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先休息一下吧
    “死了?”林小胖喃喃自语,这么轻易就……死了吗?

    转过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况渂殊,林小胖语气有些疑惑,“是……你杀的?”不是她怀疑况渂殊啊!先不说况渂殊本来就是况家的人,他来救自己的时候其实林小胖就有些惊讶,更何况刚才况渂殊明摆着就不是况麓山的对手,这里又没有其他人相助……

    所以况麓山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死了呢?

    “……”况渂殊沉默了会儿,身上纵横的伤口还在不停的渗着血,即使没有开口,林小胖也能看出来他身上有一种淡淡的因而不受信任而浮起来的哀伤,不由得有些讪讪。

    “那个……我不是怀……”不是怀疑你啊!所以你能不能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咱们两个应该……不太……熟吧?在秘境里你还帮着况薰霓想杀我来着你难道忘了吗?!

    “你晕倒以后,血海突然蒸滕,为了救况薰霓的遗体,况麓山自己受了伤,然后……”况渂殊默默地住了嘴。

    接下来的话就算况渂殊不说林小胖也猜的到,他肯定是趁着这个机会一鼓作气杀了况麓山。林小胖倒不会嫌弃人家手段卑鄙什么的,毕竟能成功杀了况麓山那个疯子她可是喜闻乐见的。但是……

    拂了拂自己的脖颈,林小胖的表情有些疑惑,她怎么记得自己似乎是被况渂殊咬了一口……但是没道理啊……

    看看况渂殊面无表情却能硬生生显示出无辜的脸,林小胖只能默默地把这个疑惑压了下去,应该是她记错了吧……

    “有……有人吗?”

    一个虚弱的声音突然颤巍巍的响起,这声音的来源虽然远,可是此刻这活火山的底部正是空旷的时候,所以这不大的声音硬是传了老远,到达二人耳内。已经恢复一点儿灵力的林小胖当然能听见,只不过她当下就有些怔愣……这个……这个声音……怎么有些耳熟?

    况渂殊自然也听见了这个声音,眉头微微一动,身影瞬间消失不见,林小胖只来得及伸出手来,就见他已经再一次折返,这次手上多了一个人。

    还来不及感慨况渂殊的动作之快林小胖就愣住了,这不是……不是那个跟她说过话的男人吗?还有他怀里那个滴溜着大眼睛不停抽噎的婴儿……

    她还以为……还以为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毕竟刚刚那么多的血液残肢……

    她还以为……大家全都死了……

    “小仙师……”男人脸上满是血迹,身上也狼狈不堪,只不过那双湛亮的眼睛在看着林小胖同时也不忘记时不时的看上一眼怀里的婴儿,着紧的很。

    “还要多谢小仙师救命之恩……”

    林小胖的身子颤了颤,还是木愣愣的看着他们,眼里蓄着大量的泪水,只是自己却不自知……

    她救了人……吗?

    男人看了看婴儿,似乎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样,壮士断腕一般把她放到了林小胖怀里。村里的老人说过,再怎么伤心难过,看一看玉雪可爱的孩童,心情就会好上许多。所以……小仙师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呜哇呜哇――”也许是因为到了不熟悉的人坏里,原本就抽抽噎噎的婴儿瞬间哇哇大哭。婴儿清脆稚嫩的哭声仿佛像一阵清风一样拨开了萦绕在林小胖心头的阴霾,让她慢慢露出了个让人看了就心里一酸的微笑……

    慢慢伸手拍了拍这个孩子,虽然动作有些僵硬,但是也许是格外喜欢林小胖身上的精纯木气,婴儿竟默默止住了哭声,拽住林小胖垂落在胸前一缕头发,咯咯的笑了起来。

    其实是有些疼得,可是林小胖却默默地笑了,眼眶里却有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在婴儿的小脸上,引来一阵听不懂的童言童语……

    是吗……她终究还是救下了这个孩子……

    见婴儿对自己脖颈上挂着的一个小小吊坠分外感兴趣的样子,林小胖轻轻的摘了下来,这还是她以前无聊的时候自己用灵石磨出来的,之前那番打斗竟然没有丢失,也让林小胖有些惊讶……

    慢慢的挂在婴儿的脖子上,看着她抓着吊坠咬的欢喜的样子,林小胖慢慢的扬起头,头顶上昏暗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被打破,金色的阳光在此刻铺天盖地的撒了下来,晃的林小胖有些眼晕,这还真是……漫长的一天啊……

    况渂殊迅速上前接住林小胖缓缓歪斜的身体,顺便把婴儿递给了旁边手足无措的男人,这才抬起头看向火山口上似乎有些怔愣的闻人笙。

    “闻人少主。”

    平板无波的嗓音惊动了有些愣神的闻人笙,挑了挑眉,闻人笙优雅的落了下来,“原来小胖是被掳到这里来了啊……怪不得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你说是不是啊……二小姐?”

    紧跟其后的况绫苫脸色有些难看,听见闻人笙意有所指的话时表情更是不怎么的,竟然是在况家的别院庄园里。也不知道况渂殊是怎么知道这里的……一错眼就不见了,他们在后面追的快岔气时才到了目的地。一看见大门况绫苫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冷冷的看了一眼蜷缩在旁边的凡人男子,又把目光挪到了因失血过多受伤过重晕死过去的林小胖身上,眼里闪过一丝厉芒。

    “少爷,”鬼冥尊者看了一眼似乎没什么异样的地面,表情有些微妙的厌恶,又不小心看到了况绫苫那意有所指的眼神,对况家的印象那是空前绝后的不好,小声的提醒了一下自家少爷。那遭受无妄之灾的小修士还昏着呢!

    “……鬼叔你留在这儿看看还有没有侥幸存活的凡人,我们先带小胖回去。”

    鬼冥尊者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是。”心里面却在暗暗八卦,怎么少爷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难道是因为自己多嘴了?所以才留给自己这么一个苦差事?

    闻人笙小小的‘发落’一下鬼冥尊者,转过身来对着况渂殊伸手,“渂殊你也受伤不轻吧?把小胖给我就行了,你跑了一路也辛苦了,先休息一下吧。”

    况渂殊下意识的把林小胖往怀里缩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似的递给了闻人笙,心里知道闻人笙这是在敲打自己不吭不响就先走一步的事,倒是没多想。

    唯有况绫苫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抱着林小胖的闻人笙,只不过被鬼冥尊者暗地里狠狠瞪了一眼,不得不撇过了头。

    “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况绫苫冷冷的看了一眼抱着孩子局促不安的男人,眼神里有些微不可见的厌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