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对不起了!
    “哐咚!”况麓山再一次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况渂殊的身体就像一只小虫子一样毫无反抗力的被弹飞了。

    看了一眼底下血海波动的情况,况麓山眉头一皱,已经没有了那种想要逗弄况渂殊的心思,虽然他很享受把况渂殊捏在手心里的感觉,可是……霓霓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况渂殊淡淡的看着况麓山,就仿佛被打得七窍流血的人不是他而是况麓山一样。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顿时让况麓山怒从心起!本来想一掌拍死况渂殊,但是看了一眼况渂殊面无表情的脸,况麓山突然改了主意。既然能轻松一点,那他为什么还要费力呢?

    慢悠悠的拍了拍衣襟上沾染的灰尘,况麓山此刻的动作竟然有些难以言喻的优雅,毕竟是从大世家里出来的,基本的礼仪气度还是有的。

    “你有什么好与我斗的!难不成也是为了那些凡人?”饱含恶意的目光看了一眼况渂殊,况麓山笑得仿佛远古传说中的恶魔一样,“难道你忘了?你就是从这片血海里出生的?你喝的第一口东西,就是这数万人的血精神魄……”

    “闭嘴!!”

    林小胖惊讶的看着况渂殊,这还是他进了这个火山之后第一次出声……而且……在这里出生是……什么意思?

    低垂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遮住了况渂殊眼里的情绪,抓住岩壁的手一松,况渂殊再一次扑向了况麓山。

    令林小胖惊讶的是况麓山竟然在况渂殊扑过去的那一刻露出了一个难以察觉的得逞笑容。

    林小胖一愣,迅速反应过来,“况渂殊别去……”那是况麓山的圈套!

    然而况麓山的速度太快了,一闪身造出个空挡,下一秒就一掌劈在了况渂殊颈部,然后得意洋洋的抓住况渂殊软软垂下的一只手,眼看着就要松手把他扔下这片血海。

    “况麓山!”林小胖一只手放在况薰霓的脖颈上,费力的拉拽过来,况薰霓的发丝不小心垂落在血海里,没有如想象中那样悄无声息的化为灰烬,反而像是吸饱了血液一样,变得饱满光泽。林小胖眼里厉芒一闪,虽然早就有所顾及,可是真的看到了又十分不舒服,况薰霓……不会真的可以活过来吧?

    待会儿一定要把这具尸体毁掉!

    林小胖暗暗下定了决心。虽然这一下把自己身上好不容易长好的骨头又弄碎了大半,可是这种疼痛林小胖早就学会了去无视。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况麓山放开况渂殊!

    “你敢!”况麓山目眦欲裂,狠狠地瞪着林小胖手里的长剑,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居然忘了她还在玉台上!若是况薰霓的尸体被毁了,想要复活她,还谈何容易!

    “你放开况渂殊!我就不伤她!”

    况麓山眯了眯眼,看着林小胖面无表情的脸,慢慢的松开了手,况渂殊立马跳到了一旁的石台上。

    轻笑出声,况麓山看着林小胖,“你总是做一些让我感到好笑的事……我该说不愧是霓霓费尽心思都想要杀掉的修士吗……”

    什么意思?

    “小胖快放开她!”大山的声音突兀响起,里面充斥着见到本不该存在东西的不可思议。

    林小胖条件反射的松开了手,心中突然生出来的警惕让她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随即她就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有多明智了。因为况薰霓的尸体……

    动了!她居然不知何时伸出了手,只差那么一点就要抓住她的胳膊了。

    林小胖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胳膊上生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况渂殊迅速跳过来抱住林小胖就三两下来到了半空中的石台,淡淡的看着林小胖。林小胖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即便如此,她还是有些怔愣,这……不可能吧……

    “哈哈哈哈……”况麓山猖狂的笑声在况薰霓缓缓站起来的时候更是达到了极点,不过随即在看到况薰霓静默不动时皱紧了眉头,“还是不够吗……”

    随即大袖一挥,林小胖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大量的尸体从她身后的通道里‘飞出来’,迅速的投到了那片血海里,林小胖甚至眼尖的看见里面有那么几个在落入血海时无力的挣扎了几下,随即就无奈的沉了下去……

    “……”林小胖咬着牙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刚刚若不是况渂殊及时把她护在身下,此刻她就是其中的一员!摸了摸大山的脑袋,林小胖慢慢的将他塞进了怀里,由于现在这具弱小的身体受伤太重,大山实在是撑不住,刚刚昏了过去。

    “你怎么样?”况渂殊慢慢的开口,不怪他开口问,林小胖此时的脸色实在是很不好看。“没事。”缓缓的摇了摇头,林小胖默默的握紧了拳头。

    “……对不起了!”况渂殊目光闪烁了一下,沉声说了一句,快来不及了……况麓山的眼神已经扫了过来!

    “什么……呜!”林小胖只来得及说出几个字,就被况渂殊狠狠地一口咬在了颈窝,疼得她不由得一个哆嗦。什么情况!

    “咕咚”,况渂殊以艰难的意志力控制住自己没有多喝,即便如此林小胖也差不多因为失血过多而神志不清了。她刚才就已经呕出太多的鲜血,现在又被况渂殊跟个吸血鬼似的喝了这么多血,就算修士的身体是铁打得也要血尽而亡啊!

    慢慢的将林小胖放在一个暂时安全的角落里,况渂殊摸了摸唇,脸上显出一个吃饱喝足似的惬意表情,浑身上下的灵力汹涌澎湃,之前的伤口都在一瞬间恢复,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仿佛不经意似的扫过已经被塞进怀里的大山,若不是顾忌那只来历不明的所谓‘桐华兽’……哪里得等到现在才能咬林小胖一口?

    看了一眼志满意得的况麓山,况渂殊面无表情的脸上突兀的闪过一丝讥讽,可惜的是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眼前一片模糊的林小胖都没有看到……

    “哐咚!”况麓山猝不及防间被况渂殊一脚踹到了岩壁上,发出老大一声响,笑声顿时消失了。

    “咳咳,”况麓山狼狈的钻出来,满脸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你不是被我压制了吗……”不是被压制了五成实力吗?修士之间对决,不要说被压制了五成实力,哪怕就是一分,也会被立时击杀!他能将况渂殊不放在眼里,不就是因为身为创造者的缘故,在他面前,况渂殊的实力不可能超过自己吗?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