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挖矿去吧!
    “放开我!”狠狠地挣扎了一番,被头朝下扛着的姿势实在是让林小胖难受的很,大脑也充血的严重,跑了这么久,她都有些头晕眼花了!

    而且!

    最重要的是,一把扛住她在空中跳跃飞行的竟然是一只绿油油的猴子!它竟然还会飞!民间有句老话说谁谁谁比猴都精,林小胖今天可算是领教了。看这猴子抓耳挠腮扛着她还能美滋滋的表达自己的得意之情,只想一脑袋撞过去砸的它满脸血啊!而且看那副模样,林小胖百分百肯定,这就是她刚进翡羽秘境时扔她一头一脸烂果子的那只!

    我擦,林小胖都不由得怀疑自己了,她到底是跟这只猴子有什么深仇大恨,砸了她一回不说,这还亲身上阵把她给掳走了?

    “吱吱吱――”那绿毛猴子吱吱怪叫,箍住林小胖的手劲儿越发大了,显然是不太满意林小胖挣扎的动作。

    林小胖是多识时务的人啊!看这绿毛猴暂时没有把她扔下去摔死什么的意图,立马垂下手脚,力图做出一副服软无力的表象,眼皮子也半阖着,实则眼珠子滴溜溜直转,透过那一丝缝隙不停的打量着周围的景色。同时脚下微微一动,小心翼翼的把鞋子踢了下去,虽然不知道到底飞到哪儿去了,可林小胖还是祈祷能有用啊!

    “吱吱,”绿毛猴子看似满意的颠了颠肩膀上的林小胖,背上绿色的肉翅扇了扇,无形的清风在四周环绕托举,让那猴子速度的极快。林小胖觉得自己只是眨了几次眼的功夫,那绿毛猴就缓缓停了下来,显然是到了目的地。

    因为正在装虚弱无力的模样,林小胖并没有抬头,甚至连眼睛都闭的死死的,因此只听见那绿毛猴子呼扇翅膀的声音,然后就是踩在干枯的枝叶上那种嘎吱嘎吱的响动。

    感觉那猴子似乎走了很久,走的地方也不是特别宽阔的样子,这么一来林小胖的身上不可避免的被树枝一样的东西刮刮蹭蹭的,她皮糙肉厚的,倒是没什么,只是身上那身衣服却被挂破了好几条裂缝。只是林小胖却越发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即使闭着眼睛,林小胖仍然能感觉到有无数条灼热的视线紧紧的黏在她身上,而且还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诡异的是即使有这么多东西看着自己,但是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整个空间寂静的不像话!让她整个人都毛骨悚然!

    “吱,吱吱吱――”背着她的那只猴子似乎在跟什么人交谈一样,吱吱怪叫着,好像在解释什么一样,即使林小胖听不懂它在说什么,却能感觉到语气里的那种炫耀欢喜之情。想了又想,林小胖不由得默然,难道说……她是被当成了捕获来的食物?还是属于肥美多汁的那种?

    这年头连猴子都吃人吗?林小胖简直欲哭无泪。

    等了半响,可是箍在身上的力道却半分都不减减弱,连绿毛猴怪叫的声音都听不见了,林小胖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安静如鸡的环境,偷偷的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林小胖就看见一张满是褶子的丑陋脸庞,近的几乎都要贴在她脸上,林小胖瞳孔猛然收缩,心脏骤停!这种极致寂静下猛然出现的恐怖脸庞对心脏的刺激,竟然让林小胖一时说不出话来!

    触目所及,首当其冲的就是那双占据了那张脸近一半面积的堪称‘水汪汪’的黄色的眼珠子,看见她睁开眼睛,那东西缓缓的张开了嘴巴,露出一口雪白尖利的牙齿,冲着林小胖狰狞一笑!

    ***

    翡羽秘境出事,最先到来的执事长老不敌翡鸾,迅速召集了几位长老才勉强与翡鸾战成了个平手。此时那成年翡鸾似乎也已经恢复了神志,亲昵的弯下头去,蹭着一只浅碧色的小翡鸾。那岁月静好的模样根本看不出来方才的暴怒。

    灵霄阁执事长老远远的站在空中看着这一幕,翡羽秘境虽然有限制,但是对着执事长老还是无用的。他镇守翡羽秘境数年,自然知晓翡鸾若是无故定不会无端惹事,因此这会儿趁着翡鸾恢复正常正在抓紧时间盘问那几个惹事的外门弟子,若是想与翡鸾相安无事,这回需得给它一个交代才好。慢慢的落在地上,屠珑几个正恭谨的站在那儿聆听教诲。

    “把此事的来龙去脉都给我说清楚!如若不然,你们也不必在外门待着了!”执事长老的语气自然称不上和善,事实上若不是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他都恨不得把眼前的罪魁祸首给大卸八块!好好的新弟子,就在他的面前被翠猿给掳走了!最关键的是与翡鸾的之间的打斗他竟然都不敌,里子面子都输了个干净他还能笑出来才怪!

    屠珑几人对视了一眼,就要说话,却被一人给抢了先。

    杨婵抢着说,“是,是那个叫林小胖的新弟子做的,我,亲眼看见了……”咽了口口水,最开始的话说了,接下来就顺畅了许多。“她是第一次来翡羽秘境,我已经提醒过了她,但她还是不小心伤了幼鸟,所以才会发生后面的……”

    “你!”屠珑这个爆脾气,听见杨婵这么说就要暴发,却被司马潇泽给拦住了,还给屠珑使了个眼神,顿时一愣。

    司马潇泽倒不是想帮杨婵什么的,他只是觉得杨婵实在是太蠢了,蠢的他都不想多说,没看见其他人也都是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吗?杨婵以为执事长老是什么人?敢在他老人家面前撒谎攀扯,这回不用他出手杨婵自己就栽了!

    果然,执事长老面色沉沉的说,“确实如你所说?”

    这会儿连杨婵也觉得有些不对了,只是死到临头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说,“确实如此……”

    “哼!”执事长老冷哼了一声,无尽的威压直接把杨婵压的站不起身来,狼狈的匍匐在地,冷汗直冒。

    “蠢货!”执事长老的脸上满是厌恶,他最是厌恶这种自作聪明却蠢笨如猪的弟子,她以为那新弟子被翠猿掳走就不会吭声了?难道她以为在场所有人都是瞎的吗?她以为翡鸾幼鸟不会说话成年翡鸾就分辩不出到底是谁伤了自己的孩子吗?刚才翡鸾就已经指出了罪魁是谁,他多问了一遭只是想给她一个机会让她自己认罪罢了。谁曾想到这杨婵会这么蠢,死到临头了还要陷害他人?看都不想看她一眼,执事长老直接了当的说,“杨婵,你陷害同门,屡教不改!险些引起翡羽秘境的动乱,现如今罚你去天窟山挖矿三十载!以儆效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