五的低阶修士,居然能在他们扰乱荒麟兽视线时徒手撕下它的一片耳朵,别的暂且不说,只是这身蛮力就足以让安槐侧目了!

    “轰隆隆――”这头巨大无比的荒麟兽终于被激怒了,缓缓站起了身子,只是脚掌踩着地面的声音就堪比风雷,更是厉呼一声挡住了那些想要前来相助的体型较小的荒麟兽。在它的威压下,那些小一点儿的荒麟兽竟然瑟瑟发抖,聚拢在一个角落,不动了。

    “我说……”胡二娘目瞪口呆的仰头看着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气势庞大到似乎想要将那些打扰它睡眠的小东西一巴掌拍死的荒麟兽,语气有些颤抖,“这个也在你们的计划之内吗?”

    铁老五早就从那荒麟兽身上跳了下来,眼看着那荒麟兽的耳朵缓缓恢复了原状,不由得拧紧了眉,闻人笙可没说过这个!

    安槐也没了那副狂傲的样子,嘴里嘟囔着什么谁也没听清。原本的计划就是他们几个把这头为首的荒麟兽引开,闻人笙他们趁着这个时候避开其余荒麟兽跑到生门的位置解开阵法,只要有一个能逃出去就能撕掉传音符告知五大宗门的长老,大家就能即刻获救!这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对。而且那些小一点儿的荒麟兽也出乎意料的躲在一旁,省了闻人笙他们的力。

    唯一的错误大概就是……被激怒的荒麟兽……脾气真的不是很好……

    “嘭”,眼前的荒麟兽的体型虽然巨大无比,可是动作却是不符合常规的灵活,跟那些寻常的荒麟兽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再加上它又是不分敌我攻击的,有几个来不及躲避的防护罩里的修士叫都没叫一声就被踩成了肉泥!

    闻人笙惨白着脸,几番衡量之下瞬间解开了阵盘,招呼着众人拼命向生门逃去。眼下,也只能跑一个是一个了!

    “等等我!”况薰霓看着那所向无敌的荒麟兽就害怕,一个腿软竟然跌坐在地,旁边的一个修士见状犹豫了一下还是弯腰扶起了她。

    “谢谢谢谢!”况薰霓涕泗横流语无伦次的说,她的腿几乎软成了面条,一抓住那修士的臂膀就死死的缠了上去,一时间竟然让那修士动弹不得,差点儿被四处飞溅的石头撞到了脑袋!

    那修士的脸色立马难看到了极点!他是一时好心想帮她一把来着,可是况薰霓的做法只能让他们两个都丧命!

    狠狠地扒拉下况薰霓有如钢浇铁铸般的胳膊,也不搭理她的尖叫,拽着她的腰带就一路拖着跑开了。因此并没有看见况薰霓的眼里闪过一丝怨毒,又转瞬即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